• 第九十一章相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57字

    果然呢,陆婉月直接给陆九凰下了个套,在礼堂上如此说,谁都会听信陆婉月的一面之词,外头自然也成就了陆婉月的好名声。

    “小姐,老爷正在过来的路上。”夏竹推门说道,陆九凰扭头问道:“他来做什么?”

    夏竹摇头,一般来说陆家主很少踏足陆九凰的院子的,这次竟然亲自过来,想必是有大事情,陆九凰命人移步主堂,坐在高堂上,摆弄着手中袖子,陆家主大步走进来,看到女儿坐在高堂上,这一幕令他有些恍惚,仿佛陆九凰才是陆家主人似的,幸而,陆九凰见陆家主进门,便从上头起身,走了下来,虚虚地搀扶住陆家主的手:“爹怎么过来了?有事你找我过去便是了,何必自己跑这一趟呢。”

    陆家主一口血咽在喉咙里,他盯着陆九凰那张酷似方曲儿的脸,差点忍不住又发火,他冷笑:“看来你还是懂得为父的心的,既然如此,为何我刚刚在管家那边拨膳银,管家一口否决了我。”

    “这……”陆九凰眼眸动了动,她将陆家主扶在椅子上坐下,叹口气道:“爹肯定是不知道最近府里的情况,处处都要用银两,昨日婚嫁你可抬了大把的嫁妆,聘金进了云府却没有退回来,女儿还落得如此差的名声,此时,府里哪还有什么月度啊。”

    陆家主也想到了,本以为攀上了七皇叔的那艘大船,偏生在关键时候还出了那样的事情,陆婉月这不争气的,换上了红绸衣,人家也不愿意娶她,这婚礼终是结了,现下虽然云淮远下了承诺,这九凰定是要上门的,可是这吉时一过,再寻又难了,而他知晓陆九凰活着,云淮远受伤了,便急忙着去买点什么孝敬云淮远,看中了一尊白玉观音,可是银两不够,这才上掌管钱财的女儿手里拨,得到的却是府里拮据,没有现银了。

    “那不能想点办法?”陆家主脸带愁容地问道。

    “这,此时府里用度,姨娘们以及我们都差不多,唯独……”府里的用度虽然是陆九凰在掌管,但是陆家主之前定下的规矩,陆九凰是不能破除的,除非陆家主重新拟定,于是她迟疑了一下。

    陆家主立即问道:“唯独什么?”

    “唯独……唯独姐姐的用度是我们常人的两倍呢,我看姐姐的气色近日也好了很多,就是这用度的事情……”陆九凰为难地说道,她语气真诚,一般人还真看不出她的语气带着些许的阴沉。

    “既然气色好了,那便减少吧,我跟管家说说,你稍微拨弄一下,帮我准备些银两,这是数目。”陆家主把一张宣纸放在桌子上,起身大步离去,陆九凰掩下视线,说道:“春梅,送送我爹。”

    春梅听闻,立即应了将陆家主送出院门,顺势把门关上后,便转身回到大堂,春梅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二小姐估计不同意。”

    “又不是我安排的,这可是爹安排的。”陆九凰漫不经心地拿起桌子上的那张纸,那么多银两买一尊白玉观音,她自然是知道陆家主买这观音的目的,他以为云淮远受伤是他派出去的家丁弄伤的,所以急着要送礼赔罪,这府里的银两自然也不会拮据到连一尊白玉观音的钱都付不起,

    但陆婉月拿走了她的玲珑丹,这笔帐不能不算。

    “走吧,回房。”陆九凰起身回房,春梅应了一声,两个人刚刚起身,便听到夏竹的脚步声,夏竹恭敬地对陆九凰说道:“小姐,挽月院二小姐找您。”

    说曹操曹操就到,陆九凰眯眼:“可是让我过去?”

    “是。”夏竹应道。陆九凰轻笑:“这病都快好了?还要我过去?这姐姐果然是懂礼数啊。”

    夏竹低声道:“小姐,据说是病重了才喊你过去的。”

    “病重?”陆九凰诧异,吃了她的玲珑丹本该气色各方面都会好很多的,至少不再是过去那病怏怏的模样,有些药物都可以停止进食,若是再稍微练练拳,多锻炼锻炼身体,半年后,陆婉月指不定能跟正常人似的,再也不必靠药味维持生命了。

    “是啊,碧荷在院门外,不敢进来,但哭得可凄凉了。”

    “走,去看看。”陆九凰立即朝院门走去,夏竹在身后说道:“小姐,那就春梅陪你去啦,我就不去了。”

    春梅扭头朝夏竹吐了下舌头:“你就只会偷懒。”

    “啧你管我。”夏竹一个飞身上了屋顶,飞快地跑远了,春梅这才快速地追上陆九凰的身后,到了院门口,果然看到了碧荷,陆九凰掩去自己眼眸里的一丝杀意,轻笑:“哟,这是怎么了?哭得这么厉害。”

    碧荷看到陆九凰膝盖就是一软,本来昨晚那事情百密无一疏的,可谁知陆九凰命这么大,还能活着回来,而此时她看到真实还活着的陆九凰,心里一颤,就怕陆九凰拿她开瓢:“三小姐,麻烦你去看看我家小姐吧,她她竟然吐血了。”

    陆九凰眯眼,这陆婉月吐血是正常的,但吃了玲珑丹也吐那就奇怪了,也难怪陆婉月会这么着急。

    “带路。”她冷声道。

    碧荷一刻不敢耽误,急忙走在前头,带着陆九凰走进了挽月院,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了出来,陆九凰看了眼身后跟着的春梅,这血估计吐得不少吧,本来挽月院的药味都成了一道独有的味道了,此时只剩下血腥味蔓延。

    进了陆婉月的闺房,只看到陆婉月靠在床沿,丫鬟正捧着痰盂在她面前,味道就是从那痰盂里传出来的,陆婉月一看到陆九凰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她即恨着陆九凰却又不得不依赖着陆九凰的医术。

    陆九凰一来,其他的丫鬟都让了位,陆九凰靠着床沿坐下,捏住陆婉月手腕上的脉搏,旁边一丫鬟跟陆九凰说道:“三小姐,小姐昨晚气色还不错,但今天早上一早醒来就一直吐血,这再吐下去怕是命不久矣啊。”

    陆婉月瞪了那丫鬟一眼,对陆九凰说道:“妹妹,我只是喉咙不适罢了。”

    “喉咙不适啊?那便不必治了,好生休息,明日就好了。”陆九凰摸到陆婉月手上的脉搏,胡乱,而且她吃了玲珑丹的那股正气没有在身体里安放,而是到处乱串,这明显就是陆婉月还吃了些她不知道的药物,两者相克,把那玲珑丹好好的功效给冲得七八乱,愚蠢至极,还浪费了那么名贵的药材。

    陆婉月紧紧地抓着陆九凰的手,陆九凰扭头,看着在床上脸色煞白的陆婉月:“姐姐这是怎么了?”

    “求,求你帮我看看,至少,至少哇……”地一声陆婉月又吐血了,陆九凰急忙往旁边闪去,但还是被溅到了不少的血迹,而陆婉月吐完了这一口整个人半趴在床上,近乎半死不活,碧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使命地给陆九凰叩头:“三小姐,麻烦你帮小姐看看,求求你,帮她医治一下,我们小姐命太苦了,从小就没过过一点安生的日子,总是拖着一药罐,门都出不得。”

    碧荷这一跪,其他的丫鬟跪满了地,纷纷砸着额头,陆九凰眯着眼,看着地上的一圈人,她走到碧荷的跟前,也难得碧荷的一片赤诚,不过这害了她的事情也不能这么算了,陆九凰轻笑,她抬起脚,顶住碧荷的下巴,说道:“你给我跪一百个响头,跪完了,我心情好了,就医治。”

    碧荷此时额头已经出血了,她愣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地砰一下砰一下地砸着额头。陆九凰坐回床沿,紧盯着碧荷那砸在地上的额头,地上已经有了血迹了,陆九凰还是不咸不淡的,碧荷这笔帐她要算,但算之前先折磨折磨,就好比她要跟陆婉月算一样,都得先折磨折磨,死了太简单了,不能太便宜了她们。

    碧荷的一百个响头叩完,刚刚抬起脸,整个人就晕倒在地,陆九凰这才拍拍衣服,扶起那瘫在床沿的陆婉月。

    幸亏得她最近研究了一款药材,这款药材是用来治陆婉月吃下的那药材的,她从袖子里倒了一点出来,塞进陆婉月的嘴里,又捧了水,倒进她的嘴里,咽了下去,陆九凰将陆婉月放回床上,起身准备离开。

    那丫鬟立即问道:“三小姐,我家小姐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看她的恢复能力了,这我就没有办法了。”陆九凰甩手就往外走,那家丁把碧荷给抬回了房间。

    府里的姨娘立即就听闻了这一消息,说陆九凰逼得陆婉月的丫鬟碧荷晕倒,还让她叩了一百个响头。

    有跟碧荷感情好点的小厮就想找陆家主,但陆家主出门了,一时间也没人给碧荷主持公道,一下子陆九凰在府里的人的心里即立了威也又觉得陆九凰心狠手辣,恨不得不要见到她为好,外头的一些人则传到,陆九凰是因为没有嫁给七皇叔找人出气来着。

    春梅把外头的那些话传给陆九凰听。

    陆九凰笑笑,借着春雨到来,坐在屋里吃着葡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