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威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26字

    春雨淅淅沥沥的,打得窗户一阵发响,春梅嘀嘀咕咕地说道:“你说这外头的人既然都不知道真相,怎么可以乱说呢。”

    陆九凰笑道:“既然大家都只是看表面,那就表面做给他们看呗。”

    “小姐,你还想做什么?”春梅真觉得现在的三小姐很是厉害,一般人还真对付不了她。

    此时陆家主一顶轿子来到七皇府,他下轿以后,对着家丁说道:“带好玉观音,要是有个闪失我拿你是问。”

    七皇府此时红色的灯笼还没摘掉,喜堂的窗户上还贴着喜字的纸,陆家主一进门,小厮就跑去喊云淮远,云淮远正在练武,他身后的那伤,被陆九凰的神药给弄得好得差不多了,练练武竟然也是可以的。

    “你说谁在外头?”他停下舞剑,问道。

    “陆家主。”小厮略低身子说道。

    “哦?他……”云淮远收了剑,两手摊开,丫鬟给他披上衣服,他边扣边说:“他一个人来?没带别人?”

    “带了一个小厮。”

    “呵……我去会会。”云淮远大步地走出里院,朝大堂走去,陆家主一看到云淮远立即迎了上去:“七皇叔,身体可还大好?”

    “好,没什么大碍,几个家丁伤不了我。”云淮远似笑非笑,这话一出陆家主的脸瞬间煞白,他是不知道伤到云淮远的人其实是真正的杀手,只以为自己派出去的家丁,而此时听云淮远说家丁,他立即就觉得手脚发凉,本来两家悬殊就大,若是云淮远计较起来,恐怕陆家都要抄家了。

    “坐,别拘谨,我们是要成为一家人的。”云淮远在主位上坐下,笑着比了比身侧的椅子,陆家主胆胆颤颤地朝那里走去,坐下后,突地又起来,他朝那捧着玉观音的家丁喊道:“没点眼力的,还不过来。”

    那家丁立即上前,将手中的锦盒放在云淮远右手边的桌子上,云淮远看着那盒子,挑挑眉头:“这?”

    陆家主起身,亲自将盒子打开,露出里头白如玉的观音说道:“这是一点小心意。”

    云淮远瞬间明白了,他轻笑,伸手摸了摸那观音的玉身说道:“陆老买这玉观音时,可花了私己钱还是府里的?”

    陆家主没想到云淮远问这么不着边的问题,他顿了顿说道:“这自然是府里的用度,我个人一向不藏私己钱,七皇叔说笑了。”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此时云淮远想到的是陆九凰对钱的执着,这尊玉观音的钱从她口袋里搜刮出来不容易啊。

    见云淮远收下了,陆家主心里一喜,收下了说明不再计较了,他感到身子一阵轻松,刺杀皇家贵族,可是要掉脑袋的,而就在此时云淮远却笑道:“陆老,有件事情我还是得说一下。”

    这话一出,陆家主的后背立即挺了起来,有些慌张。

    云淮远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家二小姐昨晚扰了我的婚礼,这本该是杀头之罪,我与九凰是皇上婚配,但这临到关头,你家二小姐偷梁换柱,导致我这婚期不稳,我还未上报皇上,但皇上未必不知道,一旦怪罪下来,陆家只怕无一幸免。”

    陆家主脸上的汗立即滴了下来,他膝盖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他颤颤巍巍地说道:“七皇叔可要替我们求求情呐,我这二女儿鲁莽,鬼迷心窍,你可千万别跟她计较啊,求你跟皇上求个情,我我陆家做牛做马都行。”

    “哎,别说得这么严重,事情很简单,想要皇上不怪罪,那便早日给二小姐找个夫婿,免得京城里的达官显贵以为我元淮远当真在新婚之夜甩下新婚妻子不管,具体情况你也知道,九凰为何被换走了,而我受的伤自然也是不能给皇上知道的。”

    “是是是,我这便去办。”陆家主一刻也待不住了,戴着这么大的罪,他恨不得立即洗清。

    “那我便不送你了,陆老好走。”

    不一会,陆家主的背影就消失在门口,云淮远还坐在椅子上,他轻轻抚摸了那玉观音的精润的身子,随即对小厮说道:“合上,给陆家三小姐送去,顺便带上一句话……”

    春梅匆匆忙忙跑来,一进院子就喊:“小姐,老爷回来了。”

    在炼药房里的陆九凰两耳一闭,装作没听到,可春梅还是叽叽喳喳在门口喊着,直到陆九凰实在受不了她那啰嗦了,这才起身,将门一把拉开。

    “你慌慌张张喊什么?老爷回来了又怎么了?”

    “小姐,老爷回来了直接上挽月院去啊,这会不会又把什么罪名安你头上啊。”春梅急得团团转。

    陆九凰轻笑:“你跟在我身边如此久,怎么还不懂得稳如泰山呢,可别让人瞧了你心思去啊。”

    “小姐你这么厉害,你知道老爷为何到挽月院去吗?”春梅以前觉得陆婉月人真好,可现下,她反而对陆婉月多处提防。

    “老爷是从何而来的?”

    “从,好像是从七皇叔的府上。”

    “那便……”陆九凰想到早上陆家主要买的那玉观音,应该是已经送去了,至于昨晚那偷梁换柱之事,估计云淮远也没善罢甘休,于是说了些什么罢,此时门外来了陆家主的小厮,掠了袖子匆忙进来,一看到陆九凰,边立即跪下:“三小姐,老爷喊你上挽月院一趟。”

    陆九凰还未出声,春梅便问道:“老爷可有说喊我家小姐去做什么吗?”

    “这个……不太清楚,请三小姐跟我走一趟。”那小厮再次鞠躬。

    陆九凰无奈,这成天为了陆婉月那事情就少不了,她对春梅道:“给我拿件外衣。”

    春梅应了声,抖了抖披肩给陆九凰披上,绑好后,陆九凰便说:“走吧。”

    于是那小厮起身后,便在前面带路,春梅跟在身侧,一个劲地嘀咕:“我就说了,这挽月肯定告状来着,你看看,老爷一进府里就上挽月院,这不是明摆着吗?”

    “好了,还未到,你就少张嘴了。”

    进了挽月院,里头跪了一地,陆家主坐在上位,而陆婉月披着披风一脸病态,站在身侧,陆九凰一进去,感觉就跟三堂会审似的,愣了一下轻笑一声,换来陆家主的一脸严肃,他冷声道:“你笑什么?”

    “爹,姐姐身体这么弱,先让她坐下,你可知她今日吐了很多血。”陆九凰自顾自地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并拢拢披肩,一脸漫不经心。

    “知道,还知道得将你请半天才能将你请来,还弄晕了一丫鬟。”陆家主这话像是责备又不像,感觉很随意,但话里有话。

    陆九凰叹口气,一脸无奈:“这碧荷啊,对姐姐一片忠心呐,请我救人,我也没说不救,可她就偏要给我叩头,这么大的礼我还没承受过呢,一下子就有点得意忘形了,希望爹可千万别怪罪我啊。”

    “你!”陆婉月咬牙地看着陆九凰,醒来后她得知碧荷这么跪着叩头,两眼一翻差点又晕了,很多丫鬟她都可以随地弃之,但碧荷不同,那是从小陪她到大的,意义非凡,此时偷梁换柱如此重大,才需要喊碧荷这信得过的,没想到陆九凰是越来越歹毒了,连一丫鬟都不放过。

    陆九凰轻笑,一脸自在,她怎么会不知陆婉月的憋屈。

    陆家主打断两个人的对视,说道:“此时喊九凰过来呢,是有一件事情我想宣布,毕竟现在九凰当家作主,很多事情还是得九凰商讨。”

    随即他转头看向陆婉月:“婉月先坐,你身子骨不好。”

    陆婉月这才坐了下去,跟陆九凰恰好面对面,两个人视线对了一下,陆九凰还对她笑了一下,陆婉月也回了一个笑容,不谈刚刚那嚣张跋扈的场面,此时倒是有点和乐融融,比起陆辞画每次的阴毒的脸色,陆婉月显然道行要高不少。

    “九凰,近日来,我留意到,你给你姐姐正在寻觅良家?”陆家主慈祥的时候还像那么一回事。

    陆九凰愣了一下,她倒是没想到陆家主找她们竟然是为了这事情,陆九凰点点头:“是的,我也来询问过姐姐,不过姐姐……”

    “爹。”陆婉月打断了陆九凰没说完的话,转头对上陆家主的视线:“爹,我如今的身体,京城中谁不知道,他们是不会同意娶我这样的,女儿愿意一辈子在家侍奉爹。”前面的话倒是说得实在,后面的话连陆九凰听了都想吐。

    陆家主看着二女儿,脸色沉沉,也看不出意思,若是愿意一辈子侍奉他,何必偷梁换柱,只不过是心里惦记着七皇叔,想要攀更高的枝罢了,陆家主轻咳了一声道:“我知你孝顺,但这女人迟早是要找夫家的,我让你妹妹给你找几家好人家,到时坐下来好好挑挑,改日让皇上赐个婚,选个良辰吉日,结了便是。”

    “爹!我心里有数,你何必这么过早地把我送出去,我拖着这一身骨子,谁肯要啊,当正妃没人要,当侧妃太委屈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