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观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50字

    陆婉月据理力争,可惜她不知陆家主此番前来也不是自己的意思,他可是奉了七皇叔的命,所以不管陆婉月怎么拒绝,这找夫婿的事情得照办,而且现如今这陆家当家作主的人是陆九凰,那么这事情交给陆九凰也是合情合理。

    陆婉月脸色不甘,纤细的手捂着胸口,一个劲地干咳,碧荷顶着个青紫的额头上前顺着她的后背,陆家主看了一眼,脸色沉沉:“碧荷这额头是?”

    随即他眉眼顺着一扫,发现陆婉月这厅里的丫鬟的额头几乎都有不大不小的青紫,看起来跟被人上了印似的,陆九凰也看到了,并且发现当时在陆婉月房里的那几个不多不少也都在,她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陆婉月。

    故意将这些丫鬟喊来厅里服侍,估计是想给陆家主看,现下陆家主也不负重望,发现了,他指着碧荷的额头,问道:“怎么回事,个个的额头都青紫了。”

    碧荷一看老爷看她,眼眶立即一湿,这三秒落泪的本事连陆九凰都要送她一个影后的称号了。

    陆婉月低声喊道:“碧荷,见到老爷还不跪下。”

    碧荷扑通一声,膝盖着地,发出一声闷响,她委屈地看着陆家主,挪动了下膝盖:“老爷……”

    陆家主年轻也好色,碧荷容貌上等,在陆家要不是常年伴在陆婉月的身边,早就被收做姨娘了,现碧荷梨花带雨,看得他心里有些心疼,逐说道:“起来说吧,额头怎么回事?”

    碧荷看向稳如泰山的陆九凰,但却咬唇不说,那陆家主何其聪明,眼睛一扫,立即就明白怎么回事。便问陆九凰:“你二姐院子里的丫鬟是哪里得罪你了?这一个个额头发青,可有失陆家颜面。”

    “爹,姐姐房里的丫鬟额头青了,怎么能算我的过错,那是她们没服侍好姐姐,我惩罚一下而已,也不算什么大事吧?再说了,我作为家里的掌管,偶尔给点丫鬟们一点颜色看看那也是正常的,爹就不必操这个心了,我定不会让你丢失颜面的。”陆九凰那张嘴,现在是愈发厉害了,讲两句便头头是道。

    陆家主本想开个口,给碧荷讨个小公道,拉点好感,但这陆九凰句句却都在理。陆家主挥挥袖,起身便离开,刚走到门口,陆婉月房里的小厮跑了进来,凑在陆婉月耳朵旁咬了下耳朵,陆婉月脸色立即刷白,她掩不住口鼻,一口温热的血喷了出来,正好对着陆家主的后背,陆家主躲闪不及,扭身一看……吓得脸也是一阵发白,他颤着手指着陆九凰喊道:“快,快去给你二姐看看,快点。”

    这可还指望着陆婉月也能找到一个好夫婿,给陆家震震风呢,这要是一口血吐死了,这该多可惜啊。

    陆九凰身为医者,再不愿也不会见死不救,她走上前,拽过陆婉月那纤细的手将她的人靠在椅背上,随即仰高她的头,让那血别动不动地往下掉,捏住了她的脉搏,陆九凰低声道问道,“你都这样了,还气极攻心?”

    陆婉月眯着眼看着陆九凰,咬牙切齿道:“若非妹妹下的好棋,我怎会如此……”

    陆家主一个箭步上前,俯身问道:“婉月你这是怎么了?为何气极攻心?”

    陆婉月弯弯的眉眼扫着陆家主的脸,她不轻不慢,气息虚弱地说道:“爹,你克扣我院子里的月度,是想要逼死我?”

    陆家主愣了一下,突然他才想起,他早上匆忙改了府里的制度,陆婉月院子里的月度消减个一半,多出的那笔钱,陆家主买了那玉观音,他负手而立,退了两步,低声道:“你挽月院的用度一向是府里其他院子的两倍,现如今府里拮据,其他房的姨娘也是要扣除的,而你,也是时候为我尽点孝心了。”

    陆婉月一口气又上喉咙,差点再次吐了出来,陆九凰无奈,只能紧紧地掐着她的脉搏,并又倒了几颗药丸给她吞下,说道:“姐姐还是保重身体吧,月度没了便少花点,要是气极逼死自己,那便不得尝失了。”

    “妹妹说得是。”陆婉月眉眼低垂,她怎么算不到陆九凰竟然从她的月度上入手,这当中现在账本是陆九凰在打理,若非她与父亲通成一气,父亲这些年在府里最拮据的时候都未曾动过她院子里的月度。

    这陆九凰却在掌管陆家不到三个月时,便消减了她的月度,怎么都不像是为了陆家好,而是纯粹的报复。

    陆婉月跟陆九凰两姐妹面对面,心思却翻转。

    这时大厅里的管家匆忙过来,说道:“七王府的人来了。”

    陆家主一听,第一个醒了神,他前脚刚走,后脚七王府的人便来了,这是否七王府选好了吉日?

    他带头穿着藏青色的袍子大步地往前走,陆九凰听闻,自然也不能不去,她倒是想看看元淮远这大白天的来干什么。

    一时间在场的人也都没注意到,管家说的是七王府的人来了,而并非七皇叔,陆碗月想到那伟岸的男人,立即抬手喊道:“碧荷,带我出院子,我也要去看看。”

    碧荷立即扶着陆婉月也匆匆地出了院子。

    到了大厅,只见三个带刀侍卫,前面跟着一小厮,这小厮手里捧着一个锦盒,也不见七皇叔的身影。

    陆家主看着那送出去又送回来的锦盒,身子轻轻一晃,难道七皇叔不愿收下,他颤颤巍巍地问道:“请问,七皇叔人呢?”

    那小厮看着是陆家主,并不应声,直到陆九凰人踏进了大厅,小厮这才上前,将那锦盒奉到陆九凰的手里。

    陆九凰盯着那锦盒,不知云淮远搞什么鬼,人没来,送这么一锦盒过来,她问道:“这时何意?”

    “七皇叔说,这是送你的。”小厮恭敬地说道。

    陆家主身子又是晃,这动作引来陆九凰的孤疑,她盯着那锦盒的盒身,判断了一下,再联想着陆家主的态度,心里逐然有了底,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陆家主:“爹,你说,这礼我该不该收?”

    陆家主定了定神,他的手摸了下锦盒。

    “九凰自己作主吧,这锦盒看着贵重,想必是七皇叔精心挑选的。”

    “是啊我看着也是,可真是精心呢,昨晚我受的惊吓不少,七皇叔这救我回来的还知道带些礼来安慰我,也不知道那想要我命的杀手们,到底是受谁指使的。”陆九凰叹口气,似真似假,陆家主心里有鬼,他已经认定了云淮远的伤是他的家丁弄的,所以这云淮远把观音又送回来,表达了两个意思。

    一个是,你应该道歉的人是陆九凰。

    二个是,陆九凰在我心里是无可替代的。

    陆家主什么都明白,他说道:“九凰,既然七皇叔送了,便收下吧。”

    陆九凰应了声,让春梅把锦盒取了过来,那小厮又含笑对陆九凰说道:“陆三小姐,我家话皇叔让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

    小厮招手,陆九凰不得已凑了过去,那小厮含笑:“我家七皇叔说……”

    陆九凰脸色一红,她咬牙切齿地退了开来,说道:“请告诉你家七皇叔,拿了嫁妆可得早日看时辰啊。”

    “是是是。”那小厮笑着应完,转身带人离去。

    陆婉月来得迟,她在路上又干咳了好几下,这赶到大厅的时候只看到小厮离去的背影,眸子一扫,看到春梅手中的锦盒,陆婉月心里一沉,这锦盒难道是元淮远送的?她眉眼柔柔地问道:“妹妹,这锦盒是?”

    陆九凰转身,笑道:“这锦盒是七皇叔送来的,但我并不知道里头是什么。”

    “打开看看吧。”陆家主在一旁插嘴。

    “春梅,打开。”陆九凰看他们都一副想看的模样,便也不藏着,喝声道,春梅应了一声,小心地打开了锦盒的盖子,里头那尊白玉观音露了出来,那玉确实是上等的好玉,花尽了陆家主大半个小金库,如今一转手到了自己女儿的手里,而他还因此克扣了二女儿院子里的用度,坏人全让他当了。

    陆家主立即又了一种被七皇叔摆了一道的感觉。

    他阴沉着脸,看着女儿手中的那观音。

    陆婉月盯着那观音脸色也是一沉,她想到刚刚那小厮说了,陆家主为了买一尊玉观音才调整了她院子里的用度,现如今这玉观音却在陆九凰的手里,相当于拿她的命去讨好了陆九凰。

    陆九凰可懒得管他们如今的心思各异,她想到云淮远那带来的话,气恼得喊上春梅,把玉观音带回院子,并冷声道:“好好伺候好这观音啊,七皇叔费尽心思送来的。”

    春梅哎了一声。

    她好奇地问道:“小姐,刚刚那小厮跟你说了什么,你脸竟然如此红。”

    “没什么,这不是你该打听的。”陆九凰关上了炼药房的门,把春梅挡在了外头。

    *

    闲昭郡主坐在院中,周围四人给她摇扇,她的丫鬟西西正在说着昨晚那偷梁换柱的趣事。

    她呵呵掩嘴笑道:“我就说陆九凰可不会那么顺利便嫁给我淮远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