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拒婚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58字

    西西摇着扇子,笑得一脸奸诈:“可不是嘛,现如今京城中,纷纷都说七皇叔与陆九凰无缘呢,纷纷都向皇上递帖子来着。”

    “递帖子?”闲昭郡主眯着眼问道,西西点点头:“是啊递帖子,都想要求皇上赐个吉日,再给七皇叔求个姻缘呢。”

    闲昭郡主立即坐起,她掠了掠袖袍,咬牙切齿:“这群人,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跟那陆九凰一般,我现在就去禀报我爹,我也要将帖子递上去!”说罢她便起身,快速地朝院门口走去,西西哎呀一声,放了扇子立即追了上去,这还刚出院门,便见府中的小厮匆匆过来,闲昭郡主本想不予理会,但小厮明显是为了她而来的,一见到闲昭郡主便一膝盖跪下,喊道:“郡主,永侯召你上前厅。”

    闲昭郡主愣了半响,问道:“我爹找我什?罢了,我也有事找我爹,带路。”

    “是。”

    那小厮起身后,立即在前头带路,闲昭郡主一直想着该怎么跟爹说才好,她忘了那日在乞巧节上,她与高自明的那一次误打误撞,本以为永侯已经帮她解决了,待到了大厅,一看到那大厅里站着的男人,闲昭郡主脸一甩,阴沉着,立即转身便想走。

    永昌侯立即冷着嗓音喊道:“站住,见着了人这般没礼数,过来!好生谈谈!”

    闲昭郡主怨气冲天,这父亲说好替她解决的,可是偏生还将府门打开,让其进来,她非是不情愿地转身,冷眼看着那一脸笑意的高自明,掠裙上了门槛,低声地喊道:“爹……”

    永昌侯见她这可怜样,一时间那气便也消了下去,朝女儿招手道:“过来罢,有何事好好商量。”

    刚走近永昌侯,高自明就喜笑颜开,并主动地跟闲昭郡主打了声招呼,这可恶心死闲昭郡主了,若非永昌侯在此,她早一巴掌拍了过去,她低垂着眉眼来到永昌侯的身边低声道:“爹,我与他没什么好说的,那日的事情只是误会,你也知的,这我并不在乎……”

    “闭嘴!”永昌侯没想到女儿竟会当着人家高自明的面说不在乎当时那事情,那事情说大可是关乎女子的名节,女儿的名声,这般说来,人家高自明定然会以为闲昭郡主放荡不羁,这本来是打算阻止的婚事,也就罢了,若是阻止不了呢,高自明指不定如何看待闲昭郡主,将来入了门,人家可就不拿闲昭郡主当一回事了。

    闲昭郡主被喝诉,不得已闭了嘴。永昌侯转过脸对上高自明,脸上带笑:“高贤侄啊,这女儿家家说的话,可不要当真啊,我这女儿被我宠坏了,我知你今日上门是来求亲的,但这段时间是非较多,京城当中一片混乱,我这头呢,女儿也不舍得让她如此早嫁出去,但这又关乎你的名声,我知我也阻止不了,我也没别的想法,也就希望女儿可以幸福安乐。”

    高自明自然是听到了闲昭郡主的话,他脸上不显,闲昭郡主一向放荡不羁,在这京城中也早有耳闻,现如今亲耳听到,令高自明看向闲昭郡主的目光都带着深意,但他不显,依然忍着,他对上永昌侯,恭敬地笑道:“永昌侯对闲昭郡主的宠爱,在下自当是知的,永昌侯放心,这闲昭郡主进了我家门,我必定会好好对待她。”

    “谁要进你家门啊!你可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可没答应嫁与你!”闲昭郡主听得他在那头高谈阔论,立即不舒服地反驳道。

    “闭嘴!我让你开口了吗?”永昌侯见女儿如此不时趣,还如此嚣张跋扈,都让人看了笑话了。

    闲昭郡主这般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被父亲一吼,满脸的委屈,那头高自明却暗自嘲笑,但他脸色不显,急忙说道:“闲昭郡主真是性情中人啊。”

    这话不说便是,一说永昌侯脸色变了又变,看向闲昭郡主的脸色颇为难看,他招呼高自明坐下,说道:“高贤侄别见怪,平日里闲昭都是很懂事的,这段时间风言风语太多,她心思细腻,一时也承受不住,才会如此咋咋呼呼。”

    每句话都在替闲昭郡主开脱,高自明哪会不知,他假装不知笑道:“是的,我知闲昭郡主的压力。”

    相比起女儿那满嘴的拒绝,高自明这般懂礼数让永昌侯对他的印象有些改观,高自明一向是京城里有名的纨绔弟子,但永昌侯这一看,又不似,竟觉得高自明也是不错的,他暗自在心里衡量,并为说出。

    若是这般无法争取,那便让女儿嫁去也是未尝不可。

    他拉过闲昭郡主的手,说道:“你也别太固执了,凡事退一步,这世间也不是只有一个男人,还是多给自己点后路好。”

    “爹,你在说什么?”闲昭郡主诧异地看着她父亲,一时没明白她父亲说的到底是何意思。

    “没什么,贤侄,可在这里用膳?”永昌侯避过女儿的问话,问高自明,高自明愣了下,摆手道:“不了,希望永昌侯早日点头才是啊。”

    永昌侯含笑说道:“我自会考虑的,贤侄请先回去罢。”

    高自明点点头,他又看了眼一脸气嘟嘟的闲昭郡主,拱了拱拳头,撩起袍子起身便走。

    闲昭郡主恶心他,无论他做什么都觉得不怀好意,侧过脸,并不与理会,这更是勾起高自明的征服欲,更让他想将闲昭郡主娶回家,好生调教。

    闲昭郡主等人走了,立即拽住永昌侯的袖子,低声道:“爹你看他……走路不像样,人也一副蠢蠢的,这哪里能成为我的夫婿啊。”

    永昌侯脸色一沉,这女儿竟然对着人家说三道四,幸好人家已经出了门,若是被听到了,别说提亲了,恐怕女儿都快嫁不出了,他瞪了眼闲昭郡主:“你别总是事事将人对比与云淮远,这世间也仅有一云淮远。”

    “既然只有一个,那便是我的,爹,我不管,我非淮远哥哥不嫁。”闲昭郡主立下豪言壮语。

    永昌侯没有吭声,任由闲昭郡主拉扯他的袖子,永昌侯叹口气:“虽然云淮远与陆九凰的婚事未成,但人家并未取消,你可别抱太大的希望。”

    “爹,现如今是不是有很多人带了帖子去给皇上?你也带嘛,带去嘛,看在你的份上,皇上一定会把淮远哥哥给我的。”闲昭郡主听到别人递帖子,自己极其着急,父亲若是再不出手,指不定这云淮远还就被人订走了。

    “行吧,我试试。”

    虽然永昌侯不甚抱希望,但若是能跟云淮远结亲了,谁又会拒绝呢,现下的情况未明朗,最好的办法便是随波逐流。

    “太好了,爹爹真好。”闲昭郡主将头靠在永昌侯的肩膀上,女儿态立现,永昌侯无奈地叹口气,摸着女儿的头。

    *

    陆九凰从炼药房里出来时,有些头晕眼花的,春梅守在门外立即起身扶住她,低声问道:“小姐,你脸色发白,可是不舒服?”

    “还行,你扶我上房间去。”陆九凰柔着额头,看着外头天色黯淡,若非陆婉月这偷梁换柱她今晚便是在云淮远的府里度过,在现代时,她从未想过结婚的事情,一到了古代就这么摊上了,到了房里,外头突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夏竹捧着膳食一个箭步飞了进来,春梅惊呼:“你不会走路的?非得飞来飞去显示你的好身手是不?”

    夏竹把陆九凰的膳食放在桌子上,把盖子打开,摆放在桌子上,腰花炒百合这道菜正是陆九凰的最爱,她刚拿起筷子复而又停下,春梅在一旁正布菜,一看便问:“小姐,这不是你最爱的菜吗?怎么不吃了?”

    百合身娇肉贵的,一般的话百合炒出来的颜色都是雪白雪白的,又用甘露养着,从来未曾看到百合炒出来以后带黄的,陆九凰留了个心眼,她说道:“春梅,你前几天是不是养了一只小白鼠?”

    春梅咋舌,她捂着脸:“小姐,你怎么知道,那只小白鼠成日在我房里窜,我心里懊恼,便将它抓了起来,绑在墙角。”

    “那你带它过来吧。”

    “是。”春梅急忙出门,朝自己的院子里走去,夏竹站在窗户边,扭头问道:“小姐,可是菜有问题?”

    “应是的。”陆九凰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看着那桌子上的一堆菜,春梅过了一会才拽着一只小小的白鼠进来,白鼠一直扒着地板,死活不肯进来,被春梅一吊这才吱吱地叫着,陆九凰吩咐道:“将它放在桌子上。”

    “小姐?”春梅有些不解,但还是把小白鼠弄了上来,陆九凰拿起筷子,将那百合夹了出来,放在小白鼠的跟前,小白鼠鼻头触了触那百合,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接着又小心地咬了一口,随即它在桌子上便坐下。大约半响后,这小白鼠疯狂地吱叫了起来,还不停地用爪子挠弄着自己的胸口,吱吱地叫着,那场景极为恐怖,春梅吓得手上的绳子一放,那白鼠就跟得了羊癫疯似的,到处乱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