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黑衣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36字

    “这……”夏竹有些迟疑,她顿了顿,说道:“小姐确实不知道那毒是什么,兴许是去外头找解答了。”

    云淮远听着夏竹刚刚的描述,脑海里快速地闪过一丝什么,凭陆九凰那性子,出门还能去干什么,定是去药铺了,这京城中,还有那间药铺让她瞧得上眼,那必定是百草堂了,他一运气,飞身而去,一下子越过高墙,直往百草堂的方向而去。

    *

    天色已晚,城中只剩打更声,方才来时人潮涌动,此时出来,街边已经安静了许多,灯笼收了不少,陆九凰转头,对上林清竹的眼睛,笑道:“不必送了,路程不远,我有春梅跟着。”

    林清竹仍是不放心,低声说道:“我送你们罢,虽然你换上了男装,但是……”依然风姿卓越啊,后面的话他咽了下去,心里虽然存着一丝念想,但此时却又不敢说出来,七皇叔也没对外宣称,真的不娶陆九凰了。

    “不必了……”话音刚落,一黑影便掠了过来,陆九凰的腰间被那人大手一扣,扣进了怀里,低沉的笑声在陆九凰耳边清荡:“凰儿这三更半夜的,换成男装出门,还带着一如花的丫鬟,是要逛青楼吗?”

    陆九凰松下提到嗓子眼的声音,她无奈地说道:“七皇叔才吓人吧,这三更半夜的,一身黑衣不知者的人以为你是杀手。”

    云淮远轻笑,他松了松手,转身面对林清竹,林清竹一看到云淮远,立即伏身:“拜见七皇叔。”

    云淮远摆摆手:“免礼,我家内子这么晚来打搅你,望你别见怪。”

    林清竹还躬着身子,没有站直,他说道:“不打搅,能帮到陆三小姐,是我的荣幸。”他把九凰也去了,直称了陆三小姐。

    这般识相,云淮远颇为满意,他说:“我们这便回去,你进去罢。”

    “是。”

    虽然说了是,但哪里敢,林清竹仍是站在门口,目送云淮远跟陆九凰。

    云淮远身份尊贵,一向都是先走被目送的人,他早已习惯受人跪拜,陆九凰靠在云淮远的怀里,朝府中走去,她平日里早睡,今日这么晚,确实有些困了,走了不到三米左右,刚靠近陆府,便见一黑影从陆府里飞了出来,悄无声息,但却被陆九凰跟云淮远这两个半夜出门的人给看到了。

    “凰儿,你们府中可真是卧虎藏龙啊。”

    陆九凰跺脚:“劳烦七皇叔追人了,指不定此人与我被下毒有关……”

    云淮远一听,立即运气追了过去,陆九凰顷刻间被留下,她抓着春梅的手,也朝那个方向追去,此时她无比希望自己也能飞天遁地,那黑影是斜着屋顶飞去的,云淮远也是这般追过去,剩下陆九凰跟春梅就得一个劲地追跑,在跑了大概三栋屋子后,陆九凰停下了脚步,她计算了一下云淮远的飞向。

    春梅在一旁说道:“小姐啊,我们这般追下去不是办法啊,不如不如回府里先等消息。”

    陆九凰摇头,说道:“走,去城门。”

    这人飞行的方向指向了城门,陆九凰说罢,也不顾春梅那小腿,便朝城门奔去,果真,到了城门头,云淮远跟黑影已经对上了,两个人在半空中交手,一时间有些不分伯仲,春梅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捂住嘴巴,惊吓地道:“小姐,小姐,我们要不要叫人?”

    由于还没有探清楚那黑衣人的底,此时叫人并不明智,容易打草惊蛇,她摆了摆手:“暂不必,我们找个位置躲起来。”

    “那,那七皇叔要是受伤了呢?”那可是皇亲国戚啊,一旦在城门受伤了,她跟陆九凰都是要受牵连的。

    陆九凰却说:“他不会受伤的。”

    这自然是对云淮远的信任,在半空中的人依然打得不分你我,两人都穿黑衣,有时会分不清谁是云淮远,而且招式虽然相差甚远,可是一来一往,却难分上下,就在这时,云淮远的手臂仿佛被什么打中了,垂了下来,那黑衣人立即有了机会,他一掌打上云淮远的胸口,云淮远往后倒了好几个位,陆九凰清楚地看到云淮远的手臂是有人用东西打的,而这个人肯定不是在战斗中的那个黑衣人,也就是这个黑衣人还有个帮手,她对春梅说道:“你在这里照看七皇叔,我去追那个人。”

    “小姐!!”春梅一阵惊叫。

    陆九凰人已经朝那东西飞出的位置跑去了,那里是一条黑黝黝的小巷子,陆九凰一踏进去立即就警惕了起来,她左右细看,此时巷子里还能有些余光,但却没有人影,她走了好一会,又看了看,巷子的尽头只是一面高墙,她没法爬上去,她站在那高墙下,盯着高墙的墙壁看,上头也没有脚印子,如果这巷子仅有这么一面高墙,那么此人肯定是翻过高墙而去的,偏生她又不会爬墙……

    无奈,只能无功而返。

    回到了城门,云淮远已经下来了,而那黑衣人也跑了,云淮远没有受伤,他手里捏着那人扔过来的东西在把玩,见陆九凰过来,递给她,她低头一看,是一支毛笔,就这么一支毛笔还能这么远打中云淮远的手臂,可见此人内力雄厚。

    “凰儿在想什么?”云淮远拉起陆九凰的手,贴在陆九凰的耳边轻轻吹气,陆九凰脖子一缩,她低声道:“我在想,这支笔会是我们府里什么人的?”

    云淮远轻笑:“那自然是能拿得起笔的,凰儿在府中定要照顾好自己啊,若是有个闪失,剩我一人可怎么办。”

    陆九凰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瞪了他一眼,媚眼如丝,却极其好看,云淮远眼眸一深,他轻轻地拉过陆九凰,亲吻了下她的额头,惹来陆九凰满脸通红,云淮远轻笑:“我送你回去罢,方才那人没下狠手,想必没有杀意,而这握笔之人,在你们府中只怕也是别有目的,给你下毒的人应是另有其人。”

    “嗯,我回去定要好好查查。”陆九凰说到,由于她是男装出行的,不能从大门大摇大摆地出去,只能任由云淮远搂着飞身进了院子,而春梅却被留下,春梅一脸哭像,夏竹飞身出去将她带进来的时候,还笑春梅这老鼠胆子,春梅狠扫了眼夏竹,两个人又斗起嘴来。

    云淮远将陆九凰带进了屋里,也不多留了,坐了一会,便起身回府,云淮远走前说道:“近日京城动荡,你有何事找我便唤夏竹,我恐是有段时间无法来见你了。”

    “嗯。”

    陆九凰起身,送他出门,他飞身出了院子。

    戏沧院一人站在墙边,手中是墨黑的墨水积,他轻笑:“三姐还是有点本事的嘛……”

    随即他起身回到房里,带上门,洗净了手,靠在床上,缓缓进入梦乡。

    陆九凰这头吹了灯,也掀被上床,躺在床上,陆九凰一直做梦,这梦里有着太多的画面,而最多是有一个长得与她一样的女人一直在唤她,但每当她走近了,那女人又不见了,如此反复,陆九凰一个晚上没睡好,第二日一早起床时,脸色阴沉。

    春梅弄洗脸水进来,端到床边,放着,陆九凰刚坐稳,春梅就递来帕子,陆九凰接过,擦了擦脸,又递给春梅,春梅看她脸色不善,低声道:“早膳已然备好,在桌上,请小姐用餐。”

    陆九凰嗯了一声,穿了鞋子,下了床,披着里衣以及那翠绿色披肩来到餐桌旁,坐下,春梅将碗筷摆好,陆九凰撑着额头问道:“黎昕少爷上书院了吗?”

    “这,应是还没,时辰未到。”

    “等下我送他去书院……”陆九凰说罢,便举了筷子开始吃早膳,春梅听闻立即进屋,给她准备衣衫。

    陆九凰吃了早膳,有了精神头,春梅收拾了餐桌,陆九凰便换了衣衫,夏竹跟上,出门去戏沧院。

    戏沧院门半掩,夏竹推开,陆黎昕正催促着虎子快点,一扭头看到陆九凰,陆黎昕立即恭敬地喊道:“三姐。”

    “嗯,今早我带你上书院。”陆九凰含着笑意,拉住陆黎昕的手,陆黎昕僵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握住陆九凰的手,陆九凰轻笑,说道:“走吧。”

    于是一行人便出了戏沧院,陆黎昕看着陆九凰的侧脸,她依然带笑,仿若这世间多么美好似的,陆黎昕低下头,掩下眼帘,出了院子,朝上书院走去,京城中不少的富家子弟都在去上书院的路上。

    大部分人看到陆黎昕都恶意地笑了一下。而陆黎昕仿佛什么都没看到,陆九凰却轻轻地敛起眉头,这陆黎昕好歹也是陆家唯一的少爷,在这上书院竟然是这样的境地,陆九凰看了看人群中,那黄茂没在,想起着黄茂散发的流言蜚语,陆九凰就觉得该给点狠点的教训,她不动声色地把陆黎昕带进了书院里。

    书院的人听到郡主到来,纷纷地出来迎接,上山抚着两胡子笑道:“郡主与家弟感情甚是深厚,竟还将人亲自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