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离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53字

    陆九凰敬重读书人,含笑道:“听闻上山的教书远近闻名,出了不少的才子,我也是来涨涨知识的。”

    上山被夸得哈哈一笑,旁边的其他的京城富家子弟都凑了过来,陆黎昕有姐姐撑腰,仿佛腰杆子直了不少,他看着那些平日里喜欢嘲笑他的人,乖巧地靠在陆九凰的身边,陆九凰如今是郡主身份,虽然婚约被破坏了,但七皇叔没有说退婚,这婚约说明奏效,身份自然还在,在这群小毛孩的眼里,都有些高不可攀。

    陆九凰寻思着今日也没什么大事,她便对上山说道:“今日我能否陪弟弟上一堂课?”

    上山抚着胡子笑哈哈:“可以的,能有郡主听课,我更是荣幸至极。”

    “那我便不客气了。”

    夏竹听闻,对陆九凰说道:“小姐,那我就去外头等你了。”

    陆九凰点点头,夏竹一个运气直接轻功飞出,这群毛孩立即哇了一声,有些好奇地甚至开始说道:“那是轻功吧。好厉害,我要叫我爹找师傅教我。”

    “郡主也会轻功吗?”那群毛孩有些凑了过来问道。

    陆九凰看到他们眼里的崇拜,有些好笑,但一想到这样一来,陆黎昕在这书院的境地能有所好转便笑着回道:“不会,只有我那丫鬟会。”

    “好厉害啊……我也想习武。”

    毛孩们七嘴八舌地说道,这时,黄茂来了,不屑地说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轻功呢,我爹的护卫谁不会这轻功啊。”

    这不和谐的声音一出来,周围的毛孩都息了声,黄茂性格一向有些嚣张跋扈,最喜欢带小头欺负人,这次诬陷陆黎昕的不就是他,陆九凰清淡地笑着,半响说道:“既然你家护卫都会轻功,那你作为少爷的,肯定也比他们厉害咯?”

    黄茂没想到陆九凰会抛了这么一个橄榄球出来,他还是个毛孩子,也没听出陆九凰是来刁难他的,年轻气盛之下便应道:“我为何要会轻功?我爹护卫会便行了。”

    “是吗?可是那毕竟是你爹的护卫啊,你看……你有事了你爹也不可能及时把护卫送给你用吧,你要是有危险了,那你还得找你爹借护卫呢,这多麻烦啊,指不定还没借到,你便受伤了。”

    最烦这种仗着爹如何的小毛孩了,陆九凰出了一次口舌,堵得黄茂一句话都出不来,他气恼地看着陆九凰,竟觉得陆九凰的话是对的。

    那些毛孩见陆九凰打败了黄茂,纷纷投向陆九凰的视线都带着崇拜,连带着看陆黎昕的视线都好多了。

    *

    黄府。

    黄茂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放课回家,在路上还调戏了一姑娘,一脸得意哼着曲儿进门,一看到黄家主身边带着的护卫,立即上前巴着黄家主的大腿:“爹,我要学轻功。”

    黄家主噗地一声,把茶水从嘴里喷了出来,他低头看着这十六岁的少儿,说道:“你要学轻功?”

    “是啊,我要学,要么你把护卫给我。”黄茂大胆地指着黄家主身后的护卫喊道。

    黄家主没弄懂黄茂这意思,他低头拍着黄茂的手:“儿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爹,若是我受伤了,你的护卫也帮不了我啊,不如你把护卫给我,我受伤了他们好帮我呢。”黄茂醒起今日陆九凰说的话,原封不动地照搬。

    黄家主听这话有些新奇,他笑道:“我把护卫给你了,那我要是受伤了可怎么办啊,把护卫再还给我吗?”

    “不!不还!”黄茂立即就否认,一想到护卫不在身边,那他就会受伤。

    黄家主的脸一沉,他紧盯着这个巴着自己大腿的儿子,冷声对侍卫喊道:“来人,把少爷拖下去,让他跪到晚饭时辰。”

    那两三个护卫立即上前,压着黄茂,黄茂立即挣扎,他大喊道:“爹,我没犯错你为什么要罚我?为何?”

    黄家主心里一寒说道:“子以孝为先,你作为我黄家唯一的儿子,竟然如此对你爹,不孝至极,拉下去,不到晚饭时辰不许放他。”

    黄茂拼命地挣扎,但护卫手劲有力,三两下就将他扯到院子,压着他的肩膀让他跪下,黄茂依然没听懂黄家主的话,更是不明白,为什么他只是要一个护卫而已,却要罚跪,一边跪,心里一阵不甘。

    而黄媛听到弟弟罚跪,立即出了院子,来到黄茂身边,问道:“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问爹呗。”

    就连黄媛的母亲都出来了,她看着跪在院子里的儿子,一阵心疼,急忙撩起裙子去找黄家主,黄家主在屋子里闭目养神,听到夫人找他,他眯了眯眼说道:“让她进来。”

    黄媛母亲推开了门,看到黄家主,轻声地喊道:“老爷……”黄家主半睁开眼,轻应道:“是琳儿啊,有何事?”

    黄媛母亲走到黄家主身边坐下,轻轻执扇給他纳凉:“老爷,我们黄家也就只有茂儿一男丁,你看这平日里不舍得打不舍得骂,怎得今日会让他罚跪?这是茂儿做了什么事情?你可得说说,否则我们都不服啊。”

    “不服?哼。”黄家主冷哼了一声:“究竟谁才是家主?”

    “自然是您了,可是茂儿不也是你手中的宝吗?这手心都是肉,割了会疼的。”黄媛母亲一向以温柔待人,黄家主轻轻握住黄媛母亲的手,叹口气道:“正是因为茂儿是心头肉啊,所以我对他的期待才是最高的,可是你知道今日他对我说了什么吗?”

    黄媛母亲摇摇头,脸色轻柔,黄家主拍拍她的手,说了黄茂那时说的诛心的话,黄媛母亲脸色一僵,她没想到黄茂竟然说这种话,她急忙说道:“这茂儿平日里来对你极其恭敬,这大逆不道的话恐是有人故意离间啊,老爷你可千万别当真啊,把茂儿召来一问便知了。”

    黄家主一听,立即反应过来,是啊,若是有人离间,他也不舍得如此责罚自己唯一的儿子。

    于是一家人移步大堂,黄家主坐在主位上,命人将黄茂带来,黄茂被护卫提溜了起来,一路拎进了大堂,看到主位上一脸威严的黄家主,他哼了一声,黄家主脸色黑了一层,黄媛母亲立即冷着脸说道:“跪下!”

    黄茂看到自己温柔的母亲这才脸色好一些,但却极其委屈,他凑到母亲跟前,哭哭啼啼地说道:“娘,你看我,我还没吃饭呢,浑身都没力……”

    这儿子一上来,萧琳儿差点就把儿子给扶起来,但是黄家主那脸色明显不好,她自然也不敢擅自做主,黄媛听从母亲的指示,将弟弟给拉到地上,跪下,说道:“你好生跪着,回答得好晚饭才有得吃。”

    “姐!!”黄茂不情愿地说道。

    黄家主见儿子这般不知悔改,狠狠地一拍桌子,在场的人方才安静下来,尤其是黄茂,惊得立即跪在地上。

    黄家主冷哼,说道:“你说说,今日上书院里都讲了些什么?”

    就这么巧,黄茂应道:“孝为先。”

    黄家主脸色一沉,既然都知道孝为先,还说出那样大逆不道的话,萧琳儿立即拉住黄家主的手:“老爷别动怒,这书院有教,茂儿肯定懂的。”

    “他懂?他懂还说出这样的话,你来说说,你为什么要学轻功?为什么想要我的护卫?黄茂,今日你不好好说,我定不会让你起来的。”黄家主怒气冲天,狠狠地说道。

    黄茂被黄家主那神情吓到了,膝盖一软,差点扑倒在地,他咬牙挺着,应道:“今日,今日陆九凰带陆黎昕上书院来,带了一丫鬟,有轻功,在我们面前耍了一场,我想着就要学轻功,然后……”他努力回忆。

    黄媛的脸已经黑了,这个陆九凰竟然挑拨离间,简直罪不可赎,她立即从椅子上起来,冲向门口,说道:“这个该死的陆九凰,我定不让她好过……”

    黄家主喊人立即将黄媛揽住,大声地喝道:“事情未清楚,你便找人去?这不是落把柄在人手里吗?回来!!”

    黄媛不情愿地被带了回来,那头萧琳儿对黄家主说道:“老爷,你看,我早已说过,这必定是有人挑拨离间,咱们儿子也是一时糊涂,你就别怪罪茂儿了。”

    黄家主看着自己愚蠢的儿子,一时有些无言,那些话虽然说是人家挑拨离间出来的,可是却真实地从儿子的嘴里出来的,这让他一时间竟然心寒至极,他摆手道:“好了,都起来罢。”

    黄茂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爬起来就娇惯地到母亲身边求哭,黄媛气得恨不得去找陆九凰算账,黄家主拍拍黄媛的肩膀道:“陆九凰她现如今身居高位,郡主之名确在,估计是报复茂儿上次那样欺辱陆黎昕,下次寻到机会再好生调教。”

    “这一捡来的儿子,族谱未入,她护得倒是手不软,我倒要看看这捡来的儿子可还真是陆家的骨肉!”黄媛一口气咽不下,冷声道。

    黄家主看着这泼辣的女儿,一时间竟不知道这样的性格是好是坏,终是要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