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闹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48字

    陆九凰一整天都呆在药房里,弄这弄那,李暮烟死了,陆辞画这爱闹事的人也嫁出去了,陆婉月还是比较安静,虽然她也比较恶毒,但终归是可以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轿,现如今,那百合下毒之事,夏竹还在查,竟然也快有眉目了,听着那人名,陆九凰一点都不意外,先让她叩了那么久的头,但这下毒的毒药,究竟是从何而来的,陆九凰得设个圈子给她跳,才能套出话来。

    但不等她做行动。

    春梅进院子,拉着陆九凰的手说道:“小姐,黄家小姐上门了。”

    “什么?黄家小姐?黄媛?她来做什么?”陆九凰想到那也是不称心的黄媛,一时有些无语。

    “来找你的,在大厅,老爷喊我来叫你。”春梅拢拢陆九凰的衣衫,陆九凰轻笑:“好吧,那我便去会会她。”

    心里也早有想法,知道这黄媛为何而来了。陆九凰带上夏竹,出了院子,朝大厅走去,进了门,便见到黄媛坐在位置上,丫鬟给她奉了茶水,陆九凰含笑道:“黄小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黄媛一看到陆九凰眼眸一冷,但她忍住了,笑道:“陆小姐,别来无恙啊。”

    “黄小姐坐,家中碧螺春可还合你胃口?”陆九凰比了比她手中的茶水,轻缓含笑,脸色不显,黄媛嗯了一声道:“是不错,就是这茶水似乎不怎么样,碧螺春得用早晨的甘露,你们这般泡茶,只怕是浪费了这碧螺春的味道啊。”

    陆九凰轻笑,应道:“是的,黄小姐的提点我会注意的。”

    这般假惺惺地你来我往,黄媛始终不说为什么而来,陆九凰也耐心,她等着她开口,等茶水都喝得差不多了,黄媛这才缓缓地放下杯子,但不知是错手还是故意的,那杯子没放在桌子上,反而擦着桌沿,摔倒了地上,啪啦一声,响亮至极,吓得其他的人身子瞬间站直,在场唯独陆九凰很是淡定。

    她笑着朝夏竹道:“收拾收拾,小心别伤到黄小姐。”

    黄媛惊魂未定的表情拍拍胸口道:“太对不住了,这手没拿稳,便摔了,可惜了这么好的杯子。”

    陆九凰轻笑:“不碍事,家中别的没有,杯子倒是蛮多的,黄小姐可还要继续摔?我让人带上一整箱让你摔个够!”

    “够了!陆九凰,你别再假惺惺的了,你明知我今日为何而来,竟然一直装蒜!”黄媛不等陆九凰说完,耐心用尽,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芊芊玉指指着陆九凰,泼辣的表情尽现,陆九凰含笑,拍了拍衣服,扶着夏竹的手下了椅子。

    “黄小姐,我真不知你为何而来,你在我家中摔了个杯子,我不怪罪你你反而生气,那若是如此,我只能与你计较了,来人,把账本给递上来。”

    管家立即奉上了用度账本,陆九凰含笑对管家说道:“老管家,麻烦你翻开我们这青瓷杯子的买入银两。”

    黄媛一时没反应过来,管家恭敬地送上了账本,并且打开了那青瓷杯子,摊在黄媛跟前,陆九凰轻缓走了过去,站定在黄媛跟前,芊芊玉指指着那上头的明细道:“黄小姐,你刚刚打碎的这只青瓷杯是在江南大窑买的,你知你大窑吧?”

    黄媛明了,陆九凰这是要明码算账来了,她撇着脸说道:“你想要我赔便说,何必整如此多事,我黄府缺这点银两吗?”

    “我自然知道黄家不缺这点银两,但我想说的并非赔偿的事儿,这杯子,是皇上赐予我们陆家的,合计九个杯子,寓意长长久久,如今你砸了一个,只剩下八个,你说皇上若是怪罪下来,这可如何是好啊!”

    黄媛脸色煞白:“不可能,这杯子怎么会是皇上赐予的,你骗人,如此贵重的杯子你舍得拿出来?”

    “不,黄小姐,这你就错了,杯子只有用了才有灵性,给你们这般贵客用更加有价值,我们藏起来就不符合礼数了,皇上可是会怪罪我们看不起他的赠礼的。”

    “你,你骗人!陆九凰,你别骗人了,这杯子是在大窑买的,你们家……”她瞬间没了话语,大窑,皇上年前的时候刚去过大窑,还带了一个窑师回来,专门烧制杯子套具,她咬牙切齿地指着账本:“若是皇上赐的,你怎会入了账本。”

    “黄小姐,有所不知,这是我们府里的规矩,入府的东西都得入帐,这只是我估算的价格,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这零头我抹了,但是皇上那边,我就不知该如何说了,还望黄小姐禀报你家父亲,寻人帮助,与皇上好生沟通才是啊。”

    陆九凰啪地关上账本,随即坐到主位上,对家丁说道:“送客。”

    黄媛惨白着脸,被推出大门,她扭头看着主位上的陆九凰,眼眸里闪过一丝狠厉,陆九凰这笔帐我得好好与你算一算。

    而这黄媛在陆家砸了青瓷杯之事不到一天便传遍了整个京城,所有人都等着看黄媛的笑话,这青瓷杯没有皇上的御赐,哪家人能拥有啊。

    挽月院

    碧荷压着腰,低声地说道:“小姐,这陆三小姐真是愈发厉害了,先是上书院里教唆了黄茂,后使得黄家主对黄茂责罚,接着黄小姐上门讨公道却这么打碎了青瓷杯子,一举得罪了皇上,简直是心机恶毒啊,小姐,此人不除不行。”

    陆婉月靠于床沿,掩嘴轻咳了下,袖子长长地拖着地,她撩起虚虚抓了抓,说道:“她除得掉?”

    这话问得漫不经心,却令碧荷惊地低下头,碧荷惶恐道:“对不起,小姐,我不知道她竟然这样也能闻出味道。”

    “她是大夫,这成日里跟一堆的药材跟毒药在一块,若是没有点本事我这命也早就没了,只怪你做事不牢靠,这百合是何许东西,身娇肉贵的,稍微一碰,颜色便会变,且又是她最喜欢的菜肴之一,你这般明目张胆,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

    “小姐,对不起!”碧荷扑通一声一膝盖跪倒在地。

    陆婉月垂眸看着碧荷的发旋,轻轻道:“碧荷,这些年,多谢你一直陪伴我。”

    话音方落,旁边另外一丫鬟一扬手,手里一只匕首,碧荷感到身后有凉气,急忙转头,看到那匕首,甚至未曾反应,那匕首就入了碧荷的胸口,碧荷一口血喷了出来,她吃力地转头,对陆婉月说道:“为何?小姐……我我……我自认未曾对不起你……”

    砰地一声,碧荷倒在地上。

    陆婉月低垂着眉眼,轻挽了真丝袖子道:“带下去,寻个好地埋了。”

    “喳。”丫鬟们几个上前,拖着碧荷那身子一路朝外走去,而地上,还残留着碧荷的血,陆婉月掩鼻道:“收拾下,等下有贵客到。”

    “是。”剩下的丫鬟,纷纷上前清理血迹。

    陆婉月盯着那快血迹,喃喃道:“怪只怪你太笨了,也怪你这处处被人抓到的把柄啊,你只有死了,才不可对症啊。”

    这时,一家丁进门,恭敬地道:“小姐,三小姐来了。”

    “嗯,备茶,备糕点,好好招待。”

    “是。”

    陆九凰入门时,就闻到一股新鲜的血腥味,虽然溶在胭脂水粉里,她看向陆婉月,轻轻问道:“姐姐这是又吐血了?”

    陆婉月拭拭唇角,咳了两声道:“是啊,这身子骨一向如此,已经许久未曾吐血了,但今日不知为何,竟然又吐了,妹妹啊,你坐,让你成日见我这恹样,你烦得很吧?”

    “不会,姐姐要注意好身体才是啊。”陆九凰在一群丫鬟中找碧荷那猪头。

    可看了好一会,依然没见碧荷,她手伸进袖子里,拿出一晶莹小瓶,放在桌子上,对陆婉月说道:“姐姐,上次我在你屋子里教训了碧荷也是怪她弄晕了我,现下我觉得爹爹说的没错,家和万事兴,我这伤了碧荷就像是在你的心口上插了一刀,为此我得先跟你道歉,这瓶子的药是化淤的,你给碧荷用吧。”

    “这……”陆婉月盯着那晶莹的瓶子,唇角掩去一丝冷笑,这请君入瓮呢,她咳了一声,掩嘴道:“好吧,我便替碧荷收下,待她回来了,便给她。”

    “她去哪了啊?刚进来都未见到她,还是我当面与她说较好,你说这丫鬟呢,也是人,我上次是太冲动了,我得跟她好生说一下。”

    “她出门给我买东西去了。”

    “是吗?那真是可惜了,姐姐,碧荷这丫头呢,总归是听你的话的,你说,我让她磕了如此多的头,她可会怨我?”陆九凰说得那叫一个烦恼,秀眉都皱到了一块,显是极其真诚,陆婉月看着她,差点被她那表情给骗了,陆婉月回过伸应道:“不会的,她也对妹妹不敬,妹妹教训下下人也是应当的。”

    “是吗?可是我这夜里睡不安稳啊,总觉得有人要害我,在我的菜里下毒……”陆九凰烦恼地说道,边说边压着额头。

    陆婉月沉着脸,含笑道:“妹妹,你想太多了。”

    “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