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已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38字

    “是啊,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妹妹估计也是如此的,你平日里啊成天待在那药房里,药房的东西啊,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这不是说是药三分毒嘛。”陆婉月清清淡淡地笑着,垂眸间有几许闭月羞花之色。

    陆九凰侧脸看着,心中暗想,这陆婉月若非身子骨羸弱,成日与药材相伴,这身体健康之势,只怕也是一枚美人,不过可惜了她那多余的心思,吃了她的玲珑丹竟然还吃了别的药物,这下,那玲珑丹在她的体内,也毫无用处,真想隔开她肚子,将其取出来!

    “姐姐说的是,那既然碧荷不在,我便先回去了,这药,麻烦你给她了。”陆九凰也不多呆,说罢起身,陆婉月急急要跟着起身,陆九凰忙说道:“姐姐不必送我了,你好生修养,早日身体健康,我好给你找个好夫婿。”

    陆婉月终是没送,虚虚地站在桌子旁,看着陆九凰出门的背影,手紧抓着帕子,拧成了团。

    陆九凰带着夏竹出了挽月院,夏竹是习武之人,鼻子灵敏,她挥挥鼻子说道:“小姐,我怎么闻到一股血腥味啊。”

    “你也闻到了?我刚刚在陆婉月的房里就闻到了,而这味道从出了门依然还有,你可能寻得到这味道的方向吗?”大白天的,既然陆婉月没有吐血,再说了,陆婉月此时的气色还行,不可能一口气吐那么浓郁的血的,那么这血腥味肯定是来自她人的。

    “能,小姐,你待我闻闻。”夏竹飞身而去,在墙头站了一会,便落在她跟前说道:“西南方向。”

    “走,你仔细着点。”陆九凰撩起裙角,朝西南方向而去,她记得那里是两处荒废的院子,院中种了些许的月季花,管家月中时,还与她说说,这月季花开了,是否要送些到姨娘们的房里,她还说了,要亲自上门看看这花儿。

    越走进院子,那股血腥味越浓,夏竹下意识地挡在陆九凰的跟前,进了院子,果真看到那迎风飘扬的月季花,果然漂亮,但陆九凰没有心思欣赏,这味道更浓了。

    夏竹猛地抓住陆九凰的手,将她扯到假山旁,捂住陆九凰的嘴巴,轻声道:“有人。”

    陆九凰识趣地不动不声张,紧挨着夏竹站好,眼睛透过假山留出来的缝,看到一人匆匆地从院子里走出来,手里正提着一块布,那块布上沾满了血,那人走得匆忙,行色匆匆,夏竹低声问道:“小姐,这是哪位院子里的?”

    陆九凰看得面生,一时也想不出来,她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先出去吧,趁她不在,先进去看看。”

    “好的。”夏竹将陆九凰从假山里拉出来,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朝院子里走去,越过了那些漂亮的月季花,咿呀一声,将门推开,里头横梁断壁,灰尘满天,残破木条枝节横生,一看便是许久未有人居住。

    在那原是佛堂下,藏着一张草席,卷成一团,夏竹走上前,轻轻地揭开那草席的边角,看到里头的人,夏竹愣了一下,陆九凰也走上前,头往前一探……陆九凰也愣住了:“这……?”

    “死了。”夏竹的手在碧荷的鼻息上探了一下说道。

    陆九凰眯着眼看着那草席上的人,冷笑道:“这杀人灭口,果真是做得习惯了,先前还说了,这丫鬟陪着长大,感情深厚,一转眼就能将她给杀了,这大院里的女人果然都不是善哉的主啊。”

    “小姐,你看她的指甲。”夏竹抬起碧荷放在肚子上的手。

    陆九凰凑前一看,碧荷的手指夹黑,显然是中了毒,她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帕子,盖住碧荷的手,又拿了夏竹的匕首,割下碧荷那长长的指甲。

    夏竹眼看着自己的刀立即就变黑,嘀咕道:“这可是七皇叔赠予我的匕首啊,这就被小姐你给毁了。”

    陆九凰轻笑:“那我下次赔你吧,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哦。”夏竹拉住陆九凰的手往外走,两个匆匆地出了那荒废的院子,朝栖梧院而去,一进院子,春梅就急燎火燎上来对陆九凰说道:“小姐,你们去的时间太长了吧,这陆少爷都上门许久了。”

    “黎昕来了啊?”陆九凰撩裙进屋,果不其然,陆黎昕坐在椅子上,正左看右看,一看到陆九凰进门,陆黎昕立即从椅子上下来,柔顺地喊了声:“三姐,你方才去哪了?”

    “去二姐的院子坐坐,你不去书院?”今日又不是休沐日,陆黎昕怎么会这么早回来。

    陆黎昕拉住陆九凰的手,亲昵地说道:“今日上山有事,便唤我们先下课,他们去玩喊上我,我想着回来看姐姐,便没去。”

    “哟,黎昕还知道惦记姐姐,姐姐甚是安慰。”陆九凰含笑,她拍拍陆黎昕的手,对春梅说道:“把衣服给少爷拿来。”

    春梅哎了一声,急忙进屋,捧了一整叠的衣服出来,笑道:“少爷,这可是小姐亲自给你选的衣服。”

    “怎得这么多?”陆黎昕惊呼道,他仰头看着陆九凰。

    陆九凰拍拍他的头,笑道:“多点衣服撑陆府的门面,你可是我们陆府唯一的少爷,以后可是要跟京城那些富家子弟来往,姐姐不能让你输在人后啊。”

    陆黎昕看着陆九凰满脸的笑意,他下意识地咬紧下唇,心思却翻涌,这府里待他真诚拿他当陆府少爷的也只有这个陆九凰了,这个看似也是颇有背景的女人,竟然总是如此为他着想,上次在出院里,她那轻轻一拨弄,后也真的没人敢再欺负他了,甚至有些人还靠上来想要与他交朋友。他虽然不屑这些,但……

    这种正常的生活,竟有些新奇。

    “三姐,你对我,对我真好。”陆黎昕咽哽道,陆九凰一看,这是怎么了,竟然哭了,她急忙拍拍他的肩膀道:“别哭啊,好好一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三姐……”陆黎昕扑向陆九凰,陆九凰只得伸手将他揽住,一时有些好笑,这少年竟然如此容易情动,她轻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春梅说道:“去吧,拿些糕点进来,给少爷吃。”

    春梅哎了一声,急忙出门。

    陆九凰拍着陆黎昕的肩膀,含笑道:“这府里算来我年纪最小了,如今有了你,我仿佛又大了点,至少有一个弟弟让我操心,我也算是有点用处了。”

    陆黎昕抽咽着,没有说话,只靠在她怀里,她身上那股药材味浓郁得很,这三姐身上也是秘密居多啊。

    春梅奉了茶进来,以及糕点,在这院子,两姐弟两人边聊边吃,陆九凰问了陆黎昕一些书院的事情,陆黎昕应道:“如今学到了论语,大学……”

    陆九凰咋舌:“这就学到了?”

    “是啊,上山说这些对我们将来都是有用的。”陆黎昕咬着块糕点说道,他容貌清秀,笑起来眉眼弯弯,看着挺舒服的。

    陆九凰想,这古代的男人女人长得均是不差,但个个心思却深如水,不知她这个弟弟是否也仅仅只是单纯的弟弟,前天晚上,那个黑衣人跟这府中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千丝万缕也是说不清的。

    但暂时对她没有威胁的,她也就去操这个心了,她低声道:“黎昕,你不必担忧,这族谱,我迟早是要让爹给你上的。”

    “嗯,谢谢姐姐。”

    陆黎昕在这呆到了晚饭,吃完晚饭这才会他自己的戏沧院,陆九凰也是疲惫了,起身回房,刚一关门,身后就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云淮远在她耳边低笑:“凰儿陪着弟弟就不要夫婿了?”

    陆九凰翻个白眼,她红着脸道:“这夫婿还未过门,可弟弟确实已经是弟弟了,孰轻孰重,不必我多说吧。”

    云淮远修长的手压了压她的嘴唇笑道:“凰儿这话可就不对了,你看你我定情信物已交,这关系便是不一般了,虽然凰儿给的信物让我……”

    他故意停顿了下,热气洒在她耳朵,令她缩了缩肩膀,陆九凰红着脸想出他的怀里,又被他搂紧了,他笑道:“怎么?还不许我提那银两的事情?”

    陆九凰脸更红了,虽然她一时找不到信物了,给了银两当信物有点庸俗,但这也是她的心头肉好吧。

    “七皇叔这成日进别人家门悄无声息的,也不知道除了我家门,七皇叔踏平了多少女儿家的门槛。”

    “哈哈哈哈,凰儿你真是……我只踏平了凰儿的门槛啊。”云淮远被陆九凰的话给逗笑了,他的凰儿果然与众不同,这城中的女人哪个见到他不是求着他甘露,偏生陆九凰一副你不来我便不去,浑然没有那些女人的渴求,便是这点令他欢喜。

    陆九凰趁着他笑,从他怀里钻出,坐到椅子上,从桌子上拿了水壶倒了杯水,放在云淮远跟前说道:“七皇叔喝点水罢,别笑渴了。”

    云淮远含着笑意,坐下,接了那水杯一饮而尽,陆九凰含笑问道:“七皇叔,可有消息?”

    云淮远放下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