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一章 滴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46字

    “小姐,老爷在偏厅。”春梅边帮她套上披肩边说道,夏季凉爽,陆九凰不喜欢穿那么多衣服了,专门让人做了两三套比较简便的衣衫,跟现代有点相似的,但她却又重新改了一下,看起来有新的风格,这还是她第一次穿。

    春梅掩嘴笑道:“小姐,你这般穿很是好看,不过就是这衣衫有些怪异。”

    陆九凰翻个白眼:“你懂什么?这衣衫可是很时尚的。”

    “时尚?”春梅一脸疑惑,陆九凰也就不再说下去了,这现代的词汇到了古代谁懂啊,她出了院门,带上夏竹,现在她知道,一人出门在外,带一个会武功的丫鬟有多重要了,由于她换了新装,与其他人不一样,这一路走到偏厅,这一路上的瞩目礼没少过,纷纷都看着她,有些被惊艳到,有些则好奇她穿的是什么怪异的服侍。

    夏竹无奈地说道:“小姐,你这样太惹目了。”

    陆九凰含笑道:“你还有意见了?”

    “不敢……”夏竹低下头,两个人一同穿过了假山,桥庭,来到了偏厅,一推开偏厅的门,便见陆家主坐在主位上,正撑着头打瞌睡。陆九凰朝夏竹挥挥手,夏竹便没再跟进去,陆九凰走向陆家主,看着他脸上那老态,冷笑了笑,这人已老了,他跟她也斗不起了,陆九凰走到陆家主跟前,正专心地看着。

    陆家主就在此时睁开眼睛,在看清眼前的陆九凰时,陆家主突然眼孔紧缩,从桌子上抄了杯子就朝陆九凰扔了过去,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方曲儿,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美貌没有给她带来一丝一毫令人眷恋的地方,她留下的只有她的恶毒,永远铭记于心。

    陆九凰眼疾手快地躲了过去,一侧头,看着地上的杯子碎成了几块,陆九凰眼眸一冷,她说道:“爹,你这是又做了噩梦?”

    “我做噩梦?我梦到你那该死的娘了,恨不得此时就掐死你。”陆家主有些失控,从旁边又抄起水壶朝陆九凰狠狠地就扔了过去,陆九凰依然侧身躲过,她有些狼狈,幸好那水壶落在地上,碎了。门外的夏竹听到了动静,刷地冲了进来,毫不犹豫地一伸手狠狠地就掐上了陆家主的脖子。

    陆家主的脸立即成了猪肝色,他瞪着夏竹,咬牙切齿道:“你是谁?”

    夏竹冷着脸没应,陆九凰扶了扶桌子,站直身子,拍拍夏竹的肩膀说道:“好了,夏竹,放开他。”

    陆家主脸色一冷:“这是你丫鬟?我为何没见过她?”想到这陆府还有这样的高手,陆家主就感到胆寒,而且这丫鬟还是陆九凰的。

    “是,夏竹是我的丫鬟。”陆九凰含笑,她眯眼看了看地上的碎片,对夏竹说道:“打扫一下,别耽误我跟爹聊天。”

    夏竹垂眸,点头:“是。”

    随后她清理掉地上的碎片,陆九凰看着陆家主,笑问:“爹现在情况如何?还生气吗?需要再扔多几个杯子吗?”

    陆家主脸色还是阴沉的,他冷声道:“这个丫鬟不能留,明日就赶她出府。”

    从来没有一个丫鬟这么大胆,竟然敢掐他的脖子,虽然现在府里的细节都是陆九凰在打理,但真正的陆家主还是他,就算是陆九凰的丫鬟,那也是他陆府的,这丫鬟却敢对他动手,这异心就让他不得不将她铲除了。

    陆九凰含笑,她就知道陆家主会这么说,她慢条斯理地说道:“爹,你还没听我说完呢,这夏竹啊……虽然是我的丫鬟,但她却是七皇叔送过来保护我的,你赶她出府,那么以后去哪找这么一个丫鬟还给七皇叔啊。”

    陆家主一听到七皇叔,脸色一变:“她是七皇叔的丫鬟?”

    “是啊,说怕我在府里受欺负,才把人派来保护我的。”陆九凰说得漫不经心,陆家主眯着眼,半天没有吭声,后他说道:“你寻个理由把人送回去。”

    “爹,抱歉,恕女儿不能听你的。”陆九凰面不改色地说道,陆家主狠狠地瞪着她,说道:‘那就滚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了。“

    “那不行,爹,我还有事情未说。”比起陆九凰的从容淡定,陆家主的性情极其浮躁,这使得他在陆九凰面前,宛如一个毛头小子,相比之下,陆九凰更得人心,当然了现在如今的情况确实也是如此,这府里的人哪个不对陆九凰恭恭敬敬,凡事第一件事便是找她,陆家主如今手上的权利也被放的差不多了。

    “说!”陆家主脸色深沉,要不是他还残存这一点理智,他非得抽打陆九凰不可。

    “让黎昕入族谱。”

    “这事情我定有想法,你不必多次来问。”一提到陆黎昕,陆家主脸色又变了变,陆九凰却笑道:“爹,你一直说你没有子育,现如今弟弟都上门了,你还在怀疑些什么?我娘就算真的下了毒药,但你即没有生命危险,房中闺乐照样进行,黎昕跟你又如此相似,这不是你儿子难道是谁的儿子?”

    陆家主一直以来没有把陆黎昕立即入族谱也是这个原因,他自以为自己已经无法生育了,这突然出来的儿子太过蹊跷,他心里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是有儿子的人了,虽然每次对照陆黎昕的脸仿佛就见到了年少时的自己,可是心里一直还是不相信。

    他的手搭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会,便道:“这样,午膳在大厅设,喊上你二姐,喊上各房的姨娘,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个饭。”

    “那弟弟?”

    “也一并通知了。”

    陆九凰点头,能听得出陆家主的态度是在改变,也应该是有在接受陆九凰的建议,陆九凰含笑点头:“那我便去安排了。”

    “去吧。”

    陆九凰盈盈起身,陆家主盯着她的背影,冷冷发笑,这要让那小儿入族谱,可以是可以,但也可不是你陆九凰说了算,陆家主心思沉着。

    陆九凰按照陆家主说的那般,安排了午膳,召集了陆府的所有姨娘,还请了陆婉月到大厅用膳,而又派人去把陆黎昕给接了回来,陆黎昕见这个仗势,问陆九凰:“姐,这是怎么了。”

    陆九凰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等下你便知了。”

    陆黎昕依然一脸疑惑。

    陆九凰不再多说,午膳时辰,大厅里坐满了姨娘们,陆婉月是最后一个来的,扶着门框,像是快倒了,陆九凰给她安排了一个座位,就在陆家主的身侧,其中一姨娘冷笑:“哟,这是怎么了?突然要一家子用膳?”

    “陆九凰你事儿可真多呢。”

    陆九凰眉眼含笑,什么都没应,过了一会,陆家主才迟迟地出现在大厅,朝主位上走过来,陆家主手扶上扶手,威严地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半响才说道:“这院子庞大,人均各处一院,硕大的陆府总是冷冰冰的,今日便聚了大家,一块用个膳,顺势呢,也把该办的事情办一办。”

    陆九凰听到这话,觉得陆家主这时真想开了,她欢喜地握了下陆黎昕的手,陆黎昕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但也是顺从地握了回去。

    陆家主的视线在陆黎昕的脸上扫过,再定格在陆九凰脸色,随即才缓慢地挪开了视线,陆家主沉着嗓音说道:“陆黎昕如今也在上书院用功了,将来兴许我们陆府便会出现一个状元,我很是欣慰,陆黎昕来府中也有些日子了,虽然我作为父亲的,极少去管束你,但你三姐代替我便也是了。”

    陆黎昕认真地看着座位上的父亲。

    陆家主说罢,摆摆手,一家丁端了一碗水上来,摆放在桌子上,陆家主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匕首,狠狠对着自己的拇指就下去,一滴血掉入了碗里,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其中一个姨娘立即心疼地喊道:“老爷,你这是要干什么?”

    陆九凰看到此情此景,心里却是一沉,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陆家主,这陆家主不是诚心要让陆黎昕入族谱的!

    陆家主慈爱地看着陆黎昕道:“古时候,便有滴血认亲之说,今日呢,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给所有人相信,也断了许多人的口舌,我便与你滴血认清,你若是,我便将你纳入族谱,你若不是,我依然还是会将你纳入族谱,只不过,我认你为义子。”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陆黎昕却面如沉水,这一大一小对视,两个人的脸是如此相似,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这陆家主竟然还要滴血认亲,陆九凰咬牙切齿地盯着陆家主,就在陆家主打算再次开口时,陆黎昕从位置上站起来,毫不犹豫地拿起桌子上的刀,对准自己的拇指也下了一刀,立即一滴血从拇指上挤了出来,掉入了碗里。

    所有人均站了起来,紧张地盯着那碗里的两滴血。

    那两滴血在碰到了一块后,又慢慢地分开了,毫无相溶的痕迹。在场的姨娘立即就指着陆黎昕:“你是谁?为何要假扮我们陆家的少爷?你究竟有何居心?”

    大厅里立即就混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