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 昏睡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1本章字数:3034字

    “姐姐这是嫁出去的人了,此时回来只怕也是看看爹吧?现在爹正睡着,你去看,我会院子了!”陆九凰说完便越过她,她没心情在此跟陆辞画斗嘴,陆辞画却冷笑一声:“妹妹你又何须骗我,爹这是一睡不醒,并非在休息,你还想瞒天过海?这弑父的罪名你可担得起?”

    陆九凰眯了眯眼,她扭头看着陆辞画:“姐姐别血口喷人,你去好生看一下,爹到底是活还是死,别乱安罪名在我头上,我可不是你府里的琦姨娘!”

    “你说什么?”陆辞画不敢相信,从陆九凰嘴里会听到琦姨娘的名字,这该死的贱人早就无法行闺乐之道了,且事情又在皇子府中发生的,她陆九凰又怎么会知道!!

    “我说了什么?咦,春梅我刚说了什么?”陆九凰装聋作哑,并问了问春梅。春梅聪明地应道:“小姐,你刚刚只说让大小姐去看老爷。”

    “嗯,走吧,回院。”陆九凰带着春梅越过石桥,朝自己的院子而去,她陆辞画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陆九凰早先就在陆辞画的府里安插了眼线,这点后院争宠之时事她自然是知道的,她甚至还知道,琦姨娘那中的是什么毒。不过琦姨娘是风月楼之人,这风月楼一向神秘,看似普通,实际暗藏玄机,陆辞画动了琦姨娘,这好日子定会走到尽头。

    陆九凰也没有时间再在此跟陆辞画斗嘴,她匆忙回到院子,走到屋子里把门一关,随即从袖子里掏出那手绢,打开以后盯着那粉末看,后她点燃了一只香烛,将粉末倒了些许下去,又叫春梅把一只小白鼠送进来。

    春梅很好奇地看着那香烛,问道:“小姐,你这是?”

    “把小白鼠绑在香烛旁,我们先出去。”陆九凰吩咐道,春梅立即把一直挣扎的小白鼠找了条绳子绑起来,后绑在香烛旁,随后随着陆九凰出了屋子,此时天色已黑,月亮高挂,陆九凰一个下午奔波,肚子里没有入一粒米,她急急叫春梅上菜吃饭。

    春梅应声而去。

    陆九凰坐在主位上,喊来夏竹,说道:“把正在服侍老爷的丫鬟家丁悄悄地带过来。”

    夏竹不确定地问道:“悄悄?”

    “是,不许惊动任何人。”陆九凰喝了一口茶,说道,夏竹虽然觉得疑惑,但还是尊从照办了,她有武功,拎一个丫鬟家丁,不动声色轻而易举。夏竹出去后,春梅的菜便上了,陆九凰从袖子里拿出银针,在每个菜里都试了一遍,看安全了才敢吃,现在府里动荡,人心不安,难保有人会起了歪心思,来加害她,虽然碧荷已经死了,她手指上的黑点还没有解开,这还要去百草堂一趟才是。

    陆九凰感觉自从她来了古代,就一直活在忙碌中,简直是一刻都不得闲。

    待吃到七分饱,夏竹扔了个丫鬟进来,那丫鬟本来好好地在主屋呆着,谁知脖子被人一拎就拎上半空,还未出声,嘴巴就被捂住,下一秒她人便被扔到地上,一见满室的光亮,再看到主位上的陆九凰,险些晕倒,她急忙跪正叩头:“三小姐,三小姐饶命啊,三小姐,三小姐,老爷没醒与我无关啊!”

    陆九凰咳了一下,问夏竹:“她怎么如此害怕?”

    夏竹退到一旁低声道:“陆大小姐正在教训下人。”

    陆九凰秒懂,她低声道:“起来,我喊你过来并非要教训你的。”那丫鬟还是一个劲地磕头,她魂都快飞了,夏竹狠狠地一拔剑,插入了她身旁的桌子,吓得那丫鬟一哆嗦,连头都不敢磕了,满脸惊慌地看着那把软剑。

    陆九凰叹口气道:“夏竹,你这还是吓着她了。”

    夏竹退到一边低声道:“至少她安静了。”

    陆九凰翻个白眼,她让春梅把人扶起来,那丫鬟的膝盖软得都站不直了,一起身,差点又跪下去,陆九凰指着椅子道:“先坐吧,我不是来教训你的,我是找你有事要问的。”

    那丫鬟低着头,垂着脸,哆嗦着不敢讲话,陆九凰又喝了一口茶水,低声道:“我问你,你今日在主屋里呆了多久?”

    “五,五个时辰。”

    “从几时到几时?”

    “子时到食时。”

    “后来呢?”

    “在院子里呆了两个时辰,便,便是刚刚……”

    陆九凰点点头,在主屋里呆的时辰正好是夜间时段,换算成现代来说的话,就是昨晚的十一点到今天早上七点多,古代的一个时辰相当于现代的两个小时,在这个时间段确实是适合做小动作的。

    陆九凰眯着眼,一脚踢翻了丫鬟身边的椅子,那椅子倒在地上发出响声,丫鬟吓得有哆嗦了,陆九凰冷声道:“接下来我问的话,你可得老实说了。”

    那丫鬟立即就明白这才是动静,她拼命点头,陆九凰一只手敲着桌子一只手拿着茶杯,冷声问道:“你在老爷屋里的这五个时辰,有谁进过老爷的屋子?”

    丫鬟愣了一下,后轻声道:“三姨娘,四姨娘,二小姐,以及早晨进来的少爷。”

    “二小姐是什么时候去的?”

    “子夜,她看似担忧,说睡寝前看一眼。”

    “三姨娘跟四姨娘呢?”

    “她们两个从子夜就一直呆在主屋陪着老爷,四姨娘还一个劲地哭,二小姐进来时,握着二小姐的手说个不停……”

    “四姨娘跟三姨娘什么时辰走的?”

    “食时,少爷进来时,还被三姨娘泼了一身的水……”

    “好了,你回去罢,我问你的话你可得谏言,不可透露出去,否则,我定追究到底!”陆九凰摆手,夏竹立即上前拎起丫鬟的后领,飞身将她带出去,陆九凰见人影不见了,便带着春梅进屋子,一推开门,屋子里一片安静,小白鼠一直吱吱叫的声音消停了,春梅即刻上前,往香烛旁一看。

    小白鼠蜷缩着身子躺着,春梅尖叫:“小姐,小姐,小白鼠死了,死了。”

    陆九凰低声道:“慌什么,待我看看便知。”她伸手将小白鼠拿了起来,放在手心,翻开它肚子的毛,它心口还在跳动,只是昏睡了,这症状与陆家主的症状一样,春梅凑上来问道:“小姐,它,它没死?”

    “没死,只是中毒了。”如果说有一样东西能让人昏睡不醒,身体机能却还在运转,那么这肯定就是中毒了,陆九凰坐在椅子上,手搭着桌子,一脸沉思,她运气不错,这一抓就抓到了最关键的丫鬟,这一个呆在主屋里五个时辰的丫鬟,目睹了所有进去过陆家主床边的人,她最先怀疑的人自然是陆婉月,这蛇蝎美人,可是她却是最早出现的,出现了以后,三姨娘跟四姨娘才出现,如果陆婉月在此之前就下了毒,三姨娘跟四姨娘不可能没事,除非这毒是直接从陆家主嘴里塞进去的,但显然这粉末要用香烛或者檀香才可以散发出毒性。

    而如果是三姨娘跟四姨娘下毒的话,她们两个人在屋子里一呆就是一个晚上,这一个晚上,难道离开之前下的?可是第四个出现的人却是陆黎昕,陆黎昕这出现的时间又是早上,姨娘们是比陆黎昕先走的,她们要是下毒了,那么陆黎昕也在屋子里呆了一段时间。陆黎昕肯定跟着中毒。

    所以陆黎昕这最后出现的,嫌疑反而最大。

    早晨夏竹一直在主屋,也没有新的丫鬟跟家丁进去,所以没有下毒的嫌疑,如果陆黎昕是凶手呢?

    陆九凰算了一下,竟然百分之九十吻合,这最后的证据就在于陆家主鬓角的粉末,因为陆家主靠床边的这一支檀香是最高的,在这一支檀香动手的话,一般成年人都有些费力,那么到了陆黎昕这个还在长身体的人来说,他就必须爬上陆家主的床才碰得到檀香,这个时候如果掉一点粉末在陆家主的鬓角,那也是正常的。

    陆九凰越想越胆寒。

    陆黎昕出现的时间就这么巧,在陆家动荡之时,而自从他出现之后,就多了一个黑影,陆九凰知道,陆婉月心肠再歹毒,她也都是用手中的丫鬟在做棋子,但这会武功连轻功都要胜过于淮远的黑衣人显然不是陆婉月的手下,其他的姨娘都是有胸没脑的,这陆黎昕便是最可疑的。

    此时门外家丁冲了进来扑通一声跪下,那家丁大喊:“三小姐,不好啦,大小姐将少爷吊了起来,此时在院中抽打!”

    陆九凰刷地起身,拉开门,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三小姐,大小姐在教训少爷,说他是外来的野子,让他从哪来滚哪去,还说他是扫把星。”家丁吓得一个阵哆嗦。

    陆九凰脸色一冷,喊道:“夏竹!”

    “是。”

    “上主院去!”

    夏竹跟在陆九凰身后,一路朝灯火通明的主屋而去,现下还未证实陆黎昕就是下毒之人,就轮不到陆辞画这个已经嫁出门的女人教训!

    推开院子门时,看到吊在半空的少年,陆九凰的血往脑海里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