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六章 百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44字

    “小姐,你这又是男装出行啊?”春美替陆九凰穿上男装,边穿边说,陆九凰用扇子敲了下春梅的额头道:“就你多嘴。”

    “小姐,老爷醒了,你不去看他一眼?”春梅吐了吐舌头问道。

    陆九凰拍拍袖子道:“他可不乐意看到我,如此我才不去碍他的眼,走,出府去。”

    陆九凰大摇大摆地出了院门,而也换了男装的春梅以及夏竹无奈,只能跟上,三个人从侧门出了陆府。

    街上依然热闹,茶楼胭脂店处处都是,春梅嘀咕道:“小姐,你出门总是去药铺,偶尔也买点胭脂水粉吧,你可是要当正妃的人了,且你现在又有郡主的身份,多打扮,才好牢牢抓住七皇叔的心啊,这京城中很多待嫁闺中的小姐都等着嫁给七皇叔呢。”

    陆九凰权当没听到春梅的嘀咕,在小巷当中寻找那百味药铺,陆黎昕提的这药铺太隐蔽了,一时半刻竟然没找出来,就在她一个巷子中乱窜了好久以后,才总算是找到了那家百味药铺,位置实在是偏,偏到陆九凰耐心用尽了才找到。

    这家药铺一看便不是那种正规的药铺,药铺里买药人稀少,且药铺伙计靠在桌子上,一副瞌睡的表情,陆九凰上前,春梅敲了敲桌子,伙计刷地抬起头,看向春梅,一脸茫然,后抓了抓脸,问道:“这位小哥,可是要买药?”

    陆九凰上前,问道:“我不买药,买毒,你可有?”

    伙计刷地后退了两步,他拿起抹布擦了擦桌子道:“这位小哥,你说的我可不懂了,我这招牌写得清楚,药铺即是卖药的,卖毒?这个没有。”

    陆九凰从腰间取了一吊钱压在桌子上,落了灰的桌子立即灰尘纷飞,那伙计盯着桌子上那一吊钱,又埋头擦了擦桌子,不吭声,半响才说道:“小哥,你怎知我们药铺里也卖毒的?”

    “这在茶楼寻个人问问便知,你这药铺里没半丝药味,却混杂着一丝沉闷的布包味,这布包藏毒正是好藏,你要抵赖也是不成的。”陆九凰在药铺四周看了看,出声便道,那伙计没想到遇上了行家,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响才撩开后帘,恭敬地对陆九凰说道:“客官请,咱们后堂聊。”

    陆九凰嗯哼了一声,负手进了后堂,伙计擦了擦椅子,奉上茶,陆九凰并没去碰那些茶,她对古代的人不放心,尤其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药铺,伙计也不在意陆九凰喝不喝茶,坐在主位上,视线在陆九凰桌子上的那一吊钱转了转说道,“客官既然都知我们有毒可买,不知客官想买什么毒?”

    “迷魂散。”陆九凰说道。

    伙计脸色诧异,突地又认真地看着陆九凰,像是故意似地说道:“这前几日也有一华贵少爷上门买此毒,现如今这京城中,竟然多人知我这里有迷魂散。”

    陆九凰一听,挑挑眉头问道:“你说的前几日是何时?华贵少爷身穿何衣服?”

    “这……”伙计心里警惕,他立即猜到了,这便是寻人的了,他死死地说道:“这华贵少爷穿了件素绿色的锦袍,身高仅到你的肩膀处,看似十六七岁,至于时辰,我也忘了,他买东西扔了钱便走。”

    陆九凰沉默了,素绿色这衣袍是陆九凰给他裁的,当时买的还是京城中最贵的,看来陆黎昕没有说谎。

    陆九凰扔下一垫银子,对春梅说:“我们走。”

    春梅跟夏竹立即跟上,出了大厅,朝直接离开。

    伙计仍坐在后堂,突地从横梁上下来一黑衣人,从腰间掏出一垫碎银,扔在伙计的手里,便悄无声息地离开。

    伙计拿起那些银子,放在嘴里咬了咬,喃喃道:“这撒个慌便能得这么多银两,比我这开药铺还好呢。”

    陆九凰出到大街,又看了看百味药铺,这药铺当真是没有生意,如此偏僻,吃什么啊。

    陆九凰直奔百草堂,在门口撞到了刚要出门的管家,管家手拎着篮筐,扶了扶正想说话,见是陆九凰,便道:“少爷在后院。”

    “谢谢。”陆九凰带着春梅夏竹进了百草堂的后院,果真,林清竹蹲在地上摆弄着药材,见陆九凰进来,笑道:“试试这味药材,我命人从雪莲山上摘下来的,浸泡之后药水可治心脏,晒干后这叶子也敷在伤口。”

    陆九凰朝那叶子形状看了一眼道:“这莫是雪莲花?”

    “果然瞒不过你,正是。”林清竹拍拍手,从地上起来,让家丁奉上茶,坐在石桌上,陆九凰也坐了上去,她慢条斯理地从袖子里掏出一手绢放在桌子上。

    林清竹问道:“你找到下毒的人了吗?”

    “应是找到了,这便是来问问你的。”陆九凰打开绢子,里头出现了几块发黑的指甲,林清竹拿了根竹子摆弄了下那几块指甲,后翻了指甲的身子,看着那发黑的戳了戳道:“确实是半天散,此毒不能用手去触碰的,一般若是要下毒的话,定是得将手紧紧给围住,不可碰到,而这指甲的主人显然是不懂这个道理,那便说明她并非是这毒的主人。”

    陆九凰点点头道:“是,我也是这般想,才会把这个弄出来给你看,但为何她既然手指已经沾了毒了,竟是没有毒发,这又是为何?”

    林清竹顿了顿道:“此毒入了人的身体五脏俱损,在身体里构成大量的伤害以及破坏,若是只是沾在皮肤上,那应是延缓毒发,且不会抓心挠肝导致面目可憎,应是慢慢地渗入皮肤皮肤慢慢地溃烂,才会中毒。”

    “原来如此。”陆九凰只想说涨知识了,她看着那手指,一时也没拿定主意这下毒的人是不是陆婉月,但陆婉月确实有最大的嫌疑,她怕真相曝光,就将碧荷给杀死了,还没有处理尸体,就被她发现了。

    应是这样的,但陆九凰却心头还有个疑惑。

    如果这陆婉月真是要下毒害她,那为何让自己的丫鬟来做呢,事情暴露了,丫鬟不得就直接会怀疑到主人了。

    夏竹低声道:“少爷,也许是交给别人她不放心。”

    陆九凰看了看夏竹,点点头道:“也许是这样。”

    但是这有钱能使鬼推磨,陆婉月之前给她下绊子的时候,也是雇了钱的,夏竹叹口气道:“少爷,你真不必想太多,这下毒之人确实是陆婉月,她杀死碧荷时,我正在房梁上纳凉……”

    陆九凰猛地瞪夏竹:“你既然早知道为何不早跟我说?”

    夏竹摊手,“我见小姐如此执意,我便不多说了。”

    陆九凰真有种被夏竹给耍了感觉,不过她却也得正视自己,近日有点草木皆兵了,什么事情都要怀疑一下,这种感觉其实很费脑力。

    林清竹起身,半响,回来,手里拿着一瓶小药瓶,放在陆九凰的跟前说道:“这是安神的药,你成日如此劳累,事情且多,晚间睡觉前吃一颗,可保你安睡。”

    陆九凰伸手接过那药瓶,笑道:“谢谢。”

    林清竹不敢看她的笑容,侧过脸,假装看别的风景。

    陆九凰与林清竹又聊了会,便起身,说道:“我先回府了。”

    “我送你。”林清竹起身,将人送到门口,便说道:“你要找店铺,我会帮你留意,若是合适我先替你租下。”

    陆九凰真想说,有此朋友多好啊,她只能笑道:“谢谢清竹。”

    林清竹见她笑容,脸陡然一红,陆九凰心大没注意到,但夏竹却看得清楚,她眼眸眯了眯,眼神在林清竹脸上多停留了一会。

    “走吧,回府罢。“

    陆九凰率先出药铺,朝府上走去,陆九凰走了两步顿又想到,此时是陆黎昕下课之时,她对夏竹说道:“家门就在不远了,你去接少爷回来吧,少爷身体才刚好,这路太远,伤身。”

    夏竹应了一声,飞身而去,反正到陆府也就只剩下几步路罢了,夏竹走了陆九凰跟春梅继续朝府门走去,突地就这时,从一巷子里伸出一只手,刷地将陆九凰一把拖了过去,陆九凰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压在墙壁上,那人一只手堵住她的嘴巴,冷笑:“好久不见,陆三小姐,你可还记得我?”

    是李朝阳,而且他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一群人对着她虎视眈眈,她透过余光看着春梅毫无所觉地朝家门口走去,这蠢春梅。

    陆九凰含笑:“李少爷,你这是?”

    “我这是?呵呵,我身上的毒,你解还是不解?”李朝阳盯着这张漂亮的脸,就想起自己那凄惨的妹妹,陆家这三个小姐均心肠狠毒,没有一个好货,陆九凰无奈:“这日子不是还未到嘛,在平时吃是没用的,得你毒发前一天吃。”

    李朝阳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陆九凰,你别给我耍花样,这毒是你下的,你什么时候帮我全解了?”

    陆九凰含笑,说道:“你也知这毒是我下的,即是我下的,那我说了,这毒得慢慢解,用足十二次,便自然会解,一次为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