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 受伤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34字

    “我告诉你,你别耍花招,我现下便将你带走,将你关住,直到你将我身上的毒全解了才放你回去!”李朝阳说罢,便拽住陆九凰往巷子里头扯,陆九凰下意识便挣扎,但她终究是个女人,这力气不够,今日出门时也没算上这一茬,自然的也没有带上毒药之类的,她冷笑:“李朝阳,你若是这般强抢,到时便有你受的。”

    李朝阳迟疑了一下,他是还记得他身上的毒便是由这个女人下的,他就是一直惦记着身上的毒,才会一时没忍,找上她,身上的毒让他吃时常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成日不安,他咬牙切齿地道:“陆九凰,你把毒给我解了,否则我真不知会作出什么事儿来。”

    “我说了,你又不听,这毒得慢慢解!”陆九凰见他有所松动,心里一喜,故意引他注意。

    “你已说过多次,但我没这个耐性!”李朝阳冷笑。

    “既然没耐性,便等着毒发身亡吧。”陆九凰也不多让,并且她一直都无所畏惧,即使人已经在这巷子中了,李朝阳也看不出她有半点害怕,一时间竟然被她给震慑住了,李朝阳恶声恶气:“你说的可是真的?用足十二次后,便会解?”

    “是。”

    见她坚定,李朝阳竟也就信了,他松开了她,未等她反应,又咬牙切齿地道:“你若是耍花样,我就是踏平你们陆府也会将你先奸后杀!”

    陆九凰瞪着眼前这李朝阳,虽然他也是凶狠恶毒,但他对李暮烟确是真感情,所以这古代的人也是有两面的。

    陆九凰急忙走出巷子,一出巷子便看到春梅在路上转悠,陆九凰悄然地走过去,从后头拍了下春梅的肩膀,春梅立即大喊:“谁,是谁?”

    一看到陆九凰,春梅立即疯了,她冲着将陆九凰抱入怀中大喊道:“小姐,你跑哪去了?我一转身你便不见了,吓死我了。”

    “你看你,走得那么快,我都跟不上了。”陆九凰侧头看了眼那巷子里,巷子头幽幽的,方才她站的位置已经没了。

    “快回家吧,老爷这醒了,小姐你还没看过他。”春梅心眼少,也没想到陆九凰这一通失踪是差点遇害了。

    陆九凰含笑,带着春梅朝府里走,在进门前,恰逢夏竹领着陆黎昕回来了,陆黎昕一看到陆九凰,便甩开夏竹的手上前,一把拉住陆九凰的手,这活脱的模样,令陆九凰一愣:“怎么了,今日如此粘人?”

    陆黎昕笑笑,低下头,就拉着陆九凰不说话,朝府中走去,陆九凰看着他的后脑勺,按理来说,昨晚那般将他绑起来,且又对他进行了盘问,以他的性格应是会毕竟畏缩,没想到竟然还主动亲近。

    陆九凰看向夏竹,夏竹摇摇头。

    陆九凰便不再疑惑,不管真否,这陆黎昕有无问题,迟早是会露出马脚的。

    陆黎昕低下的头,看着地上的砖,眼眸闪过一丝寒意。

    进了府里,陆九凰亲自将陆黎昕送回院子,她得去看陆家主,陆黎昕不能去,此时陆家主心情不稳定,见到陆黎昕说不定会再次气坏,陆九凰拍着陆黎昕瘦小的肩膀道:“黎昕,我去看爹,你好好在院子里呆着,复习上山今日所讲的课程。”

    “是。”陆黎昕松了拽着陆九凰的手,陆九凰含笑,问道:“上山今日讲了些什么课程,你可与姐姐我说说。”

    陆黎昕似是来了兴致,突地抬头,眼睛闪闪发亮:“三姐,今日上山说了,家中以孝姐……”

    陆九凰一愣。

    竟然是讲这个,难怪陆黎昕对她突然这么亲近,她含笑着拍拍陆黎昕的头:“好好休息,我去看看爹。”

    “嗯,姐,爹他没事吧?”陆黎昕迟疑地道,神色担忧。

    陆九凰看着他,有些探究,半响她笑道:“没事,我去看看便好。”

    说完了她转身朝门外走去,春梅立即跟上。

    陆黎昕坐在石桌上,盯着石桌,唇角含笑,他这个三姐果真是聪慧过人,这府中只怕无人是她的对手,这就麻烦了,他该如何做呢。

    陆家主自醒了以后,脸色恹恹,一直靠坐在床头,不动亦不说话,丫鬟弄吃的他便吃,弄喝的他便喝,但就不见他出院门走走。

    陆九凰到时,他略微抬眼,眼皮耸拉,神色漠然。

    “爹你身子可好?”陆九凰拉了张椅子坐下,拿过陆家主的手,号了号脉,陆家主这才将视线转向她,半响说道:“听说我被下毒了?”

    陆九凰心里一惊,这下毒的事情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其他的人几乎都以为他仅仅只是昏睡而已。

    “爹,你仅是昏睡,没有中毒。”陆九凰斟酌了词语,说道。

    “没有?你何须骗我,我还知下毒的人是谁!你让他过来,我要打死他。”陆家主其中从滴血认亲中也确定了陆黎昕的存在,但他心里那道坎过不去,而陆黎昕对他下毒相当于弑父,这令他一醒来,脸色惨白。

    陆九凰迟疑了一下说道:“爹,你是否听了别人的胡言乱语?”

    “陆九凰,我早知你对我心怀怨恨,但我没想到你竟然帮他瞒着我。”陆家主一脚踢翻了痰盂,若非他知他今日能醒过来全靠陆九凰,但他仍是对陆九凰带着怀疑。

    “爹,你没有证据,为何说是被下毒?”陆九凰心里翻转,立即思考起,是不是有人泄露了消息,或者是有谁看到了陆黎昕下毒而把这个事情告诉了陆家主,但若是她院子里有别人的眼线,那就真麻烦了。

    陆九凰眼眸一深。

    这古代可真是处处是危机。

    陆家主把视线定在陆九凰脸上,半响,冷笑道:“证据?我自己亲眼见到的,他爬在我的床上,将那白色粉末洒在这支檀香上,下来时我虚虚抓了他的脚,他便趴在我身上,那粉末跟着洒到我的身上。”

    原来如此,陆九凰终于明白为何那粉末会落在陆家主的鬓角了,陆黎昕竟然是被陆家主抓住了脚,那若是这样的话,陆黎昕应是知道那粉末落入了陆家主的鬓角,他却没有及时拍掉,这样是否可以解释,陆黎昕亦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所以被抓住之后,吓坏了,没有及时处理现场。

    陆九凰想到此,心里竟是一松。

    “爹,你还记得黎昕的娘吗?”陆九凰转个语气问道,陆家主正是满脸怒火,他稍微停顿了一下问道:“你这么问什么意思?”

    “爹,黎昕的娘当年在你走后,昏迷了许久,甚至差点不醒这事你可知道?”

    陆家主沉着看陆九凰,他回忆追溯到了那个美丽的女人,脑海里竟然有如此清晰的画面,这画面又与陆黎昕那滴血相溶的水合在一起,他靠在床沿,沉思着,陆九凰见他没有大怒,便试图开口道:“爹,你知道黎昕下的毒,我也知道,但他下的并非是致命的毒……”

    “陆九凰!!!你这么说什么意思?他陆黎昕弑父!这是弑父!!”陆家主脸色大怒,狠狠地看着陆九凰!

    “你死了吗?”陆九凰冷眼旁观地问道。

    陆家主大吼:“你就盼着我死是吧?陆九凰你也是弑父,你可是弑父多大的罪吗?!”

    这一番动静绕到了外面的丫鬟家丁,他们纷纷在门外焦急不已,这次院门进来了陆婉月,他们仿佛找到了救命草,立即跪倒在地喊道:“二小姐,这,这老爷跟三小姐在里头吵了起来。”

    陆婉月身如柳枝,低声道:“都起来!”

    说罢便起身走到屋外,屈指敲门。

    里头没有应。

    陆九凰听到了,陆家主也听到了,但他们正对持着,陆九凰冷笑:“爹,我弑父?可是我将你给医治好的,你对黎昕有亏,黎昕跋山涉水来到京城中找你,但你一直让他以野种的身份在这京城中任人笑话,这样就罢了,当年你亏待了黎昕的母亲,这本是令他心寒了,你竟不让他进族谱。你也仅有这一个儿子了,你还想如何?”

    陆家主被说得一步步后退,脸色惨白,自从滴血认亲后,他就是想要完全否认掉陆黎昕他心里也有个声音在反对,这可是他求了多年的儿子,现如今当真活生生地在他面前,他应当是开心的。

    可为何竟然会弄成今日的德行,且还让儿子恨他至极,下迷药迷晕他。

    陡然,脑海里出现了方曲儿那张脸,陆家主刷地从床罩上狠狠地扯下一把软剑,对准陆九凰,冷笑道:“都怪你,都怪你!”

    说着他便冲向陆九凰,陆九凰没想到陆家主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她转身便往外跑,还未跑两步,就被陆家主给抓住了头发,往后狠狠地一扯,陆九凰感到头皮发麻,陆家主对准她的后背,软剑一刺。

    陆九凰就感到后背一疼。

    门就在此时被推开,陆婉月看到屋里的情况,一时间愣住了。

    半响她才大喊道:“来人啊,快,将三小姐扶起来!”

    陆家主看着入了陆九凰后背的剑,吓得手一抖,后退了好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