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 逼问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26字

    陆黎昕从回来就一直昏睡,陆九凰用了些办法也没有将他弄醒,陆九凰盯着陆黎昕俊秀的脸看了好一会,这才起身,陆黎昕这种昏睡不正常,像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进入了一种睡眠状态,无论是用药物要是时间都没办法把他弄醒,陆九凰号他的脉发现正常后,也就没有再搭理了,只是让春梅时不时给他滴点水。

    她坐在桌子旁沉思。

    陆黎昕确实不简单,但具体到底是什么人,她倒是没弄清楚,陆黎昕没有半点武功这是肯定的,但他却拥有一定自保的能力,他被带进柴房的时候应该是猜到了陆家主的命令,于是便进行了自我保护的状态,将自己给弄昏迷了,这种本事应是有高手在身后教他。

    *

    “姨娘,夜深了,歇息吧。”丫鬟微俯身说道,一张美人脸露了些许出来,我见犹怜,琦姨娘侧耳听着外头的曲子幽幽地问道:“王爷在外头吗?”

    丫鬟脸色一僵,应道:“是。”

    今晚云万里不知被谁煽动了,竟然要请雪花楼的头牌进来府中玩乐,所有的姨娘包括侧妃陆辞画都在外头,唯独琦姨娘被“不小心”给忘记了,只能在这院子中,凄凄惨惨地度过这个漫长的夜晚。

    自从那晚之后,这本是热闹繁华的院子,如今只剩下几个丫鬟以及失宠了的琦姨娘,而琦姨娘更是时常从梦中惊醒,披头散发,一副鬼模样,若非琦姨娘一向待下人还算不错,大部分的下人估计都要辞事了。

    琦姨娘望着纸窗外,一动不动。

    仿佛入僧了似的。

    丫鬟劝说不成,便说道:“我去给您打点热水进来。”

    说罢便推门出了去,琦姨娘依然靠在桌子上,一瞬不瞬地看着纸窗,这时帘子后轻微动了一下,琦姨娘却立即从椅子站了起来,恭敬地喊了声:“楼主。”

    一不男不女的嗓音传了出来:“琦儿这是怎么?如此失魂落魄。”

    “楼主,琦儿该死,坏了楼主的计划,又着了贱人的道。”琦姨娘一直对着那帘子说道,但那帘子除了偶尔动一下,却半点真身都没看到,那不男不女的嗓音再次出现:“这皇家院子中,都是些厉害的角色,琦儿着道了也是你不想的,即使如此,也不必泄气,好生对待,才是真的,我风月楼的琦儿可不能让人看轻了去。”

    琦姨娘仿佛有了精神,她眼神坚定:“是,楼主,琦儿定记在心上。”

    帘子再次动了动,琦姨娘朝着那方向鞠了鞠躬,便再次坐到椅子上,她喊道:“棋儿,进来给我梳妆。”

    喊了半天,没人应。

    琦姨娘愣了愣,从椅子上起来,打开门,门外的地上躺着一具尸体,脖子上正渗着血,琦姨娘有些愣,后蹲下身子,手探上棋儿的鼻息,没了,后她看了眼她脖子上的伤痕,知是楼主的手法,便起身,唤来别的丫鬟。

    那些丫鬟看到死掉的棋儿都吓得不停尖叫。

    琦姨娘冷眼道:“都不许叫,棋儿这是被外头的杀手给杀的,这事情绝对不能让王爷知道,这些银两给你们,你们将她找个地方埋了。”

    “是是。”丫鬟们面面相视,这才推搡着出去收拾尸体,对她们来说,杀手简直是太可怕了,悄无声息地杀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琦姨娘却知,肯定是棋儿偷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楼主才会将人给杀了。

    等她们将人处理了,琦姨娘又喊人上来给她梳妆,这陆辞画,不能让她太得意,她风月琦可是风月楼的头牌,这一生便是为了魅惑男人的,区区一个毒药能逼退她?风月琦看着镜子里貌美如花的女人,丝丝冷意从她唇角溢了出来。

    不到最后,谁也不知输赢。

    这正妃的位,她可是坐定了。

    外头大院里,灯火辉煌,烟烟笑声,雪花楼的头牌一首曲子接着一首,大家正看着尽兴,陆辞画最是得宠,靠在云万里的怀里,吃着丫鬟递上来的葡萄,可谓是不要太潇洒,而这舞台中,仅有一弹琴的头牌,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红色身影的人从旁边窜了出来,伴随着曲子便起舞,且这人有着如花的月貌,一身红衣更是衬着她艳丽无双,在场的姨娘都诧异了,这人从哪里来的。

    大家一时都没有注意到那是风月琦。

    云万里更是看到那红衣女人时,立即坐直身子,连搂着陆辞画的手都松了,他兴致勃勃地看着那跳舞跳得极好的女人,一时间他也没认出来,那便是他刚刚冷落了几日的琦姨娘,见色上前,他好了伤疤忘了痛。

    风月琦在舞台上跳够了,便匆匆地下了舞台,一路回院子。

    云万里正等着她上来领赏就可以好好看看到底是谁了,他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一见那抹红色跑了,云万里快速地推开陆辞画从位置上站起来,追了过去,风月琦跑了一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一抹诡异的笑容浮上她的唇角,随即她快速地躲到一扇门的后面,并把门给关上了。

    果然,云万里推了几下没推动,喊道:“美人,你为何就这么跑了?”

    风月琦靠在门板上,随即抽泣了起来,那细细的哭泣声惹得云万里这颗心可疼了,他急急地拍门说道:“美人,你开开门,为何而哭?可是要我给你赎身?”

    风月琦哭得更厉害,那哭声在半夜里极其惹人心疼,云万里要不是怕伤到里头的美人,早一掌排开这碍手碍脚的门了。

    “美人,美人,你回答我啊。”

    风月琦抽泣着,细细地说道:“王爷这才几日啊,便不记得我了,想当日在风月楼,你也是一叠银票将我赎了身,现下又想与我再赎一次?王爷……”

    拍门的手停了,云万里听出来了,这里头的人是风月琦,那害得他差点不举的女人,这时他应当是甩手离开,或者叫家丁来将她带出来丈打,但脑海里总浮现她刚刚跳舞那惊鸿的一幕,而她此时的哭泣声却也令他无比怜惜,他沉默了。

    风月琦却继续说道:“王爷,你也知,我无牵无挂,能被你带进府中,当了姨娘也是我这毕生的福气,但我却遭歹人所害,竟是差点伤了王爷,幸得王爷不计较,否则我死千百回都不足惜。”

    这番话说得真情实意,云万里心里万分感动,手搭在门板上,一时也没推开。

    风月琦又细细地哭道:“我已经有多日未见王爷了,甚为想念,今晚得知你请雪花楼的人来助兴,我想见王爷一面,也想让王爷欢喜,只能偷偷出了院子,换了这一身红衣,上舞台给王爷跳支舞,并匆匆见王爷一面,现下我已经见到了,也满足了,王爷请回吧。”

    人都追过来了,云万里陡然想起那晚两个人的情深意动,若非那该死的歹人,他跟风月琦的床弟之乐又怎会中断。

    他轻声道:“琦儿不必难过,我已原谅你了,你出来吧,我带你回院。”

    风月琦到底是培养出来的,并不会立即就开门,而是继续哭道:“王爷,你回去吧,我,我自己回去便可,我,我怕再见到你如此嫌弃我的表情。”

    “不会了,不会了,琦儿,你出来,我原谅你了,让我好好看看你,这几日没见你,我甚是想念啊。”云万里这好色,又花花公子,骗人的话随手拈来。

    这屋里的风月琦脸上在落泪,唇角却带着丝丝的冷意,眉目甚是清醒,她沉默了半响,转个身,便又是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她低着头拉开门,刚一见光,就被云万里一把搂进了怀里,她略微挣扎了一下,云万里立即顺着她的后背道:“走,我送你回院。”

    “那,那外头……”她迟疑地说道,云万里一挥手:“他们都没你重要,乖。”

    说着就搂着她,朝院子里走去。

    在院子里的丫鬟们,本等着琦姨娘回来,没想到她出去一趟,王爷也跟着来了,一群人齐齐地跪倒在地上,喊了声:“王爷。”

    云万里摆手:“都起来吧,给你们姨娘打水进来。”

    “是。”丫鬟们都脸带喜色,纷纷散了去,去忙活。云万里将风月琦带进了房里,看了眼周围的摆设说道:“你这房中,东西太少了,明日我让人送些过来。”

    “王爷,不必了,我这样便好。”

    “不不不,该给的该给的。”云万里紧紧地搂着风月琦,心里一阵柔软。

    外头,曲子已经停了,一丫鬟匆匆地走到陆辞画耳边,轻声地说了些什么,陆辞画脸色刷地就黑了下来,她扭头,问道:“你说什么?王爷现下在哪?”

    “在,在琦姨娘的房中。”丫鬟见到陆辞画的表情,哆嗦了一下,陆辞画站起来,冷着脸问道:“刚刚,穿红色衣服的人是她?”

    丫鬟低着头,说道:“是,是的……”

    旁边的姨娘立即说道:“天啊,她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这该死的狐狸精,我就知她不会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