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复生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48字

    丫鬟半弯腰,一声未吭,陆辞画缓慢地走到亭子前,后又缓缓退了回来,家丁跪在地上,轻声地说道:“侧妃,这雪花楼的琴师,该……”

    陆辞画问道:“给赏钱没?”

    家丁哆嗦了下,应:“没给。”

    陆辞画看着台下等着赏钱的雪花楼的琴师,冷笑半响,说道:“去领赏钱,一人一千两!”

    身后的姨娘,吓得急忙说道:“侧妃,万万不可啊,这一千两,王爷可得拨了我们的皮啊。”

    陆辞画冷笑道:“我是侧妃还是你是侧妃?我做的决定便代表王爷的决定,她们帮王爷与琦姨娘和好,这一千两该给的。”

    那些姨娘不敢吭声了,缩着肩膀站着,陆辞画这是在报复,报复云万里的花心,那头家丁领了那些琴师下去,授侧妃之意,给她们一人一千两。

    看着银票盒里一空,管家双腿发软,差点辞事回老家,这王爷醒来,定不知会有多生气。

    玲珑打着伞,低声地说道:“侧妃,您慢点。”

    陆辞画冷笑:“玲珑,你说王爷这对着琦姨娘可还硬得起来?”

    玲珑脸一红,她一黄花闺女,未出阁,哪儿懂这些,但隐约也知陆辞画何意,只能红着脸,也不吭声。

    陆辞画仿佛仅是对着空气说了一通,也没指望玲珑应,进了里屋,她屏退了玲珑,沉静地坐在床边,这一生一世一双人啊,都是骗人的,进了这府中,她便是成日守在这院子里,刚得宠两天,这逍遥日子未过完,云万里又留宿别人的房里了。

    握着桌沿的手悄然捏紧,桌子上似是吱吱吱地作响。

    *

    陆黎昕再次醒来依然是在陆九凰的房里,他虚虚地坐了起来,撑着身子,陆九凰坐在椅子上,只淡淡地问道:“醒了?”

    陆黎昕应了声:“嗯,醒了,三姐,我这是?”

    陆九凰缓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朝他走来,轻笑:“你睡了许久。”

    “多久?”陆黎昕有些迟疑地问道。

    陆九凰算了算说道:“应是有七八个时辰吧,从你进柴房的那一刻便睡了?”陆黎昕听得出陆九凰语气里的疑惑,他缩坐在床头,陡然想起了楼主的一番话。

    “黎昕,我在你身上下了一些自我保护的药物,若是你身体受到威胁,这些药物便会自动随之你的意愿帮助你。”

    陆黎昕心里一凉,这陆九凰如此精明,应是猜到了,这下该如何解释。

    陆九凰一直在注视着陆黎昕的脸,她挑高他的下巴,轻笑:“黎昕,三姐也不与你多问,我只想知道,你身后是否有高人指点?你真是陆家少爷?”

    “是,我是陆家少爷,至于高人,若是我师傅算是的话,没有我师傅,我早死了。”陆黎昕一反口,应道。

    “你师傅是何人?我们府中近日夜晚经常有一黑衣人出现,那是你的人?”陆九凰含笑,这澜城路途遥远,且又在云国城的边界,边界此时动荡不安,走过这段路可不容易,陆九凰本是不想去怀疑陆黎昕的,但既然他三番五次地自露阵脚,那便是有问题了。

    陆黎昕又迟疑了一下,真实的身份肯定是不能说的,他低下头说:“我师傅是云鹤仙人,平日里都呆在丽山,未曾出门,我娘死了后,便是他将我带大的,那黑衣人是我师兄,是个杀手,便是你们上回碰到的那个,他带了不少的杀手,在这边界接活,杀武林中人。”

    “上次堵住七皇叔的都是杀手?”

    “是。”

    “那你也知,我们被你师兄为难了?”陆九凰只觉得这古代的小儿也是不简单,十六七岁身边便长呆着一个杀手,不,是一群杀手,陆九凰心里虽然有疑虑,但陆黎昕的解释倒是合情合理可圈可点。

    “知道。”陆黎昕匆匆看了陆九凰一眼,又匆匆地地低下头:“我不许他伤害三姐,便叫他别再来找我了。”

    陆九凰想了想,这几日确实没有再看见那黑衣人了,她眯着眼,又再次挑高陆黎昕的下巴,问道:“那么,那迷魂药也并非是在百味药铺里买的了?”

    陆黎昕迟疑了下,后立即摇头:“是,是我在那里买的,这没错,我我当时气疯了,回家的路途中,就进了那间药铺,它位置偏僻,我也不知他是卖毒的,是书院里有人说了我才知道,那时气头上,便买了,幸好爹没事。”

    所有的解释都完美,陆九凰坐了下来,紧盯着他,后问道:“你来找我们,是为何?既然有师傅收养,你且也健康,为何还要来遭罪?”

    陆黎昕抬眼小心翼翼地看着陆九凰:“我我也渴望看到自己的爹长得如何,我娘说我爹的事情甚少,我好奇,自她死后我便一直不甘。”

    这也说得通,陆九凰半信半疑吧,这陆黎昕来的时间太巧了。

    “黎昕,三姐告诉你,这京城中的浑水,你搅不动,而陆府,你若是隐忍些,爹百年后,它就是你的,你只要好生读书,便可。”陆九凰也累了,这猜来猜去的,心都累了,这古代的人心思如此缜密,她也是得费好大的劲才能渗透,陆黎昕虽然有秘密,但他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她便不想再继续追究了。

    “是。”陆黎昕自己也松一口气,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布鞋。

    陆九凰命人将陆黎昕送回院子,自己坐在床沿,倒是发起呆来,这夏竹又带来了一消息,她与云淮远的吉日又近了,这次不知又会闹出什么事情来,虽然她也是心系云淮远,但他府中,是否也有小妾,云淮远年纪不小了,正妃未立,侧妃未有,这明摆着府中肯定是有人的,陆九凰有些烦躁。

    古代的这种婚姻状况真是让她烦躁。

    但这京城中,谁的地位都没有云淮远高,她也得为自己多考虑。

    七月过了,八月酷暑,这个月倒是没什么大事,陆九凰在院子里避暑,太热了人不愿动,但她的修炼依然有进行,这古代,谁也帮不了自己,只能自己靠自己,陆黎昕那头已然正常上课,陆家主即没提让陆黎昕入族谱,也没管他,见面时,陆黎昕恭敬地喊他声爹,他倒是应,只是不太情愿。

    这日是九月初一,祭拜祖宗。

    陆九凰一早就安排小厮将要祭拜的东西准备好,管家一院一院去通知各房的姨娘,春梅给陆九凰挑了一件素色点的衣服,陆九凰穿上后,便出门,前往大厅,此时大厅东西均都摆好了,小厮恭敬地对陆九凰说道:“三小姐,都好了。”

    “嗯,爹出来了吗?”陆九凰查看了一番,左右细看,做得倒是可以。

    “已经去请了,还有二小姐也在赶来的路上。”小厮微鞠躬道。

    陆九凰点点头,不一会,各房的姨娘都到了,她们有些是今年刚进的,有些则已经在府中呆了好几个年头了。

    这新来的跟老油条了,自然都是不同的,神色不同表情都不同,新来的第一次祭祖,纷纷好奇地左看右看。

    陆九凰还让人去接陆黎昕过来,前几天她就通知陆黎昕今日请假,不必去书院。

    陆黎昕没一会,便带着虎子来了,看到这一排排的碑牌,他迟疑了一下,终是站到一旁,没动,毕竟他还不是陆家人,连族谱都未上。

    看到陆黎昕如此,陆九凰有些心疼,主动走上前,拉住他的手,来到这些碑牌跟前道,“这些是我们陆家的祖先,这个是太奶奶,这个是太爷,这是三叔,这是……”她一个个数过去,她也是一个陌生的灵魂,但好在这原主的记忆还在,还能给陆黎昕讲讲,看着这碑牌上陌生的人名,陆九凰也有些感触,她在这个世界,也终是有家之人。

    陆黎昕看得都很认真,一个碑牌一个地看过去,一姨娘冷笑道:“这陆黎昕还没入族谱呢,老爷也没同意,你这是要造反?”

    陆九凰轻轻扫了她一眼,她立即息了嘴,陆九凰轻笑:“姨娘这话就不对了,那天的滴血认亲黎昕可是过了,他现就只差入这个族谱罢了。”

    “哟,说得你好像一张嘴就能让他入族谱似的,现下这家里又不是没有主人,你陆九凰顶多也就只是个暂代而已,别得意。”那姨娘冷笑连连,陆九凰含笑:“姨娘说的是,我仅仅只是暂代,但姨娘连暂代都当不了。”

    那姨娘顿时一恹,陆九凰把陆黎昕带到一旁说道:“三姐要去忙了,你自己在这里好好呆着。”

    “是。”陆黎昕乖巧地应道。

    不一会,陆婉月也是柔弱无骨地走了进来,身边丫鬟掺得那叫一个小心,陆九凰这才想起,近期她太忙了,都忘记给这位姐姐挑选个夫婿了,想到她出嫁的日子也近了,是该好好先给她挑一个。

    陆家主是姗姗来迟的那个,一跨入门,看到一旁的陆黎昕,他脸色微变,后还是撩裤脚走了进来,陆九凰迎上去,含笑道:“爹。”

    陆家主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后看向陆婉月,轻柔地问道:“月儿近日身体可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