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二章 虚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36字

    陆婉月虚虚地应道:“好多了。”

    陆家主点点头,竟是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这行为让在场的人都诧异了,谁都知,陆家主最喜欢的是大小姐陆辞画,那一向都是捧在手心里疼,含在嘴里怕化的,对羸弱的二小姐还有这三小姐,一向都是冷言冷语,从不会做这么亲密的动作,现下竟然主动亲近陆二小姐,其他人皆以一副怜悯的表情看向陆九凰。

    纵然她做得再多,还真的不如人家二小姐。

    陆九凰轻笑,不甚在意,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能令她牵挂的,就算被偏心对待又如何。

    陆婉月也是有些受宠若惊,她到底是陆家主亲生的,以前陆辞画在家的时候她可未曾有说话的份,这高大的父亲形象早在她心里生了根,如今她竟有机会被如此宠爱对待,陆婉月那张惨白的脸竟是有些红润。

    陆家主关爱着道:“好生照顾自己,你院子的月度还是恢复之前的吧,虽然说你身体好多了,药材的用度也少了,但到底还是要好生保养。”

    “是,谢谢爹。”

    陆九凰却敛紧眉头,她没想到陆家主竟然就这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上调了陆婉月的用度,这相当于当场打了她一巴掌,陆九凰脸色微沉,对陆家主说道:“爹,这家中月度我早已安排好,二姐这院子的用度本就比其他的院子多,你如今想加就加,可有将别的姨娘放在眼里?”

    既然陆家主不仁,她便不义,当场挑起众怒,果然,那些有点城府的姨娘立即不满了,妖媚点开始撒娇道:“老爷,既然你都给二小姐加了,那顺便把我的也加了吧,这冬季快到了,我也好添加点新的衣物啊。”

    “是啊,既然她都加了,那么大家伙都得加。”那些姨娘不服地说道,陆家主狠狠地瞪着陆九凰,半响大声地吼道:“闭嘴,你们的用度还不够?婉月是我的女儿,你们有本事替我生个儿子出来啊!”

    这话一出,那些姨娘立即就不吭声了,她们的肚子她们自己清楚,这进了府中多年未生孕的大把,但家中密事,谁都以为是自己的问题,也甚少会怀疑是陆家主的,毕竟他已有三个女儿,如今又跑出了一个相貌几乎一样的儿子。

    她们只能怪自己。

    陆九凰冷笑,但她并不言语,半响才道:“既然爹已经决定了,那便听爹的吧。”

    在家中祭祖,要求不高,轮流上香,陆家主带头,他拉着陆婉月与他一起,陆九凰似是被抛弃似的,跟在后头,其他的姨娘则在陆九凰的身后,陆九凰上了香后,看到陆黎昕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门边,脸色有些落寞,陆九凰走上前,拉住陆黎昕的手,说道:“跟我来。”

    陆黎昕有些迟疑,但他还是往前走了两步,陆九凰拿了香给他,说道:“你也上。”

    “放下!!”陆家主见状怒声道。

    陆九凰眯着眼说道:“爹,他是不是你儿子你心里明白,既然今日是这样的日子,他也该让祖先们知道。”

    “闭嘴,我没有这样的儿子,他弑父!我没有这样的儿子!”陆家主怒气冲冲,甚至从桌子上拿了茶杯狠狠地扔在地上,溅开了雪花,陆九换眯了眯眼说道:“爹,你最无资格这样说,黎昕千里迢迢从澜城来投靠你,你不止不认他甚至让他被外头的人笑话,说他是野种,你如此对待自己的儿子也是应当吗?”

    “我还轮不到你教训!!”陆家主狠狠地看着陆九凰。

    陆九凰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她冷笑:“父亲果然是父亲,这只许官场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也只有你做的出来。”

    “陆九凰,你注意点自己的身份!”陆家主大怒,他冷冷地说道:“我随时都可收回你的权利,让月儿来接。”

    陆九凰含笑:“你当我稀罕这些破事,二姐这身子骨能接,你便放给她去做吧。”

    “你!”陆家主怒火中烧,真恨不得杀了这个该死的女儿,但他且也知道,不出半个月,陆九凰即将要成为七王妃了,还是正统的,非是他大女儿那般,成了人家不看重的侧妃。

    最终他消了怒气,默不作声地坐在椅子上。

    其他的人颤了一下身子,这才敢继续插香,陆九凰拉起陆黎昕的手,带他也上了香,陆家主仅仅只是冷眼看着,一时也没再阻止了。

    这一个早晨,竟是有些鸡飞狗跳的。

    拜完祖后,大家都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院子。

    陆婉月被搀扶着,丫鬟低声道:“小姐,老爷早上对你竟然如此好,你说三小姐这家中掌权之位该褪下了吧。”

    陆婉月轻轻淡淡地笑道:“未必。”

    “啊?为何?你看老爷跟三小姐都闹成那样了,且又对你刮目相看,这……”丫鬟甚是不解。

    陆婉月叹口气道:“琳儿啊,你终是不懂啊,三小姐那是正统的妃子,这身份上本就高人一等了,爹再是不满,也不会去了她的权利的。”

    “啊,这委屈小姐了。”丫鬟嘀咕道,陆婉月却摇摇头,眼眸一丝深意闪过。

    *

    陆九凰回到院子后,坐下来,春梅立即奉上茶水,低声道:“小姐,这老爷今早这态度也甚是奇怪了。”

    “如何奇怪?”陆九凰喝了一口茶,放在桌子上,含笑着问道,春梅支吾了一下应道:“老爷一向都是喜欢大小姐的,对你跟二小姐甚少关心,但这次竟然会主动当着那么多姨娘的面关心二小姐,这可就奇怪了。”

    陆九凰含笑,轻轻地说道:“这态度一夜之间转变,定是有所求,否则还真的成了慈父不成?”

    春梅愣了愣,问道:“小姐,你什么意思?”

    陆九凰吃了颗葡萄道:“你会知道的。”

    春梅依然一脸茫然,陆九凰坐在躺椅上,摇啊摇,她得想个办法让陆黎昕入族谱,否则再这么下去,等她嫁了,陆黎昕在这府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到时天高皇帝远的,她也救不了陆黎昕。

    不过想到陆黎昕这手里还有一个杀手师兄,似乎也没那么可怕。

    陆九凰半眯着眼,摇曳着就这么在躺椅上睡着了。

    *

    陆婉月回到院子刚刚坐下,陆家主便笑着上门,院子里的人都忙活了起来,陆婉月不得不站起来,走到门边迎接陆家主:“爹,这大热天的,有事找女儿,唤一声就好了,何必自己亲自来。”

    陆家主接过陆婉月递来的茶,轻抿了一口,道:“你身子弱,我还是亲自走一趟吧,丫鬟怎得才这么少?陆九凰没拨给你?”

    “不,是我嫌人多吵闹,没有要,妹妹有安排。”陆婉月靠着桌子坐下来,陆家主似是甚欣慰,点点头道:“好歹你这个姐姐也像样,你看看陆九凰,半点妹妹的样子都没有,你当姐姐的就别跟她计较,这月度啊,以后由我说了算。”

    “谢谢爹。”陆婉月温顺地应道,陆家主看着这女儿乖巧,心里只觉得可惜,可惜她为何一出生身子便如此羸弱,不过比起陆九凰,这二女儿应是好拿捏的,陆家主心思翻转,又喝了一口茶,笑道:“月儿,爹此次来呢,是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

    “爹请讲。”陆婉月垂下眼眸,眼眸里闪过一丝冷意,这陆家主早晨那态度本就孤疑了,没想到这下午就寻上门来。

    陆婉月心思清明,竟也通透。

    陆家主拍拍陆婉月放在桌子上的手,说道:“婉月记得左将军的儿子吗?”

    陆婉月心里往下沉,脑海里闪过那痴呆的左将军的儿子,左易从一出生就痴呆,如今二十出头依然未成亲,这京城中没人肯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去,即使这左将军权倾朝野,手中拿捏着半壁兵权,但依然没有人愿意将女儿送过去。

    陆婉月摇头:“爹,我不记得了。”

    “上次七夕,你去河边寻灯笼时,左将军一家子在游船上,当时他儿子竟是一眼就看上你,这几日,左将军托人找我,想向咱们陆府讨一门亲事,这讨的人便是你。”陆家主想着陆婉月这身子骨也没有什么好人家会来提亲了,讲什么长伴青灯,或者服侍他一生的胡话,他才不信呢,陆婉月这身子骨指不定比他先走,他留陆晚月也只是花府中的月度吧了,若是陆婉月能嫁给左将军的儿子,那走的是正房,还能攀上左将军这大树枝,陆辞画不争气,虽是嫁给了七皇子当侧妃,但七皇子早就从各方面显示他并不看中陆家了,这本是到门的高枝没了,能不令他怄气吗。

    而陆九凰,虽是要嫁倾权朝野的七皇叔,但她与他却一向不亲,以后出了门指不定胳膊肘往外拐,他陆府便摇摇欲坠了。

    陆家主总得为以后着想,这才起了诠住陆婉月的心。

    陆婉月的心可是一寸一寸地往下沉,她怎都想不到,父亲竟然会找这么一个痴儿给她,竟然如此狠心,想她嫁给一个痴儿。

    陆婉月脸色即难看眼眸开始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