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三章 痴儿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57字

    陆家主一看陆婉月掉泪,立即顺着她的肩膀道:“哭什么?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与我说。”

    “爹,女儿愿一辈子陪在爹的身边,即不想去误人家子弟也不想离开爹,爹,你不要把我安排出去罢。”陆婉月泪水溢出眼眶,落了下来,陆家主看着她那副柔弱的模样,有些不耐烦,但他还是耐心地说道:“月儿,你终是陪爹陪不长的,这女人总是要出嫁的,京城中现下也只有左将军的权势够大,你嫁过去以后衣食无忧,又是响当当的正房,也不会落人病后。”

    陆婉月却什么都不应,她一直哭,那左将军权势再高,他儿子也是个痴儿啊,陆婉月此时脑袋里闪现出云淮远那张俊美的脸,即是不甘又是怨恨,恨自己这身子骨,又恨陆家主的自私。

    陆家主拍拍她的肩膀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应当是父母为你作主的,你娘死得早,现下只有爹能帮你作主了。”

    陆婉月隐忍着,拼命地摇头,陆家主见她如此顽固,轻哼道:“这事情我已定下,你好生休息,待左将军上门提亲,我便应下。”

    “爹!我不要!”陆婉月猛地站起来,哆嗦道,陆家主摆了摆袖子,轻哼一声,拍拍她的肩膀道:“爹替你决定便好。”

    罢了,陆家主起身,离开了陆婉月的院子,陆婉月猛地跌倒在椅子上,后伏在桌子上,细细地哭了起来,丫鬟焦急地问道:“小姐,小姐……”

    “滚!”陆婉月一撒手,将桌子上的茶杯都摔到地上去。

    丫鬟吓得后退了两步,惊魂不定地看着陆婉月,陆婉月又站起来,似发疯似的,开始撒其他桌子上的东西,花瓶跟茶壶已经茶杯全都被扫在地上,丫鬟们都躲在门口,一个劲地哆嗦着,其中一丫鬟急忙转身就要去找陆九凰。

    被陆婉月给发现了,她阴狠地指着那个丫鬟,对旁边的人冷声道,“将她拖回来。”

    小厮抖了下肩膀,只能冲出去把那快到门口的丫鬟给拖了回来,狠狠地压在地上,陆婉月抬起脚狠踹她几下,那丫鬟身子单薄,被踹得直往后退,拼命地哭喊着求饶,陆婉月冷笑:“你也觉得我不如陆九凰是吧?这一下子就要跑出去找她来救场?到底谁才是你的主子?”

    那丫鬟哆嗦着,哆嗦着喊道:“小姐小姐,你放过我吧,我,我只是一时着急。”

    “你着急?你看不起我是不是?你也觉得我这身子骨只配嫁给一个痴儿对吗?”陆婉月又狠狠地踹了她几下,并且从小厮的手里抢过一把软剑,抬起来,对准丫鬟的胸口就刺了进去,那丫鬟睁大眼睛,她甚至来不及思考自己为什么就要被刺一刀便倒地。

    周围的丫鬟小厮动都不敢动,脸色发白。

    陆婉月将剑扔在地上,脸上恢复了冷静,她慢慢扶着桌子坐了下来,一手搭在桌子上,沉默,在场的丫鬟小厮也都沉默着。

    半响,陆婉月轻轻淡淡挥手:“清理出去,好生弄干净了。”

    “是。”琳儿哆嗦着身子,应了声,后指挥其他人将那死了的丫鬟给收拾出去,陆婉月一直坐着,垂着眼眸,看他们将人给清出去,又见他们把这滴了血的地方给清理干净了,陆婉月轻声道:“都跪下。”

    那些个丫鬟小厮刷地一下子跪了满地,陆婉月的视线从他们身上一个个扫过一遍,慢条斯理道:“今日所发生的,都给我保密了,若是泄露出去半个字,下场便是与她一样。”

    “是是是。”

    “是是是。”

    陆婉月满意地点点头。

    *

    “小姐,小姐,我终于知道了。”春梅踉跄着从外头跑了进来,陆九凰坐在摇椅上,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春梅来到陆九凰的身边,眉飞色舞的说道:“小姐,老爷这对二小姐态度变好,是因为左将军的儿子看上了二小姐啊,想将二小姐给娶到家里呢,可谁不知左将军的儿子是个痴儿啊,没想到老爷竟然答应了。”

    陆九凰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来,她吐了葡萄籽,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啊,现在整个府上都知道了,据说二小姐拒绝了,但老爷不给二小姐拒绝,并且还叫了家丁守在二小姐的门外,不让她出那个院子呢。”春梅说得绘色绘声,陆九凰沉吟了一下,后轻笑:“这竟然也答应了,爹真是……”

    后面的话陆九凰咽了下去,这陆家主为了稳固自己在京城中的势力可真是丧心病狂啊,幸好要与她结亲的人是云淮远,否则指不定这上左将军府的人就是她了,可惜陆婉月精明狠毒,心思缜密,没想到败在自己的亲爹手里。

    这一消息一出,京城中的人都知道了,陆府二小姐可是与左将军的儿子看对了眼呢。

    这痴儿要娶妻了,成天有人拿这事开玩笑,陆府也是一片不得安宁。

    是夜,陆九凰刚准备熄灯,这人影就进了来,并从身后环住她的腰,低声道:“凰儿这是要就寝?”

    陆九凰脸微红道:“七皇叔这是看不出来吗?”

    “凰儿怎就认定了我是谁?”云淮远在身后低笑,陆九凰恼火地推开他,把蜡烛往他面前一罩,笑道:“这眉眼不是七皇叔又会是谁?”

    云淮远笑着握住她的手,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说道:“我可有你娘的消息。”

    “真的?快说来听听。”陆九凰焦急地说道,云淮远却故意不说,笑着指指他的唇角道:“凰儿给我一个小奖励,我便说。”

    陆九凰看着他那无赖的模样,半天说不出话来,后她轻轻地靠了过去,就那么蜻蜓点水给了一下,便立即退了回来,云淮远也没再要求,他笑着摸摸自己的唇角道:“你娘的家乡应是在最南方,但南方那个位置到底有什么国家,我竟然完全查不出来,一直以来,南边边境都是非常安定的,也从未有过战乱,是以我们曾将南方誉为吉祥之地。”

    “南方?没有人去过吗?”陆九凰自从来了这个国家,也确实没有听说南方有什么城市或者有什么国家。

    云淮远摇头:“相传南方是一片大雾,几乎也无人去过,即使去过的也未曾回来,但因南方从未战乱,于我们云国来说,是一祥地。”

    “那,那个人也不知道?”陆九凰迟疑了一下问道,云淮远也愣了愣,他无奈地摇头:“他是天子,天命所为,这他也许知道,否则……”

    对,他应该是知道的,否则他不会几次想杀她,他肯定是知道她娘的存在的,但现在身份特殊,陆九凰又不能去问他,毕竟他也许不会说,还会杀了她,陆九凰泄气地道:“没想到我娘身世竟然如此难查。”

    “待凰儿嫁于我,这以后我便不用时常半夜探凰儿的闺门了。”云淮远轻笑。

    陆九凰在香烛前的脸刷地红了,她瞪了他一眼道:“七皇叔该回去了,你家小妾可还等着你。”

    云淮远含笑着站了起来,说道:“我见正妃,她们可不敢多言。”

    陆九凰一听到她们……心情立即就沉下来,云淮远的府中果然有小妾,而且还不止一个,她的心情突然变得极为不好,她低声道:“七皇叔请回吧,我要歇息了。”

    说罢不等云淮远反应,陆九凰朝寝室走去,云淮远站在大厅,也有察觉陆九凰的不对劲,但他终是没多想,撩开了窗帘运用轻功飞了去,陆九凰听到窗户合起来,在床上呼了一口气,她终是要走上一大批古代女人的命运了。

    陆九凰有些失眠,但她强迫自己睡觉,不能为了一个男人扰乱了自己的生活,她即使嫁过去,也是换个地方生活换个地方展示自己的抱负,她还要开药铺赚很多很多的钱,她绝对不会个那些女人一样,永远守着一个男人。

    既然无法改变命运,那就改变自己的思想。

    陆九凰最后是在催眠自己的情况下睡着的。

    *

    七王爷府,琦院中灯火辉煌,近日七皇子留宿的夜晚是越来越多了,琦姨娘又得宠了,而同时的,侧妃又失宠了,这府中流言纷纷,议论纷纷,各房姨娘都在观望,甚至连陆辞画府中的丫鬟都有些坐不住。

    陆辞画此时却沉着气,可她即使如此,云万里却也未曾再踏足她的院门。

    她与琦姨娘的院门如此近,成日都可看到琦姨娘院子的灯火,她作为侧妃,掌管这后院的一切,也知云万里给琦姨娘带了什么好东西,这女人春风吹又生,可见是如此可恨,陆辞画隐在香烛前的脸,隐晦而阴狠。

    丫鬟在一旁一声都不敢吭,她是见识过陆辞画的手段的,现下不知她又打算计谋什么,这院中,谁都不是什么好货。

    这琦姨娘一舞就能把七王爷的心再次勾了回去,可见本事也是见长了。

    此时琦姨娘的院子里,云万里搂着风月琦正聊天说笑,好不快活,风月琦笑得只弯腰。而此时一个小厮冲了进来,打断了这欢笑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