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四章 毒药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41字

    云万里紧搂着风月琦,朝那小厮大吼:“如此莽莽撞撞干什么?这院中我未喊,你竟敢一声通报就进来!来人啊,拉下去杖责!”

    话音刚落,那小厮立即扑跪在地上,急急地说道:“王爷,王爷,我,我是有事要禀报啊!”

    “不管何事,打断我与琦儿的好事我都不会原谅!”云万里冷声吼道,即又挥手,谁知那小厮快速地冲袖子里拎了一包东西出来,跪着举到云万里跟前,颤着嗓音道:“王爷,王爷,你看看,你看看……”

    风月琦见状,纤细的柔意压住云万里的手,说道:“王爷,先别动怒,他即是有事,让他说便是了,你何必……如此生气呢。”说完媚眼一抛,云万里心里一柔软,脸上的怒气消了消,他敛着眉头说道:“罢了,让他呈上来,我倒要看看这是何东西。”

    那小厮脸上的紧张松了松,他跪着,低着头,恭敬地将手中的小药包递了上来,云万里敛着眉头接了过来,放在手中垫了垫,又放到跟前一看,打开了那药包,里头是黑乎乎的碎药,云万里看着那小厮,冷声道:“这是何物?你如此紧张,呈上来后又不说?从何发现的?”

    “奴才,奴才也不知道,我,我是在膳房发现的,我,我今日犯事了,被罚到膳房去打扫卫生,谁知我一不小心就在这木堆里发现这个。”那小厮低着头说道。

    云万里听闻,眉头敛得更紧,这在膳房发现的东西,明显不属于膳房,但无奈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如果说这东西不被发现,是不是这府中的人都有可能中毒而死,云万里松了风月琦的手,他站了起来,背着双手。

    后他陡然冷笑,对小厮道:“去,把陆九凰给我请过来,她这专门研究毒药的,定会知道这是什么。”

    小厮一愣,有些不解,这陆九凰不是陆府三小姐吗,找她过来?但他也不敢反驳,起身了立即往外跑。

    风月琦听到陆九凰的名字倒不陌生,谁不知道这才是云万里原先的正妃啊,结果被陆辞画给抢先了,最终人家陆九凰名好更上一层楼,先是成了郡主后又被指婚于七皇叔,风月琦早就想见见这传奇女子了,但她终日在府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没机会,陆九凰未成婚,这出门参与的聚会都是她们姑娘家的,与她们这些嫁了又没名分的不同。

    *

    陆九凰这才刚和衣睡下,谁知门就被扣响,接着春梅就在门外喊人:“小姐,小姐,快起来。”

    陆九凰无奈,只能披上衣服起身,拉开门,春梅显然差点跌了进来,春梅焦急地说道:“小姐,二王爷的车子在门外候着,想请你走一趟。”

    “何事?我那姐姐出事了?”陆九凰一听,慢条斯理地问道。

    “未说,那小厮也没说。”

    “那何必去,我还是睡下好了。”陆九凰说罢往回走,春梅急急地拉住陆九凰,说道:“小姐啊,虽然你是要嫁给七皇叔的,可如今你未嫁,这二皇子他在名义上还是你哥哥,人家喊你,你怎么也得去一趟,否则皇上怪罪下来,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陆九凰怒极反笑,捏了下春梅的鼻子道:“哟,几日不见,嘴巴倒是见长了,这话都说得如此溜了。”

    “小姐,你别笑我,说的可是真的。”

    “行了,便顺你的意吧,给我换套衣服,我这就去看看,他云万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陆九凰伸个懒腰往回走,春梅立即跟上,从衣架上取下衣服,给陆九凰换上,今日人逢喜事精神爽,陆九凰这皮肤又好了,如出水芙蓉,换上这容色绸缎,上身打点,美艳不可方物啊,春梅拍拍陆九凰肩膀道:“小姐,你说二皇子看到你如今这副模样,他可会后悔当初娶了大小姐啊。”

    陆九凰轻笑:“那你可说说,这二皇子跟七皇叔相比,谁更好?”

    春梅立即说道:“自然是七皇叔咯。”

    陆九凰点点她鼻子:“那便是了,既然是七皇叔好,我何必去惦记一个比七皇叔差的人。”

    “也,也是!”春梅弄好后,顺顺陆九凰的衣服,陆九凰看着天色如此黑,只觉得云万里太会折磨人,这三更半夜把人请到府中,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子,陆九凰作为一名医者,故而大约能猜到云万里喊她去府中的可能,上了那顶娇子,陆九凰问外头的小厮:“王爷可有说为何找我?”

    那小厮应道:“王爷得到一味药,想让陆三小姐鉴定。”

    果然,陆九凰放下心,既然是一味药,去看看也无妨。

    到了二皇子府,陆九凰下了娇子,小厮领着陆九凰一步步地朝风月琦的院子走去,远远的,云万里正坐在椅子上说笑,这门口的动静令他转过了头,看到门口朝自己走来的那一抹窈窕身影,云万里猛地坐直身子,紧盯着陆九凰,这多久未见了,她,她竟是变得如此漂亮。

    陆九凰从容地笑道:“二王爷这三更半夜喊我过来,可是为何?”

    “来人,给陆三小姐赐座。”云万里朝呆愣的小厮喊道,那小厮立即上前,将椅子抬到陆九凰的身后,陆九凰挥了挥袖子,坐下,视线落在云万里怀里的美人,她迟疑了一下,朝那美人笑了一下,风月琦也朝她笑了一下,陆九凰半眯了眯眼,这风月琦就是传说中风月楼的头牌,跟陆黎昕的母亲出自同一个地方,她含着笑意道:“王爷,可有药物要我鉴定,拿出来我看看。”

    云万里伸手将桌子上压着的一小包拿了下来,递给陆九凰:“你可看看,这是何物?”

    陆九凰接了过来,小心地打开,后一看那药物,敛了敛眉头,此时院门突然出现另外一批人,陆九凰扭头看去,竟是陆辞画带着丫鬟上门,她笑得极其灿烂:“妹妹上府中怎不来找我?竟是如此略过我了?”

    这笑容让陆九凰生寒,她紧盯着手中的药包,难道陆辞画是为了这包药而来的?

    云万里看到陆辞画,倒不生气,笑笑道:“侧妃竟还未就寝?”

    毕竟他前段时间还宠着陆辞画,偶尔还是念起的,陆辞画含笑着偎依靠了过去说道:“爷真是的,有了新人这就不要旧人了?”

    这话半是调侃半是玩笑,云万里霎时哈哈大笑,搂紧了她的腰。

    在一旁听着的陆九凰很诧异,陆辞画这是转性了?她竟然如此能伸能缩?这大院里,每个女人都可以变成陆辞画这副样子,也只有这样才算聪明,陆九凰不由地对陆辞画有点刮目相看,以前的陆辞画绝对说不出这种话的。

    陆九凰耸耸肩,继续看着手中的药包,后她对云万里说道:“王爷,可否抓一只老鼠给我试试这药性?”

    云万里一听,对啊,这白鼠试药,最合适了,云万里含笑道:“你也看不出这药是什么?”

    陆九凰说道:“这可不是药,王爷应当知道,这粉末已黑,一看便是毒药,怎会是药。”

    在场的都倒吸一口气,居然是毒药,陆九凰却慢条斯理,云万里只能喊人下去抓一只白鼠过来,那小厮找了给笼子,将白鼠抓了进去,拎了过来,放在陆九凰的跟前,陆九凰从桌子上扯了点肉碎,将黑色粉末倒了进去,随即扔进了笼子里。

    所有人都屏息看着,陆九凰松松脚,半响,那小白鼠凑了上去,一张嘴咬住了那肉碎,大约半分钟后,小白鼠的下体开始流血,滴落在地板上。看到这一幕,风月琦猛地尖叫了起来,她疯狂地往后退,云万里见状,立即搂住她,她把头深深地埋在云万里的肩膀上,哭泣了起来,而陆辞画的脸在那一霎那间僵住了。

    陆九凰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毒药,而更令她好奇的是,风月琦的表现,这副样子显然是曾经受过这毒药的害,陆九凰陡然想起,上次陆辞画在一天之内又得宠了,而风月琦明显失宠,陆九凰意味深长地看着陆辞画,但陆辞画的表情却僵得不行,她频频摇头,陆九凰可懒得管他们的事情,起身就说道:“既然都得出了这是毒药,那我便告辞了。”

    云万里站了起来,喊道:“来人,将陆三小姐安全送回府上。”

    陆九凰跟春梅出了门,春梅嘀咕道:“小姐,那琦姨娘怎么这么惊吓啊?这毒药该不会是她弄的吧?”

    陆九凰笑道:“你这么关心做什么?那是人家的事情。”

    “是是是。”

    *

    这头,陆辞画惶恐不安,她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缓慢地站起来,轻声地问道:“妹妹可还好?”

    云万里对陆辞画说道:“你先回院子吧。”

    陆辞画巴不得,正想走,谁知一直在云万里怀里柔弱无比的风月琦却喊道:“姐姐先别走,姐姐,你是正妃,你可得为我主持公道。”

    陆辞画一愣,她应道:“妹妹,这是应该的,但是现下这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