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 姻缘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35字

    “她什么意思?”陆婉月被丫鬟搀扶着坐下来,方才她是忍不住了,这左将军竟敢带着他那痴儿上门,这可是要强来?

    春梅含笑,心里对陆九凰是佩服得不得了,春梅道:“小姐也就这个意思,她说二小姐是懂的。”

    陆婉月眯了眯眼,放在桌子上的手一片泛白,半响,她起身,对丫鬟说道:“换衣。”

    “是。”

    春梅退了出来,站在院子中间,不消半刻,陆婉月换好了衣服,被丫鬟搀扶着,春梅领头,将人带到大厅。

    那左临一听人来了,立即流着口水看过去,陆婉月一入目就看到他那满嘴的口水,丫鬟还不停地帮他擦拭,陆婉月险些晕过去,她忍了忍,微微朝左将军鞠了鞠,左将军笑着将她扶起来说道:“不必多礼,以后都是自己人,陆家小姐果然个个都貌美天仙啊,难怪我儿见一眼就倾了心。”

    陆婉月抿嘴,脸上的表情很漠然。

    左将军多看了她两眼,又虚虚地看了看她的脸色,颇为无奈得摇摇头,若非他儿这般情况,他也不愿意找一个快死的女人,这女人光从脸色上看,就知药罐子拖身,也不知还能活多久,陆九凰笑着招呼左将军,左将军跟陆九凰倒是投机,话很多,陆婉月成了摆设,但越是这样她越满意。

    只要这左将军不要在乎她就行了。

    而那左临,陆婉月一眼都瞧不上。

    大约聊了一会,陆婉月突地狠狠地咳了起来,接着丫鬟急忙掏出帕布给她,她朝着那帕布狠狠地咳了几下,一滩红色的血出现在帕布上,在场的人都见着了,这硌血症一看就很严重,连左将军的眉头都敛了起来,全场唯一没有反应的应该就是左临了,他还是痴笑着。

    陆九凰立即喊道:“快不上点茶水给二小姐润润喉。”

    丫鬟们才反应过来,从桌子上拿了茶水给陆婉月,陆婉月平日里硌血后都不愿让人知,这次却直接把那帕布扔在桌子上,白色的帕布几近染红,陆九凰意味深长地多看了陆婉月一眼,陆婉月却面不改色地继续润着喉咙。

    左将军脸上的笑容淡了些,他说道:“这,陆二小姐这是什么病?可还有医治的可能?”

    陆婉月没应,依然在润喉,显得极其羸弱,陆九凰只得替她回答道:“左将军,我姐姐这是长年下来遗留的病根,也无法完全根治,只能这样拖一日是一日,家中成日备着药材,就为了给姐姐吊命。”

    “这样啊,这外头传的跟亲眼见的果然还是不一样的。”左将军唏嘘了一下。陆九凰含笑着点点头:“这传来传去自然也就变味了,左将军在此用午膳吧?我爹应是快回来了。”

    “不了不了,家中还有事,我带左临先回去了,改日再拜访。”左将军抚了那胡子下,起身,压着左临的肩膀,不许他再看陆婉月一眼,便带着人出去,陆九凰立即跟上,将人送出门,站在门口看着左将军上马车,左将军扭头笑道:“不必送了,我这是好马,一日千里,回府中只许一刻。”

    “那我便不送了,左将军好走。”

    马鞭一策,那辆朴实的马车飞奔而去,陆九凰仍是站在原地,也没动,左将军权倾朝野,手中握有兵权,周边列小国家,均是他的手下败将,这十几岁就战功累累的将军,陆九凰是尊敬的,至少他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这个云国。

    就跟现代的战士一样,中国五千年文化,很多战争都需要倚靠这些将军,战士们。

    在门口站了好一会,陆九凰便回到大厅,没想到陆婉月还没走,那扔在桌子上的帕布依然红着,陆九凰含笑:“姐姐身体不适,便回院子里休息吧。”

    陆婉月看着陆九凰好久,半响才说:“谢谢妹妹。”

    陆九凰差点跌倒,这是怎么了?她急忙挥手:“姐姐这谢道得有点莫名其妙,我可是不太敢应哦。”

    陆婉月把桌子上的帕子拿起来,摊开:“这帕子的血不是真的。”

    陆九凰点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但你没当场揭穿我。”陆婉月就为了这事感激她,陆九凰含笑:“姐姐自己导的戏,我可不像随意插手,这是自己选择的人生,九凰也无权过问。”

    陆婉月深思地看着陆九凰许久,这才起身,带上一纵丫鬟,回院。

    陆九凰纷纷丫鬟将大厅收拾一下,便起身也回了院子。

    *

    左将军府。

    左将军一下马车,夫人就迎了上来,脸带好奇:“如何?跟传言中那般?”

    左将军冷着脸挥手,边走边说道:“比传言中还要差,看着随时可能躺进棺材,我这看着实在不顺眼,一上来就硌了一口的血,这将来在家中可是会引来血光之灾啊。”

    “天啊,竟然如此严重。”将军夫人捂着嘴巴,不可思议道:“那临儿呢?”

    “跟中了蛊似的,盯着她不放,夫人,你说这该怎么办?”左将军看着痴呆的儿子,一脸的愁容。

    夫人拉过要将手放进嘴里的儿子,无奈地说道:“我们这儿子从小也不曾想要过什么,现下他居然看上了陆二小姐,你看,我们若是不圆他的梦,也枉费当他的父母了。”

    话是这么个理,但左将军一想到那手帕上的血,他就一阵头疼,他摆摆手道:“先这样,这婚约也得等皇上下旨,可不是我们现下说了就如何的。”

    “也是,这还有皇上呢。”将军夫人叹口气,拉着儿子跟上丈夫,走进府里。

    *

    陆九凰坐在躺椅上,正想着这日子,因还有三天就是她的大喜之日了,这云淮远就跟故意不出现似的,这几日也都没有来她的房里了,陆九凰正无奈呢,陆家主便回来了,一回来便直奔这头,带着几个家丁,脸上带着怒火,直接上了门。

    并人未到声先到地喊道:“陆九凰!”

    陆九凰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来,看着陆家主,喊了声:“爹,你来是有何事?”

    陆家主狠狠地指着陆九凰:“何事?你心里清楚。”

    陆九凰满脸无辜,她还真的不知道,陆家主狠狠地瞪着陆九凰:“今日左将军来了,你竟然喊你姐姐出来。”

    原来为这事啊,陆九凰含笑:“爹,这不是我喊的,是左将军要见姐姐,我才把姐姐喊出来见面的。”

    “你明知你姐姐的身体不好,不能走远路,这出了院子风吹了发寒怎么办,你倒是好,把你姐姐喊了出来,她还当着左将军的面吐血,你是不是见不得你姐姐被左将军看上啊?”陆家主这话真是越说越刻薄,陆九凰不敢置信,她冷笑道:“我羡慕姐姐?我替她悲哀才是,这事情你可怪不了我,是左将军要见姐姐的,人家门都上了,铁定是要见到人的。”

    “你放屁!!陆九凰我早就知道你心肠歹毒了,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左将军想看,你不会找个由头推脱一下?或者命人去喊我回来!你竟然如此不顾我的意愿,就将你姐姐请出来,这若是人家左将军看不上你姐姐了,你这就欢喜了是吧?!”一棵大树都来到跟前了,陆家主还没攀上,就因陆九凰的这个举动,将那大树给推远了,他不怪陆九凰才怪。

    陆九凰冷眼看着跟前这个男人,半天无法说话,陆家主冷笑:“即是如此,你那手中权利也不该再给你了,我会好好想想,放给谁较好。”

    说完他拂袖而去。

    陆九凰站在原地,半响冷笑,眯了眯眼,看着这天色,春梅小心地喊了一声:“小姐?”

    陆九凰嗯道:“我没事,走,继续休息。”

    她躺在躺椅上,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悲凉,这古代,竟然毫无她半点容身之所,这手中的权利说没就没,全权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陆九凰闭上眼睛,神色戚然。

    春梅见状,一声都不敢坑,拿着扇子给陆九凰扇风。

    *

    左将军在早朝过后,留了下来,皇帝含笑:“爱卿这是有何事要讲?”

    左将军迟疑了一下,后拱手道:“皇上,我家左临这年岁已大了,也是成家立业之时,我想……”

    皇上多聪明,稍微一点便通,他含笑:“这是想求朕赐婚?可有说看上哪家姑娘了吗?”皇帝也是诧异,这左临是个痴儿全城知道,没想到竟然也会想成家,但左将军为云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就是要他的妃子,他也会点头的。

    左将军又迟疑了一下,令皇帝挑了挑眉头,左将军这才叹口气道:“临儿看上了陆府的二小姐陆婉月。”

    一听陆府,皇帝的眉头就一跳,后又听陆婉月,半响他才想起来,这陆婉月的事情,他迟疑了一下问道:“可是那身子泡在药罐里的二小姐。”

    “可,可不是嘛,就她。”左将军似是也不太乐意,语气戚然,皇帝含笑了一番,看着左将军道:“看左将军这模样,可是不太想?”

    左将军无奈地摊手:“这儿子大了,有自己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