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权力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35字

    皇帝一手按在扶手上,问道:“此话怎讲?”

    左将军无奈:“临儿亲自指定要的是陆二小姐,这才带他上门看过了,药罐子他也坚持要。”

    “哈哈哈,这就奇了,这陆二小姐可是貌美天仙?让临儿这般念念不忘?”皇帝仰头爽朗一笑,左临虽说见得少,但他知道左临有时连饭菜都要人喂,偏现下还能自己选妻子也是一奇事了。

    左将军又叹口气:“这还不如陆三小姐长得好呢,怎会让我儿如此痴迷。”

    提到陆三小姐,皇帝的眼眸沉了几沉,他含笑道:“即是如此,待我先了解了解,这婚是赐还是不赐,到时再说,爱卿也不必如此担忧,这儿孙自有儿孙福,个人造化罢了。”

    “多谢皇上,那臣便退下了。”左将军拱手说道。

    皇帝点点头,挥手道:“去吧。”

    左将军出了殿门后,皇帝的唇角淡了下来,他靠在椅背上,眼眸看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高明半鞠躬,也不敢吭声,半响,皇帝冷笑:“高明。”

    “在。”

    “你说,这左将军若是跟陆家结了亲家,这可是有人会欢喜?”皇帝语气幽幽,显然是在试探。

    高明抹了把汗,斟酌了一番道:“皇上,这应是有人欢喜的。”

    “是啊,有人欢喜,有人又有了一靠山,我这……还真的不好安排啊。”皇帝的语气更幽深了,高明弯着腰,半天不敢坑声。

    “摆驾罢。”

    “喳。”

    *

    冷宫。

    皇帝摆驾而来,依然一片幽静,未有人出来迎接,皇帝站在这院门,没有进去,而是轻轻地说道:“你可还记得,当初我知你皇族之时,心情是如何?这天命本是我的,你们族且说,要弑便弑,我怎会甘心?如今你在我手里,天下寻你不着,我可就是扣着这天命,谁也制裁不了我。”

    院里,无声无息,仿若无人。

    皇帝话音一落,风声顿起,将枯草吹得飞起,打在墙壁上,皇帝轻轻动了动自己的脚躲过了一棵枯草,又对高明道:“摆驾罢。”

    “喳。”

    *

    陆九凰在临临婚期时,被拿走了掌管后院的权利,而这权利就落入了陆婉月的手中,所有人均看着陆九凰,开始落井下石,就连陆黎昕的日子都难过了起来,陆九凰这头也是不好过,这夜,陆九凰坐于椅子中,查看几味药草。

    云淮远越窗进来,悄无声息地搂住陆九凰,陆九凰无奈道:“别闹。”

    云淮远轻笑:“夫人这是在干嘛?半夜不就寝,竟然在跟药草聊天?”

    陆九凰轻翻个白眼,拉开他的手道:“七皇叔,这近日又快拜高堂了,这可还会再出事儿?”

    “凰儿可别这乌鸦嘴,我这连娶两次都不能将你娶到手,我云淮远的名声在着京城可就要臭了。”

    “哪会,还是会有许多的名媛想嫁与你的。”陆九凰含笑,手压着那草药,被云淮远给拿开了,他含笑:“凰儿,听说近日你这日子不太好过?”

    陆九凰应道:“七皇叔消息可真灵通。”

    “这京城都知道,说你陆九凰现世报。”云淮远含笑,点点陆九凰的鼻头,陆九凰翻个白眼:“那你可信?”

    “信,不过我相信凰儿嫁于我之后,这日子定是会越来越好。”云淮远搂住陆九凰的肩膀,陆九凰鼻头陡然一酸,后笑道:“那我就信了七皇叔的话了。”

    “凰儿也只能信我了。”

    陆九凰轻笑,云淮远说罢,大约过了一会,便起身离开,陆九凰站在窗边,看他掠去的黑影,不管以后他说的是否做到,但至少此时令她感动了。

    第二日。

    陆九凰喊陆黎昕过来。陆黎昕几日都忙于读书,也是昨日才知道陆九凰这权利被剥夺了,难怪自己的日子也跟着下落,尤其是虎子,竟然被人带走了,理由为陆家少爷读书是不需要陪读的,但他知道,陆九凰的日子更加难过,这以前姨娘们就看不惯陆九凰,现下个个都恨不得上院子门口踩一脚。

    陆黎昕靠在陆九凰的膝盖上,仰头看着她。

    陆九凰含笑着摸摸他的头道:“怎么了?这样看我?”

    “三姐,近日你委屈了。”陆黎昕低声道,陆九凰轻笑:“有何委屈的,这人的命便是这样,时好时坏,总会跌宕起伏的。”

    “三姐,你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陆黎昕又再次趴在陆九凰的腿上,低声说道,陆九凰含笑地顺着他的头发:“姐姐有话跟你说,这三日后便是我出嫁之日,我也无法立即将你带过去,你在府中以后万事小心,我把夏竹留给你,若是有什么事情,你让夏竹来通知我。”

    “三姐,你嫁的七皇叔,在京城中吗?”陆黎昕小心地问道,陆九凰轻笑:“是啊,就在这京城中,也近,只是我不放心你,你现下没有入族谱,这些姨娘定然会为难你,我现下也无法保护到你,你万事小心。”

    “放心吧,我师兄一直在京城呢,他会保护我的。”陆黎昕心头一软,看着陆九凰,这个女人虽然神秘,可她对他的心确实是真的,陆黎昕悄然叹口气,待她走了,他肯定是要搅得这陆府鸡犬不宁。

    嫁了也好,嫁了也好。

    陆九凰并不知道他的心思,只是担心她走后,陆黎昕的野种生活。

    不知要被人怎么踩呢。

    *

    这夜,瓢泼大雨,下得人心混乱,陆府门口悄然停下一辆銮车,陆家主被请到车旁,冒着大雨,恭敬地下跪,他的心脏差点承受不住,这皇帝亲自上门,竟然只是为了见他的二女儿,前来的公公声细,但不高,轻轻地挥手:“去,把二小姐请出来。”

    “是。”

    陆家主急忙起身,冒着雨往回跑,跌进了家门口,又让家丁拎着灯,一路小跑到掩月院,此时陆婉月刚睡下,她近日接了府里的权利,忙得都不过来,甚至账本看得都快花眼了,可她没放下,因这可是她压了陆九凰一头的唯一机会,果然这世间的权利足以令人心颤,她已经感受到了。

    陆家主站在门口,陆婉月急忙将人迎进来,喊道:“爹,你这是?”

    陆家主抹了把脸,才说道:“快,将衣服换换,跟我出去。”

    陆婉月见他如此着急,有些迟疑道:“爹,可否说,是为何事?”

    “何事?自然是大事了,快,别耽误了,正等着呢。”陆家主眼睛一瞪,屋里的丫鬟急忙去拿了衣服,给陆婉月披上,并低声地说道:“老爷如此着急,定是大事,小姐,走吧。”

    陆婉月还有些抗拒,她感觉陆家主是要带她去见左将军似的,但此时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悄然地从衣袖里拿出那帕布,幸好还在,她松口气,到了大门口,竟是见到一銮车,这种明黄色的銮车一般只有皇帝才可以用的,陆婉月顷刻间倒吸一口气,她立即跟着陆家主冒雨跪下。

    那站在雨中半弯着腰的男人,细细的嗓音京城中独有,他喊道:“起来吧,陆婉月,随奴婢上车。”

    “是。”声音被打在地上的雨水冲刷掉,陆婉月吃力地踏上那銮车,一进銮车,车里一片暖气,湿寒瞬间散去,她且也看到坐在狐狸皮上的男人,立即跪在地上,喊道:“皇上万岁。”

    车里的男人没有吭声,这銮车已动,陆婉月心里七上八下的,只能沉静地跪着,皇帝轻轻地呼一口气道:“抬起头来。”

    陆婉月缓慢地将头抬了起来,在灯光的印照下,可看出白皙的脸以及那细细的血管,这面相皇帝也看出是薄命相,他虚虚指着旁边的软垫说道:“坐吧。”

    这拿不清皇帝此番来的目的,陆婉月也只能顺从地坐下,沉静着。

    外头的雨又大了,打在车上噼里啪啦的响着,车里一片安静,陆婉月也不知此车要去何处,皇帝看着她的脸半响后道:“果然不像。”

    陆婉月心里一阵疑惑,却不敢抬头直视皇帝,只能垂着脖子,皇帝又盯着看了一会,问道:“你娘,也是方曲儿?”

    陆婉月轻轻地嗯了一声。

    皇帝轻笑:“即是如此,你恨你娘吗?这一生下你,便让你带着病根,而你妹妹却活蹦乱跳的。”

    陆婉月迟疑了下,应道:“不怨。”

    “好,很好。”皇帝唇角闪过一丝残忍,复而又消失,他低声道:“听说左将军的儿子左临看上你了,你可有意思?”

    陆婉月后背一颤,她紧紧咬着下唇道:“皇上,奴婢这贱命配不上左将军的儿子,希望皇上为左临着想,奴婢仅会拖累别人罢了。”

    “但这左临仅是第一次喜欢一个姑娘,朕若是不答应,会伤害到左临的。”皇帝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宠溺。似真似假,陆婉月心里一沉,她低着头,一个劲地颤抖,也不知是天冷还是因为皇上的话。

    皇帝又叹口气道:“这样,你若是不喜欢左临,你可否告诉我,你心里可有想嫁的人?”

    陆婉月没想到他竟然话锋一转,竟是问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