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八章 心仪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40字

    “如何?”皇帝没得到回答,又再次问了一下,陆婉月被逼得有些焦虑,心里头不知该不该说,陆婉月靠在銮车上,半响道:“奴婢……奴婢……”

    “说。”皇帝语气突然威严了起来,陆婉月一颤,脱口而出:“七,七皇叔!”

    车厢里一阵沉默,陆婉月为自己这么回答一下子心口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这七皇叔本就有正妃了,她还开这个口,显然是找死。

    半响皇帝哈哈大笑了起来,弄得陆婉月极其无措,皇帝笑够了低声道:“我这臣弟啊,可真是不少的风流债啊。”

    陆婉月听皇帝没有生气的意思,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皇帝接着说道:“若是我成全你的愿望,你是否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

    陆婉月没想到峰回路转竟然是这样,害得她一个激动头猛地抬起来,对上皇帝的眼睛后又快速地低了下去,应道:“皇上请说。”

    “婉月啊,我就想着,你给我看着淮远,你知的,淮远对我有多重要,他想娶陆九凰,我同意,但陆九凰与你娘有多相似,你应是知道的。”

    “知道。”

    “你娘曾经害得你家父与家族的人反目成仇,你应也是知道的?”

    “知道。”这些都是久远的事情了,陆婉月一出生知道的事情确实要比陆九凰的多。但她至至终都是站在家父这边的,对于母亲的做法,陆婉月一向都是不赞同的,可是陆九凰不同,自从她那次性情大变之后,越来越像母亲的性格。

    “我并不希望,我的臣弟走上与你父亲一样的一条路。”皇帝在这里没有说朕,一来是放下身份,二来是彰显诚意,陆婉月不住地点头,皇帝非常满意,盯着她,有些可惜地摇摇头。

    半响他从身侧拿了一个盒子,递给陆婉月:“这里有玲珑九转丹,你服下,日后你的身子便会越来越好。”

    陆婉月受宠若惊,颤着手拿过那个锦盒,急忙跪下:“多谢皇上。”

    皇帝点点头,没有吭声,幸而她不像方曲儿,只有这一残命,否则他也不会把心思动到她的身上。

    陆九凰聪明是聪明,可惜,她太像方曲儿了。

    銮车缓缓地停在了陆家大门,侯在陆府门口的家丁立即冒着雨打伞过来,接陆婉月,连陆家主都亲自上前,跪在满地的泥土上,鞠躬,这陆家近年来第一次得得皇上如此的恩宠,连陆家主对他这个身子骨一直都不好的女儿都多了一丝尊敬,他一看到陆婉月下来,急忙扶着她,将她纳入了雨伞里。

    銮车没等地上的人全跪完,便踏入了雨夜里。

    陆家主扶着陆婉月,嘘寒问暖地道,“身体可还好?”

    陆婉月点点头:“好多了,皇上给了些玲珑丹,我吃了,感觉气息顺了很多。”

    陆家主对陆婉月更加尊敬了,这身子骨连皇帝都关心了,还会好不了吗?而且这玲珑丹据说只有六颗,全都是方曲儿烧出来的,其中有三颗进了陆九凰的口袋里,没想到皇帝手里也有,且还直接都给了陆婉月。

    陆家主心里复杂不已,但对陆婉月却更好了。

    这陆婉月上了銮车,除了陆家主知道车里的人是谁以外,其他的没人知道,陆九凰在院子里也听到了风声,说什么神秘人来找陆婉月,带她出去走了一圈又把人给送了回来,这雨夜里,风大雨大,也没有家丁说明那车子长什么样,颜色更是没人看清,纷纷都各自猜测。

    春梅点上了香烛,问道:“小姐,你觉得会是谁?”

    陆九凰靠在椅背上,喝着姜汤,应道:“我怎知?”

    “小姐,你就不好奇吗?”春梅焦急地问道。

    陆九凰放下空碗说道,“这我真不好奇。”

    但其实好奇也没用,陆九凰自己都要出嫁了,陆婉月这再怎么样也影响不到她了,她该担心的应是出嫁后,到云淮远府中的事情,到时她真的成为千千万万的古代女人之一,到时跟很多的女人分割一个男人,这才是烦恼之事。

    想到这些,她便没什么胃口,糕点也不吃了,漱漱口便说要回房就寝了,春梅立即上前服侍,帮她脱衣服。

    陆九凰躺在床上,不久,伴着风声雨声也睡着了。

    *

    次日,早朝上,皇帝留下了左将军,左将军恭敬地站在大殿上,其他的人已经退光了,空荡荡的大殿,只有他跟皇帝二人,左将军维持着恭敬的姿态,一刻都没变,皇帝的拇指轻轻地敲着扶手,半天,喊道,“左爱卿。”

    “臣在。”

    “这昨日你与朕说的事情。”

    “是。”

    “爱卿啊,这陆婉月近年来的身子可是一日不如一日啊。”皇帝说得情真意切,左将军一提到陆婉月的身子,眉头就敛起来,他可是亲眼所见的,自然知道皇帝的意思,他无奈地说道:“皇上,我儿这心眼,偶尔真看上了,我也是拦不住。”

    皇帝轻轻地敲着扶手,笑道:“不如这样,左临这段时间在京城中也是闷坏了,你且带上个左临上周边玩玩去,也好趁机断了他这条心,朕看这陆婉月还当真是配不上左临,爱卿,别揽上这样的药罐子啊。”

    左将军自当觉得皇帝有理,这两人年岁相当,考虑的东西也是一样的,他年少就跟随了皇上,皇上的话里自然也是为了左临着想,他沉吟了一下,猛地抬头说道:“行,臣这就去办。”

    “去吧去吧。”皇帝含笑,对旁边的高明说道:“给左将军准备些银两,好让他安排。”

    “皇上,不必了……”、左将军极其感动,皇帝笑道:“这要的,这算是朕给临儿一点礼物。”

    “左将军,随奴才来。”高明细细的嗓音在左将军耳边说道。

    左将军这才提步向前。

    这头,不出半日,陆家主便听闻了左将军带着自己的亲儿前往周边游玩,立即着急了起来,这左将军就在这当下走了,两家的事情也没有说清楚,这下陆婉月这婚事可又告吹了??

    掩月院里。

    陆婉月听闻了消息,猛地松了一口气,心情顿时也好多了,拿起账本细细地查看,丫鬟在一旁小心地看着陆婉月的表情,低声地问道:“小姐,左将军走了,你也就不必再嫁给那个左临了,恭喜小姐贺喜小姐。”

    陆婉月含笑,说道:“就你嘴甜,赏!”

    那丫鬟立即欢喜得不行,立即收下陆婉月递来的银两,现下陆婉月掌管后院,这月度都是陆婉月自己调配的,简直是有种农奴翻身的感觉,整个院子的丫鬟都跟着觉得后背都直了不少,出门见人了也有脸面了。

    反观陆九凰,这头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的,宛如无人问津,若非陆九凰即将要出嫁,这府中不得不替她操办,都快不记得她这个人了。

    陆婉月亲自领着丫鬟来到梧西院,进门只见春梅,她问道:“你家小姐呢?”

    春梅低头应道:“在炼药房。”

    陆婉月的丫鬟冷笑:“这都快出嫁了。还成日呆在炼药房里啊,是不打算嫁了吗?”

    春梅脸色一黑,她冷声道:“这是七皇叔要娶我家小姐,并非我家小姐要嫁,她不上心,七皇叔自然是会上心的,看到这些绸缎没有,还有那边的珠宝银两,还有还有那边那两箱东西,可看清楚了,都是七皇叔送来的,你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彩礼吧?”

    那丫鬟被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就连陆婉月脸色都一阵刷白,因为这些聘礼真的多到满屋子都是,可见七皇叔对陆九凰的重视,跟她那个大姐嫁到二皇子府里完全不一样,二皇子送上门的聘礼只有七皇叔的十分之一。

    陆婉月狠狠地刮了那丫鬟一眼,鉴于这是在陆九凰的院子,她没有教训那丫鬟,只是含笑轻声道:“春梅,去喊你家小姐出来。”

    春梅这才消气,这才是说话的语气嘛,春梅扫了那狗眼看人低的丫鬟一眼,才不情不愿地给敲陆九凰的门。

    陆九凰打开后,一股子药味飘散了出来,春梅掩住口鼻道:“二小姐来了,在大厅。”

    “知道了。”陆九凰拍拍手,朝大厅走去,陆婉月穿着一件粉色的绸衣坐在桌子旁,笑意吟吟,陆九凰笑道:“姐姐这是?”

    陆婉月含笑:“妹妹这要出嫁了就好生呆着,怎得还成日跑炼药房啊。”

    “这不是没事嘛,且事情都是姐姐来安排,都说长姐如母,现下大姐嫁出了,二姐替我操办就是了。”陆九凰坐下,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含笑。

    陆婉月这话听得舒服,她含笑着说道:“这番来呢,我是来跟你确定这拜堂的程序的,上次姐姐糊涂了,这次希望妹妹能顺顺利利地过门。”

    “谢谢姐姐。”陆九凰笑道,她垂着眼眸,看着自己的手。

    陆婉月继而继续说,她把程序都跟陆九凰说了,陆九凰含笑道:“姐姐安排便好,这过火炉可是从家中过还是到了那边才过?”

    “自然是到了那边过的。”陆婉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