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成亲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49字

    陆九凰点点头,慢条斯理地说道:“幸好姐姐有经验,上次替我先过了一次,姐姐再讲多点流程吧。”

    话音方落,陆婉月的脸色就一僵,她持续僵了好一会,才笑道:“妹妹,这你到了那边自然就知道了,会有媒娘带着你的。”

    “是吗?我倒是想从姐姐这儿多学点,毕竟姐姐是过来人!”陆九凰故意这么说,她就是要揭陆婉月的皮,陆婉月脸色又是一黑,她忍了好一会才没有站起来把陆九凰给撕了吃了,她又细细地跟陆九凰讲了些许的细节后,终是忍不住而起身,说道:“既然妹妹都懂了,那我便回去了。”

    “我送送姐姐。”陆九凰起身,慢悠悠地将陆婉月送出了门,陆婉月含笑道:“妹妹不必送了。”眼眸里快速地闪过一丝阴狠。

    而就在这时,陆婉月不知是踩到了什么身子突然往后一倒,陆九凰就走她的身后,自然不能任由她摔倒,陆九凰便伸手去扶她,丫鬟也都傻了。

    可是一刚接触到陆婉月的手,陆九凰身子就是一僵,她不死心地再摸了一把陆婉月的脉搏,她的体内有玲珑丹?刚服下去没多久的,在体内还没有形成。

    陆九凰下意识地掐了下陆婉月的手,陆婉月吃疼地敛着眉头,“妹妹?”

    陆九凰被她这一喊,才回过神来,把陆婉月扶正,笑道:“姐姐好生小心啊,近日这雨下得多,地上都湿透了,容易颠滑。”

    “谢谢妹妹。”陆婉月快速地收回了手,一只手掩着另外手腕,笑道:“那我便先回院子了。”

    “姐姐慢走。”

    陆九凰站在院门口,意味深长地看着陆婉月离去的背影,这玲珑丹她拿到的时候有三颗,一颗自己吃了,一颗给了云淮远,另外还有一颗就是陆婉月吃了的,但她那时还吃了别的药物,导致两物相克,但过了这么久了,玲珑丹的功效应是散发到身体的每个地方,现下却摸到她体内还有另外一颗刚服没多久的玲珑丹,陆九凰沉思着回了大厅,坐了下来。

    这昨晚有神秘人来找过陆婉月,且这陆婉月出去了回来,今日却恰好服了玲珑丹,那是否说明这玲珑丹是那个神秘人带来的。

    但事情又有蹊跷,玲珑丹烧制的人是方曲儿,她是方曲儿的女儿,得到玲珑丹是很正常的,可那个来找陆婉月的,手里竟然有方曲儿的玲珑丹,这意味着,那神秘人也认识方曲儿!

    陆九凰因这个消息而感到振奋,这若是还有认识方曲儿的人存在,那意味着方曲儿的身份还有线索。

    但因这几日,陆九凰跟云淮远不能见面,陆九凰只能写了信给云淮远让夏竹带去。

    夏竹也拿回了元淮远回的信,他信上写:凰儿,这些话我们可在洞房花烛夜当晚好好谈……

    陆九凰脸瞬间红了,她暗骂了一声云淮远不要脸,随即坐在椅子上,想着这陆婉月到底是见了什么人。

    但现下她在府中没有任何权利,喊来那些小厮,人家也不会说实话,可真是一朝落马被人欺啊,陆九凰叹口气。

    三日后,天气放晴,整个府中都贴了红色的喜帖,到处喜气洋洋的,但即使如此府中的人仍然是不见半丝的喜气,陆九凰看着这些人的脸孔,只觉得心寒,不管在哪里,人终是希望有一个家的,可这陆府中除了勾心斗角,捧高踩低,一点也没有家的温暖。

    这嫁了出去也好,至少云淮远是真心的。

    可是这古代的男人,说真心的话,又能维持多久呢,陆九凰真觉得自己必须在这古代拥有自己可以立足之地,这个地方不是云淮远赐予的,更不是陆府这种没有半点温情的,她要自己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

    “小姐,那些姨娘太讨厌了。”春梅捧着衣物走了进来,脸色不满。

    陆九凰半睁开眼:“怎么了?”

    春梅不满地说道:“那些姨娘说你,今日大婚都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嫁过去呢,说你克夫啊,到了那边可别害了七皇叔。”

    陆九凰冷笑:“由得她们说吧,嘴巴长她们嘴上,我们可管不着。”

    “小姐,我们走后,少爷可怎么办啊?”春梅这又担心起陆黎昕了,陆九凰无奈地说道:“只能以后多关注陆府的情况了,希望黎昕不要有事才好。”

    “是啊,我可担心了,这几日我都听到那些姨娘们对少爷的刁难呢。”

    陆九凰眼眸泛起寒意:“终有一天,这些人会跪着来求我的。”

    “小姐……”春梅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陆九凰说这些话并无道理,陆婉月现下虽然管着这府中,但陆婉月迟早也是要出嫁的,但这京城中,陆婉月再嫁也不可能嫁得跟她一样好,这些姨娘没了带头人,又个个好吃懒做,将来这苦头还长着。

    穿上了大红喜袍,陆九凰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现下她比之前美多了,这京城中还真寻不到与她一般的女人,陆婉月捧了红布盖进来,春梅识眼,立即上前接了下来,说道:“二小姐,我来就好。”

    陆婉月只得松手,看着陆九凰,陆九凰事事都让夏竹跟春梅来,也不让陆婉月插手,为的就防范陆婉月,陆婉月心知肚明,她垂着眼眸含笑,外头的锣鼓声响起,鞭炮声随之响起,这新郎官来到了大门口。

    陆九凰盖上了红巾,被带出了院子,她的嫁妆在之前已经抬去了七皇叔的府上,现下她仅仅带走了她的药物,在带上花轿之前,陆九凰心情陡然复杂起来,她一个现代人,来到了古代,本以生存为己任,现下,她要嫁给了一个古代人,虽然此人倾朝权野,可保她一生平安富贵,可是这终究是不平等的。

    所以她心情又复杂又喜悦,至少,云淮远她还看得上眼。

    手被一只大手给接住了,温暖而又宽厚,陆九凰可什么都看不见,只看得见地上的板石路,此时夜幕临黑,云淮远一身红色绸衣,将陆九凰给扶上了车里,后自己骑着马,晃悠悠地往府里走。

    周围聚集了不少京城的百姓,均都羡慕地看着这长长的迎亲队伍。

    比起上次陆家大小姐嫁给二皇子当侧妃的冷清,这次的陆三小姐出嫁,是整个京城中人都知道的,且极其得热闹而华丽。

    这场面的华丽羡慕死了京城中那班待嫁的姑娘。

    闲昭郡主气得掀翻了一桌子的菜,永昌侯狠狠地一筷子拍在桌子上大吼道:“你闹什么?这饭吃了就得上门去给七皇叔请了,就怕你闹我才晚些带你进门,现下在家里你也闹?”

    “爹!我才不要嫁给那高自明,我要嫁给淮远哥哥!我要嫁给他!”闲昭郡主不满地说道,一脸的泪水,看得永昌侯极其心疼,但又无可奈何,他无奈地说道:“这高自明不嫁便不嫁,爹会保你,但你跟七皇叔这也是没有缘分,别再闹了,你若是再闹,我今晚自个去,可就不带你去了。”

    闲昭郡主一听,立即收了眼泪,却又极其难受,便喝水便哭。

    永昌侯叹口气,说道:“都怪你。”

    侯夫人无奈地说:“怪我怪我,这女儿不是你养的啊,好了你们要出门便出门,这我喊下来来收,见她如此,我也没什么胃口。”

    无奈,这一家三口本想吃顿好的,先掂掂胃,到了七王府时也好少吃点,就怕有人劝酒,现下倒好,一桌子佳肴都喂了土地,大家也都没了心思吃饭。

    这头,迎亲队伍游了整个京城街头,这才缓缓地停在了七王府的大门口,新郎官从马上跃下,揭开红色的帘子,将新娘给扶了出来,陆九凰差点踩空,云淮远眼疾手快地将她给搂住,周围的人轰然一笑。

    陆九凰即使知道自己现下这模样大家都看不到,但还是有些无措。

    媒娘一边拉新娘一边让新娘夸火盆,洒红豆在新娘的身上,陆九凰只感到自己的头顶那豆子一个个啪啪啪地往下掉,也是够无奈的。

    总算走完了这长长的院子,又到了大厅。

    “一拜天地。”

    陆九凰只能顺着自己知道的方向,朝天地跪拜。

    “二拜高堂。”

    陆九凰顺着下面一点光线,看到了空空的主位,陆九凰跟着元淮远的步伐,跪了下去。

    “夫妻对拜。”

    起身后,她面对着元淮远刚弯下腰,却猛地跟元淮远的头碰到了一起,额头上的金珠都颠了两颠,这外面的人又轰然大笑。

    陆九凰简直想找个地钻进去都有。

    “送入洞房。”

    一条红色的绸缎拉着陆九凰,朝后院走去,陆九凰只能全然任人摆弄,咿呀一声,春梅开了新房的门,拉着陆九凰走了进去。

    “小姐,小心脚。”

    陆九凰抬高脚,跨入了高高的门槛,被拉到床上坐了下来。

    媒娘在一旁笑道:“请王妃在此候王爷回来揭红布,方可进食。”

    “谢谢媒娘。”

    陆九凰话音方落,春梅从袖子里拿出一垫不小的银子,放在媒娘的手上,“辛苦媒娘了。”

    “哎,哎不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