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 新婚夜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56字

    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媒娘欢喜得很,果然这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一垫银子给的不少啊,她笑了笑,又细心地嘱咐了一些话,才合上门出去。

    她一出去,陆九凰肩膀就垮了下来,春梅立即上前,锤锤她的肩膀道:“小姐,是不是特别累啊?”

    “嗯。”

    春梅说道:“可得还得等七皇叔呢,他来了你才能吃东西。”

    陆九凰无奈道:“可真是折磨人。”

    “可不是嘛。”春梅应了声。

    陆九凰一直僵着身子,手里还拿着一金色的勺子,云淮远不来还不能把它给拿下,只能一直捧着,这古代的结婚礼仪可真是多啊。

    那头,云淮远一上来就被人灌了酒,这京城中,除去云淮远也没有人那么大的面子了,能将几乎整个朝堂的人都请了过来,这其中还有云淮远平日里交好的兄弟,平日里这身份摆着,云淮远自是高高在上,现下有此机会,自然得好好地灌一番,于是人人轮番上,云淮远纵然有千杯的酒量也被三两下给弄得一阵头晕。

    高自明也在场,哈哈大笑道:“这喜庆的日子,七皇叔可得再多喝一点。”

    说着,其他人就开始送酒了,云淮远有些无奈地扶着椅子,手中的酒杯颠了颠,酒水都洒了出来,他无奈地笑道:“你们这可是故意的?我今晚还要抱着正妃好生睡一觉呢。”

    “哈哈哈哈……”

    “哟七皇叔这是说起黄段子了,这我们今晚可得闹洞房了啊,哈哈……”

    在一旁的酒席上,闲昭郡主见人人都往云淮远嘴里送酒,既担心又不甘,啪地一声,她猛地拨开人群走了过来,大力地将那送到云淮远嘴边的酒给扔开了,她甚至还指着那人说道:“你自己喝便好了,为何要一直灌,这酒喝多了伤身,你如此恶毒。”

    被指之人正是高自明,一时间这恶毒的帽子一盖,高自明霎时有些下不来台,而这京城中,谁又不知他高自明提亲早就要将永昌侯府的门槛给踏平了,大家纷纷都睁着眼睛等着这好戏来临。

    现下这闲昭郡主完全不给高自明一点面子,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维护了云淮远,立马高自明脸色顿时就发青,他狠狠地看着闲昭郡主,闲昭郡主可不管他是谁,她急忙扶着云淮远,云淮远被扫了兴致,也有些不耐烦,他摇晃着推开闲昭郡主,举着酒杯对其他人说道:“来,不是要灌我酒么?来啊,我王妃今晚在洞房等我,可没有出声阻止,以后我可就由她管了,那就难说了。”

    云淮远这一通喊,把僵持的气氛又给活络了起来,被推出人群的闲昭郡主面子落得狠,立即就遭到其他人的窃笑,黄媛更是落井下石地说道:“闲昭郡主管天管地这还管到七皇叔这里来了。”

    闲昭郡主的脸刷地一下就拉了下来,她狠狠地恶毒地看了眼黄媛,脸色发青。

    而在那头的桌子上,二皇子云万里带着自己的正妃风月琦以及侧妃陆辞画也坐在席位上,风月琦柔若无骨地被云万里搂在怀中,陆辞画孤零零地坐在一旁,同样也是迎娶,可当日她却清清淡淡,哪来这种繁华的画面,甚至这醉酒说出来的话都不同,云淮远句句都显示他极其重视陆九凰,而她呢,落了孩子后,连酒宴都没有,直接住进了那院子,若非有个侧妃的名头,她可当真什么都不是。

    风月琦依靠在云万里的怀里,悄然地扫着陆辞画那惨白的脸。

    她轻轻冷哼。

    在另一张桌子,陆婉月一家人淡淡地坐着,陆黎昕因不是陆家人而没有来参加,陆婉月的视线悠悠地落在人群中那俊美的男人身上,他不管是穿着红色的衣服仰或什么衣服,都如此俊帅,这京城中也无人可与他相比,想到自己也将有机会成为他后院中人,她就满心羞涩。

    这外头闹得厉害,后院陆九凰也饿得厉害,她的肚子已经叫了很多声了,但桌子上的东西都是双份的,明摆着要陆九凰跟云淮远一起吃,春梅心疼地说道:“这七皇叔怎得还不来啊。”

    陆九凰低声道:“春梅,你去拿点吃的,桌子上的,给我弄点。”

    春梅惊呼:“不行啊,这可是要跟七皇叔一块吃的,小姐不能自己吃啊。”

    陆九凰叹口气道:“等他来了,估计我也吃不了了,你看他肯定醉成泥。”

    “也是,这外头光是听声音就知道闹得厉害,那小姐,这礼数也不能不管啊。”春梅担忧地说道。

    陆九凰作为一个现代人,对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很避讳的,她说道:“你只需拿点容易填肚子的给我便行。”

    “填肚子的?”春梅跑到桌子上一看,很多东西都是生的,唯独那像包子的东西看着可口,她用手戳了戳,软软的,应是能吃,于是她小心地拿了一个,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陆九凰仿佛知道她的动作,立即说道:“拿过来。”

    “小姐!”春梅哭丧着脸,陆九凰说道:“我真的快饿晕了,你快拿来给我。”

    春梅也顾不上犹豫了,立即拿了过去,伸进红盖里给陆九凰,陆九凰立即伸手咬了下去,软软的,是蛋糕之类的东西,她顿时多吃了两口,感觉肚子里总算是有点东西了,把一整个蛋糕吃了下去,陆九凰松了一口气,又叫春梅弄点水给她喝,春梅无奈道:“小姐,若是七皇叔怪罪下来……”

    “怪什么,他都醉成酒鬼了。”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嬉闹的声音,接着一男人就推开了门,春梅立即站稳身子,看了一眼,发现是云淮远,立即上前去搀扶,而门外的那些男人也想挤进来,云淮远借着些许的清醒,一转身就将门给堵住了,那些男人在外面嬉笑地喊道:“七皇叔,让我们进去见见新娘子啊。”

    “对啊,你倒是开个门啊。”

    云淮远一张嘴都酒气,他含笑道:“不行不行,你们快散去吧,这一夜春宵值千金,你们再来打搅我可就不客气了。”

    外头哄笑得更厉害,春梅这搀扶着云淮远的脸都红透了,她倒是没想到云淮远平日里道貌岸然,竟然竟然也会说出如此流氓的话。

    大概堵了一阵子门,门外的人见推不开,也见好就收,纷纷都散了。

    云淮远在门上呆了一会,酒醒了些,他朝坐在中间的陆九凰走去,春梅搀扶着,云淮远虚着脚,拿走陆九凰手中那金色的长勺子,慢慢撩开了陆九凰头上的红盖,陆九凰倒一点都不娇羞,瞪了他一眼。

    云淮远见她这副样子,欢喜得很,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凰儿,他挥挥手,对春梅道:“你出去。”

    春梅早就等着这一刻,立即连滚带爬地出了房门,并顺势帮他们给合上了,云淮远接着几分酒意,一屁股坐到陆九凰的身边,捏起陆九凰的下巴:“今晚的凰儿可真是美得我心折。”

    “是吗?一个醉鬼说的话也能听?”

    云淮远轻笑:“我这是发自肺腑之言,来,来……”他拉起陆九凰:“凰儿饿了吧,可这该,该行的礼数……咦……这富贵包怎么只有一个?”

    说着他就要起身:“这些下人是怎么做事的。”

    陆九凰赶忙拉住他,说道:“云淮远,这包子是我吃了。”

    “什么?你吃了包子?”云淮远看向她。

    “是啊,我太饿了,便吃了。”陆九凰半点也没有愧疚,说得理直气壮的,云淮远沉默了一下,后哈哈大笑地一把搂住陆九凰的腰:“我凰儿竟是如此可爱,来,吃这个,百年好合,这个是早生贵子。”

    陆九凰吃着生食,被他调戏的满脸通红。

    草草吃了桌子上的东西,云淮远拦腰就将陆九凰抱上床,手往床帘上一拉,帘布散下,云淮远含着笑意,伸手去解陆九凰的扣子,陆九凰有些害羞,她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羞得脸都红了,云淮远边解,边俯身,亲吻住她的嘴唇,陆九凰闻到那刺鼻的酒味,一时间有些迷醉,后慢慢地衣衫褪尽,陆九凰也有些不是很清醒。

    两腿交缠着,云淮远抬高她的长腿,缠在他的腰上,缓慢地推进了身子。

    “啊!”陆九凰突然叫了起来,云淮远缓下动作,亲吻住,低声道:“放轻松,放轻松,第一次都会的,疼一下就好了。”

    接着腰部一挺,陆九凰倒吸了一口气,感到身子里涨涨的,他已经完全进来了。

    云淮远缓慢地动了动身子,后亲吻着陆九凰的额头说道:“凰儿放轻松,放轻松……”

    这一夜,红帐里,陆九凰将自己的第一次交代给了一个古代的男人,她紧紧地搂着他的肩膀,分不清现实与梦里。

    从这一刻起,她的身份也有了不同的转变。

    云王府。

    此时一早,四个小妾聚集在了一起,个个都没拿定主意,这个时候要不要去王妃的院子。

    柳叶为大,她对家丁说道:“去,看看王爷还在吗?”

    那家丁应了一声,急忙朝王妃的和硕院子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