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 破戒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2本章字数:3012字

    陆九凰吃过饭就指挥其他人打扫这屋子,她打算将它弄成炼药房,这古代的日子太无聊,她得做点自己喜欢做的,桂花虽然好奇陆九凰为何要这么在乎这间房子,但还是尊从了陆九凰的话,毕竟她是王爷安排进来照顾陆九凰的。

    此时云淮远在来的路上,陆九凰本是满开心的,但居然听到他还带了他的小妾过来,陆九凰脸色黑了一下,她冷笑:“这带着小妾过来,可是要跟我示威?”

    桂花觉得陆九凰这话说的有点刻薄,她敛着眉头,提醒陆九凰:“王妃,你身份是王妃,姨娘们上来跟你跪安也是常情,希望王妃不要犯七出之戒。”

    这七出之戒当中就包括了妒恨之出,陆九凰坐在主位上,没有再吭声,是了过门以后,见到这些后院之人,她的心情一时间无法平息下来,对于这些与她分享云淮远的女人她是怀有些敌意的。

    云淮远来到院门了,门外家丁一喊,桂花提醒:“王妃还是得去迎接王爷才好。”

    鬼扯!陆九凰心里一阵不爽,迎接,他是没手没脚吗?但她只能忍下,拂了拂袖,下了主位,朝门口走去,这还没到门口,云淮远便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貌美如花的小妾,陆九凰虚虚地蹲下,喊了声:“王爷。”

    云淮远立即上前扶住她的手,含笑道:“王妃何必行这么大礼,来来来,让本王好好看看你。”

    陆九凰懒得去看他,被动地被他搂到主位上,坐下,他含笑:“这一夜,还不知王妃睡得可好?”

    陆九凰点头:“好。”耳根却悄然地红了,云淮远发现了,忍不住哈哈一笑,捏了捏她耳朵道:“这还红了呢。”

    下面的人,甚至来不及反应,就看到云淮远如此亲密地跟陆九凰打情骂俏,一时间都无法回过神,柳叶怨恨地看着陆九凰,趁机上前鞠躬:“姐姐,妹妹来与你请安了。”

    陆九凰看了眼柳叶,又看了眼在一旁脸色严谨的桂花,眯了眯眼,才道:“起来吧。”

    云淮远却笑道:“凰儿当真是有点王妃的样子了。”

    这般当众调侃又让在场的人一阵诧异,这王爷的语气仿若跟陆九凰极其熟悉似的,陆九凰扫了他一眼:“王爷,注意点形象。”

    云淮远又忍不住一笑,坐直了身子,喝了一口茶道,随即把茶杯放下,看向桂花,桂花眼力好,立即就上前,鞠躬:“王爷。”

    云淮远指着那茶道:“这是什么茶?我让你给王妃准备上好的碧螺春,为何弄这茶?”

    这是白茶,味道甘苦,不如碧螺春甘甜,云淮远一早就吩咐了,但这桂花竟然还是拿了白茶上来。

    桂花心里一惊,立即跪下:“王爷,这碧螺春,在,在……”她抬眼看了眼柳叶,柳叶见瞒不住了,立即下了位置,鞠躬道:“王爷,这,这碧螺春昨日就只到一点点,我我一不小心就全拿了,也不是我一个人喝的,都分给妹妹们了,柳荫那头好似还有,我这让柳荫拿过来吧。”

    云淮远脸色立即一黑,他吩咐好的,这还拿走了。

    陆九凰却静静地看着柳叶演戏,这古代的女人带到现代都随随便便都可以当影后了,她轻笑道:“好了,王爷,我这里喝白茶也好,妹妹们平日里也少喝到碧螺春,让她们品尝一下也未尝不可。”

    这话听起来是大度,但实际上却暗讽柳叶她们平日里是喝不到碧螺春的,一下子柳叶的拳头狠狠地就捏了起来。

    柳叶还得咬牙笑道:“多谢姐姐。”

    云淮远扫了眼柳叶,严厉地说道:“好了,你先下去吧,我与王妃有话要谈。”

    柳叶没有讨到好,还差点被云淮远怪罪,立即应了声,带着丫鬟退了下去,云淮远看着还跪着的桂花,说道:“我让你照顾好王妃,你既然没有照顾好,这半个月的饷钱也就别领了,回房去,好好自我反思。”

    “是。”桂花一句话都没吭,起身后便退下,只怪她没有看清王爷对这个王妃的态度。

    云淮远扶着陆九凰道:“走,凰儿,我们回房,我有事要跟你说。”

    陆九凰应道:“我也有事要跟你说。”

    云淮远含笑道:“我与凰儿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陆九凰悄然翻了个白眼,到了主屋,陆九凰坐在椅子上,云淮远站在她身后,按捏她的肩膀,边按边说道:“我怀疑方曲儿未死。”

    陆九凰一愣:“真的?”

    “嗯,且方曲儿还在京城中,但具体到底在哪里,我一时也不清楚。”云淮远的消息也是刚刚得到的。

    陆九凰磨了磨牙道:“我姐姐刚刚服用了玲珑丹。”

    云淮远松了陆九凰的肩膀,绕到她身边的椅子,坐下,看着陆九凰:“你怎知她刚服用了玲珑丹?”

    “出嫁当日,她来我院子给我安排细作,出门之时差点跌倒,是我扶住了她,那时我摸到她的脉搏,就断定她服用了玲珑丹。”陆九凰一想到她即偷吃了她的玲珑丹,又再次得到了玲珑丹,这陆婉月的身子就会越来越好,这越来越好她就越会闹腾。

    “即是如此,那说明她的玲珑丹应是这几日得到的,你可知她如何得到?”云淮远这下子就更断定了方曲儿肯定没死。

    “那日夜晚,大雨临盆,陆府外来了辆马车,叫陆婉月带了出去,但却没有人看清那马车的模样,应是那个马车里的人给的陆婉月那玲珑丹。”陆九凰也只能这么大概推测,云淮远沉吟了一下,道:“当时你爹可在?”

    “在。”

    “那便是了,此人你爹也认识。”

    陆九凰一听,是啊,她爹肯定也认识那马车上的人,难道那马车上的人会是方曲儿吗?她特地来送玲珑丹?但不对啊,方曲儿若是来了,她那个爹应该早就发疯了,还会接待她?陆九凰眯了眯眼,或者陆家主一直在撒谎?他与方曲儿并没有闹成那么不堪,如果是这样的话,又有些解释不通。

    云淮远捏捏她的鼻子道:“好了,何必费心思想,继续查,总会有结果的,凰儿可要喝水?”

    陆九凰回神,说道:“应该是我给王爷倒水才是。”

    “哈哈,凰儿与我就不必分啦,这以后啊,这王府便是你的了,凰儿好生在此呆着,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了。”

    “是吗?”陆九凰一点都不信,光是他的那些小妾,就不知道会不会闹得天翻地覆。她含笑道:“王爷,你说这世间,可有一世一双人?”

    云淮远一愣,他探究似地看着陆九凰,怎么会从她嘴里问出这样的问题?这种问题在云国基本是很忌讳的,从来没有哪家千金敢提。他笑了笑道:“凰儿这是睡糊涂了?你的问题让本王为难了。”

    “即是为难,王爷就当没听说过。”陆九凰笑着起身,走到铜镜前,拿起梳子,顺着自己胸前的发丝道:“红颜易老,江山易改,这人心,亦是易变呐。”

    云淮远本想上前,听到她这话,陡然站在了原地,眼眸幽幽地看着她,陆九凰是奇女子没错,他会喜欢她,就因为她这份奇,但她的心思若是如此,奇便过了头,他迟疑了一下,含笑上前,从后搂住她的腰,低声道:“我可保凰儿永远主位至上,此生荣华富贵,幸福一生,但这后院之事,还望凰儿替我打理好,让我无后顾之忧。”

    陆九凰低头看着他的手臂,半响才缓缓地搭了上去,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她轻笑:“王爷能如此许诺,我已经心满意足。”

    才怪,陆九凰笑在面上,心里却呸了一声,她喜欢云淮远不假,但她不是古代的女人,永远也接受不了这种三妻四妾,她要的就是一世一双人,但演戏谁不会啊。

    “凰儿。”他将她转了个身,随即倾身吻了上去,陆九凰含笑接受了他的吻,有时女人的心往往就容易掉落在床弟间。

    陆九凰亦然。

    但她还是保有自己的那份现代人的思想。

    云淮远将陆九凰抱到床上,压了上去,拉下了床帘,陆九凰主动迎身,换来云淮远眼里的一抹惊喜,两个人厮缠了起来。

    而柳叶院。

    四个人都坐在了柳叶的大厅里,此时家丁来报:“王爷自从进了王妃的屋里后,就,就没再出来。”

    “你说什么?”柳叶脸色顿时一黑,她狠狠地拍着桌子:“你再说一遍。”

    “王爷,王爷进了王妃的屋里后,至今还没出来,听,听院子里的丫鬟说道,这这里屋传来了声音。”那家丁说得脸红赤耳,他还未开窍,但也不是不知,这院中的人都是被教导过的。

    “你的意思是?王爷这大白天的,就,就……”柳叶一想到整个人就有些晕,甚至直接跌倒在椅子上,手一个劲地颤抖。

    其他的小妾不可置信地说道:“这,这王妃如此大的魅力,竟让王爷一再地破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