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族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98字

    她们都不敢相信,这京城中,云淮远是最清冷的,他是个有抱负的男人,从不醉心于这种床弟间的事情,且她们入府以来,云淮远也不常进她们的院子,有时十天半个月才来一次,有时还得她们亲自上门,这云淮远才会半推半就地荣幸她们。

    柳叶咬牙切齿地说道:“这王妃到底有哪点比我们好的?”

    是了,今早见过了陆九凰的容貌以后,完全在她们之下,就她这样,也能将王爷给迷住,每个人心里都是不甘的。

    *

    陆黎昕回到家中,门还没进,就被人一个扫把打了出来,打得他往后跌了两步,陆黎昕跪倒在地,猛地一看,竟然是府中的大姨娘,她冷笑道:“野种,这里可不是你的府,你从哪里来滚哪里去!”

    陆黎昕眯了眯眼,跪在地上他冷声道:“爹在不在?我有话要对他说。”

    “不用找你爹了,他出城去了,这几日都不在。”大姨娘叫了一堆的家丁堵在门口,眼眸发冷。

    自从这个陆黎昕来了以后,这府中的姨娘们便没了盼头,本想着肚子争气点,能给陆家留个一子半儿的,但这么多年来,没有怀上也就算了,偏生在这个时候,陆家三个女儿个个都到了可及竿的年岁,这府中无人在阻着她了,她是大姨娘,将来这三个女儿出门以后,这府中的一切皆归她与陆家主。

    偏生,陆黎昕就这么巧在这个时候上门。

    前陆九凰掌管家中事务时,陆黎昕的日子倒真的跟小少爷似的,之前不动他,也是因为陆九凰仍在府中,即使落水狗,但大家还忌惮着她,现下她已经出嫁了,这陆黎昕便是第一个要清理的人。

    陆黎昕垂下眼眸,这大姨娘趁着陆家主不在,想赶他出门。

    大姨娘一个扫把又兜扫了过来,陆黎昕堪堪地躲过了,但脸上还是被划出了一条血痕,他咬着牙,冷笑道:“你不就是想赶我走吗?”

    “没错,你这野种,滚得越远越好!”她狠狠地吼道,那些家丁也仿佛没看到似,眼神看向了别的地方。

    陆黎昕问道:“我二姐呢?让她出来,要我走可以,可不是由你来发话的。”

    大姨娘哈哈一笑:“你有什么资格喊她二姐,你这个野种,陆婉月是陆家亲生女儿,你呢?你只是个自己寻上门的野种。”

    “我不走,你让我二姐出来。”陆黎昕还记得这陆家掌管人是陆婉月,而他不知的是,已经有家丁上掩月院了。

    陆婉月正喝着菊花茶,吃着桂花糕,自从吃了玲珑丹以后,她仿佛得到了新生,家丁上院子,立即跪下:“二小姐。”

    “什么事如此慌慌张张的?”陆婉月微抬眼帘,漫不经心。

    家丁迟疑了下说道:“陆少爷被大姨娘堵在门口,不让他进来,还喊他滚,现下陆少爷正喊你过去。”

    “陆少爷?我们陆家哪来的少爷?”陆婉月轻轻一个眼刀子扫了过去,那家丁吓得肩膀一颤,立即回道:“啊,是陆黎昕,陆黎昕……”

    “去,就说我正在歇息,让大姨娘好生安排便行。”

    家丁一愣,半响才反应过来,起身后朝门口奔去。

    到了门口,他仿佛有了底气似的,指着陆黎昕说道:“二小姐正在休息,说让大姨娘处理就行了。”

    陆黎昕一听,心里一凉,这果然是陆九凰一走,他的身份就不保了,陆黎昕站了起来,冷冷发笑,看着那挥舞着扫把的大姨娘轻笑:“好,你可别后悔。”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大姨娘看这碍眼的终于走了,心里一阵欢喜,这碍眼的走了,以后这府里她又说得上话了,再努力给陆家主生个一子半儿的,这陆家的家产都将会是她的。

    如意算盘已经在心里打响了。

    陆黎昕离了陆家大门,本想着到七王府去找陆九凰,后想想,陆九凰刚嫁过去,手忙脚乱中,还是别去打扰为好。

    这事情他可自己处理。

    *

    夜半,风高天黑,陆家一片宁静,一抹黑影悄然地入了院子,随即一徐老半娘被那黑影打晕后,那黑影将人拎在手中,出了院子,一路朝掩月院而去。

    陆婉月还未熄灯,正在翻看账本,这一本本账本的,她看得眼花缭乱,时不时得揉揉眼睛,丫鬟在一旁倒茶候着,冷了就去换一杯热的,这丫鬟在前头走,后头一黑影托着人跟了进去,陆婉月略抬头,看到那黑影,愣了半响,以为自己眼花,接着那黑影一劈手劈向了丫鬟的后劲,丫鬟晕倒在地,

    陆婉月这才惊吓地猛地站起来,那黑影将驮在身上的徐老半娘给扔在地上,笑声陡然出了些,他含笑:“劳烦陆二小姐稍等,我家公子还没来。”

    陆婉月想喊人,但这黑影手里的刀对准她,示意她别出声,陆婉月低着嗓音问道:“你,你家公子是谁?”

    “我家公子你也是认识的。”那黑影又笑了笑。

    接着门外传来脚步声,咿呀一声门打开了,陆婉月抬头看去,竟然是陆黎昕,他不是被赶走了吗。

    陆黎昕喘了口气道:“来迟了。”

    黑影恭敬地喊了声:“公子。”

    陆婉月倒吸一口气,她死死地看着陆黎昕:“公,公子?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果然是野种。”

    陆黎昕把手指放在唇边:“嘘……别总是野种野种地叫,我是你弟弟,这毋容置疑,看我这张脸,与你爹可是一模一样啊。”

    陆婉月颤着嗓音:“你,你是假的,我爹,我爹不会有儿子的,陆黎昕你到底是谁?”

    “你都喊我陆黎昕了,我自然是你弟弟,今日来我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想在你面前教训一下这个徐老半娘。”陆黎昕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下躺在地上的大姨娘,大姨娘被这么一踹,醒了,一睁开眼看到陆婉月,急忙爬了起来,喊道:“二小姐。”

    接着她又看到陆黎昕,登时两眼一翻,差点晕倒,她不可置信地对陆婉月说:“就是他,就是他刚刚把我打晕了弄到这里来,二小姐你可是要为我作主啊。”

    那黑影那剑头,狠狠地指着大姨娘的额头,大姨娘吓得不敢再动弹,她颤着嗓音问:“你想要干嘛?”

    陆黎昕含笑,走到大姨娘的面前:“我没打算干嘛,我只想做一件事情罢了。”

    “什么?什么事情?你这个野种!”大姨娘还不忘喊他一声野种,陆黎昕的眼眸一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本来我是打算让你好好活着的,可现下你对我如此无礼,抱歉了,这都要怪你。”

    陆黎昕朝那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黑衣人剑往前一指,迅速地插入了大姨娘的胸口。

    大姨娘睁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她就这么死了。

    剑拔了出来,喷了些血出来,陆婉月这全程看着的,腿一软,整个人跌倒在椅子上,陆黎昕含笑:“二姐,我这教训人的手法是有点凶残,但至少是很有效果的。”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我,我要跟爹说。”陆婉月哪曾见过这场面,惊得整个人都发凉,虽然平日里她杀人不见血,但从来都是她杀别人的,玩的也都是女人的手段,现下这一个黑影,她别说玩了,一句话不顶用都可能被杀死。

    “我说了,我是你弟弟,你为何还不改口呢?陆婉月,比起陆九凰你真的蠢多了。”陆黎昕冷冷发笑。

    一说到陆九凰,陆婉月立即颤着嗓音道:“你,你跟她是一伙的,你们是一伙的,你们都要夺陆家的财产,我,我要跟父亲说。”

    陆黎昕轻笑,他挑起陆婉月的下巴,说道:“二姐,你别怕,你又没有得罪我,我不会杀你的,我就希望你能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陆婉月哆嗦着问道。

    “把我入了族谱,在爹回来之前。”

    “不,不行,没有爹的安排,我,我是安排不了的。”陆婉月拼命地摇头,陆黎昕眯眼:“那也行,你说服爹,让我入族谱,否则,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还有,别花心思想让我走,我带了不少的杀手过来,我出事了,你们都不会活着。”

    陆婉月被威胁得一愣一愣的,她咬着唇道:“好,好,我我尽量。”

    “不能尽量,要一定。”陆黎昕拍拍陆婉月的脸,轻轻冷笑,他受够了被别人喊叫野种,他要名正言顺在这京城中呆着。

    “走了,大姨娘的尸体就劳烦姐姐处理了。”陆黎昕含笑,转身离开,那黑影也悄然地跟上,留下快瘫痪的陆婉月。

    陆婉月半响才从椅子上起来,她揉了揉手腕,眯着眼看着陆黎昕离去的方向,没想到陆黎昕还有一层背景,但她也不敢耽误,立即喊了人来收拾姨娘的尸体,那些家丁看到大姨娘的尸体都吓的尖叫了起来,陆婉月被叫得不耐烦,吼道:“喊什么?清理出去便是了!”

    丫鬟惊恐地问道:“那,那若是老爷问起来怎么办?”

    “就说我这里有杀手,大姨娘为了保护我而被杀死了。”陆婉月在处理事情上确实还是有点手段的。

    怪就怪她太过冷血,没有陆九凰那般可人,否则陆九凰早就死在陆黎昕的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