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门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40字

    陆黎昕漫步回了戏沧院,本来今晚他是没有居所的,若非他狠下心来,也不会大获全胜,到了院子,一抹人影从横梁下飞下来,落在他跟前,夏竹双手环胸:“陆少爷,你想我把此事告诉小姐吗?”

    陆黎昕看到眼前的夏竹,这才想起来,陆九凰走之前把这个会武功的丫鬟留给他,他无所谓地说道:“你去说吧,我这是为了自保。”

    夏竹看着眼前这个仅有16岁左右的少年,半响才说道:“我只是保护你的,也懒得去告状,但小姐迟早是会知道的。”

    “她知道便知道,她只是我三姐,也不是我娘,管不了那么多。”陆黎昕说完,推开门走了进去。

    夏竹站在门外,幽幽地看着那屋子里的少年。

    *

    这几日,陆九凰不能出门,成日呆在院子里,闷都闷死了,府中的事务已经有管家慢慢地交到她手中了,她也在熟悉当中。

    三日后回门,云淮远便将她从被窝里拉出来,说道:“今日回门,你早日起来做准备。”

    陆九凰拨开云淮远的手,想着又想躺回去,云淮远好笑地一把搂住她的腰,朝春梅喊道:“进来,伺候王妃着衣。”

    春梅推开门,外头的天色还是黑的,这早起回门,可是折磨人,陆九凰这才不情不愿地接帕子擦脸,后起身穿衣,春梅找了件大红色衣袍给她穿上,衬得她容光满脸,陆九凰被折腾了快一个时辰,这才草草吃了些东西,云淮远拉着她的手,坐上了府中备好的车辆。

    那头陆家主是昨晚半夜回到的陆家,他知陆九凰今日回门,若非怕落人口舌,他也不会赶在此时回来,而此时他还不知大姨娘已经死在陆黎昕的手里了,府中仍是一片安静,天色微亮时,七王爷府的马车来到陆府门口。

    一排的家丁丫鬟跪满了地,纷纷喊道:“恭迎七王爷,七王妃。”

    云淮远下车后,撩开车帘,把陆九凰扶了下来,陆九凰在车里差点睡着,现下下了马车,倒是清醒了些,陆家主带人在门口迎着,这本是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尊贵的七皇叔,现下他还得朝自己的女儿下跪,陆家主心有不甘,但不得不做。

    陆九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陆家主,心里一阵舒畅,这也就是她为什么即使知道嫁给云淮远避免不了要跟别人分享丈夫的下场依然会同意嫁给云淮远的原因,因为他能给她身份象征,陆九凰上前,虚虚地扶了下陆家主的手:“爹。”

    陆家主应了声,陆九凰又看了看,看到陆婉月也跪在地上,她含笑道:“姐姐也起来吧,都起来吧。”

    陆黎昕起来后,朝她抿嘴笑了一下,陆九凰笑着拉住他的手,云淮远护着她,一路走进陆府里。

    二姨娘煮好了甜汤,放在桌子上,陆九凰跟云淮远一人喝了一碗,便完成了回门。

    陆家主意有讨好云淮远,便笑道:“这七王爷难得来到陆府,我带七皇叔走走吧。”

    云淮远见陆九凰有话要跟陆黎昕说,他在场也不太好,便点点头,跟上陆家主的脚步,离开了大厅。

    陆九凰笑着摸摸陆黎昕的头道:“你好似长高了。”

    陆黎昕含笑:“没有,还是那样,姐姐走,我们去走走。”走了两步,陆九凰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把陆婉月给忘记了,她含笑着转头,意思意思地问道:“姐姐要不要一起?”

    陆婉月的态度有点奇怪,她是先看了眼陆黎昕随后才慢慢地笑着摇头,陆九凰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陆黎昕,只见陆黎昕仍是那副模样,并没有多余的表情,陆九凰压下心头怪异的感觉,拉着陆黎昕朝他的院子走去。

    陆黎昕叽叽喳喳地跟她说,他这几天都学了些什么,上书又说了什么,陆九凰有听没懂,但还是摸摸他的头,笑道:“黎昕现下可是懂好多了,姐姐都比不上了呢。”

    “是吗?姐姐你在七皇叔那里可好?”陆黎昕还会关心人了,陆九凰甚感安慰,她笑道:“好,一切都好,你若是有时间,便上府里玩。”

    “好啊。”陆黎昕应了一声,进了戏沧院,夏竹正在扫落叶,陆九凰喊了一声:“夏竹。”

    夏竹一听声音,笑着转身,鞠躬:“小姐。”后又笑了笑说道:“不对,王妃。”

    春梅一见夏竹便欢喜着上前,一把拉住夏竹的手说道:“夏竹,你想不想我?”

    夏竹无奈地拉开她的手臂道:“想想想,你在王府里可一切都好?”

    “自然是好的,王爷可疼王妃了。”春梅说到这里可得意了,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春梅以前在这陆府跟着陆九凰没少遭人白眼,谁知进了七王府,谁也不敢给陆九凰白眼看,对这陪嫁的丫鬟春梅也是一派尊敬,她说一不二,没人敢反抗。

    “哦,那就好。”夏竹本是王府里的人,她自知那几个姨娘的厉害,陆九凰这刚刚入了府的,如果没有受到欺负那肯定就是王爷在身后给陆九凰撑腰,夏竹松了一口气。

    陆黎昕拉着陆九凰在大厅里坐着,说这说那的,欢喜得不行,陆九凰看他这副模样,觉得这样的他才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而就在这时,陆家主也带着云淮远在府中走动,但走到大姨娘的院子时,陆家主才想着这大姨娘平日里不是没有眼力的人啊,现下他都来到院门口了,大姨娘却还无声无息,他打发家丁去喊她出来,见见人。

    家丁被一喊脸露难色。

    陆家主冷声道:“怎么?去喊个人都这么难吗?难道大姨娘病了?”

    家丁迟疑了一下,应了声:“是,是病了。”

    “病了?多严重?”陆家主又问道,毕竟这是陪他最久的女人,偶尔的关心也是要的,那家丁立即说道:“应,应是蛮严重的,老爷,先先陪七王爷吧,我,等下大姨娘醒了,我我才叫她去吧。”

    陆家主没感到有哪里不对的,应道:“那好吧。”

    便对云淮远说道:“王爷,我再带你走走。”

    元淮远含笑着点点头,跟上陆家主的脚步,但云淮远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那家丁一眼,那家丁被云淮远一看,一哆嗦,立即低下头,假装看着地上的树叶。

    陆家主想着跟云淮远套近乎,便说:“我这女儿啊,平日里我疏于管教,若是到了王爷府上,有什么做得不到位的,请王爷别跟她计较。”

    云淮远含笑:“不会,九凰曾在家中掌过权,到了我府上,亦是立马就能上手的。”

    “是是是。”陆家主脸色僵了僵,他听出云淮远话里有话,走了一圈,两个人便也回到了大厅,陆家主含笑着请云淮远喝茶。

    这头陆九凰见时辰也差不多了,便拍拍陆黎昕的头说道:“三姐先回去了,你若是没事便上府上去玩,我给你收拾间房。”

    “好的。”陆黎昕跟了出来。

    回到了大厅,云淮远上前拉住陆九凰,含笑道:“那我们这便回去吧。”

    陆九凰点点头,跟陆家主虚虚地道了别后,便上了马车,外头的家丁丫鬟依然跪了一地,这排场可大过陆辞画百倍。

    陆婉月站在人群中,看着意气风发的陆九凰,手心悄然捏紧,过不了多久,她也可以如此风光。

    目送了那华丽的马车远去。

    陆家主一掠衣袍,便朝大姨娘的院子走去,陆婉月见状,她下意识地看向陆黎昕,陆黎昕却仿佛没有看到似的,低眉顺眼的,坐在椅子上,手搭在扶手,神色清淡,陆婉月不得已得自己亲自跟上陆家主的步伐,陆家主在靠近院子时,陆婉月立即喊道:“爹,我有事跟你说。”

    陆家主停下脚步,看向陆婉月:“何事?”

    陆婉月两三步走在前面,说道:“爹,这事情你若是要怪,就怪我吧。”她推开了那紧闭的门,摆在中间的正是大姨娘的牌碑。

    陆家主不可置信地指着那牌碑,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陆婉月便将那晚遇上了杀手,然后大姨娘因为保护她而被杀手给杀死了,陆婉月还说她房中的银两都被那杀手给拿走了。

    陆家主听了半天,冷声道:“你可别糊弄我,这府中,为何只有大姨娘出事。”

    陆婉月只得说:“那杀手他,他是亡命之徒,身中了箭,我本是让家丁制止住他,但谁知最终还是被他给逃了,他只拿走了我的银两,不过大姨娘就……就……”她掩住嘴巴,泪水从眼角里滴了出来,陆家主见她都哭了,这下子也不得不相信,他拍拍陆婉月的肩膀道:“这,死都死了,你也别太难过,没想到阿芬在这临到关头还能保护你。”

    死一个姨娘不足惜,死了女儿才可怕,他现下就只有这唯一的女儿可以当筹码了,而且陆婉月还是受过皇上的恩露的。所以陆婉月不能有事。

    陆家主叹口气,说把大姨娘弄入族谱吧。

    陆婉月见机会来了,立即说道:“爹,黎昕来府中也有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