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太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34字

    陆家主一听,脸色便沉了下来:“你突然说这个做什么?”

    陆婉月见他脸色就知他不满中,她略低了低头,说道:“爹,黎昕跟你是如此相似,他的模样仿佛跟你是一个印子出来的,若说他不是你的儿子,这京城中亦无人会信啊。”

    陆家主没有吭声,他看着陆婉月。

    陆婉月继续说道:“这府中现下人丁稀少,若是,若是我也嫁出去了,这,这就没人陪你了,你想想看,这大姨娘也因我而死,这……”她说得梨花带雨,脸上极其真诚,陆家主看着她的表情竟是有一丝动容。

    这终究,还是二女儿会为他打算,那个陆九凰,时时刻刻都是在为自己计谋,陆家主扶着陆婉月道:“好好说,回,回厅里说。”

    陆婉月拿着丝巾擦擦脸上的泪水,跟着陆家主的步伐朝大厅里走去,此时大厅无人,陆家主拍拍她的肩膀,说道:“我知你有心。”

    “爹,女儿也不知能陪你多久,就让黎昕入族谱吧,待我出嫁了,就剩下他陪着你了。”陆婉月抽咽着把头靠在陆家主的肩膀上,陆家主被她说得又感动又动容,这陆家真为他着想的也只有陆婉月了。

    但一想到那会弑父的陆黎昕,他又不甘心,他拍拍陆婉月的肩膀道:“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爹……”陆婉月真情似意,一个劲地流泪。

    陆家主搂着她哄了半天,两个人之间仿佛真的有深厚的父女爱似的,然而在此之前,陆家主还在计算这个女儿的利用价值。

    “先送小姐回房。”陆家主对侯在一旁的丫鬟说道。

    丫鬟上前,从陆家主怀里扶着陆婉月,低声地说道:“小姐,别哭了,你身子不好,哭晕了可怎么办。”

    那陆家主一听更是心疼,立即说道:“待会给小姐熬点鸡汤去。”

    “是。”

    陆婉月被丫鬟搀扶着出了大厅,绕过一石栏朝自己的院子走去,走了一段路后,陆婉月擦了擦鼻头,将泪水擦干,扔了那丝巾,再抬头,看不出她曾哭过。

    丫鬟低声道:“小姐小心路。”

    *

    回门过后,回到府里,云淮远将陆九凰送到院子里,后自己便出门,陆九凰有些无聊地在院子里转,桌子上的账本一本又一本的,陆九凰转了一会才回到大厅,查看那些账本,桂花尽责地在身旁候着。

    没过多久,皇宫来人了。

    陆九凰只能放下手中的账本,被丫鬟们簇拥着来到大厅。

    高明手捧着圣旨。

    跟前跪了一地的人,陆九凰也跟着跪到最前面,高明眯眼扫了她一眼,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才说道:“陆九凰听命。”

    陆九凰这跪得不太稳,一听听命差点整个给扑到地上去,她俯在头。

    高明缓慢地说道:“奉天承运,皇帝昭曰,陆九凰明日上宫里清风殿与皇上共进午膳,钦此。”

    陆九凰满脸诧异,但还是鞠躬,接了那圣旨。

    “谢皇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明看着陆九凰,又多看了两眼,这才拂袖而去。

    大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春梅将陆九凰给扶了起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陆九凰拿着圣旨感觉手中极其烙手。

    皇帝这明目张胆地喊她进宫用膳。

    还直接用圣旨,这意味着她不能推脱,她只有上次在被封为惊华郡主的时候见过那高高在上的真龙,现下又要见他一次,陆九凰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压制她,回到院子后,她也提不起劲做事情。

    直到夜晚,云淮远外出回来,他搂着她坐在床边,含笑道:“可是在为了明日的午膳感到烦恼?”

    陆九凰扫了他一眼,捏住他的下巴:“你早知道?”

    “早朝时,皇上跟我讲过,我说了你身子不适,他倒是直接,用了圣旨命令。”云淮远捏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轻吻,有些发痒,陆九凰缩了一会没缩回来,她瞪着他:“你可知皇上找我为何?”

    云淮远挑挑眉头,含笑道:“这我可就不知了,明日见一下便知,何必现在烦恼呢。”

    陆九凰想了想也对,是驴是马明天拉出来瞧瞧就知道了,云淮远轻笑地靠近她,亲吻着她侧脸:“凰儿,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不如来半点正事吧。”

    陆九凰脸刷地一红,她推开他,说道:“今日你是否该去别的那里走走了?”

    她这话是故意的,云淮远脸色微愣,他含笑着捏着陆九凰的下巴:“凰儿舍得?”

    “你当着要去?”陆九凰眯了眯眼,见他这副样子,陆九凰就来气,这古代的男人果然没有下限。

    “不去。”他两手叉开压在膝盖上,霸占了大半个床沿。

    陆九凰想坐都没位置坐。

    她又想到这几晚他都呆在她的房里,想到与他的那些事情,陆九凰不止脸红,也觉得羞耻,可这也是夫妻之间正常的事情,她只能看着他,两个人对视了一下,云淮远突然一伸手将她拦腰抱住,搂进了怀里,随即将她压在床上,含笑道:“不必害羞,这红帐里,除了你我,无人知晓。”

    陆九凰忍不住捶他肩膀:“这以后府里的人说我魅惑君主,不早朝。”

    云淮远忍不住哈哈大笑,捏住她的下巴轻笑:“我可没不早朝,我可没跟皇上请过假。”

    陆九凰红着脸,却又悄悄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罢了,她也不再想太多,这男人是她的一天便是一天,若有一天他爱上别人了,那便让他去爱吧。

    床帘拉下。

    两具身体交缠。

    *

    柳叶院

    地上的杯子碎成了渣渣,丫鬟们缩在一旁不敢吭声,柳叶冷着脸,又从桌子上抓了一个茶杯狠狠地扔在地上,她满脸的妒恨,指着前面的那个丫鬟:“你再说一遍?”

    那丫鬟哆嗦着身子,半响才说道:“王爷,王爷今晚仍是留宿在和硕院。”

    “哐当!”杯子再一次碎了,还有一花瓶也随着她的手势而摔碎了,柳叶冷笑:“这个陆九凰,到底有何魅力?竟然让王爷一再地留宿。”

    丫鬟没有应,一直缩着肩膀,减低自己的存在。

    柳叶发完了火,坐在椅子上,冷冷发笑:“这府中不能由得她如此嚣张,王爷这侧妃得立,否则我们的日子便是如此如火似的。”

    她对丫鬟道:“去喊其他的妹妹过来。”

    那丫鬟应了声,立即跌跌撞撞地跑出院子,去喊其他的小妾过来。

    *

    翌日

    陆九凰一早便醒,云淮远今日不必早朝,仍是在睡,她起身后,披衣,出了院子,春梅拉住她的衣衫道:“王妃,你可得多穿点,立冬了。”

    “知道了。”陆九凰应了声,她轻声道:“你喊人去照顾王爷起身。”

    “哎。”

    云淮远醒后,却发现身侧没人,摸了摸,才起身,后喊了一声:“凰儿。”

    进来的人却是桂花,桂花低眉顺眼地说道:“王妃在院中,待奴婢来伺候您。”

    “在院中干什么?”云淮远敛了敛眉头,但很快便松开,他坐在床沿,让桂花替他换上衣服,桂花小声地应道:“好似在练拳。”

    “练拳?!”云淮远来兴致了,披好了衣服笑着道:“我去看看。”

    “王爷,你把衣衫穿好吧。”桂花立即追了过去,云淮远却两三步跨进了院子,果真,陆九凰在那里比划着,那一招一式竟是柔风,元淮远站着看了一会,上前,从身后搂住陆九凰的腰,不顾院子中那些丫鬟跟家丁的视线,轻笑道:“凰儿这是在练什么?”

    “太极。”陆九凰也是一时兴起,这古代的早晨天色湛蓝,看着人极为舒爽,而且呼吸非常清甜,她一个来兴致了,便练起了在现代练的太极。

    “这是?”云淮远也未曾听说过这个,好奇地问道:“这是从哪里学来的?”

    “一本失传的武功秘籍。”陆九凰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反正所有的小说都这么写,她也就这么说了。

    云淮远兴致勃勃:“这秘笈呢?”

    “扔了。”陆九凰再次说得眼都不眨。

    云淮远愣了好一会,他捏住陆九凰的下巴再问道:“凰儿是在对我撒谎?”

    “没,我说的是真的,这秘诀我看了也就扔了,也没太在意,现在倒觉得似乎蛮有用的,不如我差人去找找看。”陆九凰撒起慌来也真是眼都不眨。

    云淮远听罢,无奈道:“罢了,罢了,扔了便扔了,凰儿多练几招我看看。”

    他本就是学武之人,陆九凰这招式若是有用,他一眼就能看透,陆九凰心里轻哼了一声,这太极出现的时候,云淮远还不知在哪个角落疙瘩呢,陆九凰果真就在院中耍起了这太极拳,云淮远起初也是看看罢了,没想到倒真的给他看出了门道。

    他摆足了架势,学了两招,眼睛立即一亮,这拳法以柔克刚,以刚克柔,竟是上好的招式。

    于是这两个人一个在回忆着耍出那些招式,一个一步步地学,直到柳叶一行人来到院门,才停下。

    此时陆九凰额头布满了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