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七章 善妒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54字

    柳叶见状,心思沉了下来,这古代的女人几乎少出门,平日里都在家里呆着,甚少是会什么武功的,可陆九凰这招式看起来又不像是武功,想起近日来陆九凰一刻不停地夜夜霸占了七王爷,柳叶本就以为她有什么妖媚之术可以将王爷迷住。

    现下一看,立即就觉得陆九凰这招式跟狐媚似的,她咬紧了牙,不动声色地走了进来,带着身后几个小妾,鞠躬:“王妃,妹妹们来给您请安。”

    陆九凰猛地停下动作,愣了一下,她差点忘了,还有一群小妾要请安。

    春梅立即上前给陆九凰擦额头的汗,陆九凰没耐心应付这些小妾,看着云淮远在,扯了扯春梅的手。

    春梅立即懂的,她小心地靠近云淮远,打断云淮远那入迷的动作,低声道:“王爷,姨娘们来了。”

    云淮远正练得起劲,但既然人来了他也就停下来,旁边的桂花立即上前给他擦额头,云淮远看了貌美的娇花小妾一眼,笑道:“来了。”

    “王爷。”

    个个唤王爷的嗓音都娇媚得让陆九凰鸡皮疙瘩飞起,她含笑道:“各位妹妹请起身,里头坐。”

    本来柳叶也没心思坐了,跟陆九凰坐一起只会隔阂,但现在有云淮远在,谁也不想那么快离开,柳叶也进了去,她本就是玲珑剔透,平日里云淮远到她院子的时候她都会亲自去服侍云淮远的,这次柳叶也是一站直身子,就接过桂花的手绢,亲自就上去给云淮远擦额头脸颊。

    陆九凰见状呼吸一凛,她闭了闭眼,磨了磨牙,暗自告诉自己别生气。

    云淮远在自然是云淮远坐在主位上。

    陆九凰后头到,她挑了张椅子坐下,并没有靠云淮远近,云淮远眉头一敛,喊道:“王妃坐那么远为何?”

    陆九凰含笑:“我在此可以看到屋外的朝阳。”

    这回答听起来就滑稽,云淮远推了推柳叶还在他脸上的手,对着陆九凰说道:“你是王妃,理应与我相坐一起,过来,别让你的妹妹们看了笑话。”

    一句你的妹妹们让陆九凰牙根又是狠狠一磨,她带着一丝冷笑,听从了云淮远的话,来了他身侧坐下,却没有主动去跟云淮远靠近。

    云淮远感觉陆九凰这态度有点奇怪,有点不懂事,又有点在闹别扭,他敛了敛眉,终是什么都没说。

    这头柳叶们这段时间可没什么机会见到云淮远,现下有机会了,个个都卯足了劲在云淮远面前讲这个讲那个,娇滴滴的嗓音就跟铃铛似的,好听得不行,稍微笑一下屋子里如沐春风,云淮远本不是好色的人,但眼下那么多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在说话,句句都在讨好他,他难免也有些进入了角色,并含笑听着她们讲。

    柳叶比较大胆,当着陆九凰的面,就偎依到云淮远的怀里,娇滴滴地笑道:“王爷,都许久没来我院子了,阿古都想你了。”

    阿古是一只鹦鹉,看见云淮远就会一个劲地叫王爷好王爷好,逗得云淮远每次都极其欢乐。

    云淮远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陆九凰,只见陆九凰带着一丝笑容,不轻不重,却仿佛随时都会飘散似,云淮远心里一颤,他立即握住陆九凰的手,喊道:“凰儿。”

    陆九凰回过神,轻笑,看着云淮远的眼神却没有焦距,她笑道:“王爷,何事?”

    “你可是身体不舒服?”云淮远推开了依靠在身上的柳叶,双手抓住陆九凰的手,又摸手又摸脸的,表情极为担忧。

    陆九凰含笑地推开他的手道:“王爷不必担心,我只是有些出神,在想东西罢了。”

    “你在想什么?”云淮远又一把抓住她的手,非要问个所以,陆九凰含笑道:“王爷应是不想听的,不如你在此陪妹妹们,我回炼药房去,整理一下昨日调出来的药物。”

    云淮远的眉头敛得更深,他感觉自己抓住了陆九凰的手,却没有抓住她的心,他紧紧地拽住,说道:“等会便要进宫了,你去炼药房做什么,好生休息才是。”

    被推开的柳叶咬紧下唇,极其不甘,而其他的人也同时被冷落,个个脸露不甘,看着陆九凰只觉得她真的好手段,这三两下就让王爷如此在意她。

    陆九凰其实也只是自己在伤神而已,她还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她终是没有离开大厅,仍是坐着,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云淮远却已经没有心思听她们几个讲话了,只是挥挥手道:“都下去吧,我与王妃准备准备便要进宫了。”

    柳叶咬紧下唇,跺了跺脚,心有不甘却没有闹,拉上几个人稀稀拉拉地走了出去。

    云淮远见人走了,立即压住陆九凰的手,问道:“你方才在想什么?为何不能跟我说?”

    陆九凰含笑:“有何可说的,王爷听到了亦是不会开心的。”

    “你我夫妻一场,你想的便是我想知道的,有何不开心的,你尽管说便是了。”云淮远把她的脸捏了出来,不让她一直看着门外。

    陆九凰看着他俊帅的脸,轻笑,说道:“王爷,我是在想,你在妹妹的床上可是会想到我?”

    这话她说得大胆了。

    云淮远整张脸一刹那就沉了下来。

    桂花跟春梅不可置信地看着陆九凰,云淮远有些怒气,他指着她们:“你们出去!”

    桂花立即反应过来,朝门口疾步走去,春梅这也才反应过来,急急跟上,眉眼间全是担忧,王妃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云淮远狠狠地捏紧陆九凰的下巴,冷声道:“你方才那话什么意思?”

    陆九凰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含笑:“王爷这般聪明玲珑剔透之人,也会不懂?我此话也没有稍加掩饰,明明白白。”

    “你这是善妒!”云淮远磨牙说出这他也不愿意说的两个字。

    陆九凰含笑:“王爷,我仅仅就问了一句话,你就说我善妒,我这是明着问,这府中的妹妹平日里指不定是暗着来的。”

    “不管如何,暗着来至少还说得过去,你这般明目张胆,将来从我府中便会传出我的王妃善妒,以后我在外面如何做人,皇上稍加干涉,你这王妃的位置就不保了,以后,不许你说这样的话。”云淮远咬牙切齿,又爱又恨,陆九凰妒忌说明她在乎他,但她身处的位置却不容她把这些心思放在台面上。

    陆九凰含笑:“王爷,我可不在乎这个位置保不保。”

    “啪嗒——”云淮远一撒手,将桌子上的茶具全摔在地上,他松了手,下了座位,站到她面前,两手死死地撑住扶手,咬牙道:“你是何意思?你不想嫁给我?”

    “瞧你说到哪去了?我只是不在乎这个位置罢了。”陆九凰一直稳稳地坐在位置上,并没有因为他的逼近而感到恐慌。

    “你不在乎这个位置?”他牙磨得更紧,这天下有不在乎他王妃这个位置的女人吗?京城中多少名媛想嫁给他,多少千金小姐想进他的府里,做个侧妃小妾都乐意,可她现下坐在正王妃这个位置,整个府中除了他,她便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了,她还有什么不满意,他捏紧她的下巴:“你再说一遍!”

    陆九凰不畏惧地说道:“我说了,我不在乎这个位置,哪天,我若是要离开了,请你不要阻挠我!”

    “陆九凰!你放肆!”云淮远暴怒,他掐着她下巴的手在发抖。

    “你说这话何意思?你,你嫁给我还不到半个月,你竟然存着要离我而去的心思?陆九凰你是否太舒服了?所以才如此胡思乱想!”云淮远真的没想到,自己的一片真心在她这里半点也不值钱,这她进了门他几乎专宠她一人,这京城中,如今已经开始沸沸扬扬了,皇上多次提醒他,要雨露均沾,不可独宠,否则便会落下把柄。

    可他一意孤行。

    但最后却得到她这样的回答,云淮远感觉自己哀莫大于心死,他松了陆九凰。

    站直了身子,朝外面的人说道:“进来,收拾一下,准备进宫。”

    陆九凰从椅子上下来,春梅立即上前扶住她,担忧地看着她,陆九凰朝春梅笑了一下,便进了内室。

    桂花带人打扫,看到云淮远站在那里,两手负立,脸色阴沉,迟迟不敢出声。

    后桂花终是开了口低声道:“王爷,切莫与王妃斗气啊,王妃刚进府中事务太多,姨娘们也少上门与她沟通,她这进门自然是会胡思乱想的。”

    云淮远听罢,他冷冷哼了一声,大步地朝门口走去。

    那头,陆九凰进了内室后,春梅看她脸色给她锤锤肩膀,后低声地问道:“小姐,你到底与王爷在吵什么?小姐,凡事看开一点,这府中王爷才是天啊。”

    陆九凰含笑地推开她的手说道:“你不用跟我说,我什么都清楚,我今日仅是把我的话说出来,他懂也好不懂也好,与我无关。”

    春梅一听,秀眉就敛起来,这话显然是在赌气,明摆着跟王爷赌气啊。

    但两个人也无法闹多久,因为时辰到了,要进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