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进宫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35字

    这一趟进宫,情况不明,陆九凰对这个云国的皇帝颇为忌惮,只感觉此时进宫肯定没好事,早上陆九凰跟云淮远闹得不愉快,云淮远这也没有来接陆九凰,陆九凰自己从院子里出去,她倒是不在意。

    但这府中的人一听说,个个都开始冷笑。

    柳叶在院子中,轻缓得说道:“咱们这个王妃啊,如此恃宠而骄,定会让王爷厌倦的。”

    丫鬟立即附和:“可不是,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大美女,奴婢从不觉得王妃美,比起柳叶姨娘,她差远了。”

    柳叶被夸得有些骄傲,她轻笑,掩嘴道:“好了,下去吧,领些赏钱,注意王妃院子里的动向,她肯定是学了什么狐媚之术,否则王爷自然也不会宠她如此之久。”

    “是。”

    陆九凰出到大厅,云淮远看了她一眼,隐忍了一下,终是上前,扶住她的手,低声嘱咐:“这一身的衣服,挺累赘的。”

    陆九凰笑了笑,应道:“可不是,三层多。”

    云淮远见她回他的话了,心情松了些,终究是心有她,若是其他的姨娘如此娇惯,他指不定让她们在自己的院子里待到老死,云淮远觉得陆九凰应该明白这个轻重,要知道他如此的宠幸,该是多大的福气,也别再像早上那般胡闹了。

    但他想着这番话,不可自己来说,应有别人说出来,让陆九凰好生去体会。

    云淮远将陆九凰扶上了娇子,随后自己再掠掠衣袖,再上了娇子,进去后,云淮远把陆九凰从那头拉了过来,锁在怀里,含笑道:“凰儿可别离我那么远,小心娇子一个颠簸,你可就飞出去了,到时我可捞你不回。”

    陆九凰瞪了他一眼,娇子启动,屁股下垫着厚厚的狐狸毯子,也是舒服,陆九凰靠在他怀里,两个人呼吸交缠。

    七王府离宫城是不远,这京城中,最大的院子就是云淮远这个,门外还有穿着黄色衣服的重兵把守,可见皇帝对他这唯一的臣弟可谓是真好。

    但是否真好也不好讲。

    自然也有不少的人猜测,皇帝这般做,也是为了监视云淮远,各持己见。

    但云淮远权利倾朝,那也是不假。

    到了宫门,车夫递了腰牌,连帘子都没有掀开,宫卫就放了人,车子碾过地板,咕噜着进了朱红色的拱门里。

    皇帝时常在御书房用膳,但一旦有客人,他便喜欢在清香殿用膳,到达殿门,娇子不可入内,高明侯在门口,上前掀开帘子,细细的嗓音对着娇子里喊道:“王爷,王妃,请下轿。”

    云淮远含笑,率先出了轿子。

    转身朝陆九凰伸手,陆九凰把手轻轻地放在云淮远手上,被他一拉一扯,便下了轿子,这是陆九凰第一次出现在这后宫之中,果然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小说里都不是骗人的,高明含笑着在前头引路:“皇上还在御书房,正看执子,让老奴先接待王爷跟王妃。”

    “无碍,皇兄一国之君,事情繁忙也是应当。”

    高明笑笑,弓着身子,将人带了进去。

    此时桌子上放着些许的糕点,高明笑着给他们两个一人倒了一杯茶水。

    陆九凰接过来的时候,朝高明说了声谢谢高公公。

    高明含笑,却很轻地用眼角看了她一眼,极为轻,但被旁边的云淮远看到了,云淮远不动声色地转回了视线。

    彼此之间,各自心怀鬼胎,云淮远也是明白,他这个皇兄不会没事喊自己的王妃进宫用膳。

    陆九凰斯文地塞了几个糕点,喝了茶水,与云淮远聊了一会天,两个人说些家常的话,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这般温馨,云淮远也是蛮享受的,即使这只是做给高明看罢了,这宫墙里,万不可轻松大意,如此这般,心思还得防着,最为忌惮的便是那手起刀落可拿人性命的皇帝。

    过了一刻钟左右,这外头传来太监的尖细的嗓音。

    “皇上驾到。”

    云淮远起身,拉住陆九凰,两个人面朝外面,摆出了鞠躬的姿势,不一会,伴随着脚步声,明黄色的袍子出现在两个人的视线里,皇帝哈哈一笑,尽现爽朗:“免礼,免礼,朕这皇弟可是很少如此对朕大鞠躬啊。”

    云淮远拉住陆九凰带着她起身,陆九凰总算是第一次如此近地看着皇帝,不显老态,威严,那双眼眸里带着精明,那是贵为天子的一种贵气,比起上次远远的受封了惊华郡主称谓,此时陆九凰把皇帝看得更清楚。

    但陆九凰知道,这古代人最忌惮的就是对着皇帝的眼睛直视,于是她看了一眼匆匆地低下头。

    就这匆匆低头,却没有看到皇帝那一闪而过的阴狠。

    皇帝哈哈大笑,尽现爽朗,指挥道:“坐吧,一家人,不必拘谨。”

    云淮远一掠袖袍,扶着陆九凰坐下,自己再坐了下去。

    圆桌三角,一人占据一个位置,彼此之间的都可看见对方的眼睛。

    高明拍手,让人把准备好的菜端了上来,皇帝含笑:“这可是有皇弟爱吃的菜,至于九凰的,朕就不知你喜欢何菜了,御膳房按着朕的爱妃爱吃的菜色给九凰做的。”

    “多谢皇上。”陆九凰低垂着头,应道。

    皇帝又笑了起来:“不必客气,你进朕这皇家门也不过半个月,朕可是听说皇弟成日在你院子里,也少出门咯。”

    这话说得突然,陆九凰心里一沉,感觉这皇帝话里有话,云淮远却笑道:“皇兄,你这话是要臣弟扔下新婚的王妃,这成日出门啊?”

    皇帝倒是又笑,挥挥手道:“罢了,嘴皮子朕耍不过你,也就九凰能容忍得了你。”

    云淮远忍不住一笑,他捏捏陆九凰的手,笑道:“可听到了?皇兄说也就你忍得了我,看来我宠你也是应当的。”

    陆九凰话不敢多说,她悄然瞪了眼云淮远。

    皇帝在陆九凰看向云淮远时,视线定在陆九凰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陆九凰跟她娘果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过了一会,菜都上齐了。

    高明在一旁,帮忙候着倒酒,皇帝举杯与云淮远干杯,陆九凰就默默地吃着菜,也不敢多吃,这天子跟前,她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这可是那个随时可以要人命株九族的皇帝,小说里没有把他夸张了,他确实浑身都是威慑力,而且陆九凰知道皇帝对她并没有好感,或者说,皇帝对谁都是算计多于好感的。

    大约吃到一半,桌子上的菜也还是只少了一个表面,皇帝笑着再与云淮远碰了一下杯子含笑道:“这七王府啊,有了正妃,可就得好好准备一下,准备侧妃了。”

    桌子上霎时安静了下来,云淮远僵笑了一下,他下意识地看向陆九凰,但陆九凰垂着眼眸没有抬起来,自然也就看不到她的表情,皇帝却含笑着说道:“九凰,抬起头来,跟朕聊聊。”

    陆九凰被迫抬起头,唇角带着一丝笑意,皇帝轻抿了一口酒,说道:“近日朕听到一些风声。”

    “皇上请说。”陆九凰嗓音低低的,瞧不出情绪。

    皇帝又笑了笑,宛如一个邻家叔叔,语气柔和:“朕理解你们是新婚,但这京城中呢,风声顿起,九凰贵为正妃,应做好这后院的工作,毕竟王爷贵为朕的臣弟,树大招风,你得守正妃之德,不可霸占王爷,王爷宠幸你,是你的福分,但你应当做适当的引导,让王爷多上别的院子走动走动才是。”

    “本这些话应是朕的母妃说的,但现下这云国也就朕与淮远两人贵为皇族血统,这话朕便替母妃说了,你应记得。”

    陆九凰听得那叫一个不舒服,把自己的丈夫往外推,还推到别的女人的房里,她做得到吗?所以这万恶的古代,女人半点人权都没有,现下皇帝还亲自来助推,陆九凰就怕自己一个摇头就人头落地,她憋足了气,磨光了牙,才轻轻地应道:“九凰明白,九凰谨听皇上的教诲。”

    云淮远一直都很观察她,看她侧脸,越是没有表情,云淮远心里愈是不安,近日因这事情,两人多有嘴角,这皇上还下了这样的命令,陆九凰这心里也不知该如何想,但云淮远心里却还是存着一丝希望。

    若是陆九凰能因此而明白,也那不失为一个提醒。

    他终究是古代人,与陆九凰仍是存在着代沟。

    这顿饭吃的有久,除了这事情让陆九凰不舒服以外,其他的事情倒是平平淡淡地过了,陆九凰忌惮的皇帝别有目的,也没看出来皇帝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顶多也就是警告她,别专宠,得当一个大度的王妃。

    午膳过后,是皇帝歇息的时候,云淮远带着陆九凰离开,高明将人送出殿门,并目送他们上了轿子,返回了清香殿,皇帝仍坐在主位上,神色幽幽地看着这一桌子菜,高明轻声地喊了一声:“皇上。”

    皇帝清淡地一笑,慢条斯理地拿着筷子,筷子轻轻地掰断了,他低声地问道:“高明,她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