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 雨露均沾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56字

    高明矮了矮身子,半响道:“像。”

    皇帝轻笑:“果然是她的种,这皇族又多了一位接班人,你瞧着,这要是知道了身份,可会来寻回她?”

    高明没有吭声,任由皇帝自言自语,此事他知道得也不多,不敢贸然回答,否则到时第一个死的人便是他。

    皇帝后又说了好些话,似是说给自己听,又似是说给空气听,在一个皇帝的心里,他是高高在上,是天命所为,这上苍就是要他当一条真龙,而非还派了个仙子下来,随时可以将这条真龙断手断臂。

    “收吧。”

    皇帝扔了手中那半截筷子:“朕累了。”

    高明立即唤人进来收拾桌子,一手又虚虚地扶上皇帝的手臂,这皇帝虽然年过四旬,但却依然保养得很好,任何一个王者,都想要永恒的长久的生命。

    *

    轿子里一片安静,陆九凰坐到轿子里,几次想撩开轿帘往外看,都被云淮远给阻止了,他低声道:“这轿子是宫里的,外头的百姓都看着,若是碰上了图谋不轨的人,我没带护卫,就怕伤了你。”

    陆九凰这才松了手,她现在无半点功力,自是不能拖累别人。

    但这同时也加速了她的另外一个想法,到了府中,一群小妾都出来迎接,那叫一个热情,陆九凰一看,心里颇为不舒服,但她不能表现出来,被云淮远给扶下了轿子,那些小妾跪地之后都起来了,纷纷围了上来,个个对着云淮远嘘寒问暖的,陆九凰只感到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她真的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进了府里,陆九凰对云淮远说道:“王爷,我先回院子了。”

    云淮远被几个小妾围着,见状想出声,但看她脸色苍白,应道:“去吧,春梅伺候好王妃。”

    春梅应了声,扶着陆九凰朝院子里走去,陆九凰揉揉额头。

    春梅轻声问道:“王妃,需要奴婢喊大夫过来看看吗?”

    陆九凰摇摇头笑道:“不必了,我回院子里歇息一下便好。”

    “是。”

    进了院子,就有丫鬟家丁摆好了水果以及躺椅,陆九凰轻轻地靠了上去,看着那湛蓝的天空,突然觉得气顺了很多,这院子够大,她左右看了看,便叫来家丁,让他去找木桩以及纽绳,那些家丁立即就去办。

    陆九凰看他们找来了她想要的东西,突然有了兴致,含笑着站了起来,指挥他们:“来,把这个弄起来,还有这个,等等,春梅,你去找笔和纸过来。”

    春梅立即应了声,有些好奇,其实院子里的所有家丁丫鬟都好奇,不知陆九凰要这些东西是干嘛,春梅带来了笔和纸,平铺在桌子上,又磨了墨,陆九凰便提笔,这毛笔太软,她真的不太会,幸好纸张多,陆九凰画了几次地上扔了一堆的纸屑,终于在第二十张时,画出了个雏形出来,看着还算清楚,不过比起那些有水平那可就差远了。

    陆九凰把那张抽了出来,拿给春梅,说道:“就照着这个做一个秋千出来。”

    春梅好奇:“秋千?”

    陆九凰点点头,说道:“现在便开始吧,我监工。”

    春梅听闻,立即喊上家丁到院子里去摆弄,幸好这王府里要什么有什么,弄秋千的东西也不复杂,很快就备奇了,陆九凰啃着瓜子以及吃着葡萄,看他们在院子里摆弄,想着做出一个漂亮而好玩的秋千,陆九凰这心里就颇有成就感。

    管云淮远多少小妾,她自己活得开心便好。

    很快的,秋千的雏形就出来了,虽然还不能完全用,但已经颇具形象了,而天色也黑,陆九凰便喊他们停下。

    春梅布了膳食,陆九凰坐了下来,春梅迟疑了一下才说道:“王爷今晚在柳叶院用膳。”

    陆九凰拿筷子的手一顿,后她轻轻含笑,眼眸却没有半丝笑意,她说道:“那我便自己使用着美食了。”

    “……”春梅总觉得陆九凰这话里有话。

    陆九凰其实也没吃多少,这心里梗着,也不可能多吃,大概七分饱,便让人撤了,陆九凰起身,伸伸懒腰,回里屋去,春梅紧忙跟着,又安排人家抬了热水进来,倒在桶里,便伺候陆九凰更衣沐浴。

    *

    这头,柳叶院。

    柳叶好不容易把云淮远留下了用膳,用完膳了自然得驶出浑身解数把云淮远留下,这后院也就一个男人,这女人也有自己要解决的生理需求,柳叶看着云淮远那俊美的脸孔,早就按捺不住了。频频地主动偎依到他的怀里,挑逗着他。

    是男人都不能坐怀不乱。

    且又碰上这等姿色,还主动献身的,云淮远再大的定力也要缴械投降,但在亲上柳叶嘴唇之时,他脑海里陡然闪现了陆九凰的眉眼,他猛地睁开眼睛,把柳叶从怀里推了出来,站了起来,拍拍衣服说道:“叶儿好生休息,本王还有事情要处理。”

    说完他便大步地离开了大厅,柳叶站在原地,半响她陡然挥手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扫至地上,发出的响声吓得屋外的丫鬟家丁面面相视,却没人敢进去,柳叶啊啊啊地大喊了好几声后,狠狠地说道:“进来,收拾!”

    那些家丁丫鬟才敢慢吞吞地推开门,慢慢地朝屋子里走了进来,且又小心翼翼地去碰地上的瓷片。

    柳叶气得胸口起伏,眼眸闪过丝丝恶毒。

    她大声地吼道:“去把别院的姨娘们给我喊过来。”

    贴身丫鬟青儿立即连滚带爬地出了大厅,直奔其他的院子,挨个喊人去。

    *

    云淮远出了柳叶院,在后院中走了走,渡过了桥,又回到亭里,最终还是前往了和硕院,此时的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受了陆九凰的影响,进了院子,家丁还在扫落叶,一见他进来,纷纷跪了下去。

    他匆匆地说了声:“起来。”便大步地朝里屋走去,春梅一看到云淮远,心里一喜,急忙迎上去:“见过王爷。”

    “嗯,王妃呢?”他朝里屋看了看,这陆九凰确实是有点不在常规,这碰上自家王爷来了,身为王妃,断然是不能躲在里屋,连出来迎接都没有,云淮远虽然可以纵然她这样,但天下的人看着,她再如此,迟早也会被人抓把柄的。

    “在里屋。”春梅应道。

    “去喊她出来迎驾。”云淮远冷声道。

    春梅听着,立即应了一声,匆匆地进了里屋,陆九凰正坐在铜镜前,自己梳着乌黑的发丝,本来春梅是要帮忙的,但陆九凰想一个人静静,便喊她出去,春梅一推开门,便喊道:“王妃,王爷来了,在大厅,请你去恭候。”

    陆九凰放下梳子,站起来:“他来了便让他进来,我为何要出去?”

    春梅无奈,咬了咬下唇,上前道:“这向来王妃也好,侧妃也罢,王爷进院,都是要亲自出去相迎的。”

    陆九凰眯了眯眼,叹口气:“知道了,我这便出去。”

    古代的规矩多得让她烦躁,尤其是嫁入皇家门以后,以前在陆府也没这么多规矩,兴许是因为她当时是掌权者,自是无人敢说她。

    她顺了顺衣服,春梅上前虚虚扶了扶她,两个人出了里屋,云淮远坐在主位上,一看陆九凰出来,含笑道:“凰儿。”

    陆九凰虚虚地弯腰:“王爷。”

    云淮远含笑,起身将她轻扶了起来,带上主位上,抚摸着她的手背:“凰儿可是刚沐浴好?”

    “是啊。”看着眼前的俊脸,陆九凰还是有些痴迷的,但她也不会忘记,这个人的身份,她到底是无法跟现代一样,一世一双人,只怪之前她想的太天真了。

    “过来。”

    他将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带到怀里,又让下人下去,搂着她细细地聊天。

    陆九凰轻声道:“还望王爷别忘记了,我娘的事情。”

    云淮远点点她的鼻子道:“这自然记得,我仍是有喊人去外面追查。”

    “谢谢王爷。”

    “你我夫妻一场,何必如此客气。”

    眼看夜深了,云淮远搂着陆九凰想进里屋,陆九凰却从他怀里出来,半鞠躬道:“请王爷雨露均沾。”

    云淮远愣了一下。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的话他听得懂,但他本该是开心的,竟然有些发闷,他轻声问:“凰儿可是嫌弃我?”

    “不敢,只是今日皇上所言有理,我是王妃,我该劝王爷的。”谁知道,她说出这番话就跟刀割似的,她不想更是不想。

    但这皇帝明摆着有这个威胁,她若是执迷不悟,定是会给两个人招来杀身之祸。

    云淮远复杂地看着她,他有些没弄懂陆九凰的意思,但他即觉得她能开窍也好,可是这心里一层闷又是为何,他眯了眯眼道:“罢了,你能如此想自然是最好的。”

    说完便拂袖而去。

    陆九凰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春梅的头探了进来,她才回过神,对春梅麻木地说道:“回屋。”

    春梅立即应了声,上来扶她。

    陆九凰进了里屋,就开始砸东西,吓得春梅站在一旁半天不敢反应,她认为王爷是不是跟陆九凰说了什么,导致陆九凰情绪如此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