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 狐媚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24字

    云淮远出了陆九凰的院子,他一路漫步出来,却没有急着去任何一个小妾的府里,家丁跟在他身后,打着灯笼,云淮远走了一会,便柳荫的院子走去,这柳荫年纪最小,在云淮远眼里她跟妹妹一般,进府以来,他也未曾动过心思,进了院子里,柳荫还未熄灯,在大厅里跟着跟自己嫁过来的奶妈轻声细语。

    云淮远的突然到来,让柳荫顿时手足无措,她满脸通红地从奶奶的腿上起来,顺着衣服,朝云淮远下跪,云淮远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有些好笑,也觉得有些可爱,他亲手上前,把她扶了起来,并按坐在椅子上,含笑着问道:“在跟奶娘聊什么呢?”

    柳荫低下头,满脸通红,说道:“就,就随便聊聊,王爷,王爷怎得过来了?”

    云淮远笑道:“我这过来你还不喜欢?”

    柳荫被调笑了两番,立即脸又红了,她细声道:“喜,喜欢。”

    奶娘在一旁看得欢喜,这王爷竟然主动上院子来,这傻丫头定是有福气了,无论年龄大小,这进了府中,王爷便是天,便是地,就算再小,也得争取获得王爷的荣宠,这本来进府后,眼看着王爷一次也没有恩泽这院子,奶娘都跟着着急了,现下王爷上门,奶娘觉得便是有希望了。

    她主动道:“王爷,可打些热水来洗洗脚?”

    云淮远看着一直红着脸的柳荫,这姑娘确实小得他无法去动她,但他还是点头道:“去吧。”

    奶娘一听,欢喜得不得了,这要洗脚便是会歇下了,这柳荫也算是熬出头了,奶娘立即吩咐丫鬟下去打了热水进来。

    放在云淮远的脚下。

    奶娘推了下红着脸的柳荫。

    柳荫半天才反应过来,立即蹲下身子,红着脸抬起云淮远的脚,又有些笨拙地给他脱了靴子,她这番动作太慢,奶娘在一旁都替她着急,暗自偷看了云淮远的表情,却见云淮远并没有在意,眼神看向门外,似乎在思考。

    奶娘心里一沉,但却又安慰自己,至少人来了,就好,这院子王爷再不进来,柳荫这辈子便毁了。

    云淮远低头,看着柳荫的动作,也没催她,洗得好不好他也没有感觉。

    这柳荫第一次帮男人洗脚,而且这男人的脚裸也好看得不行,她是越洗脸越红,直到洗好了,都差点站不起来,刚一站直,身子晃了一下,云淮远含笑着扶住她的肩膀,把她往怀里一带。

    丫鬟跟奶娘都倒吸了一口气,纷纷脸上显了喜意,奶娘立即吩咐她们,将脚盆捧走,丫鬟们捧走脚盆后。

    奶娘又笑着问道:“王爷可要歇下?”

    云淮远手搂着柳荫,含笑道:“嗯,那便歇下吧。”

    奶娘又是一喜。云淮远起身,搂着柳荫,朝里屋走去,柳荫正是浑身都觉得哪里都红,到了里屋,奶娘便不再跟,慢慢地把门给合上,满脸的喜气。

    云淮远将柳荫带往了床上,柳荫脑海里一个劲地想着各种奶娘所教的床弟之事,想到等下要发生,便偷偷地看向了云淮远,又扭头看着这平日里她歇息的床上,云淮远却没有下一步动作,笑道:“睡吧。”

    柳荫被推在床上,云淮远含笑着看她。

    她下意识地以为云淮远要她自己脱衣服,便迟疑了一下,慢慢地去扯自己的衣衫,云淮远却突然伸出手,压住了她的手,他含笑说道:“柳荫,本王今日累极,只想好好歇息。”

    柳荫听懂了,他想和衣就寝,不想动她。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但伴随而来的却是大大的失落,这入了府中的,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不想沾露一点恩泽的,柳荫年纪虽小,但她不是不懂,面对如此俊朗的男人,她也是渴望的,只是她不像别的姨娘那般,懂得更多,云淮远这一表达意思,她便停止了动作,也没有再进一步,只是和衣,躺在了里面。

    云淮远含笑,吹熄了屋里的香烛,也上了床,躺在外侧,床帘一撩下,外头的人都以为这屋子里已经在发生些什么。

    可实际上却是极其安稳地熟睡,云淮远甚至没有伸手搂住那娇小的身子,那娇小的身子也因身边躺了一个男人,而浑身僵硬,睁着眼睛,一夜没睡。

    *

    陆九凰也收到了消息,知道云淮远去了柳荫的院子,在她的印象里,柳荫极小,也极为容易被人忽视,但再小,柳荫也是一个女人,陆九凰看着春梅收拾屋里的碎片,微微冷笑,这人是她赶出去的,她不舒服也找不出源头。

    最终,也是上了床,睡下了,这一夜,自她入府以来,云淮远第一次没有睡在她的身侧,陆九凰却也陡然明白,这云淮远是真的会歇息在别的女人的床上。

    翌日。

    整个府里都知道了,云淮远昨晚在柳荫的房里歇下,这陆九凰霸占王爷的日子也如此截断了。

    柳荫院子里。

    柳荫很早就醒了,但她的身侧睡着云淮远她不敢起床,便一直直挺挺地躺着,直到云淮远也睁开了眼,云淮远翻身坐起,从夹子上拿下自己的披肩,站了起来,走了两步,仿佛才想起来他昨晚身侧睡了一个女人,立即转身回到床边,含笑着捏捏柳荫的小脸道:“别装睡了,起来,喊你的丫鬟进来服侍我。”

    柳荫再也装不下去了,只能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云淮远,半响才晓得要起床,她不敢看云淮远,虽然这一晚,他没动她,但终究是睡在她身边了,这感觉又不一样了,这男人不再是高高在上地让她俯跪着,而是活生生地睡在她身侧。

    她起身后,朝门口喊了一声。

    奶娘带着丫鬟便进了来,服侍云淮远穿衣,洗脸,云淮远弄好后,便道:“我先回书房处理一些事情,早膳便不准备了。”

    奶娘虽然觉得云淮远如此匆匆,但能留一晚她也满足了,便让人将云淮远送出门,她回到房中继续伺候柳荫穿衣梳洗,奶娘轻问柳荫:“身子可有不适?”

    柳荫一听,陡然脸一红,她顿时说不出云淮远没有动她的话,她起身来到铜镜前坐下,奶娘见状,自是以为她害羞,便上前,去整理被子,然而被子翻了两翻,却一点红都不见,她不可置信地问道:“昨晚,王爷没动你?”

    柳荫轻不可闻地点点头。

    奶娘整张脸都拉了下来,这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睡在身边,除非是柳下惠,否则怎么碰都不碰,这一切自从主院里的那个王妃进来以后,便开始不寻常了,奶娘想到柳荫几次说的,陆九凰定是用了狐媚之术,否则怎么让王爷如此痴迷,现下王爷竟然对别的女人不再感兴趣了,奶娘眼眸闪过一丝阴冷。

    她喊人进来把被子收了下去。

    这柳叶也听到了风声,她在大厅里冷笑了半会,后说道:“这柳荫可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让王爷歇息在她的房里。”

    这更是令她不甘,因为王爷是在她院子用膳的,本来顺理成章应该是在她院子歇息的,结果王爷没有,出了她院子便去王妃那里,呆了一小会出来,又直奔了柳荫的院子,一个晚上走了三个院子,这王爷的态度也是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但柳荫好控制,她与王妃不同。

    柳叶用完了早膳,对丫鬟喊道:“去,把柳荫姨娘们给我叫来,我们可要好好地恭喜柳荫姨娘。”

    丫鬟低声道:“是。”

    其他院子的姨娘也都收到消息,习惯地也是先聚到柳叶的院子里来,柳叶坐在大厅,一个个姨娘都进来了。

    柳荫是最后一个来的,但柳荫带了她的奶娘来,这让柳叶有些诧异。

    不过她很快就没在意了,似笑非笑,似讽非讽地说道:“真是要恭喜柳荫妹妹了,这王爷终于是到你的院子临幸你了。”

    说到这个柳荫的脸刷地就红了,柳如跟柳水也是夹带着妒忌恭喜了柳荫,柳荫感到她们的语气都不大对,但她还是红着脸没有吭声。

    倒是柳荫的奶娘站了出来,低声道:“王爷虽然歇息在了柳荫的院子,但是……王爷并没有动柳荫。”

    其他人还想嘲讽的猛地一愣,纷纷地看向柳荫,柳荫被这么一看,有些委屈,但她没有吭声,奶娘又冷笑道:“这王爷自从王妃来了府中以后,变化甚大,相信柳叶也是知道的,你们如何看这事情。”

    柳叶顿时眯起了眼。

    那么如果这样,这事情确实有点大了。

    虽然她妒忌柳荫被宠幸,但若是柳荫没有被宠幸是因陆九凰的原因,那便真是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奶娘低声再次提醒:“这王妃,是否带了妖媚之术进来……”

    柳叶坐直身子,微微往前倾,轻声地问道:“你可有想法?”

    奶娘说道:“这妖媚之术自然得有道士们来解。”

    柳叶秒懂,她指着奶娘,说道:“你说得对,这是应该看看了,否则王爷自个也被迷在葫芦里,以后王爷醒了可会怪罪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