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乱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46字

    在场的人都点点头,似懂非懂,而心里真正跟明镜似的也只有柳叶跟奶娘了,柳叶又再次问道:“奶娘可有认识的道士?”

    奶娘到底年纪在上,说道:“我有一远房亲戚,他喜好游历,是个有点名气的道士,这我去询问他现下人在哪里。”

    柳叶一听,心里一喜:“那就劳烦奶娘了。”

    奶娘点点头,为了柳荫的幸福,她也可以豁出去,再说了,陆九凰这让王爷迷上的,本就不太正常。

    找个道士来府中看看也好。加上有柳叶拂晓,这王爷也不会怪罪得太厉害。

    *

    陆九凰醒得早,天没亮,她就坐在床沿,直到天空露白,她才披上衣服梳洗,春梅推门进来之时,她竟然已经打点好了,春梅立即惶恐地说道:“王妃,对不起奴婢来迟了。”

    陆九凰含笑拍了拍她的头:“你这么怕做什么我又没有怪罪你。”

    “王妃为何不多睡一会?”春梅小心翼翼地看着陆九凰,怕她受影响,毕竟昨天她跟王爷闹得不愉快。

    陆九凰却笑道:“醒得早,准备膳食吧,我饿了。”

    春梅见她脸色没多大的变化,松了一口气,立即推门出去,喊院子的丫鬟快点准备把膳食弄进来。

    睡了一个晚上,陆九凰那堵在心里的气竟然也消了,感受也没有昨天晚上那么深。不一会,膳食便端了进来,陆九凰心情颇为愉快地吃了起来,有东西吃,有人服侍,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一个男人的宠爱,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她这么想,她自己就能舒服一点。

    可她出了院子后,那些丫鬟看着她偷偷地又偷偷地转了回去,她坐在躺椅上,还看到几个家丁偷看了她几眼,脸色有些怪异。

    陆九凰忍了一忍,后朝桂花招了招手,桂花上前,陆九凰轻声道:“这些丫鬟家丁怎么回事?”

    桂花愣了一下,后说道:“我让她们过来,与王妃你说说。”

    “好。”

    桂花站直身子,指着他们道:“都过来!跪下!”

    丫鬟跟家丁吓了一跳,顿时松了手中的事情,脸色惶恐地走了过来,纷纷都低着头跪下。

    陆九凰冷笑,她站了起来,踹了下离她最近的家丁的肩膀,那家丁没跪稳,往后倒了下去,他又快速地爬了起来跪着,陆九凰冷笑:“说罢,一大早如此看我?是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

    那家丁浑身颤抖。

    丫鬟们也都低下头,一点都不敢抬起来,陆九凰自认在这个古代如果自己不强硬一点,必定是会让别人骑到头上的,她对春梅道:“去,把我房里的软剑拿出来。”

    春梅立即往里走。

    桂花不可置信地看向陆九凰,她竟然要动武器?

    那些个家丁丫鬟一听,纷纷抖得跟叶子似的,春梅奉上了软剑,陆九凰接了过来,放在手中掂了掂,后笑了笑,软剑直接指在那个家丁的鼻子前,那家丁被迫抬高了下巴,看着她那冷漠的脸,浑身又是一阵颤抖。

    陆九凰含笑:“说吧,再不说我便把你的鼻子割下来。”

    那家丁吓得一个劲地抖,裤子裤子都尿湿了,他他哆嗦了一下,说道:“放过我,我不敢了,这,这府里都说王妃,王妃是妖狐之类的,说您有狐媚之术,专门吸男人的精阳……”

    “噗——”陆九凰一口茶喷了出来,她的软剑抖了抖,又笑道:“谁传出来的?”

    桂花在一旁,应了一声:“这个不清楚,但现在府中确实有这样的说法。”

    就这点小事啊?陆九凰收了软剑,轻笑道:“都起来吧,没错,我便是妖狐,你们告知那个造谣者,我陆九凰不止是妖狐,还可以杀生,叫她小心点。”

    谁也没想到,陆九凰居然没有大发雷霆,这京城中最避忌这些东西了。

    陆九凰含笑着坐回椅子上,对她这个现代人来说,妖魔鬼怪这些东西哪里存在,心里有一个叫科学的词语。

    丫鬟跟家丁都起来了,不知为何,见陆九凰如此坦然,他们倒觉得陆九凰才是坦荡荡的那个,同时的他们也更加尊敬她。

    陆九凰喊桂花过来,说道:“让他们把秋千继续做。我今日要见成果。”

    “是。”

    桂花有些复杂地看了眼陆九凰,突地有些理解,为何王爷会如此喜欢陆九凰,夜夜宠幸。

    *

    云淮远回到书房后,一直在看折子,空闲下来便看看书,他没有去找陆九凰,心里的气还堵着。

    他贵为王爷,上了门被自己的王妃给赶出来,虽然她宽宏大量,却又令他心里不舒服。

    管家进了书房,微弓着身子。

    汇报了下府中的一切事务。

    后顿了顿,迟疑地看了眼云淮远:“王爷,有件事,是事关王妃的。”

    云淮远一顿,说道:“你说。”

    “今日早晨,王妃在院中教训家丁与丫鬟。”

    “所谓何事?”

    “府中今早盛传王妃是狐妖。”

    “胡闹!”云淮远狠狠地拍了下桌子:“谁谣传的?抓出来,杖责。”

    管家应道:“是,不过王妃,并没有生气。”

    “嗯?她说什么了?”

    “她还说,她就是,让造谣者小心点,她还可以杀生……”管家说的时候也觉得这话大逆不道,从一个王妃的嘴里居然承认自己是狐妖。

    云淮远听罢,却轻轻地一笑,他挽挽袖子道:“嗯,知道了。”

    管家还试图再说,但见自家王爷竟然没有再表示,便不再说了,退了出去。

    云淮远坐在桌子后,眼眸里含笑,这个陆九凰果然不同凡人,这种事情可谓是最避讳的,她竟然如此大言不惭。

    只是这府中,竟然有人会造谣,究竟是谁呢?

    *

    陆府。

    今日是黄道吉日,陆府一片喜庆,为何呢,陆家主要亲自让陆黎昕入族谱,这陆九凰在的时候努力的事情没有成功,倒是没想到她一嫁出去,这陆家主就点头了,陆黎昕一早就被下人们给伺候着穿上了陆婉月给他制定的衣袍。

    所有的姨娘,丫鬟家丁都在大厅外候着。

    陆家主坐在主位上。

    陆黎昕在丫鬟的带领下入了大厅,走到陆家主的跟前,他神色沉着,陆家主盯着他的脸,一阵恍惚,这少年竟然真的是他的儿子,那日在滴血认亲时,他其实早就承认了他,可是他不愿在陆九凰面前承认。

    陆黎昕在下人的搀扶下,缓缓地跪了下去。

    陆家主盯着他。

    他喊道:“爹。”

    陆家主呼了一口气,应了一声:“起来吧,我已经让人将你的名字录入了族谱,从此以后你就是陆府的小少爷。”

    “多谢爹。”

    陆婉月从偏位上下来,虚虚地扶了下陆黎昕:“弟弟,上座吧。”

    陆黎昕含笑,眼眸却没有半丝笑意,他顺着陆婉月的搀扶坐上了位置上。陆家主站了起来,对着所有人说道:“从今日起,陆黎昕便是我们陆家的小少爷,将来百年之后,这陆府便是属于陆黎昕的。”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大厅里跪满了家丁丫鬟,陆黎昕带着一丝笑意,陆家主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从袖子中拿了一块玉佩出来,递交给陆黎昕,陆黎昕一拿到那个玉佩,脸色微变,他轻轻地冷笑,陆家主说道:“这是我们家族的玉佩,此时我交给你了,原来,这玉佩是……”

    “是有两个的对吧?”陆黎昕打断陆家主的话。

    陆家主愣了一下,点点头:“是啊,还有一块……”

    “还有一块给了我娘对吧?”陆黎昕又打断了他的话。

    陆家主脸色微怒,但他还是叹口气道:“是的。”

    陆黎昕收起了那块玉佩,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事情解决了时候,突然之间从横梁上飞下来不少的黑衣人。

    现在顿时混乱了起来,陆家主大喊道:“来人!”

    有点武功的家丁就冲了进来,但没两三下,那些家丁就被打晕了,陆家主以及陆婉月等人纷纷都吓得往后退,陆婉月却在这个时候陡然看向陆黎昕,只见陆黎昕唇角含着一丝冷笑,陆婉月心头刚浮上一丝不安,陆黎昕就对那些黑衣人说道:“把陆家主给我抓起来!”

    陆家主不可置信地看向陆黎昕,他大吼道:“你在说什么?你认识这些人,他们是谁?”

    陆黎昕含笑:“这些人都是我的人,陆启刚,我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了,若非我来找你,你还记得我?来人,把他带走。”

    话音方落,那些黑衣人就冲向了陆家主,一把扯住他的手,陆婉月冲了上来,一把抓住陆黎昕:“黎昕,他是你爹,你要对他做什么?”

    陆黎昕冷笑:“就因为他是我爹,所以我才会对他做什么,二姐,你松手吧,像你这般冷血的人,你还知道关心陆启刚呢?”

    “黎昕,你在说什么?我们是一家人,你把爹放了,有什么事情好商量啊。”陆婉月想到这以后府中要翻天了,她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

    陆黎昕冷笑着甩开她的手,将她往后一推,自己撩着袍子,朝门口走去。

    其他的姨娘都反应过来,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