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 恨意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35字

    但都迟了,门外一辆黑色的马车何时停在门口的也无人知道,陆家主被强迫性地带上了车里,陆黎昕坐在吗车头,朝屋子里追出来的人冷笑,陆婉月情绪波动太大,差点晕倒,她急急喊道:“都上,都上,把老爷带回来。”

    一群只会花拳绣腿的家丁,只能硬着头皮追了上去,两三个黑衣人一挥手,所有人都被打晕了,陆婉月急得如锅上的蚂蚁。

    她大声地对陆黎昕说道:“我这就去告诉九凰,你这般大逆不道,现在你已经入了族谱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陆黎昕含笑:“你去说吧,三姐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我想要的多了,区区一个族谱就能满足我?二姐,你别白费力气了。”

    说完他转头,对黑衣人说道:“走!”

    黑衣人抽动皮鞭,马车咕噜地往前碾去,一路狂飙,朝城门跑去。

    陆婉月又喊了人去追,但是只能吃到马车的灰尘,家丁返了回来,跪倒在地说道:“二小姐,车子,车子已经出城了。”

    陆婉月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倒,她立即对家丁道:“去,去七王府通知七王妃,请她务必回家里一趟。”

    “是。”

    陆婉月经这么一惊吓,身子如泄了气的皮球,立即软绵绵的,丫鬟扶着她,把她往院子里带:“小姐要保重身体啊。”

    “把我扶进房里。”

    “是。”

    陆婉月坐在床沿,她想到陆黎昕这头威胁她的话,陆黎昕肯定是早就预谋好的,她竟然会上一个十六岁小儿的当,陆婉月顿时无法原谅自己。

    *

    那头,黑色的马车出了城门,陆黎昕掀开帘子进了去,陆家主被绑着嘴巴,呜呜地看着陆黎昕,眼眸极其愤怒,腿拼命地蹬着,试图去踹陆黎昕,不停地喘着粗气,逆子,这个逆子,陆黎昕含笑着坐在他跟前,笑道:“爹,你否后悔了,早知我当初进到陆家门的时候你就应该把我掐死,或者……我在娘亲的肚子里的时候你就应该把我弄死,啊对了,你不是没做过这种事情,你还记得吗?当你得知我娘怀了我的时候,你差点把她打死,你说她怀的不是你的小孩,你说她偷情了,是吗?哦你还说了,我娘这辈子都改不了她是妓/女的本色,对吧?我娘这些年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你知道吗?她又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陆家主一个劲地蹬着腿,眼眸里都是愤怒,陆黎昕仿佛没看到似的,他从怀里拿出另外一个玉佩,与陆家主给他的玉佩搭在一起,放在陆家主面前晃:“爹,你看着这玉佩啊,多漂亮啊,你当年给了我娘以后,我娘天天压在胸口睡着,她盼啊等啊就是等你去把她带回来,可是你呢……”

    “这陆家大院里住了那么多姨娘,却没有一个位置是留给我娘的,我娘死了以后就成了孤魂野鬼,这世间依然无法容纳她,她本应该是你们陆府的人,可是你呢,把她给忘了,让她如此自生自灭。”

    陆黎昕满眼的恨意,这个男人毁了他的娘,给了她希望又给了她失望,让她一辈子只守着这块玉佩,死的时候甚至没有一个席子给她,荒郊野外的,陆黎昕满心都是怒火,他从澜城跋山涉水来到了这里。

    却见陆府硕大无比,这作为他的爹的男人却还不肯认他,甚至连问他娘的事情都没有,如此绝情,他定要他付出代价。

    黑色的马车一路朝澜城而去,这半路上,陆黎昕只围喂了无法说话的陆家主半口的烧饼,陆家主吃了一口,陆黎昕眼眸一冷,挥拳给了他一拳头,打得陆家主脑袋一阵晕眩,差点晕倒。

    陆黎昕冷笑,又捏住他的下巴:“哦,我可得手下留情,否则一个不小心把你弄死了你就见不到我娘了。”

    陆家主在他的手中拼命地挣扎。

    *

    陆婉月本来是喊家丁去通知陆九凰的,但心念一转,喊了家丁回来,叫人备车,自己亲自上门。

    院子中的秋千快建好了,那些丫鬟家丁们也都极其欣喜,看着这新奇的东西满脸的好奇,陆九凰监督着完成了工序,她含笑着说道:“春梅,你上去坐坐。”

    春梅愣了,她有些迟疑。

    陆九凰含笑推推她的肩膀:“去吧去吧。”

    春梅这才迟疑地上前,丫鬟一见她来,立即欢喜一手架住了她,把她弄到秋千上,春梅有些惶恐,不停地看着脚下,看着陆九凰。

    陆九凰拍拍手:“你们把春梅姐姐推上天了。”

    丫鬟们立即使力,春梅尖叫了一声,人就被推动了,脚又跟着离地,她惊恐地啊了好几声。

    下面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连陆九凰都噗了一声大笑。

    渐渐的春梅被推得能自己平衡身子了,她紧紧地拽着那粗粒的绳子,感受到一股凉风吹来,身子往上抛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她不再尖叫了,慢慢地享受起了这个感觉。

    陆九凰含笑。

    春梅有些恋恋不舍的下来,桂花笑道:“这可是王妃要做的,让王妃上去玩玩。”

    陆九凰含笑:“那是自然的。”

    春梅立即扶住了陆九凰,把她带上了秋千,陆九凰对着这个东西并不陌生,也不害怕,反而感到很亲切,她终于在古代里建了一个自己熟悉的东西了,她坐了上去,一边一只手抓着绳子,丫鬟在后面使力,陆九凰慢慢地随之秋千荡上了高空,她呼吸了下新鲜的空气,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声玲珑,她本就长得不差,这番看起来脸蛋极其精致。

    云淮远一走进院子,就听到陆九凰的笑声,他双手负立,陡然转头,就看到院子中多了一件他不认识的庞然大物,这昨晚他还没见过的。

    但是在秋千上的陆九凰笑得如此开心,开朗,云淮远盯着她的笑脸久久无法回神。

    而跟陆九凰玩得开心的丫鬟家丁也都没注意到他们的王爷到来,到时推得起劲,看得起劲。

    而就在这时,云淮远突然运气,飞上半空,拦腰把陆九凰从秋千上一把搂了下来,陆九凰起初只感到一阵阴影没有看到人,惊得大叫,云淮远坏笑道:“凰儿叫得如此撕心裂肺可是在怕什么?”

    陆九凰看清了是云淮远,顿时狠狠地抬起拳头打了他的手臂:“你这般吓人!”

    其他人一看到是王爷,纷纷跪倒在地上,云淮远可没在意其他的人,他抱着陆九凰哈哈一笑,带着她往躺椅走去,并自己先坐下,把陆九凰压在他的大腿上,搂着她的腰,含笑:“这是何物?为何我未曾见过?”

    陆九凰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他又搂紧了笑着看她。

    陆九凰瞪眼:“秋千,这叫秋千,可以荡来荡去,我还没未玩过瘾呢,王爷就来扰兴。”

    这院子哪里有人敢如此跟云淮远说话,云淮远没有怪罪反而笑得愈开心,他捏紧她的下巴,亲吻了两口,含笑道:“是是是,我扰兴了,不如我给你推?”

    “那如果这样便更好了。”陆九凰也毫不客气地说着。

    这毫无避讳地就在院子里亲亲热热。

    大家伙都看着。

    也看到云淮远对陆九凰的宠爱。

    这王爷对王妃如此不一般,任由王妃撒泼。

    此时,一家丁冲进了院子,跪在地上说道:“王妃,陆府二小姐求见。”

    陆九凰正跟云淮远说话,一听,愣了一下,云淮远问道:“可是陆婉月?”

    “是。”

    陆九凰下了云淮远的大腿,说道:“带路。”

    云淮远起身,搂住她,笑道:“凰儿顺势也带上我。”

    陆九凰扫了他一眼:“你去做什么?”

    云淮远摊手,说道:“好罢,我在和硕院里等你回来,你去去便回。”

    陆九凰带着春梅出了院子,跟着家丁的脚步朝大厅走去,她其实不太想见陆婉月,但陆婉月的到来也许是因为陆黎昕,陆九凰不可掉以轻心,到了大厅,陆婉月正站着,一看到陆九凰,她立即上前。

    旁边桂花大声地说道:“放肆,见到王妃不行礼?”

    陆婉月愣了一下,她咬着牙看着光鲜亮丽的陆九凰。

    陆九凰含笑:“姐姐,对不起,这可是礼数,这王府中礼数真是多啊。”

    陆婉月一口血咽在喉咙里,她本以为陆九凰应是会替她说两句话的,但没想到陆九凰竟然是这般意思。

    她眯了眯眼,鞠躬道:“见过王妃。”

    “姐姐免礼。”

    陆九凰看着她吃瘪的样子,无比的舒爽。

    “姐姐来找我,可是有何事?”

    陆婉月站起身,愁容漫脸,低声地说道:“爹出事了。”

    “何事?”

    “今日我让爹让黎昕入了族谱,可这仪式刚完,黎昕就带了一群黑衣人将爹给掳走了。”陆婉月想到陆府中群龙无首,就感到恐慌,她一个女子一个人撑不起那么大的陆府,那些个姨娘又都是只会生事不会干事的。

    “入了族谱?”陆九凰眼眸一亮。

    “嗯。”

    “为何你会答应让黎昕入族谱?”印象中陆婉月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