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祭拜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52字

    陆婉月听到这个问题,迟疑了一下,她总不想告诉陆九凰,她是被威胁的,她没那么好心,一个外来的野种也要进族谱,现下她都有些后悔,这陆黎昕明摆着早有预谋,她还傻傻地中了圈套,弄丢了她的爹。

    陆九凰轻笑:“不必回答了,我知你没那么好心,你应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会让黎昕入族谱的。”

    陆婉月脸色微红,她低声地问道:“那你可知陆黎昕把爹带去哪里了吗?”

    陆九凰含笑,却没有回答,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去了澜城,不过她并不打算告诉陆婉月,她摇摇头说道:“我并不知道。”

    陆婉月眯着眼看陆九凰,想从她脸上看出是否在撒谎。

    陆九凰脸色沉稳,情绪看不出,陆婉月磨牙问道:“你与黎昕关系较好,你也不知道黎昕会将爹带去哪里吗?”

    “姐姐我真不知道,你何苦为难我,你这赶过来,风尘仆仆的,快坐下喝杯茶吧,晚膳也在府中用好了。”陆九凰故意转移话题,陆婉月听出门道了,她掩去眼眸一丝冷意,含笑道:“既然妹妹不知道,那便算了吧。”

    陆九凰对桂花说道:“这姐姐都来这么久了,茶怎么还不上啊?”

    桂花立即应声而去,端了茶上来,奉在桌子上,陆九凰对陆婉月笑道:“姐姐,近日家中还好吗?”

    “不好,你也知道了,爹被掳走了,我也不知该怎么办。”

    陆九凰轻笑:“姐姐不必担心,黎昕是爹的儿子,他定是不会作出什么伤害爹的事情的。”陆九凰确实不在意陆家主会不会有事,反正有事那也是他的命,陆九凰这自从穿越过来,也从没得到他半点温情,她更不可能会去救他,浪费精力。

    陆婉月嘲讽地一笑,并不搭话,她也不是非得把陆家主找到,只是陆府这么大的一摊子,她撑不起来罢了。

    陆婉月草草喝了两杯茶,便要赶回陆府。

    陆九凰挽留不住,便笑道:“那便不送姐姐了。”

    陆婉月匆匆地出了王爷府,上马车之前,多看了这高墙一眼,想到那个俊美的男人,她脸色黯然,踩着家丁的后背,便上了车。

    陆九凰优哉游哉地在大厅中,听着外头马车渐渐远去的声音。

    这个陆黎昕啊,到底想干嘛呢?

    *

    黑色的马车紧赶慢赶地进入了澜城,恰逢天公不做美,雨水冲刷下来,瓢泼大雨,马车几次颠簸,车里陆黎昕稳坐,可是陆家主却颠得近乎呕吐,陆黎昕宛如没有看到似的,车子在午夜时分,赶到了一处墓地。

    黑衣人低沉的嗓音在外头响起:“公子,到了。”

    陆黎昕恩了一声,他率先挑开布帘,出了去。

    对黑衣人说道:“把他弄出来。”

    黑衣人应了声,钻进了车里,拉着陆家主的脚就往外拖,陆家主疯狂地挣扎唔唔唔了好几下,口中的呕吐物纷纷地从遮住嘴巴的布条里溢了出来,黑衣人拎着他的衣领将人扯出了车里,一下子外头黑漆漆的,又带着一股墓园的阴森,陆家主吓得开始又疯狂地挣扎起来,他瞪着陆黎昕,这该死的打算将他弄死在这里?!

    如此大逆不道,弑父!简直不可忍。

    陆黎昕仿佛没看到他眼眸里的情绪,对黑衣人说道:“带过来!”

    黑衣人提着陆家主,跟上陆黎昕的脚步,陆黎昕在一片墓地里找,很快他就看到了一个木牌,他走了过去,眼眸悲伤地看着那块木牌,此时还有飘零小雨,打在他的肩膀上,他宛如不知,低低地喊道:“娘,我带他来看你了!”

    黑衣人将陆家主扔在木牌的跟前,陆家主挣扎着要起来,陆黎昕猛地一把抓住他的头,往前压,陆家主挣扎着这才看清了上头的名字,他睁大眼睛,唔唔唔地想说些什么,陆黎昕冷笑,他压着陆家主的头:“先给我娘叩三个响头。”

    说完也不顾陆家主的意愿,将他的头一直压在地上,抬起再往下压。

    陆家主被这么强迫着压着,疼痛一阵阵地传来,他甚至来不及说话,头压在石地上血跟雨水融合在一起。

    “公子!”

    黑衣人出声。

    陆黎昕才恢复了神智,他停下了动作,又猛地把陆家主的头抬起来。

    陆家主此时额头血肉模糊,泥巴混着血往下滴落,极其狼狈,陆黎昕蹲下身子,指着木牌上的名字:“记得她吗?”

    陆家主迟疑地点头,血遮住了他的视线,他只看到那名字的一半,但这个名字他也不会忘记。

    当年只有她给了他一点希望,但他不信,他被方曲儿折磨得快疯了,不相信她能怀上他的孩子,现如今,陆黎昕报仇来了。

    陆家主也知,也许今晚他就得丧命于此,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指着嘴巴的布条。

    陆黎昕看到了,冷笑着蹲下来:“想要我帮你解了?”

    陆家主点点头。

    陆黎昕轻笑:“想跟我娘说话?你先忏悔?”

    陆家主又拼命地点头,陆黎昕看着他,许久许久,才解开了那个布条,布条一拿开,一股子酸臭的味道扑面而来,陆黎昕宛如没有闻到,他冷笑拎着陆家主的衣领把他转向了那个木牌。

    陆家主看着木牌上的名字,弯腰,磕头,一次比一次重,他缠着嗓音道:“对不起,对不起,杏儿,是我的错,是我不对,当年我我失心疯了。”

    他说了很多话,陆黎昕没有动,他就这么听着。

    陆家主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看着这木牌上的名字,想到了很多过去,他的这一生都被方曲儿给毁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雨渐渐地越来越大,打在这木牌前的两个男人的身上,陆黎昕坚忍不拔地站着,而陆家主却一个劲地磕头,说到最后他甚至还要留遗言,他一直认为自己活不过今晚了,一道雷劈了下来,打亮了天边的云朵。

    陆家主眼前一黑,头一栽,倒了下去。

    陆黎昕冷冷地看着他那身躯,用脚踹了踹,唇角含着一丝冷笑。

    旁边黑衣人轻声问道:“公子,如何处理?”

    陆黎昕转身朝外走,说道:“把他扔到陆府门口。”

    三日后。

    京城一阵喧哗。

    为何呢。

    陆家家主被人扔在陆府门口,差点吓晕了一众路过的百姓,陆婉月匆匆披着外衣从院子里头跑了出来,便看到陆家主还昏迷着,躺在地上,她大声地吼道:“来人啊,把老爷扶进院子里!”

    那家丁应了声,扶起陆家主的时候还特意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若是死了,他才不想扶呢。

    幸好还有一丝虚弱的气息。

    陆婉月本是想喊大夫过来的,但她一想到陆九凰那漠不关心的态度,心里便想着不能让她太舒服,于是打发了家丁说道:“叫七王妃上来给老爷看病!”

    “是。”

    陆九凰身为大夫,她不可能见死不救,这一听闻陆婉月要她去给陆家主看病,陆九凰冷笑了一声,便备轿,朝陆府而去。

    云淮远还在房中,一听闻这事,立马摔东西:“这陆家没有大夫了吗?!”

    桂花在一旁低声道:“王爷别生气,这王妃毕竟是陆家的三小姐,王妃又是心善的大夫,必是要去看看的。”

    云淮远气顿时也消了,这几日他成日出入宫中,夜晚也不敢打搅陆九凰,好不容易寻了今日想与她缠绵一番,没想到竟然这陆府又把人叫走了。

    他呼了一口气,坐在床沿,后拔了房中的软剑,飞身出去,在院子中舞了起来,招招带狠劲。

    陆九凰回到陆府,便被带往陆家主的里屋,此时陆家主身上的污脏都清洗掉了,也换了一件新的衣衫,陆九凰坐下后,看到他额头上的印子,心下明了,陆黎昕肯定是将陆家主带到墓园去了。

    想来陆黎昕心里这恨意果然很深。

    陆九凰执起陆家主的手,把了把脉,陆家主只是受寒,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寒,没想到陆黎昕对他还网开了一面。

    “如何?”陆婉月凑上前问道。

    陆九凰说道:“没大碍,就是受了风寒,多注意便是了。”

    “爹昏迷了挺长时间。”

    陆九凰含笑:“也没多大事情,受了惊吓了。”

    陆婉月有些不相信。

    陆九凰轻笑:“怎么?不信啊?不信何必叫我回来?我与王爷刚刚要就寝呢。”

    一听到王爷,陆婉月眼眸就是一深,她妒忌陆九凰,她挽了挽袖子,漫不经心地问道:“妹妹,这京城中传着王爷独宠你的事情,可是真的?”

    “哟,姐姐何时这么八卦啊?”陆九凰掩嘴轻笑,陆婉月看她这般,磨了磨牙,陆九凰摆手:“王爷只是偶尔上我那里去就寝罢了,哪来的独宠啊。”

    “是么?妹妹真是好福气。”

    确实是好福气啊,比起嫁给云万里的陆辞画,陆九凰的日子似乎好得很,陆辞画现下被挤压得险些丢了侧妃的位置,相比之下,陆九凰风光得外头人人称羡,但这些又是陆九凰要的吗?跟一群女人分享一个男人,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

    无奈现下没有更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