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 鸳鸯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50字

    陆九凰没有在陆府多呆,现如今陆府中人烟稀少,硕大的陆府已然空空荡荡,徒生一股阴森,她呆着都觉得心里发寒,她见陆家主没事,左右与陆婉月聊了一会,便回王爷府,陆婉月到底是出门送了人。

    站在陆府的大门,看陆九凰上了那华贵的软轿。

    她突地喊住陆九凰:“妹妹。”

    陆九凰停下了动作,转身,陆婉月清清淡淡地问道:“妹妹,你可知陆黎昕会去哪里?”

    陆九凰含笑:“不知道。”

    “嗯。”陆婉月嗯了一声,看着她上了轿子,实际上她刚刚想问的并非这个,而是想问陆九凰,王爷的事情。

    可是这话到了嘴边,终究是没有说,反而转个弯,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陆九凰并没有把陆婉月的问题当一回事,她上了轿子后,轿夫也不敢耽误,急忙驱使马车,返回王府。

    下了轿子,陆九凰一路朝和硕院走去,走近了就听到剑在半空中划过的声音,她进了院子,就见云淮远穿着里衣飞在半空中,舞着剑,她没过去打扰,而是带着春梅朝大厅走去,云淮远招式耍专注,并没有注意到陆九凰回来了。

    他停下来的时候,擦了擦汗,敛着眉头问桂花:“王妃呢?”

    桂花轻声道:“刚回来,在里屋,刚抬了热水进去,估计正在沐浴。”

    云淮远扔了手帕,说道:“来了怎么不吭一声,你们都干什么吃的?!”说完便大步地朝里头走去,他今晚本是兴致好好的,想与陆九凰重修于好,倒被再三地打断,导致怒火中烧,这一开口就有责备的意思。

    桂花被劈头骂了一顿,缓了缓神才跟了进去。

    里屋有个沐浴间,透过屏风可以看到点了蜡烛,云淮远本是满心的怒火,见到了那朦胧的背影,心里的气倒消了些,他摆好软剑,朝沐浴间走去,春梅恰好开门,一眼对上云淮远的视线,张了张嘴正想说话。

    云淮远把修长的手指放在唇边嘘了嘘,便朝里头走去。

    坐在浴桶里的陆九凰,听到脚步声,掬了水在手里,对身后的人说道:“春梅,帮我弄点花瓣。”

    云淮远左右一看,看到那小圆桌上摆放着一篮子的花瓣,他抓了一手,朝浴桶走去,站在身后,看着浴桶里晶莹的后背,他轻轻含笑,将花瓣举高,从头顶上洒落,落入了桶里,陆九凰还伸出一只手去接。

    随即云淮远拿起放在桶沿的布,轻轻地擦上陆九凰的后背,陆九凰宛然以为是春梅,轻笑:“春梅,这我自己来,你去看看王爷是否舞好剑了,弄点点心进来。”

    云淮远坏心顿起,他微微倾身,靠在她的肩膀上,含笑道:“好啊。”

    陆九凰一听到是男声,吓的猛地转身,往后倒去,一抬眼竟是云淮远,她立即双手捂住前胸,说道:“王爷,你出去。”

    云淮远含笑,掂掂手上的湿布:“我还要帮你擦背。”

    “不用我自己来。”

    “那你帮我擦。”

    他只穿里衣,刚刚舞剑一身的汗,现下是需要清洗清洗,他立即伸手去揭开衣衫,陆九凰无奈地说道:“王爷,你若是要洗,我让下人打水进来。”

    “不必,我看你这浴桶里的水正好。”

    他已经解开了里衣,露出结实的胸膛,那胸膛在微弱的蜡烛光下,显得格外立体,格外性感,陆九凰看了一眼就想起身,云淮远便是在此时跨入了桶里,溅起了水花,陆九凰还没起床,就被云淮远一把搂住,拖到胸前,云淮远含笑:“难得与凰儿来一次鸳鸯浴。”

    陆九凰羞得脸都红了,两个人都赤身裸体,肌肤相贴,无比炎热,她动了动身子,元淮远压住她的腰身,轻笑着擦擦她的后背,又亲吻她的侧脸:“凰儿何必害羞呢。”

    “王爷,你别这样……”陆九凰虽然身为现代女性,但对这些事情还是很保守的,尤其是在浴缸这种东西,简直太羞耻了好吗。

    云淮远可不管她在想什么,从桶里褪去了自己的里裤,陆九凰坐在他的两腿间,瞬间吓得差点跳起来,云淮远轻轻一笑,搂住她的腰身,任由下面水纹波动,打在两个人的腿上,若有似无地相贴。

    这一次澡洗得够久的,陆九凰被云淮远拦腰抱出浴桶时,她浑身都泛着红色的光泽,云淮远抱着她走到床边,将她放下,随即便覆了上去,低头亲吻她的嘴唇。

    陆九凰被吻得不分东西南北,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他扯下床帘,抬高她的腿。

    再一次宠幸了她。

    屋外,春梅还想推门而进,被桂花给拦住了,桂花嘘了一声,春梅陡然明白,脸蛋立即一红。

    这一夜,漫长而又浪漫。

    柳叶院

    “你说王爷再次宠幸了王妃?”柳叶此时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会大发雷霆了。但语气依然阴冷。

    “是啊,据说王爷在和硕院呆了一个晚上,王妃出去了一趟,他还是等着,回来了就进里屋,也没再出来,这王爷何时会如此等人啊,王妃也甚是没规矩,扔了王爷一人就出了门。”丫鬟说得颇为愤恨。

    王妃未进来之前,柳叶院算是这府中最风光的地方,但自从这王妃进门以后,柳叶院已经许久王爷没有关顾过了,反倒是柳荫院,倒还是被王爷宠幸了一次,这府中的丫鬟小厮都开始颇有眼力地站队了。

    柳叶冷笑:“无妨,再让她嚣张一回。”

    *

    云淮远受皇上旨意,要出趟远门,大约三四天左右,一早云淮远就抱着陆九凰厮磨,低声道:“你可知我为何昨晚愿等你那么久?”

    陆九凰从他怀里轻轻地挣扎,应道:“不知。”

    “因怕这几日出公差,太过想你了,才非得等你回来不可。”云淮远亲吻着她的侧脸,他也不知为何会如此痴迷于陆九凰,也许是因为她与别的女人不同,即使常常语出惊人,但依然还是与众不同。

    这男人身份地位高了,女人是不愁的,但除了貌美,这些女人的性格几乎都一样,云淮远并非好色也并非风流之人,但对这些女人的心,也是很轻易拿捏的,她们不像陆九凰,陆九凰她永远让他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甚至她想做的事情她总是能够做到,这就好比陆九凰若是想要离开他,他恐怕是拦不住的。

    陆九凰轻笑:“王爷在外,可别说这等话讨人嘲笑啊。”

    云淮远捏了捏她的小腰,无奈地道:“也只有你感如此对我。”

    陆九凰翻了白眼,说道:“王爷,不是要出门?这外人的人已经候着了,可别耽误了时间。”

    春梅已经敲了两次门了,云淮远经陆九凰提醒,这才起了身,拉拉里衣,对陆九凰说道:“王妃来伺候我穿衣。”

    陆九凰摇头:“抱歉呐,我连自己都伺候不好。”

    云淮远霎时瞪眼,这府中几个小妾个个伺候人都是一把手的,陆九凰这王妃偏生一点也不会?他瞪了瞪,后突然笑了起来,俯身亲吻了下陆九凰的额头,这才对门外说道:“进来。”

    春梅跟桂花推了门进来。

    本以为云淮远应是早就收拾妥当了,倒没想到云淮远竟然还穿着里衣,春梅霎时有点头疼,她家小姐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呢。

    王妃服侍王爷,那都是人之常情的,也是规矩啊。陆九凰竟然半点也没做,桂花立即上前服侍云淮远穿衣。

    春梅也有眼力地上前,给陆九凰穿衣,一时间屋子里竟然只剩下衣料摩擦的声音,大厅里饭菜已经布好了,云淮远拉着陆九凰的手,去大厅用早膳。

    此时院子中已经有不少人候着,那都是要陪云淮远出门的。

    云淮远用了早膳,匆匆地就出了门。

    桂花低声地说道:“王爷此去要三日,这府中的一切劳烦王妃打理了。”

    “嗯。”陆九凰点点头。

    吃过早膳,柳叶便带着小妾上门请安。

    陆九凰勉为其难地招待了她们,她们似乎也不太想呆久,草草说了两句,便个个都散去,陆九凰清静下来了,心里也净了。

    她叫春梅在外头候着,她进炼药房里去忙活。

    春梅应了一声。

    桂花也在院子里忙活着。

    大约下午,陆九凰正躺在躺椅上歇息,这就有小厮急忙走了进来,一下子直接跪在陆九凰的跟前,陆九凰被扰了清静,坐直身子,问道:“何事?”

    小厮哆嗦道:“柳叶姨娘带了人从这边走来,似是找王妃有事,但我看她带了一些奇怪的人,王妃,这王爷不在府中,我们都听从王妃的话。”

    陆九凰敛了眉头,看向桂花,桂花也是一脸茫然,她立即喊小厮道:“去,把管家给我叫过来。”

    小厮喳了一声,立即朝外头走去。

    方才只是匆匆的一眼,他就感觉这府上要出大事了,他前脚一走,柳叶当真带了人进来,陆九凰还没坐起来,一大泼狗血就朝她兜头洒了下来,紧接着一个穿着奇形异状的人便跑了出来,对着她挥舞着手中的铃铛,嘴里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