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 做法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32字

    桂花冲着柳叶大喊:“放肆,这里是正妃的院子!”

    柳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轻笑:“桂花,我知你是王爷的心腹丫鬟,但此事我也要告诉你,这王妃被狐妖给附了身,必须得驱掉才行了,此事你就别管了。”

    桂花冷冷地说道:“王爷这前脚一走后脚你就如此胆大妄为,我现下就告诉王爷去!”

    说罢她急忙朝院门口走去,柳叶眉眼一含,冷冷发笑,对着带来的家丁说道:“来人,将院门封锁,谁也不许进来,但也不许出去。”

    家丁应了声,十几个家丁将门紧紧地挡住,桂花堪堪被挡在了门里,几十个家丁将门一字排开地挡住。

    陆九凰来府里的时间终究不如柳叶的长,她又整日在院子里,甚至连实权都还没完全使用,可是柳叶不同,她好歹是府中的老人了,几乎这府中的一些事情她还是说得上话的,所以这些家丁听信了她的话,认为王妃确实是狐妖,这才有了胆子来这里堵门。

    桂花气得发狂。

    而那去请管家的小厮竟然一时没找到人,他到处去找都没看到管家的影子,一时间也有些茫然,再次返回院子,竟然见院子已经锁上了,他从外头推都推不开,这下子便大事了,他冲着院子喊了一下,可里头的铃铛声极响,那作法的声音也近乎盖过了他的声音,他转身匆匆地朝大门跑去,想去通报王爷。

    但跑到一半,便被人从身后给打晕了。

    那打他的人缓慢地从假山后出来,竟然是他!

    陆九凰自从被破了狗血以后,那些个穿着怪异的法师就在她身边绕来绕去,那些铃铛仿佛有催眠作用似的,将她浑身的力气都抽离了,她想从袖子中抽出毒粉,可是手还没有进那袖子里,那人就一把拉起她,将她翻转个身子用力地压在墙壁上,随即一支桃木剑就入了她脑后的梁柱上。

    接着一拨人冲了上来,拿着粗粗的麻绳将她死死地牢牢地给绑住。

    春梅大声地喊道:“你们放她下来!你们放她下来,我们小姐不是狐妖,不是!王爷回来会治你们的罪的!会的!”

    她也被家丁压在地上,动弹不得,整个院子的小厮跟丫鬟都被柳叶带来的人给控制住了,陆九凰被绑在了柱子上,那些铃声响得她脑壳疼,甚至快要将她的耳膜给掀出来了,是个正常人被这样折磨都会去掉半条命的,陆九凰一时间神智有些恍惚,她发现在这个古代如果没有半点功夫,只能任人宰割,碰到这种情况,甚至连毒粉都没有用了。

    她想起没有嫁给云淮远之前,她有任何危险,都是云淮远出来救她的,可是这次她却因为他而受到这样的屈辱,偏生,他还没来得及赶来救她。

    思绪很乱,她张了张嘴,发现脸上干干的,那些狗血粘在她脸上结了,又因她动一下,它们就裂了,陆九凰死死地看着柳叶,此仇不报,她枉为一个现代人。

    而此时,已经出了京城的云淮远骑着高头大马,完全不知道陆九凰正在受什么样的折磨。

    *

    三日后。

    云淮远事情办完了,他回到城里,护卫守在他左右两侧,七王府大门口,柳叶带着几个小妾个个貌美如花,形成一条风景线,她们看到云淮远,缓缓鞠躬:“王爷回来了!”

    柳叶甚至走了出来,亲自去扶云淮远,云淮远在一群人当中没看到陆九凰,他拂开柳叶的小手,笑道:“我自己来。”

    便下了马,小厮牵走他的马,云淮远偏头问一小厮:“王妃呢?”

    那小厮愣了一下,应道:“王妃在院子里。”

    “哦?”

    云淮远感觉有些奇怪,至少陆九凰没来接他也就算了,桂花也没有?

    他眯了眯眼,朝大厅走去。

    柳叶见云淮远这行为,立即秀眉一敛,这既然陆九凰已经做好法了,肯定就回归到人形了,可是为何王爷一来就找她。

    她立即朝管家使了一个眼色。

    管家悄然地从另外一条路离开,并且比云淮远速度要快地来到和硕院里,将那已经上了锁的院子打开。

    里面的所有人都猛地站了起来,桂花跟春梅脸色惨白,焦急地朝门外看去。

    她们被锁了三天两夜。

    云淮远带着小厮一进院子,就感到不对劲,桂花跟春梅跪下的时候几乎头碰到地上,快要晕过去了似的,而且他完全没有看到陆九凰,院子里其他的丫鬟也都是一副惨白的脸色,他一把捏住桂花的手臂,将她提了起来:“说,出什么事了?”

    桂花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说,只是指指里屋。

    云淮远松了手,将桂花推开,大步地朝里屋走去。

    院子里的丫鬟们狠狠地都松了一口气,接着都哭了起来,王爷可算是回来了。

    而云淮远一进大厅,也听到身后的哭声,他加紧了脚步,推开里屋门,而里屋一股很奇异的味道扑面而来,云淮远下意识地掩住了嘴鼻子。

    这三天来,由于院子被锁,桂花她们即使拼死把陆九凰从那柱子上扶下来,可是这即没有水的,陆九凰那一身的狗血完全无法清掉。

    床上躺着一个人,那刺鼻的味道就是从那人的身上传来的,云淮远走近了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撕开,那一张红色的脸可是他认识的陆九凰,瞬间他整个人暴怒,一把抱住陆九凰,轻声地唤道:“凰儿。”

    陆九凰慢慢地睁开眼睛,对上云淮远的视线,她轻轻地扯了扯唇:“你你回来拉?你,你要替我报仇。”

    “是谁?究竟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云淮远没想到他才出去三天而已,陆九凰此时宛如游魂似的去掉了半条命。

    陆九凰身子还是可以的,只是太累了,尤其是精神还有些恍惚,她真的被那些道士给折磨得仿佛她真的是妖狐似的,她甚至怕他们的作法,把她现代的这具灵魂驱离陆九凰的这个身子,她轻轻地搭上云淮远的肩膀,低声道:“王爷,你家的小妾,可真是厉害啊。”

    云淮远脑门一蒙,他紧紧地搂着她,随即拦腰将她抱起,大步地朝门外走去,并且大声地喊道:“来人,来人,请大夫!”

    跟着云淮远的小厮立即跑了出去,云淮远对还跪在地上的桂花道:“还愣住干什么?快去打热水,给王妃沐浴!另外,把柳叶等人给我叫来。”

    “是。”桂花起身,立即去安排事情。

    不一会,热水来了,在沐浴间,云淮远小心翼翼地把陆九凰给放进了桶里,随即他低声道:“你们所有人都出去。”

    春梅有些不放心,但还是被桂花扯了出去。

    陆九凰三天没有洗澡了,一碰到水,整个人呼了一下,她动了动手臂,云淮远便亲自上前,替她把衣服给扯了下来。

    当看到陆九凰浑身的伤痕时,云淮远肝胆俱裂,他紧紧地抓着桶沿,问道:“这是谁弄的的?”

    陆九凰含笑:“不就是王爷的小妾吗?”

    云淮远的眼眸闪过一丝狠意,但现下最重要的是陆九凰,他轻轻地抚摸陆九凰的肩膀,拿着布亲自帮她擦身子,一桶水很快就变成了红色的,都是那些狗血。

    *

    柳叶被喊道前去和硕院的时候,差点一软,她真的没想到,明明做好了法,为何王爷竟然还会一进府中就直接去和硕院,那个道士明明说了,这狐妖从身上驱走以后,那被迷惑的人清醒过来以后,会反过来厌恶那个迷惑他的人,甚至还会伤害她。

    她当下以为王爷去找王妃,肯定是要去算这笔帐的,但没想到他竟然还喊她们去,而且还叫了贴身的丫鬟桂花来喊。

    她一看到桂花,脸色就惨白。

    她问桂花:“王爷唤我们为何?”

    桂花冷冷笑:“你说呢?”

    柳叶颤着身子,又问:“难道王妃那狐妖还没有驱走?”

    桂花冷笑:“王妃本就不是什么狐妖,你算盘打错了。”

    柳叶腿一发软,丫鬟死死地扶住她,才不至于摔倒,她想到那和硕院子她走之前的模样,那里完全没有整理过,甚至直接就把门给锁了,若是陆九凰没有驱走狐妖,王爷见到这副模样,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柳叶当下心思翻转,那头,其他的姨娘都过来了,大家面面相视,显然是有些茫然以及害怕。

    柳叶看了眼站在人群后的柳荫,她问道:“柳荫,你家奶娘呢?”

    柳荫没有心眼地说道:“在院子里。”

    柳叶应了声,朝丫鬟轻扫了一眼,那丫鬟悄然地从人群后跑了出去。

    桂花见人齐了,冷笑一声,便在前头引路。

    这次事情全部是由柳叶做的,其他的姨娘顶多也就是知道而已,她们也被叫了来,有些茫然。

    云淮远已经搂着陆九凰坐在大厅里了。

    桂花带了人进来后,她就立在一旁,柳叶看到王爷还抱着陆九凰,脑门一冷,这……这真的没有驱成功!那个狐妖还在陆九凰的身体里。

    云淮远冷冷地看着她们,随即冷声道:“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