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章 问责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47字

    入了府中多年,柳叶还第一次被这么喝坼,她哆嗦了一下,这才跪了下去,身后其他的人也跟着跪,一下子全部跪倒成一片,云淮远冷笑:“柳叶,你先说说,是谁请道士来府中的?”

    柳叶哆嗦了一下,低下头,说道:“王爷,是,是是柳荫的奶娘。”

    柳荫一听,猛地抬头,她不可置信地说道:“柳叶姐姐,明明是你让奶娘喊道士进来的,怎么变成是奶娘自己喊的?”

    柳叶冷笑:“怎么?想冤枉我?当日王爷去你的院子中,王爷没有动你,你心有不甘,带着奶娘上门,与我说了此事,又说王妃有狐妖附体,说想带一个道士进来,驱掉王妃身上的狐妖,可有此事?”

    柳荫年纪还小,这事情确实是奶娘提出来的没错,但柳叶明明也说了的,并赞同附和的,现下她竟然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与奶娘的身上,柳荫流着泪摇头,对座位上的云淮远磕头:“王爷!求你放过奶娘。”

    云淮远眯了眯眼,他顺着陆九凰的肩膀,冷声道:“来人,将奶娘带上来。”

    柳荫一听,整个人摇摇欲坠,她急忙爬到云淮远的跟前,紧紧地扒住他的大腿:“王爷,王爷,求你放过奶娘,她是无辜的,她是无辜的。”

    云淮远一抽旁边的软剑,冷冷地对着柳荫:“不管你们是不是无辜的,今日这笔帐我要跟你们好好算!让你们知道,这府中谁才是主子!”

    柳荫跌坐在地上。

    而柳叶听到这话,脸色也是一片惨白,所有人开始求饶。

    奶娘被带了进来,推跪在地上,其实奶娘从被抓住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柳叶将她们推出来当箭靶了,她只能伏跪在地上,轻声道:“王爷,请你放过柳荫,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

    “不!奶娘!”柳荫哆嗦着紧紧地抓住奶娘的手,满脸都是泪水。

    云淮远冷冷地看着她们。

    正当云淮远想开口说些什么时,陆九凰突地从他的怀中起来,她从主位上下来,首先来到柳叶的跟前。

    柳叶仰着头,看着她。

    陆九凰轻笑:“我从来就不是善良的人,当日你把我钉在柱子上的时候你就该知道,我终是要讨回来的。”

    她狠狠地一抬脚,将柳叶一脚踹得往后倒去。

    柳叶胸口一震,整个人跌倒在地上,陆九凰随即上前,一脚踩住她的手,轻笑:“记住了,这是我的报复,而非王爷的,我对什么家规家法都不感兴趣,谁伤害了我,我必定是要讨回来的。”

    柳叶啊了一声,刺痛从她的五指传来,她疯狂地掰陆九凰的脚。

    陆九凰没动,还缓缓动了动自己的脚,踩得极其用力,柳叶疯狂地大叫,她喊道:“王爷,王爷,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云淮远极其震惊,他没想到陆九凰没等他开口,自己先教训了柳叶。

    他从座位上下来,扶上陆九凰的肩膀,轻声道:“凰儿……”

    陆九凰抖开了他的手,轻笑:“王爷,这是我个人的恩怨,虽然是因你而起的,但请你记住了,我陆九凰不管在那里,不管是什么身份的,我总是会为自己讨回公道的。”

    云淮远半天无法吭声。

    在场的人都极为震惊,他们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女人。

    不祈求男人为她出头,反而自己亲自上手,陆九凰就着这个姿势,一把抓起柳叶的脸,冷笑道:“记住我这张脸,我不跟你抢男人,你也不能欺负我,以后见到我,你最好绕道走,否则小心我下毒将你弄死。”

    她扬手,一巴掌就扇偏了柳叶的脸。

    柳叶的唇角快速地溢出了血。

    这下子,身后的其他姨娘,吓得个个猛磕头:“王妃饶命啊王妃饶命啊!”

    陆九凰冷笑,她站直身子后,对她们说道:“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今日杀鸡儆猴,好好看清楚,以后若是存了什么坑脏的心思,都给我摆到台面上来,若是在私下动手脚,就别怪我不客气。”

    “是是是,王妃教训的是。”

    “是是是……”

    她们一个劲地磕头,磕得额头都出血了,那张貌美的脸那点看出美貌了。

    陆九凰再次走到奶娘的跟前,奶娘垂着眼眸,没有动。

    陆九凰掰开柳荫拉着奶娘的手,对一旁的小厮说道:“带下去,打二十大板,打死了算,能活着就算她的命。”

    “喳。”小厮立即上前去拖奶娘。

    柳荫死死地抓住陆九凰的衣摆,哭喊道:“放过奶娘吧!王妃,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都是我的错。”

    陆九凰冷笑,捏住柳荫的下巴,轻笑:“柳荫,你还小,你应该是善良无比的,而不是被这样的老奴带坏,这府中你终是有机会得到王爷的临幸的,但若是伤害到我,那很抱歉,我就是一根毛都要算回来的,我没有杀了她,是念在她陪你过门,否则……”她停顿了一下,又用拇指携掉柳荫眼角的泪水:“否则……她肯定是死的。”

    “哇……”柳荫霎时受不住,大哭了起来,紧紧地抓着陆九凰的衣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人敢吭声。

    都把视线定在陆九凰的身上。

    谁能想得到,这一个王妃,竟然是这样的人,她即不耍这些小阴谋,也不杀无赦,却用了这样的方式,让在场的人感到害怕,摄威。

    “好了,都散去吧。”陆九凰累了,她看着众多人,语带冷笑。

    丫鬟扶起自家的姨娘,个个低着头,不敢多看陆九凰一眼,纷纷朝门口退去。

    一下子大厅就退得干净,陆九凰站着,顺顺衣袖,转身朝里屋走去,云淮远回过神,立即追了过去,从身后搂住她的腰。

    陆九凰却把他的手给拎开,低声道:“王爷,我今个累了,无法伺候你。”

    这话立即就让云淮远的脸拉了下来,但他看陆九凰确实累了,迟疑了一下,轻声道:“凰儿……我陪陪你。”

    “不用。”陆九凰撒开他的手,继续朝里屋走去。

    云淮远站在原地,脸色灰暗不明,这个陆九凰居然敢如此对他,可是他偏生却没有半点气焰。

    眼看着陆九凰已经进了里屋了,他终是没有追过去,既然她要清静,那便让她清静了罢。

    随后他转身,朝大厅外走去,桂花跟上,小声地在他身侧说道:“王爷别跟王妃置气,这几日她确实受了很多折磨。”

    云淮远冷哼:“我就是知道,才没有跟她发火,够了,不必替她说话,她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去书房。”

    “是。”

    桂花不敢再多说,她提着灯笼,送云淮远到书房。

    书房里有个隔间,平日里云淮远都是歇息在这里的。

    *

    陆九凰疲惫地坐在床沿,春梅大气都不敢出,弯腰恭敬地陪着。

    陆九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感觉在这个时代,爱情什么都不是东西,只有权利以及武功才能战胜一切。

    这次这事情真的给了她很大的冲击,她感觉如果云淮远没有及时回来,她也许就会死在这一方小院里。

    春梅低声地问道:“王妃,可需要洗漱?”

    陆九凰撑着额头,嗯了一声,春梅立即出门去端了热水进来,给陆九凰擦脸,并服侍她躺下,陆九凰躺在床上却没有直接睡熟,反而是睁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春梅放下了床帘,便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这一夜陆九凰一夜未眠。

    翌日,陆九凰也是晨早就醒了,春梅推开门,见陆九凰已经穿戴整齐了,她一愣:“王妃,今日这么早?”

    陆九凰抬头笑了一下:“是啊。”

    春梅只觉得自己来得不够及时,立即端了热水进来,陆九凰洗净了脸,春梅又去端了早膳进来,陆九凰也是乖乖地坐下来,把早膳吃完,随即她又起身,换上了一套男装服,春梅一愣:“王妃,你这是?”

    “你也快去换套男装吧,我要出门。”陆九凰轻笑。

    春梅立即觉得今日的陆九凰有些奇异,但她没吭声,还是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里,换了一套男装服出来。

    陆九凰带着她,便朝院门口走去,恰逢碰到了桂花,桂花与她们擦肩而过,一时没认出来。

    直到桂花进了里屋,看到桌子上的便签,看了上头的字,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两个是王妃跟春梅。

    她脸色一下子煞白,急忙朝书房跑去。

    然而云淮远已经进了宫里,桂花立即找到管家,跟他说明这事,管家应了声,说叫人去找。

    桂花这才返回了院子。

    由于陆九凰跟春梅穿的是府里小厮的衣服,这才可以一路顺畅地出了大门,一路朝集市走去,春梅问陆九凰:“少爷,你为何想出来?”

    陆九凰看着四周的小贩,含笑道:“出来透透气。”

    春梅顿了顿,应道:“可是没有跟王爷说一声,可好?”

    “我留了便签。”

    “……可你现在是王妃。”春梅还是觉得不够妥当。

    陆九凰并没有应她,一个王妃的身份就让她处处受困啊。

    她来到百草堂,此时一早,只有掌柜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