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 店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36字

    掌柜看到陆九凰,一时没认出来,只当她是来买药的,便问:“这位少爷,要买什么药?”

    陆九凰含笑,走到柜台前:“掌柜不认得我了?”

    掌柜愣了一下,看到那双大眼睛,想了一会,立即绕过柜台,来到陆九凰跟前,跪下:“奴才叩见王妃。”

    陆九凰哎了一声立即说道:“起了,起了,如此多礼做什么,我想问你,清竹在吗?”

    “少爷在后院,我帮你叫他!”

    “不必,我自己进去就好了,掌柜你忙。”陆九凰含笑,说完便带着春梅揭开帘子走了进去,里头还是一股浓浓的药材味,尤其是天井处,摆放着一整叠益母草,陆九凰在圆桌坐了下来,四处看了看,林清竹正在小药间熬药,门未关,一阵阵的药味扑面而来,春梅紧紧地捂着鼻子。

    陆九凰闻了一响,笑道:“青竹,你这一大早熬的药可是要给谁喝的?”

    林清竹专注于看火,陡然听到一熟悉的声音,仿若是不敢相信,半响才敢抬起头,其实,来到门口,便看到陆九凰似笑非笑地坐在圆桌旁,他愣了一下,忙擦了手,来到陆九凰的身边,跪下:“清竹叩见王妃。”

    陆九凰没想打他竟然会行这么大的礼,立即站了起来,虚虚地将他扶起来:“清竹何必跟我客气,快起来,你我依然是朋友,别如此称呼我,那只是个虚名。”

    手碰到她的小手,林清竹立即收了回来,立在身后,低声道:“这身份即在,该叫还是要叫的。”

    陆九凰含笑,说道:“你这一早熬什么药呢?”

    林清竹拂了拂石椅,坐了下来,应道:“女人养胎的药。”

    陆九凰惊讶:“谁?你娶妻了?”

    林清竹苦笑了一番,低声道:“我没有,是隔壁的王大哥,让我帮忙熬制,他媳妇要喝。”

    “哦哦哦我以为你成亲了,竟然也不与我说。”陆九凰轻笑,她也就与林清竹能当得了朋友,他性子比较轻柔,适合当朋友。

    林清竹略苦笑,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心里一阵阵泛酸,这成亲的人明明是她才是啊。

    偏生她嫁的人还是他无法靠近的。

    陆九凰含笑:“清竹,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

    “我想在这京城中找一家店铺,卖药,你看看能否帮我找找?”陆九凰觉得自己还是要开创自己的另外一条路,绝对不能把一生都压在云淮远的身上,而这古代能养活自己的,还是银两。

    虽然古代不重商,只重视功名,但这也算是一条出路,功名这条路她自然是不用想了,古代的女人地位太低,哪能站上政治的舞台。

    林清竹思考了下,说道:“我帮你留意留意。”

    “好,那便谢谢你了,对了上次药王谷的事情你可有眉目?”陆九凰还没忘记那淬了毒的百合片,虽然大概知道是陆婉月下的毒,但她还是要查清楚,说不定跟方曲儿也有关,陆婉月身上的那几颗玲珑丹就是个迷。

    林清竹应道:“没有,未曾听说药王谷的人下了岛,依然是以前那般做买卖,更没有半点风吹草动。”

    陆九凰有些失落:“这样啊。”

    林清竹见她失落,立即说道:“我会再留意的,你且等消息便好,你可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陆九凰含笑说了声谢谢,随即说道:“若是找好了店铺,你到王府来找我,我到时跟你出来看看,若是看合适了,先以你的名义买了,随后布药你帮我,先挂你的名下。”

    林清竹听着有些诧异,他看着她,很想问她,在王府是否过的不愉快?但他终是没问,只是点点头:“好。”

    “谢谢你。”

    “不客气。”

    *

    云淮远下了早朝,便回了府中,等在大厅的桂花立即迎了上来,把手中的便签递给他,云淮远看了一眼,敛着眉头,冷声道:“她出去多久了?”

    桂花低声道:“两个时辰多了。”

    云淮远转身便往门外走去,顺势从小厮的腰间抽了一把软剑,直直地出了门,桂花见状心里一慌,立即喊上那小厮道:“快,快跟上王爷!阻止他做傻事。”

    小厮颤了下身子,不明所以只能追了出去,桂花一时也急忙跟上。

    云淮远一路走入了人群,他岂会不知陆九凰这出门去了哪,她除了来百草堂找那个男人她亦无处可去。

    自然,若是百草堂里没有她,亦好。

    云淮远一进百草堂,那掌柜的看见门口一脸杀气的云淮远,吓得一哆嗦,急忙跪下喊道:“王爷!”

    云淮远站住了,他冷笑:“我的王妃可在里头。”

    掌柜哆嗦着身子,不敢吭声,云淮远一把提起他的衣服,问道:“说,她可在里头?”

    掌柜一直低着头,云淮远将剑指着他的眉心:“不说?不说我便要了你的命。”

    掌柜的终究是怕了,他颤着手,指着后院,云淮远一把推开他,一把撩开帘子,果然,就见到陆九凰一身男衣坐在石桌旁,她的对面,正是林清竹,而且两人还在对视相笑。

    “王爷!”

    春梅是第一个发现云淮远的,惊恐地喊叫了一声。

    云淮远直接上前,软剑一刀就指着林清竹的后脑勺,他冷笑:“与我王妃相会可是很开心?”

    陆九凰猛地站起来,瞪着云淮远吼道:“云淮远,你这是干什么?!”

    云淮远听到她喊他的名字,肝胆俱裂,狠狠地瞪着她:“我干什么?我才要问你呢,你已贵为王妃,竟然私下装扮后,出来幽会别的男人,你可有将我云淮远放在眼里!”

    “幽会?你放屁!云淮远,我这是来谈正经的事情,你这般无理取闹!”陆九凰三两步来他跟前,死死地看着他。

    云淮远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无礼过,他狠狠地一抬手,提住她的胳膊,冷笑:“陆九凰,你是否将这样当成你的与众不同,你以为我云淮远真当没了你不行?你竟然给我私自出府,幽会别的男人!”

    “云淮远,你别血口喷人!”陆九凰冲他嘶吼。

    云淮远冷笑,他的刀剑往前一寸。林清竹被刺伤了,他唔了一声,鲜血从尖端留了出来。

    小厮跟桂花这才赶到,两个人尖叫了一声。

    陆九凰大喊:“清竹!”

    这一喊,刺激地云淮远一双眼睛剧烈地紧缩着,他狠狠地再往前一寸,林清竹喷了血出来,云淮远狠狠地提起陆九凰,低头就咬住她的嘴唇,并狠狠地搂住她的腰,狠狠地啃咬着,这个该死的女人。

    既然已经嫁给他为妻了,还与这个对她心有不轨的男人相见,且昨晚还将他赶出了和硕院,他该将这个女人怎么办!

    陆九凰没想到他竟然会当众吻她,她拼命地挣扎。

    桂花跟春梅都愣了,她们更没想到竟然会演变至此,而从此事一看,桂花心里明白,这王爷对王妃的用情至深。

    他才会如此对待一个无辜的人,他是天之骄子,从来都是潇洒狂妄的,何曾作出如此落人话柄的事情。

    只怕今日这事情,会传遍整个京城了。

    云淮远仿若亲不够似的,他扔了剑,一把搂住她的腰身,再次欺吻了过去,可陆九凰却觉得羞耻,她狠狠地一张嘴,咬住了他的舌头,一阵刺痛,云淮远松了松她,却仍是就着血腥味继续咬她。

    林清竹被掌柜扶着,眼神幽幽地看着这一幕,眼眸里全是惊痛。

    最后,陆九凰挣扎地太厉害了,云淮远掐住她的穴道,狠狠地一捏,她晕倒了,软在了他怀里,他拦腰将她抱起,对桂花说道:“好生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桂花松了一口气:“是。”

    云淮远看了眼脸色惨白的林清竹,冷笑道:“她是我的女人,今生今世都是,你最好放下对她的那一丝念想……”

    林清竹又吐了一口血,他擦了擦唇角,满眼忧伤,并不言语,也没否认。

    大家都是男人,喜欢不喜欢一眼都能看穿。

    云淮远抱着陆九凰大步离开,朝大路上走去,春梅跟小厮都跟上,两人心有余惊,来到府里,云淮远大步地朝和硕院而去,管家见状立即跟上,春梅刚进院子,云淮远就将陆九凰直接带进了内室。

    放好她以后。

    便出来。随后他冷声道:“今日起,和硕院幽闭半个月,没有我的准许,不许出院子。”

    春梅膝盖一软,跌跪在地。

    云淮远冷着脸,没有去看其他人的表情,直接朝门外走去。

    管家也是冷冷地看了一眼,随后安排了人来看守,幽闭,不可出门。

    春梅跌跌撞撞地跑进内室,跪倒在陆九凰的床前,低声哭泣:“小姐小姐怎么办……”

    陆九凰昏迷中。

    七王府听闻王妃被幽闭,顿时沸腾了起来,柳叶对丫鬟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丫鬟点点头,满脸欢喜:“是真的,现下和硕院已经有人把守了。”

    “哈哈,看她还能嚣张到哪去,竟然还敢扯我的头发。”柳叶一想到当时的场景,满心都是恨意。

    现下她的肩膀还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