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八章 幽闭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42字

    陆九凰再次醒来,有些没发现自己在哪里,过了一会,她才翻身坐了起来,所有的记忆才猛地涌了上来,她想起来了,那个该死的云淮远伤了林清竹,一点道理都不讲,她从没见过云淮远那般凶狠。

    她朝门口喊了声:“春梅!”

    门立即被推开,春梅跌了进来,她满脸都是泪水,陆九凰看得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你哭什么?为何哭?”

    “王妃,你,你被幽闭了。”春梅脸上的泪水又掉了下来,陆九凰一愣,低声问道:“你再说一遍,我被干嘛了?”

    “幽,幽闭了!”春梅抹了满袖子的泪水,陆九凰刷地站起来,她冷声道:“是谁幽闭我们的?”

    春梅哭哭啼啼:“王爷。”

    陆九凰磨牙:“他有什么资格幽闭我们!”

    陆九凰朝门口跑去,出了房门,朝大院走去,大院的门被关上了,几个丫鬟抱头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陆九凰走到那门,用力地一推,推不开,她推了好几下,都没动,外头一个幽幽的声音传了进来,是管家,他说道:“王妃,不必费劲了,王爷命你幽闭半个月,你还是好生在里头呆着吧。”

    陆九凰磨牙:“他凭什么?”

    外头管家严谨的嗓音传来:“这王爷做事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若不是现在是在古代,陆九凰就要冲他吼一句,有道理个屁,可现在她在古代,她松了手,浑身无力,走到秋千上,坐下,低下头,只觉得命运弄人,她在现代多自由,到了古代现下一个男人一句话就让她给幽闭起来,还要半个月。

    他凭什么。

    *

    “王妃醒了吗?”云淮远看着手中的书,幽幽地问了一句,管家恭敬地应道:“醒了,还推了门。”

    “哦,有没有说什么?”云淮远慢条斯理地问道。

    管家低声道:“没有,她,她只问,您凭什么……”

    云淮远冷笑,这果然像她会说的,若是寻常女子,早就求饶了,要么便是乖乖幽闭,一句不吭,唯独她才会发出如此不服气的话语。

    “继续看着,不许她跑出来,还有,她有的是办法,你可得看紧了,若是让她给跑了,我拿你是问。”按云淮远对陆九凰的了解,她肯定会想办法逃离的,到时真让她给逃了,再追就难了。

    她可是一个连王妃位置都不在乎的女人。

    想到这里,云淮远就头疼,之前两人经常在半夜见面,那时还觉得美好,可现下她进了府里,两个人的冲突反而多了,时时刻刻都让他摸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越是这样他越是心慌,这也让他想起陆九凰那个厉害的娘,方曲儿,这两母女,竟然是如此相同。

    他对身后的影子说道:“去,继续查方曲儿的来历,还有,她若是没死,掘地三尺也给我找出来。”

    “是。”

    过了一会,黑影从身后消失了。

    云淮远继续翻着书,看着。

    这时,前厅有人来报,说闲昭郡主求见。

    云淮远放下书,敛起眉头,说道:“她可有说,来做什么?”

    那小厮摇头:“没有。”

    云淮远想到跟永昌侯的关系,倒还是不错的,就是他这个女儿有些胆大妄为,云淮远叹口气,起身,掠掠衣袍,步出书房,朝前厅走去。

    闲昭郡主穿着一身嫩黄色的衣裙,显得格外可人,一看到云淮远,立即扑了过来,笑着喊道:“云哥哥!”

    云淮远笑了笑,坐在椅子上,问道:“你今日来有何事?”

    闲昭郡主立即挨了过来,含笑道:“你忘了?半个月后,有梅花节,去年万里哥哥与你带我们去的呢,今年你可别忘了。”

    云淮远想起来了,去年一次无奈答应了她,当时还一时脑门发热,答应了今年带她去的。

    即是君子一言,自是不能反悔。

    他无奈地点头:“知道了,你即已经来通知我,那我便也不会食言。”

    闲昭郡主一喜,眼珠子转了两下,轻笑道:“云哥哥,我想见见九凰,自从她嫁进府中以后,我都未曾与她见面了,甚是想她。”

    云淮远心里暗自冷笑,轻声道:“凰儿在休息,不便见客,你若是要见她,那便下次吧。”

    闲昭郡主嘴巴一嘟:“云哥哥,就让我见她一面吧,都好久没见了呢。”

    云淮远摇头,有些受不了她的表情,仅仅笑道:“她真的身体不适,下次吧,来人,送客。”

    最后便直接赶人了。

    闲昭郡主见状,也不敢再坚持了,她带着笑容俯了俯身,说道:“那我便先回去了,云哥哥可别忘记啊。”

    “知道了。”

    出了大门,闲昭郡主立即笑得更欢,看来传言是真的,陆九凰真的被幽闭了,她冷冷发笑,这才嫁进来不满三个月就被幽闭了,指不定没过多久,陆九凰就要被休了,闲昭郡主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欢喜地回到永昌侯府。

    *

    是夜。

    一行戴着斗笠,穿着黑衣的人进了城门,走在前头的黑衣男子稍微矮小了些,身后的个个高头大马,纷纷簇拥着他,街边的人见状,都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让。

    一行人来到云来客栈,推门而进,掌柜的还没抬头,就道:“没房了,请回吧。”

    一把剑直接插在掌柜的跟前,掌柜的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一看一群黑衣人个个手持着刀剑,两腿一软,立即哆嗦了起来,他颤着嗓音问道:“各位爷,这,这真的没有房间了,你们,你们到别处去看看?”

    领头的清秀少年,将斗笠撩开了些,他清淡地说道:“掌柜的,抱歉,我们今晚确实要在这里下住,麻烦你将房间腾出来,否则这刀剑无眼的,误伤了掌柜的那便不好了。”

    话里立即就显了威胁之意,掌柜的吓得额头冒汗,他迟疑了一下,立即对几个小二说道:“快,给几位客官腾位置!”

    那些店小二立即冲上了楼,一间房间一间房间地敲开了那些刚入睡的人的门,那些人个个系着腰带,满嘴抱怨,可一看到楼下一群黑衣人,吓得个个都加紧了速度,随即回房拎了包袱便下楼,直接朝门口而去。

    京城是贵甲之地,一向鱼龙混杂,但却有时安逸无比,这些客官全都是一些商人,碰见江湖侠客一向都是能躲便躲的。

    一下子就空出了十几间上房来。

    掌柜的脚都站不稳,他朝小二们吼道:“快安排客官上楼休息。”

    那些小二才敢挪动脚步,招呼人上楼,有些害怕的甚至都尿了裤子,一行人都拿到自己的房间了,清秀的少年说道:“备点好菜上来。”

    “是。”

    菜上好了,清秀的少年却不让店小二走,他放了一垫银两在桌子上,说道:“麻烦你与我说说,最近这京城中的趣闻。”

    店小二看看你们看看自己,又看看桌子上的菜,一时间也不敢说话,那清秀的少年轻轻地又拍了下桌子含笑道:“说吧,不说的话,这桌子上的银两不止不是你的,你还会因此走不出这扇门。”

    “客官饶命啊客官饶命啊!”店小二立即说道,他哆嗦地说了些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比如陆府的陆家主被人扔在了大门口,差点命丧黄泉之事,清秀少年挑挑眉头,含笑道:“继续。”

    店小二咽了下口水,又继续说道:“这昨日就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七皇叔好似是上了百草堂伤了百草堂的公子,回去之后又将新娶进来的王妃给幽闭了。”

    这话一出,那清秀的少年眼眸深了几分,他问道:“幽闭?七皇叔为何要伤了百草堂的公子?”

    “这,这我就不知了,只是有人说,好似看到七皇叔从百草堂里抱了一个公子出来,后又幽闭了王妃这般,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哦,那可就有趣了。”清秀的少年慢条斯理地吃了口菜,抿了一口酒含笑道。

    他挥挥手:“把银两拿走,出去吧。”

    店小二立即抓走那银两,三两步就冲出了房门。

    清秀的少年低声道:“都坐下来,与我好好吃一顿,这几日赶路,也是颇累的。”

    那些黑衣人不为所动,有其中一黑衣人低声道:“公子,既然你已经达成了所愿,为何还要回京城中?楼主可是在城中等你。”

    清秀的少年轻笑,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回来自有我的道理,他区区一个陆府我还不放在眼里,现下我好奇的是我那三姐,究竟是做了什么让我那贵族姐夫给幽闭了,这京城中多少人等着看她落马,我怎么也该表示表示。”

    黑衣人面面相视。

    其中一个又问道:“难不成,你想劫她?”

    清秀少年但笑不语,这京城中风起云涌的,他是时候搅搅浑水了,只不过这百草堂的公子究竟为何而伤呢?

    他可就好奇了。

    “来,都吃吃。”

    清秀少年招手。

    其他人不为所动,清秀少年无奈地说道:“这一桌子菜我一人吃也吃不完啊。”

    “公子我们已经吃过了。”

    黑衣人确实也不懂公子的想法,这明明已经吃了,还要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