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 混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36字

    陆九凰自从被幽闭了,再也无法出这小小的院门,她却日渐冷静下来,没有再那么浮躁,甚至也没有再想着出门,春梅悄悄地看了她几眼,见她又在那里画图,其实陆九凰不是在画图,她只是在用图将那些文字给窜起来,她要把那些药材合并了,炼出来,另外她还有空在院子里练太极。

    运气,如果自己也有了轻功,怎么会被人困在这小小的院子里呢。

    春梅低声道:“王妃,先用膳吧。”

    陆九凰放下笔,嗯了一声,这才起身去大厅用膳,拿起了筷子。

    脑海里还想着药的事情,陆九凰吃饭有些漫不经心,春梅给她布了菜她都没怎么留意,春梅唤了她两声,她才抬起头。

    春梅怕她再这么沉迷下去,得了失心疯。

    这被幽闭的日子本就难熬,若是陆九凰精神再出什么问题,那可就麻烦了。

    用完膳,陆九凰拿着那些图纸进了炼药房,门一关便不再出来。

    春梅在炼药房门外走来走去,许久,她下了一个决心,她快速地来到院门后,轻轻地拍了下门板。

    外头的人咳了一声,冷冷地问道:“何事?”

    春梅小心地从自己的袖子中拿出了一掂碎银,从门下的缝隙中塞了出去,低声道:“能否劳烦小哥去跟王爷说一声,说王妃现下身子不适,可否请他来看看她。”

    那人收了碎银,应了声,知道了。

    春梅欣喜道:“谢谢小哥。”

    收了碎银的人掂了掂,待另一个人来了,他便说道:“你候着,我去上茅厕。”

    “好。”

    随即那人朝小桥外走去,走了没两步,一个人影从树后闪了出来,挡住了那人的去路,是柳叶的丫鬟妙方,妙方轻笑:“你去哪啊?”

    那人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把碎银往身后藏。

    妙方轻笑:“把银子给我拿出来。”

    那人摇头:“这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不是我的,但也不是你的,你方才收了和硕院的银子,你想干嘛?若是你想去找王爷?我劝你死了这条心,我现下就去告诉管家!”说罢,妙方快速地下了桥,那人立即有些着急,他追了上去,一把扯住妙方的手说道:“你别说,我把碎银分了你。”

    “分我我也不要,你不可去找王爷!”妙方冷声道:“否则我就告诉管家,你收了银两。”

    “那,那……”那人有些迟疑,毕竟拿了人家的钱又不办事,挺不道德的。

    妙方冷笑:“这和硕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放出来,你何必替她这个忙,说不定过不了几日,这和硕院便失宠了,你帮了也是白帮。”

    那人沉吟了一会,便也觉得有道理,将碎银分了些给妙方,又返回到和硕院门口。

    春梅本以为这头给了碎银,那头那人就会去喊人。

    等了一个下午,依然没有点动静,王爷也没有来,而陆九凰已经在炼药房里呆了三个小时了。

    春梅又轻轻地敲了门板,低声道:“小哥,你可有去叫王爷?”

    那人愣了一下,便说道:“有的,可是王爷公务繁忙,他没空过来。”

    春梅一听,整个人都蒙了,甚至是有些怨恨云淮远,她揉了下眼睛,转身,却撞上了不知何时站在这里的陆九凰,她吓得惊喊了一声:“王妃!”

    陆九凰冷冷地笑道:“你刚才叫人去喊他了?”

    春梅哑着嗓音,不敢吭声。

    陆九凰轻笑:“他不肯来是吧?”

    春梅迟疑地说道:“也许,王爷是真的在忙!”

    “放屁!春梅,我告诉你,以后不许去喊他了!他来与不来都与我无关!你若是喊他了,我便不再是你的主子!”陆九凰狠狠地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去,她冷冷发笑,这古代的男人都是一个模样的。

    云淮远也是一样的。

    他不来就不来罢,指不定在哪个小妾的怀里躺着正欢乐!

    陆九凰心里陡然升起了一股恨意,她又再次钻进了炼药房里,她要早日离开这里。

    *

    是夜。

    和硕院一片悄然安静,里屋一片安静漆黑,陆九凰翻了个身,继续沉睡。

    外头的丫鬟们也都睡下了。

    院子里一片宁静。

    此时,两三个黑色的影子从半空中落下,悄无声息地,其中一个俐落地翻进了窗里,进了里屋,就着一点点光亮,看到了床上的人影,他悄然地走了过去,脚垫在地上无半点声音,他撩开床帘,看着床上的女人。

    随后他伸出手,朝她的睡穴一点,接着他便将人给扛上了肩膀上。

    窗户已然打开,他带着人轻巧地出了里屋,顺着墙壁,飞身而去,另外两个黑色的影子跟着在身后,消失在黑幕里。

    第二天早晨。

    春梅轻轻地敲了下里屋的门,无人应,她又屈指再敲依然没人应,春梅小声地道:“王妃,可醒了?”

    一片寂静,春梅想到昨天陆九凰的模样,似疯似的,她脑尖一冷,不顾里头有没有人,立即推开门,走了进去,门开,光线入了进去,照亮了屋里,也照到床榻上,此时床榻上却空无一人,床褥凌乱。

    春梅不可置信地往前,扑到床上,空荡荡的,她颤抖着喊道:“王妃!”

    没人应。

    她立即冲到沐浴间,进了屏风,里头只有一个空桶,无人,她吓晕了,她哆嗦着身子又到处找了找,依然没人,空荡荡的,她立即出了里屋,一把抓住桂花,桂花愣了下,问道:“何事?如此慌慌张张的!”

    “王,王妃不见了!”春梅说出这话整个心都在颤抖。

    桂花捏住她的手,冷声道:“你再说一遍?”

    “王妃,她不见了!”

    桂花猛地松了手,朝里屋而去,在里屋找寻了一番后,又到处去找,她在院子里找了一番,最终确定了陆九凰真的不见了。

    她是进来送早膳的。

    桂花压着春梅的肩膀道:“你先别声张,我现下去找王爷。”

    “嗯嗯。”春梅点点头。

    桂花出了院子,直奔书房,昨晚云淮远歇息在书房,此时正在看公文,桂花本是不能进书房的,但事关重大,她不顾门外的侍卫阻拦,匆匆地跑了进去,并快速地跪在了地上,云淮远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放下手中的公文,扭头:“何事?”

    桂花到底冷静些,她俯了俯身,低声道:“王爷,王妃不见了。”

    啪嗒——

    公文掉在了桌子上,云淮远拧着眉头,猛地看她:“你说什么?”

    “王妃不见了!”

    云淮远立即站了起来,掠袍匆匆地步了出去,桂花立即追上,云淮远拧着眉头,他一边走心里愈慌,他明知的,陆九凰与其他人不同,她一直想要离开,从来就没把王妃这个称谓放在眼里。

    到了和硕院,云淮远进了里屋,在整个大厅扫了一遍。

    整个人虚弱地撑着桌子,她真的不在了。

    “王爷……”

    那些看门的护卫迟疑地喊了一声。

    云淮远狠狠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吼道:“找啊,给我出去找!将人给我找回来!她不会武功,跑不远的!”

    随后整个王府都动了起来,所有的侍卫倾巢而出,去寻找那半夜就不见的人。

    云淮远坐在主位上,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春梅,他冷声问道:“说,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春梅低下头:“昨晚,我服侍她就寝,后我出了门以后,她就熄了灯。”

    “她可有说什么?”云淮远压抑住自己的怒气。

    春梅摇头:“没有,王妃昨日的神态就不大对,我怕她出事,就给了碎银让小哥去找你,可是小哥说你正在忙,没空见王妃。”

    云淮远一惊,怒声问道:“何时的事?昨日我在府中!我可没见到什么小哥来找我!”

    春梅一愣,她颤着嗓音道:“有的,我给了他一点碎银,让您来看看王妃,王妃她昨日连用膳都很少,神智有些不清。”

    云淮远眯起了眼,很快便想到了为什么,他站起身,来到这群侍卫的面前,冷冷地看着他们:“你们谁收了碎银没有去找我的?”

    那些个侍卫个个缩着肩膀,其中一个尤其厉害,另外一个小心翼翼地看了那个缩得很厉害的一眼,云淮远注意到了,他走到那个抖得很厉害的侍卫面前,一脚狠狠地踩上他的肩膀,冷声道:“你拿了碎银没有来通知我是吗?”

    那侍卫哆嗦着。

    半响才说:“是,是、柳叶院的丫鬟叫我别找您的,她,她还要跟我分了碎银!”

    云淮远惊痛,他对管家说道:“去,把柳叶院给封起来,待我找到了王妃,这笔帐再来好好算。”

    说罢,他大步地朝门口走去,亲自带了十几个侍卫出门去找陆九凰。

    他不知道陆九凰是如此跑出这个院子的,但可以肯定的是陆九凰绝对不是一个人跑出去的,她可以抛下春梅,说明还有别的人助她,而到底是谁,他一时还未想到,但一想到她竟然能干出离开院子的事情,他的心就极为疼痛,明明,他只是想要惩罚她而已,她已贵为他的王妃,却总是如此忤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