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 寻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40字

    上次云淮远在百草堂大发雷霆的事情,其实京城中已经有耳闻了,虽然云淮远还是把事情给压下来了,但还是走漏了些许的风声,这次云淮远倒是没有声张,带着人出去寻找,这从早到晚的,寻遍了整个京城也没有找到陆九凰,云淮远的心情愈发地糟糕,带着人一脸怒气地回到了府里。

    他很着急,也很痛苦,这陆九凰难道就这么真的不见了?

    一想到这个,他连饭都吃不下去,狠狠地一挥手,桌子上的饭菜跟着跌落在地,丫鬟吓得只能全部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王爷,吃点吧,王妃应是想通了便会回来的。”桂花低声地劝道。

    云淮远冷笑,他摇头道:“不会的,若是她真心想走,她是不会回来的。”

    桂花看他痛苦的面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说,只能默默地低下头,这府里的人都以为云淮远对陆九凰是感情已尽了,唯独只有她知道,云淮远他对陆九凰的感情,可惜这两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思想,并非那么容易妥协的。

    “王爷……你吃点,晚上再出去找吧。”

    云淮远看着饭菜,放下筷子,掠起衣袍,起身离开了大厅,朝和硕院而去,硕大的和硕院此时空荡荡的,少了陆九凰,他竟觉得无所期待,他看到院子中的那个秋千,想到她在上头坐着,玲珑的笑声。

    云淮远万般痛苦,他坐到秋千上。

    春梅低着头侯着他。

    云淮远坐了一会,天色渐黑,他走到里屋,让春梅点起蜡烛,他在里屋里寻找陆九凰熟悉的气息,可惜经过一天的消散,竟然如此地清冷,他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低头一看,一愣,他眯了眯眼,手在那块布着灰的脚印上摸了一下。

    后他循着这个脚印,朝外看去。

    半响他发现灰白的墙上也有一样的脚印,能上墙的,分明就是有轻功之人,云淮远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他飞身出去,顺着那脚印一路找了过去,最后在百草堂外的巷子停住了,云淮远紧盯着百草堂那块牌匾,冷冷地眯起了眼。

    白天找人的时候,他直接掠过了百草堂。

    没想到林清竹竟然有这样的胆量,将她给劫走,他吹了下口哨,身后落下来三个黑影,他指着百草堂:“随我进去搜。”

    “是。”

    云淮远话音方落,那三个黑影率先进了百草堂里,云淮远随后跟上,轻轻地落在了百草堂的后院。

    此时百草堂里一片安静,仅有几个房间有亮光,他眯了眯眼,说道:“一间一间去搜。”

    “是。”

    三个黑影朝那些亮着光的房间走去,轻轻地挑开了纸窗,并朝里看去。

    云淮远也屏住呼吸,在四周查找,很快他就发现左厢房的位置有一股很独特的药香味,这极为像陆九凰经常制的那种药,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一脚踹开了那门。

    当看到屋里的情形时,他双眼通红。

    半秒后,他猛地冲了过去,一把拎起陆九凰的一只手臂,狠狠地咬牙:“你竟然在这里!你真的在这里!你还在照顾他!”

    陆九凰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他,问道:“他是被你弄伤的,我照顾他有什么不对?”

    “陆九凰!”他猛地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地说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陆九凰冷着脸,轻笑:“你杀了我啊。”

    云淮远气得胸口起伏,他死死地捏着她,又从腰间抽了把软剑出来,狠狠地指着一脸惨白的林清竹。

    陆九凰见状,立即挡在了林清竹的跟前,云淮远磨牙:“你让开。”

    陆九凰不为所动:“你不可再伤人了。”

    林清竹立即喊道:“王爷!九凰并非是自己来的,而是有人将她掳走以后扔在我的院子里的!”

    “你说什么?”云淮远闻声一震。

    林清竹艰难地撑着身子,坐直:“王爷,请冷静下来,这京城中恐怕有别的势力,九凰作为王妃竟然被掳走,这人肯定是来者不善。”

    云淮远把视线落在陆九凰的脸上,问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陆九凰哼了一声:“你相信我?”

    “我不信你?你可知我今日翻遍了整个京城都没有找到你,我可有多心急吗?”云淮远扔了剑,上前,一把搂住她。

    陆九凰使劲地挣扎,云淮远低吼:“不许动。”

    陆九凰只能不动,她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在百草堂了,对于昨晚为什么会被带走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她自然也有听说云淮远来寻她,可是她一时却不想立即就被他找到,才没有出门迎上去,况且她也没弄懂那带她出来却把她扔在百草堂的人究竟是何意思。

    “凰儿,你别再跟我闹了,可好?”云淮远突然软下声音,见到她的人他感到心都满了,之前的争吵别扭都不算什么,只要她回到他怀里便好。

    本还想推搡他的陆九凰心也软了,当她醒来在百草堂的时候,她不是不慌,她慌得很,此时她才发现,她所依赖的果然还是云淮远。

    她悄然地伸出手,搂住了他的后背。

    云淮远紧紧地抱住她,后拉开她,亲吻住她的额头,低声道:“凰儿,你委屈了。”

    “嗯哼,知道就好。”被他关住的这几天,她的日子极其难过。她一个现代人,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可是这些事情在古代却很平常。

    林清竹掩住眼里的哀伤,咳了两声,说道:“王爷,让你的侍卫别再搜了。”

    云淮远看着在床上惨白脸色的林清竹,眯了眯眼,后一吹口哨,外头的人就停止了搜查,个个悄无声息地散了。

    云淮远挥了下袖子,坐了下来,问道:“你是何时发现九凰的?”

    “今早,她被点了睡穴,就在大院里,靠近天井,我家丫鬟把九凰扶起来时,她浑身已经冷了,我才叫人把她扶进房里,若是再迟两个时辰,恐怕她就会被这天气冻坏了。”

    云淮远听得心疼,他伸手搂住陆九凰,低声道:“抱歉我来迟了。”

    陆九凰没吭声,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情了,她与云淮远的感情也岌岌可危,现下他还肯说这样的话,她亦是心软,她安静地坐在他的怀里,说道:“这突然出现的人究竟有何目的,王爷请尽早查实。”

    “嗯。”云淮远应了声。

    后他拦腰将陆九凰抱了起来,说道:“我带你回府先,剩下的事情我会再调查的。”

    陆九凰双手扣上他的脖子,对林清竹道:“清竹,我们先回去了。”

    “去,咳,去吧,恭送王爷。”

    林清竹不敢抬头看陆九凰,怕她看到他眼里的感情,云淮远却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冷哼后,带着陆九凰出了后院,一施展轻功便飞出了百草堂。

    云淮远是悄悄出来的,回去时却直接从大门口走了进去,还在掌灯的丫鬟家丁一看到云淮远回来了,他还把陆九凰给带回来了,个个惊地立即跪了下去:“王爷,王妃!你们可算回来了。”

    听到陆九凰回来了,春梅刷地从院子里便跑了出来,泪流满脸地看着陆九凰:“王妃,你回来了。”

    陆九凰含笑:“哭什么?快把泪水擦擦。”

    “你去哪里了?你为什么要自己偷着出府?”春梅真恨不得把所有来龙去脉都问清楚。

    陆九凰低声道:“你竟然是这样想我的?”

    春梅下意识地就看向云淮远,云淮远咳了一声,搂着陆九凰大步地朝里屋走去。

    今夜和硕院幽闭结束,消失了一天的王妃突然出现,王爷的态度再次回到了过去,荣宠王妃,所有院子的人都一脸莫名其妙,这王妃出逃回来以后,幽闭就结束了,王爷依然那么荣宠王妃,这京城中竟还有这样的好事?

    可怜的是柳叶院的。

    这柳叶院反而幽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王爷不开心的事情,大家纷纷猜测。

    陆九凰刚回来,特别累,春梅打了水进来给她沐浴,云淮远死皮赖脸地也要跟着进来,帮她洗,两个人靠在浴桶里,陆九凰缩着肩膀,云淮远帮她擦背,并低声地说道:“凰儿,以后可别再与我闹了。”

    陆九凰低语:“我没闹。”

    她只是接受不了与那么多人一起分享他而已。

    “你没闹?”他靠了过来,压着她的后背,轻笑:“你没闹吗?你扣心自问。”

    “我真没。”陆九凰并不想说那么多,那些所谓的一世一双人的话,就让它烂在肚子里吧,即使说了云淮远也不会明白的。

    云淮远顺着她脑后的发丝,静静地看着她,竟然发现,他真的不懂她,他不懂陆九凰。

    他下意识地收缩手臂,搂紧她的腰,低语:“凰儿……凰儿……”

    听到他这般喊她,她眼眶一红,也就没有再出声,两个人沐浴完,云淮远用毛巾擦干她的身子,包住她,赤身裸体地出了浴缸,带着她走到床边,将她放到床榻上,并低头亲吻了下她的额头:“睡吧。”

    陆九凰的脸被热水熏得红彤彤的,她埋进被窝里,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