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 告状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49字

    云淮远且又擦干了身子,陆九凰看着他健硕的胸膛,以及那跨在腰间的松松的裤子,霎时有些脸红,他弄好后,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撑着头,看着她,陆九凰瞪了他一眼,翻个身,背对着他,他轻笑,一伸手就把她拉进怀里,低声道:“凰儿,你可是在害羞?”

    “没有。”

    “可你耳朵红了。”

    “那我也没害羞。”

    云淮远轻笑,靠了过去,亲吻住她的耳垂道:“你不在的时候,我真的很慌,凰儿,我怕失去你。”

    云淮远甚少说这些话,若非陆九凰他定然说不出口,但他明白,必须说给陆九凰听,否则她真的该走就要走的。

    陆九凰呼吸顿了一下,没应,他又靠了过来,亲吻了两番,捏了下她小腰,问道:“你可听到我说的话?”

    “听到了!”陆九凰咬牙,她怕痒,偏偏他还捏了一下,她就更痒了。

    他在身后轻笑,胸膛震动,陆九凰脸却更红了,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先享受现在,不过她把手环在他的手上,轻轻地说道:“我想开间药铺。”

    “什么?”他很惊讶:“你要开药铺做什么?”

    “哪天你休了我,我便有地方可以去。”陆九凰低声道。

    “胡说!我休你做什么?我不会的!”云淮远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她竟然还会这么想,这是否以为着她也在乎他?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地把她的脸转了过来,看着她道:“你放心,我不会休你的,但你也别想着离开我。”

    陆九凰略垂下眼眸,她低声道:“可我现在炼了那么多药,我想要开一间药铺卖出去,否则我成日在院子里,也无所事事。”

    “你是王妃,怎会无所事事,这府中的一切以后都是要交给你的!你要替我管好后院。”云淮远捏捏她直挺的鼻子说道。

    陆九凰呼了一口气说道:“可我还是想开。”

    云淮远瞪眼:“你真要开?”

    “是啊,否则我那日为何出去找林清竹,结果被你误会了。”陆九凰说起这事情也挺委屈的,云淮远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刺伤了林清竹,亏得他是个王爷,若是普通人这样,林清竹早就报官了。

    云淮远低声道:“是我的错,可你若不是不与我说一声,便自己出了去,还扮成男装,我定然不会如此生气,他林清竹对你是何意思,你自己难道不明白?”

    他就气陆九凰这一点,明知人家对她是有意思的,可她偏是好似不知似的。

    陆九凰这才从他嘴里听出了浓浓的醋味,她顿时喷笑了出来,云淮远脸上一红,捏着她的鼻子问道:“你笑什么?又何好笑的?”

    陆九凰挥开他的手,道:“王爷,你这是在吃醋吗?”

    “没有。”云淮远硬着脖子说道。

    陆九凰见他不想说,那便不再问。

    拢了拢被子,云淮远低声道:“睡吧,明日我要彻查全城,这城中定有昨晚将你掳走之人。”

    “嗯。”

    陆九凰靠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一夜好梦。

    第二日,云淮远动了动身子,看到依在自己怀中的女人,他轻柔地笑了下,捏捏她的小脸,这才翻身起来,见她熟睡,云淮远朝外喊道:“进来。”

    春梅早已侯在门外,立即端了热水进来,她朝里头扫了一眼低声问道:“王妃?”

    “还在睡。”

    “哦。”

    春梅见水盆放下,洗净了帕子,拧干了递给云淮远,他接了起来,顺着脖子往下擦,仰起的脖子修长而性感,春梅看了一眼便立即转回了头。直到手帕放进了水里,春梅这才上前,端起那热水便往外走。

    过了一会,春梅又进来服侍云淮远穿衣。

    穿好后,陆九凰才翻了个身,云淮远含笑,转身顺顺她的发丝问道:“醒了?”

    陆九凰顺势睁开了眼,看了看他,又闭上了眼睛,显是困乏,云淮远对春梅道:“服侍王妃起身吧!”

    “是。”

    春梅到门口再端了热水进来,云淮远正将陆九凰从床上拉起来,陆九凰嘀咕了一声显是还不太乐意起来,云淮远含笑:“这再睡下去,可就日晒三杆了。”

    陆九凰这才坐直身子,接过春梅递来的帕子,洗净了脸,又漱了口,春梅拿起架子上的衣服,正想过去帮陆九凰换,云淮远伸出手接了过去,含笑道:“我来,你出去吧。”

    春梅嗯了一声,这王爷帮王妃穿衣服还真是头一遭,她暗自欢喜,王妃终究是没有失宠,她出了去,顺势合上门。

    云淮远拉过陆九凰的手,低声道:“把手抬起来,我帮你穿衣服。”

    陆九凰嘀咕道:“不必了,我自己来。”

    “你自己哪会?”云淮远故意不把衣服给她,陆九凰瞪他道:“你可有点王爷作风?前几日还不教训我道,说我不服侍你嘛?今日这样是何意?”

    云淮远被她伶牙俐齿一反驳,立即没了声响,他低笑:“你这可是记仇?”

    “是啊你们王府规矩多,我陆九凰是不懂啊。”陆九凰故意呛他,云淮远无奈,笑着拉过她,强势地就要给她套上衣服笑道:“这可是唯一一次,错过了便没有了。”

    陆九凰见他非要,顿时也就不与他相争了,反正这是他自己要服侍的,以后这后院有人说了,她才有理说。

    云淮远从没给人穿衣服,他自己都少穿,帮陆九凰穿了一会之后,便发现那那都不对,陆九凰垂下眼眸笑道:“王爷,你可会?”

    “会。”

    他应了一声,立即就开始帮她弄,好在云淮远聪明,他稍微看个两三下,倒还是给他理出了个头来,穿得也算有模有样,但心中却暗自地发誓再也不帮穿衣服了。

    忙完后,两个人出了前厅,去用早膳。

    春梅看到陆九凰的衣服愣了一下,立即上前给陆九凰整理,陆九凰漫不经心地看了眼云淮远,云淮远抬起手掩在嘴边咳了一下,便先坐了下去,陆九凰随之也跟着坐了下去,和硕院在经过了作法幽闭之后,总算是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用过早膳,柳如带着两个姨娘们来请安。

    少了一个柳叶。

    陆九凰不动声色地喊她们起来,柳如头都不敢抬,显然上次被陆九凰吓到了,甚至柳荫都有些瑟缩,躲在柳如的身后,三个人缄默无语,云淮远也在场,眉头微微敛了一下,后柳如上前,迟疑了下说道:“王爷,柳叶姐她没做什么错事,错的是她的丫鬟不懂事,王爷可否网开一面?”

    云淮远没有生气,只是低声说道:“此时我自有定夺,你不必替她求情。”

    柳如立即低下头,后再呆了一会,便带着另外两个退了下去,陆九凰一直没吭声,半响才问道:“柳叶犯了什么法?”

    云淮远顺着她的发丝:“春梅那日叫我来看你,可她丫鬟在外头阻了路,还假传我没空过来。”

    陆九凰一听即明白了,她当时也在身后,听到了门外侍卫的回话,当时她心一冷,认为他是真的不想见她,颇有几丝怨恨,这古代的女人个个都不是省心的,尤其是这个柳叶,陆九凰没有吭声,云淮远挑起她的下巴轻笑:“凰儿喊我,我随时都会来的,必定不会不来,你大可放心。”

    “王爷,你该上早朝了。”

    “嗯。”云淮远起身。

    外头的侍卫轿子都准备好了,他朝门口走去。

    陆九凰送他出了院子,便没再送了。

    返回了院子里,昨晚云淮远还没有答应她,可否弄一家药铺,今日肯定还要与他继续说。

    *

    这每日早朝是必定的。

    大殿上,一身明黄色的皇帝稳坐在上,下面文武百官分站两侧。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个个拿着奏摺往前,云万里当前,且是他先,他扫了一眼云淮远,把奏摺奉上,皇帝轻轻扫了一眼,眼神落在云淮远身上,他道:“淮远。”

    云淮远挺直腰部,微鞠躬:“臣在。”

    “百草堂历年来为御医室供药,与御医室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你,据说前日伤了百草堂的公子?闹得人尽皆知?百草堂的公子可有何犯法之事?”

    云淮远轻轻扫了眼云万里,心里冷哼,他恭敬道:“皇上,此时是臣的不对,错手伤了百草堂的公子,我已赔偿了罢。”

    “哦?那你说说,你为何而伤他?错手?你这身手不该错手的。”

    云淮远一时真的被问住了,本来此时他已经压了下来,谁想到云万里竟然得到了消息,且一个奏摺上递给了皇帝,他总不能说是为了陆九凰吧,为了王妃吧。

    云万里立即应道:“皇叔,可是为了新娶进门的王妃?据说她穿着男装出行,你且出来抓她,一时争执便上了百草堂的公子。”

    “岂有此理!”戴着玉扳指的手狠狠地拍上扶手,皇帝暴怒,他看着云淮远,倾身问道:“你来说说,万里说的可是真的?”

    元淮远顿时哑口无言,他没想到云万里如此将他一军,他低声道:“不关王妃的事,是我失手伤了她。”

    皇帝冷声道:“你还在为她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