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赐婚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19字

    云淮远摇头:“没有辩解,确是我错手伤了百草堂的公子,与我王妃无关!”

    皇帝又重重地拍了下扶手,他冷声道:“那你的王妃身穿男装外出,也是假的?啊?”

    云淮远迟疑了下,只能点头。

    “荒唐!身为七王府的王妃竟然擅自穿着男装出门,成何体统!你身为丈夫的,可要严加管教!否则,朕替你落休书!”皇帝大怒。

    云淮远猛地扬起头,看着座上的皇帝。

    皇帝挥手,不耐地说道:“其他人退下,云淮远留下。”

    在场的大臣,一句话都不敢吭,个个屏住呼吸退出了大殿,云万里擦身而过时,微微低下头,躲过了云淮远的视线,云淮远冷笑,沉稳的站着。

    大殿上只剩下云淮远跟皇帝以及侯在一旁的高明,静得只听得到呼吸声,皇帝没有出声,云淮远自然也就没有吭声,他略低了低头,皇帝的拇指轻拍着扶手,低声道:“上次朕说过,你这府中还差一个侧妃,既然王妃没有后院之德,朕理应再送一个侧妃入你府上,这些年来,你府上人丁稀薄,多年无所出,也是该再进一人了。”

    云淮远大骇,他猛地抬头看向皇帝。

    皇帝眯了眯眼道:“怎么?不要?这由不得你了,陆九凰朕本以为她也该懂得的,但谁知她竟然如此大逆不道,身为王妃,男装出行,显然是不把自己的身份考虑在里头,现下这京城中若是传出去只会成了别人的笑话,既然正妃如此不守规矩,还是给你找个侧妃吧。”

    云淮远立即鞠躬:“请皇兄收回成命。”

    “不用求朕,朕瞧着陆府中的二小姐,与你也有些缘分,若非上次你强势停了那场喜堂,兴许她现下就是你的正妃,比起陆九凰,她显是更知书达理,也配得上侧妃的位置,便这样罢,挑个良辰吉日,将人迎娶进门。”

    云淮远不可置信。

    他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皇帝低声又问:“你可还有任何意见?”

    云淮远瞧着他眼眸闪过的一丝寒意,霎时没有再吭声,只是低下头道:“谢皇上。”

    皇帝脸上一松,含笑道:“起罢,就这两日,应是有吉日,高明,好生选一个。”

    “是。”

    云淮远抬起头,看了座上的皇帝一眼,微鞠躬道:“臣弟退下了。”

    “嗯。”

    出了大殿,云淮远大步地走下台阶,朝宫门而去,他且知,皇帝这兴师问罪是假,让陆婉月进门才是真的。

    这陆九凰与陆婉月本身也不是太对付的,这可该如何是好。

    云淮远还未到府上,这皇上赐婚的消息就传到了府中,陆九凰正坐着秋千,霎时停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看向春梅,说道:“你再说一遍?”

    春梅低下头说道:“皇上将二小姐指派给王爷当侧妃,入门之日也都选好了。”

    陆九凰跳下秋千,她问道:“王爷可回府了?”

    “还未。”

    这侧妃的位置陆九凰想过无数的人,但她没想到会是陆婉月,怎么可以是她!陆婉月这心机那么重,她来了,她就更没有退路了。

    当天陆九凰在院子里等了一个晚上,云淮远都没有到院子,她气极差点摔东西,后她问桂花:“王爷可在府上?”

    桂花为难了下说道:“在。”

    “在哪?”

    “书房。”

    “带我去。”陆九凰刷地从椅子上起来,桂花立即说道:“王妃,这书房一向不让女眷进去的,你可别逆了王爷的麟,还是在院子中好生呆着吧。”

    陆九凰冷笑:“那他避而不见,我就得一直在此等着吗?”

    桂花迟疑道:“这,这本就是规矩。”

    陆九凰半眯眼,她怒视了桂花一眼,许久才冷笑道:“好,那我便在此等他,我可要见他何时过来。”

    桂花低下头,没有再吭声。

    陆九凰开始成日在炼药房里,也未曾出来,这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幽闭那时,春梅看着着急却又没有办法,这王爷也是,几日不进后院,任何一个姨娘的院子都没去,成日呆在书房,一步没有迈出。

    谁也不敢靠近那间书房。

    这头。

    云万里成日在书房里,他并非没有办事,遣出去的人探到在城中有黑衣人的出没,但往往还没有跟踪到便被甩掉了,至于后院,陆九凰那里,他不敢去也是怕陆九凰问,这伴君如伴虎,皇帝下的命令,谁都无法反抗,他云淮远也是,但云万里将他一军之事,他这笔帐是要算的。

    这天晚上。

    来人报。

    城中有两黑衣人出没,显是他要找的人。

    云淮远提了软剑,飞身出去,追了过去,很快,便在城中与那两个黑衣人交手,云淮远便交手便查看对方的招式,竟然无所获,这对方的招式看似阴柔,实际阳刚,并不知来自哪门哪派,云淮远躲过了其中一人的刀剑,正要跃起,一把软剑从身后刺入了他的肩膀,护卫立即扶住他,往后退了两步,并砍掉了对面那只手,那人嚎叫了一声,被云淮远带来的另外一个黑衣人给压制在地上。

    黑影问道:“王爷?”

    “走,带回府里。”

    云淮远紧紧地捂住自己的伤口,血深深地流了出来,护卫也不敢再耽误,便带人飞进了府里,云淮远强撑着没晕倒,说道:“去和硕院!”

    “是。”

    陆九凰正从炼药房里出来,却见三四个黑影冲了进来,其中两个黑影手里都架着人还有一个断了一只手臂,陆九凰猛地倒吸一口气,春梅差点尖叫了起来,陆九凰眼疾手快地捂住她的嘴巴说道:“别喊,是王爷。”

    春梅这才看清了那一直捂着肩头的男人的长相,她惊恐道:“王爷……”

    陆九凰对护卫说道:“把王爷送进内室,他,扔进炼药房里,捆绑好。”

    “是。”

    护卫三两下就把云淮远送进了房里,又把那个黑衣人绑在炼药房的柱子上,陆九凰冷声道:“今晚之事,谁透露出去杀无赦。”

    “是。”护卫恭敬地说道。

    “好了,你们出去。”

    “是。”

    陆九凰让春梅将门关紧,后自己提着药箱急忙进了里屋,将云淮远的衣服给脱下来,随即找到自己调制的最好的创伤药撒了上去,云淮远疼的额头都冒汗了,春梅弄些热水进来,拧干了帕子擦着他的肩膀跟额头。

    陆九凰给他洒上了药以后,再找了纱带给他绑上,缠绕上,她不能耽误太久,那个黑衣人显然是不能死,她得弄好以后,急忙赶去给那个黑衣人治疗。

    她把桂花喊来:“注意看着王爷。”

    “是。”

    她拎着箱子,把春梅带上,朝炼药房而去,本是药味浓郁的炼药房,此时血腥味浓厚,那被绑着的黑衣人头垂着,额头一直冒汗,血一直顺着他的手臂往下滴,染红了地上的药材,陆九凰也没去注意那些药材,对春梅说道:“把他扶起来,撕开他身上的衣服。”

    春梅哪曾见过这么多血啊,眼有些晕说道:“王妃,我晕血。”

    “晕血也得给我撕开。”陆九凰冷着嗓音说道。

    春梅一抖,立即去撕他的衣服,那人哀嚎了一声,陆九凰从旁边弄了一团纱布塞进了他的嘴里,随后对春梅说道:“快,撕好了吗?”

    他额头的汗水滚烫地滴落下来,春梅撕了一大半,只剩下血肉模糊的一片她立即扭过头,陆九凰从医药箱里拿出一药瓶,对着他的手臂洒了上去,他猛地一咬牙,险些又晕了过去,陆九凰又处理了下他的伤口,没了手,治好了以后也是独角兽了,陆九凰未免有些怜惜,但一想到这人竟然把她半夜掳走了,又没了那些怜惜之情,她帮他包扎好以后,又叫春梅去弄些吃的给他。

    春梅应声而去。

    陆九凰帮他擦了擦汗,问道:“你是谁派来的?”

    那人虚虚地抬起头,扫了她一眼,便又低下头,没有应,陆九凰冷笑:“行,不说终有一天会让你说的。”

    她又堵了堵他的嘴巴,把那个纱布塞得更紧,免得他咬舌自尽。

    桂花此时过来敲门,低声道:“王妃,王爷醒了,他找你。”

    “好,我立即来。”陆九凰收拾了药箱,提着药箱出了门,朝里屋走去,屋子里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云淮远靠在床头,脸色发白,一看到陆九凰,眼睛一亮,陆九凰走了过去,接住他抬起的手,低声道:“可还疼?”

    云淮远额头的汗滴了下来,他吃力地说道:“疼,幸亏得我有一个会医术的王妃。”

    陆九凰瞪他一眼:“你还贫。”

    “那人,那人是掳走你的人,可别让他死了。”云淮远说话有些吃力,毕竟一动肩膀就发疼,陆九凰点头:“知道,我已经给他止血了,绑在炼药房里。”

    “嗯,还有叫你院子的人不许张扬出去。”

    “这些我都办了,你就放心吧。”

    云淮远点点头,后又吃力地抬起手,抚摸上她的脸,低声道:“皇上下旨,我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