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 追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22字

    “追!”云淮远冷声地说道!身后的暗卫刷地飞上了墙上,沿着墙沿刷刷刷地跑着,陆九凰回身扶着云淮远道:“既然我们知道他是谁了,那便好找。”

    “可你且又不知他人在何处,这京城如此之大,他躲于何处你又知?”云淮远之前是听说过陆九凰的这个弟弟,在新婚当天也曾谋过面,但他没想到陆九凰竟然知道了那些黑衣人的身份来历却瞒着他。

    陆九凰低声道:“他人不坏,此事肯定是……”

    “不坏?不坏把你掳走?他显是冲着我来的。”云淮远心里飞起熊熊的怒气,陆九凰瞪着他道:“你还还要继续生气?”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有些立即看向云淮远,这府中上下谁敢像王妃这般对王爷讲话。

    云淮远看她一副别扭的表情,神色一柔,说道:“好,这事情我暂且不发怒,但人必须给我找到,我可要好好问他,他究竟是何意。”

    “我也想知道。”陆九凰嘀咕道,她虚虚扶了扶他道:“你身上还有伤,先歇息吧,今日要上朝吗?”

    云淮远应道,“不必,我已经差人跟宫里说一声了,我歇养两天。”

    “好。”

    *

    夜幕降临,京城中。

    一家门已关上的丝绸店铺里的后院,灯火通明,那人跪在地上,唉唉求饶,坐于主位上的男子脸色阴冷,他一脚又踹了那人一下,将那人给踹倒在地,那人迅速地爬了起来,带着哭腔:“这我也不知,这交易之时竟然会被人当场抓住,林老爷已经拒绝给我们供货了。”

    “抓你们的人,知道是谁吗?可见过他的模样?”那人故意压低了嗓音但也可从当中听出他似是城中的某位皇子。

    “未曾,小的不才,也没看清他模样。”

    “他拿走了你们的账本,可你们还是没看清他的模样?”主位上的男人脸色变得更加铁青,他朝那人身后的侍卫使了个眼色。

    侍卫上前。

    那人浑然不知,只是颤颤巍巍地说道:“确实没看清。”

    “那你便死吧。”主位上的男人一声死,咔嚓,身后一刀下去,跪在地上的男人胸口被插了一把刀,鲜血淋漓。

    “王爷……”男人身边的黑衣人低声地喊了一声。

    主位上的男人冷冷发笑:“此人定然是我那位高权重的七皇叔!”

    “那该如何做?”

    “叫两个人,上我七皇叔府上搜,若是被发现了,自我了断,他的府中只有书房有暗格,这暗格就在一头白色的狮子上,向左按钮,立即就能开,他定然是把那账本放在暗室里,不可让他带着账本上了宫殿,否则你我都得死。”

    “是。”

    云万里吩咐完了便起身,后门打开,他大步走了出去,并上了后门的马车,黑色的马车骨碌碌地碾在地上,到了府上,侍卫服侍他下马车,他甩开袖子大步地朝里头走去。

    壁画院中。

    丫鬟跪在地上,低声道:“侧妃,王爷回来了。”

    陆辞画幽幽地抬眼看她,这丫鬟又换了人,之前那丫鬟因说错了话被她给割了舌头,现在所有丫鬟说话都得跪在地上,不敢抬眼看她。

    她清清淡淡地搭着桌子,问道:“王爷去了哪?”

    “还未进后院,还在前厅。”

    “你瞧着王爷可会去主屋?”主屋就是正妃,也就是风月琦的院子。

    “这,还未看出意思。”

    陆辞画冷笑,她说道:“必然是要去的。”

    话音刚落,那头来报,王爷前往了王妃的主屋而去,丫鬟跪在地上肩膀一抖,这正妃侧妃的院子靠得近,可王爷已经多日没有上门,自从风月琦扶正,陆辞画的日子一落千丈,她的性情也更变得阴晴不定。

    丫鬟低着头,陆辞画没有叫起,她也不敢起。

    这后院中,争宠之事本就寻常的事情,可这侧妃每回争宠,半点好处都没讨到,王爷对她似乎早就厌倦了,上次在院中,风月琦摔倒在地上,一个哭喊指着陆辞画的院子说陆辞画的丫鬟把地板扫得太干净了。

    云万里也不问缘由,把陆辞画喊过去就是一通骂。

    陆辞画不可置信地看着云万里,这男人现下竟然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地,回到屋子,陆辞画便让那丫鬟自己了断。

    现下,各房的小妾的日子都比她这个侧妃风光不少。

    她活得如此遭心憋屈,陆辞画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恨意以及妒意。

    *

    云淮远本身还带伤,这一折腾来,额头全是汗,他躺下后,陆九凰便出门,去炼药房整理,查看自己的丹药,那些人并没有将丹药全部带走,只带走了几味,全都是创伤药,还有一两味迷魂散,陆九凰思考着这陆黎昕现下会藏于何处?

    看来她有必要上陆府一趟。

    她问春梅:“王爷可睡了?”

    春梅低声道:“睡了。”

    “准备准备我们回陆府。”陆九凰便说边往里屋走去,春梅立即应了声,转身去准备。

    很快,春梅将马车准备好,陆九凰也换了一套轻便的衣衫走了出来,她对桂花说道:“若是王爷醒来,便告诉他,我们去陆府了。”

    桂花恭敬地弯腰:“是。”

    陆九凰看了眼春梅,出了院子门,柳叶院此时还幽闭着,平日里热闹的后院竟是有些冷清,陆九凰近日也发生了不少事情,也一直都呆在院子中,甚少出门,她知道陆婉月很快就要进府里了,想到这个她心里就一阵抽疼。

    这个陆婉月也是达成所愿了吧。

    春梅办事也是快的,马车备好了在门外,陆九凰去了便直接上,现下身份不同,马车比之豪华不少,这一路到陆府,引来一路上的人观看,到了陆府,竟也能从中看出府中正在准备喜庆的装饰。

    陆九凰心脏一缩,她怎么会不知这是为什么而做准备。

    显然是为了几日后的婚礼,陆九凰紧盯着这红色大喜字,便觉得这古代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但现下也由不得她心酸,她是来找陆黎昕的。

    下了马车,陆婉月和陆家主还有一行姨娘们,纷纷到门口迎接,恭敬地喊她一声七王妃,陆九凰的眼神寻过他们,最后落在陆婉月的脸上,迟疑的,缓慢地才说:“都起吧。”

    此时他们才敢站起来,陆九凰虚虚地去扶陆家主,却被他不经意地给甩开了,旁边的陆婉月则接了过去,扶住了陆家主。

    陆九凰眯了眯眼,心下冷笑。

    这二女儿要进七王府当侧妃了,陆家主就像是找到了另外一颗救命草,他对陆九凰这番冷脸也是正常。

    反正他从未将陆九凰真正当成他的女儿,没有期待没有伤害,陆九凰早也就不在意他的态度了,她此番前来也并非是来看他的。

    春梅摆足了架势,迎着陆九凰进门,陆九凰也没有与她们多讲话,率先走在前头,进了大厅,陆婉月气色好了许多,兴许是因为即将要嫁给自己心仪的男人,她含笑着上前,轻声问道:“妹妹这番来,便一块用膳吧。”

    陆九凰含笑道:“不了,我只是来见见昕儿,姐姐可知他人在哪吗?”

    这话一问,陆家主脸色大变,他铁青着指着陆九凰道:“你找他?那个逆子,最好死在外面最好!”

    一想到坟前的磕头,便丢了陆家主半生的面子,这幸好是无人所知,但陆黎昕将他扔在陆府的大门口,害他被世人所嘲笑,这点就够他将那个逆子一刀刀给割了。

    陆九凰挑挑眉头,看向陆婉月:“姐姐……黎昕没有回来?”

    陆婉月看她的视线有所探究,半响后笑着摇头:“没有,不知妹妹找他有何事,这弟弟行为乖张,父亲怕是容他不得,若是见到他,必是要将他从族谱上去除的,现下只是因他人未曾见到罢了,难道妹妹有他的消息?”

    陆九凰看着陆婉月,想从她眼里看出她有无撒谎,这她去了七王府,陆黎昕能入族谱,陆婉月肯定是有助力的,但此事办完了,陆黎昕便也将陆家主给掳走了,此等行为自然是不能让陆家主舒心。

    如果陆黎昕真的有回来,陆家主肯定不会不知,这家里也不会如此安静。

    陆九凰这才确定陆黎昕是真的回了京城,却没有回家,但越是这样,便显得陆黎昕越危险,不知他会在这京城中,掀出什么样的风浪。

    “没有,我只是以为黎昕应是回来了。”陆九凰应道。

    陆家主冷哼:“你是巴不得他回来是吧?我告诉你,他回来了我定要将他千刀万剐,当初你还一直劝我将他入了族谱,此等逆子,早日死在外头更是好。”

    陆九凰敛着眉头,这陆家主也真是青红不分啊,她请求了几次他依然不顾她的意思,现下还怪到她的头上,她冷笑一声说道:“爹,你这责备有点不对,黎昕入族谱可不是我让你入的,你应了谁的话,别把事情怪我头上。”

    陆婉月在一旁脸色顿时煞白,陆家主脸色铁青地看了陆婉月一眼,便甩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