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章 嫁衣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3本章字数:3061字

    陆九凰在大厅坐了一会,显是没有陆黎昕的消息,她起身便要走,陆婉月急忙喊住她笑道:“妹妹,这不如帮我看看新嫁衣吧?这刚做好,我也是没人商量……”

    陆九凰的心猛地被狠狠地一咬,她强忍住翻脸,轻笑道:“姐姐可是过来人,问我没用,当初红色嫁衣是王爷亲自送上门给我的,我还未做过这等女红。”

    陆婉月脸色也跟着一变,她那双如水般的眼里溢出一丝妒忌,但很快消散,这相比起来,陆九凰当初真的是让所有千金小姐倾羡,这七皇叔娶她之时,聘礼八抬大轿样样准备齐全,且上门带人时,从院子里抱出了大门,带上红色的马车,一路带进七王府的门,礼数全都做尽了,给了她一个无比风光的婚礼。

    这跟陆辞画嫁给云万里当侧妃,一辆娇子抬走了,人也没来,堂也没拜,便直接进了后院,这古代的女人都讲究这入门的仪式,免了跟一个小妾有何区别,陆婉月自是希望跟陆九凰一般,可是自从皇上下旨,云淮远连一声都没有吭过。

    连这府里的门也没踏过,陆婉月这心里带着怨意,她半点也不比陆九凰差啊,现下她身子骨也好了,可是为何那个人依然对她如此冷淡。

    陆婉月含笑道:“妹妹,既然回来了,也别急着走,上我院子里去,帮我看看,午膳顺便在这里吃吧。”

    陆九凰才不想去看她的什么红色嫁衣,那只会让她更难受,她轻笑:“谢谢姐姐的好意,现下王爷还睡在我屋里,我早晨也是匆匆就出来,得赶回去了,免得他起了以后寻不到我的人。”

    陆婉月眼眸一闪,心有些冷,陆九凰这句句都在炫耀她的荣宠,陆婉月也不是没有听说,这京城中也早就传开了,七皇叔为了陆九凰几次动怒,意在荣宠,自从陆九凰嫁去七王府,云淮远便不曾进了别人的小妾的院子,成日呆在正妃的房里。

    一丝丝一层层的恨意妒意在心里发酵,陆婉月没有表现出来,她含笑道:“罢了,既然王爷会寻你,还是今早回去较好。”

    “嗯谢谢姐姐多留。”

    陆九凰与她回马枪地打着,转身便朝大门口走去,这陆府现在丝毫没有她怀念的地方,匆匆的,一眼也不想多看。

    侍卫蹲下,陆九凰踩着他的膝盖上了马车,车帘掩上。

    其他人高声地喊道:“恭送七王妃。”

    马车走动,陆九凰坐在柔软的车里,靠在小方桌上,神色阴冷,这陆婉月可见是多么想嫁给云淮远啊,这府中上下竟都打点好了,现下那些小妾陆九凰心里就是疙瘩了,一想到陆晚月也要进府来。

    她心里别提有多难受。

    到了七王府,陆九凰进了府里,此时府中已经有些喧闹了,该醒的也都醒了,陆九凰回到院子里。

    云淮远已经醒了,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手上还缠着纱带。

    一见陆九凰,云淮远便朝她招手:“凰儿,过来。”

    陆九凰看着他,想到他要迎娶陆婉月,这心里又是一阵疙瘩,她慢吞吞地走过去,问道:“王爷的手好些了吗?”

    “好些了,你在陆府有无发现?”

    陆九凰挨着他坐下来,答道:“没,陆黎昕没有回府里,但……”陆九凰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眼云淮远道:“府中一片喜庆,我姐姐可连红嫁衣都准备了好了,也待着嫁给你呢。”

    云淮远脸色一僵,他立即拉住她的手,低声道:“凰儿,你明知这并非我的心意,这是皇上下的旨意,我无法拒绝。”

    陆九凰盯着他的大手,一想到他会躺在陆婉月的身侧,她心里就跟针扎似的,她低语道:“我知,你身不由己嘛。”

    云淮远叹口气,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搂住她的肩膀道:“这府中现下没有人会比你更得我的心,你也别把自己当成了院子中的任何一个人,你是王妃,是我明媒正娶八抬大轿进的大门,她们,有些仅仅只是一定轿子抬了进来罢了。”

    这就是云淮远的思想,同时他也想告诉陆九凰,她是特别的,是真正名正言顺的关系,可陆九凰却不是这么想,进了院子就是他的女人,不管进来时风不风光,那都是他的女人啊,陆九凰没有吭声,她知道思想不同,讲了也是白讲。

    两个人在院子中坐了一会,云淮远便笑着让陆九凰上秋千上,他推她。

    陆九凰看他的手那样便说道:“我去就好了,等你的手好了便再推我罢。”

    云淮远轻笑,举出另外一只没受伤的手道:“我可用这只手啊,走吧,我还未曾替凰儿推秋千呢。”

    陆九凰无奈,只能走到秋千旁,坐下,云淮远站在她身后,轻轻地推着她的肩膀,到底是男人,一只手也可以将陆九凰推了开来,陆九凰感受到那大手的温暖,默默地没有吭声,任由他一次一次地推着她。

    陆九凰感受到风吹过耳边,在这古代,风似乎都比现代的甜,但若是人能跟现代的人一样就好了。她就没这么苦闷了。

    在荡了一个上午的秋千,这府中的人也默默地看着云淮远如此受伤还替陆九凰推秋千,这无言的荣宠尽在不言中。

    用过了午膳,陆九凰便帮云淮远换药,这有个会医术的正妃,也是一件大好事,也不必张扬,落人口舌,陆九凰又轻轻地给他拉开纱带,由于她用的是自己自创的药物,此药物极其好用,竟一时也看不出有半点血迹,陆九凰叫春梅端了热水进来,拧干了帕子,轻轻地给他擦拭肩头,云淮远趁机亲吻了下她的眉间,惹来她白眼相瞪,他轻笑,一手扶着她的脖子,往下压,又亲吻了下她的嘴唇。

    陆九凰用了下力,他嘶了一下,立即松开了她,陆九凰冷哼:“王爷可别乱来,这小命拿捏在我手里呢。”

    云淮远哈哈一笑,揉了揉她的脖子,手松开了,陆九凰这才得以帮他继续擦拭肩膀,这已经用过的药渣要擦干净,才好上新的药材,褪了衣衫的他依然极其性感,但因是青天白日,陆九凰那层心思也就少了多,她又擦了擦他的肩膀,才倒出了自己炼制的药,给他涂抹上。

    云淮远一直幽幽地看着她,仿若是看不够似的。

    陆九凰瞪他一眼,又给他轻缓地缠上纱带,缠纱带的时候,她得伸手去他身后拉那个纱带条,他便故意地搭了手在她的腰上,顺势搂她入怀,陆九凰退出来的时候发现腰部被搂住,又翻个白眼,捏了捏他的肩膀。

    云淮远含笑道:“不可谋杀亲夫。”

    陆九凰恼怒道:“亲夫太不要脸了,可杀之……”

    云淮远忍不住喷笑,他捏捏陆九凰粉嫩的脸颊道:“凰儿莫不要心太狠啊。”

    陆九凰挥开他的手,继续给他缠,很快便好缠好了,她将他的衣衫拉了起来,一摸头,一手的汗,她正欲下床,被云淮远拦腰搂紧怀里,劈头就吻了下来,陆九凰一时没有反应,被吻了个正着。

    他中午喝了点小酒,那微微的酒香味扑面而来,陆九凰感到舌尖发麻,竟是被他当成猎物一样啃咬不已。

    她羞得锤锤他那没伤的肩膀,他却搂得更紧,偏生又是在白天,门外不时有人在走动,他的手竟然也不要脸地伸进了她衣服里,她简直气极,捏住他的手低声道:“云淮远!”

    他含笑,继续深吻,并就着她压着他的手在她的腰间活动。

    门外突地有人敲门,一声一声地,极小心。

    陆九凰呼吸一凛,一着急就咬了他的舌尖,他唔了一声,退了开去,唇角竟然出血了,他歪着头抹掉,轻笑哦:“凰儿,我可是要去见大臣的,你在我嘴上咬了一口,可合适?”

    陆九凰红着脸嘀咕道:“还不都是你。”

    云淮远又笑道:“是是是都赖我。”

    他掀被下床,又伸出舌头舔舔那丝血迹,便朝门外走去,拉开门,桂花低着头恭敬地说道:“王爷,几位将军在大厅里候着。”

    陆九凰一听,心里一跳,她也急忙从床上下来,匆匆地拧干了手帕,走到云淮远身后,拉住他,顺势把门合上,她把手帕搭上云淮远的唇角有些着急地说道:“这如此明显……”

    云淮远含笑着一把捏住她的手,笑道:“别着急,就一点小伤而已。”

    “可是……可是……”一想到那些大将军看到他唇角的伤,必定会调侃,陆九凰脸都红了,他抚摸着她的脸笑道:“闺房之乐,怕什么。”

    这话一出,陆九凰脸色更红,她瞪了他一眼,说道:“叫你不正经。”

    云淮远哈哈一笑,显是心情极好,他再次拉开门,桂花还站在原地,她耳朵也红红的,这小小的门依然让她听到了陆九凰跟云淮远的对话。

    看到桂花还在,陆九凰想死的人都有了,她立即抓着手帕,对桂花说道:“照顾好王爷。”

    “是。”

    桂花恭敬地低头,后扶了扶云淮远的手,云淮远躲开了说道:“不必,我能走。”

    桂花低着头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