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亲信拜访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4本章字数:3049字

    这在歇息期间,会上门拜访的只有云淮远一些亲信,云淮远到时,远征大将军哈哈大笑,一手拍上他的肩膀道:“这突然休假,可是为了陪王妃?”

    云淮远在他拍上有伤的肩膀之前,略略地错了身,免得被他打上了伤口,现下无人知道他受了伤,递执子请假时,亦是跟皇兄说了,要准备侧妃入门的事情,皇帝体谅他,这才点头,任由他请假。

    云淮远喊人上茶,并含笑道:“这你们就不必嘲笑我了,你们明知我这半个月来又要再结一次婚……”

    远征将军性格爽朗,立即又哈哈大笑:“这京城中无人不羡慕你啊,两个月结两次婚,娶了绝色双姐妹,啧啧,可真是幸福啊。”

    蓝靛将军亦是笑个不停,云淮远苦笑:“瞧你们,就知道笑话我,怎么今日上门可是专门来笑话我的?”

    云淮远一向与之武将关系颇好,这与他常年喜好习武有关,彼此间偶尔也会切磋,并非那种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皇叔,所以皇城里的那位才会对他颇为忌惮,这将军们手握兵权,与他关系又好,这要推翻一个朝堂,亦是易如反掌。

    皇帝心思缜密,早就看出了矛头,才会把原是属于云淮远的兵权慢慢地削弱,至此到如今他亦与文官无异。

    但这并不影响他与这些个将军交好。

    远征将军又爽朗一笑道:“非也,我们仅仅只是来看望看望你,免得你醉倒在女人乡里。”

    说罢,其他人又是一笑,云淮远命人上了糕点,坐于主位上,全无身份之分,与他们畅聊,这种时日也是不多,平日里大家各有公务,若是在外见面,又会引起皇帝的猜忌,只能偶尔他们上上他的门,在大厅里肆无忌惮地聊着。

    也好让那皇帝知道,他并没有野心夺取他的王位。

    这府中有皇帝的眼线,云淮远心里是清楚的。

    这头,陆九凰见云淮远出去了,便进了炼药房,还没呆上一刻,管家就来找她。

    她出了炼药房,管家上前说道:“这几日府中要稍微装点一下,侧妃也快进门了,王妃作为后院之主,应当好生安排,免得落人口舌。”

    陆九凰看着他手中的一堆东西,脸色微沉,这个管家她不太有好感,总觉得他阴沉沉的对她颇有意见,但他既然都拿来让她安排了,她便安排吧,谁让她是王妃呢,还是后院之主,她点头,喊道:“春梅,过来。”

    春梅应了一声,上前接了管家手里的东西,陆九凰说道:“麻烦老管家了。”

    “不客气,王妃有何需要帮忙的可找我。”

    “好的,你先下去吧。”

    陆九凰挥手,管家恭敬退了下去,春梅已经把东西放在大厅里了,陆九凰上前看了一眼,都是府中的一些装点,以及后院的规划,还有侧妃进门当天她的出席等等的安排,还给她准备了衣服,端庄无比的。

    陆九凰看着眼神一暗,陆婉月嫁进来她还得给她安排院子,陆九凰唤道:“桂花你来。”

    桂花上前,低着头,恭敬地应道:“是。”

    陆九凰看了下执子,说道:“我们这府中还有多少个空着的院子?”

    桂花应道:“还有四个,一个东厢院,一个西厢院,还有一个翠竹院以及林华院,东西厢各两边,翠竹院离和硕院近,就在隔壁,林华院则有些远,但在王爷的书房后。”

    陆九凰进府以来,还真没出去走过,也不知道这空着的四个院子的具体位置,但她有私心,自然不能让陆婉月住进林华院,她思考了一下说道:“东厢房离谁近?”

    “离柳如院。”

    “那便安排东厢房吧,这几日就要准备妥当,有什么需要安排地就叫管家。”

    “是。”

    “还有府中需要装点的,现下也开始安排吧,人手你自个调配,有何需要与我说便是。”

    “好。”

    桂花恭敬地应道,陆九凰含笑着拿了点碎银递给桂花:“这是我赏你的。”

    “王妃!这可……”桂花推搡。

    陆九凰含笑道:“我来到这府中也是一片陌生,幸是你帮忙我也才好早日熟悉这个院子,这点仅仅是个小心意,你别推搡。”

    桂花迟疑了下,这才收下了那垫碎银。

    陆九凰打发她们下去,自己一个人坐在大厅里,过了不了多久,这个院子又多了一个人了,这锣鼓声响,可真是吵人啊。

    她坐了一会,便又回到炼药房,仅有在这里,她才能感到安心。

    晚膳,云淮远在大厅设宴,宴请那些从下午便在大厅的将军,陆九凰也被喊去大厅一块用膳,桂花低头说道:“王爷还吩咐了,王妃得穿的体面一点。”

    陆九凰一愣,对云淮远恨得牙咬咬的,这话的意思是她平日里穿得都不体面?她接过桂花给送来的一套衣衫。

    浅粉色的绸裙,穿上后竟也是一片粉嫩,看不出已为人妻,春梅眼睛一亮立即说道:“好,这衣衫好,没想到王爷这眼光这么好。”

    换来陆九凰一个轻瞪,春梅嘿嘿直笑。

    小厮来唤人了。

    春梅立即扶着陆九凰出了院子。一路朝大厅走去。

    天色渐黑,陆九凰一身粉也是颇有风采,进了大厅,那些个将军一看到陆九凰视线就挪不开了。

    云淮远咳了一声,急急伸手把陆九凰给拉了过来,并压在身侧。

    那些个将军被一咳立即回了神,假装看别的地方,来掩饰自己的方才的失态,远征将军哈哈一笑道:“没想到王妃这般貌美,配王爷也是一对丽人啊。”

    陆九凰含笑,并不应话。

    这古代的女人就得这样,矜持,在餐桌上更得少说话,陆九凰第一次面对云淮远的亲信,仿佛就跟现代见男朋友的兄弟一样。

    云淮远轻笑:“你们就别打趣她了,她可容易害羞了。”

    “真的啊?听说王妃可是学医的,一身医术了得啊。”云严将军笑道。

    陆九凰含笑:“只是误传罢了,我仅仅会一点皮毛……”

    远征将军哈哈一笑道:“王妃不必谦虚,据说陆府中的谁生病了,都只能唤你去,都不用喊太医了。”

    “是啊哈哈哈。”

    其他人跟着笑,都是在战场上时常杀敌的,个个带着一股粗犷之势,陆九凰起初被他们一笑还有些心惊胆颤,后也渐渐都习惯了。

    抿唇带着笑容,任由他们调侃,云淮远对她颇为呵护,又被他们几个笑话了一阵。

    这餐桌上一片笑声。

    而后院。

    那些个姨娘,尤其是柳叶,扔了一地的碎片,她冷笑道:“王爷从未将我带与他们几位将军看,这王妃,竟然能磨得王爷将她带上大厅,我恨呐。”

    丫鬟弯着腰,低声安抚道:“柳叶姨娘不必如此生气,这王妃也得意不了多久,许不久,她的妹妹侧妃就要进门了,到时姐妹相争,可是一场好戏。”

    柳叶扶着桌子坐了下来,后轻笑:“也对,你说得没错,这姐妹相争,必是渔翁得利。”

    “柳叶姨娘说的没错。”丫鬟带笑,柳叶轻轻地说道:“你说,我这幽闭何时能消啊?”

    丫鬟低下头说道:“您且等等,这侧妃进门,后院大赦,必是会消的。”

    “没错,这也是我的机会。”

    云淮远久没如此喝过了,这次难得有机会,也便多喝了一些,陆九凰怕他那伤口不好,几次劝别喝了,被他轻手给挥开了,陆九凰见在场人多,亦是不好再强势,便也只能陪着,酒席散时,他几乎脸侧通红,眼眸里有了几许的水光,陆九凰将他扶在椅子上坐着,后安排小厮将几位将军一个个安全地送上车后,才唤人把云淮远扶向院子,她低声嘀咕道:“别喝那么多,偏偏喝那么多。”

    云淮远却在此时一把捏住她的手,将她的身子往前拖,小厮一看,吓得不知道该怎么说,立即松了云淮远的手,怕他伤了陆九凰,谁知云淮远将陆九凰拉过来,顺势就搂着她的腰,还靠在了凉亭里,一副彻底不走的模样。

    他搂着她嘀咕:“凰儿,今晚夜景真美。”

    陆九凰想挣脱开他,瞎应道:“美美美,但也得回房啊。”

    云淮远又搂住她,陆九凰怕动到他的伤口也不敢太用力,只能吃力地抓着他的手应道:“王爷,我们回房先吧。”

    云淮远嘀咕了一声:“不回,这景色如此美,我想跟凰儿一块看。”

    在身后的小厮一听,忍不住都笑了,陆九凰霎时脸蛋一阵发红,她整个人被搂在他怀里,动弹不得,无奈之下只能陪他看了着这破景色,哪里美了,他站的位置对面是假山,只有黑乎乎的一片,没想到他喝醉酒的模样这么像个孩子,陆九凰想着自己也想笑了,又站了一会,陆九凰感到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均匀,这才松一口气,对身后的小厮说道:“去抬辆轿子过来,把王爷抬进院子里。”

    “是。”

    小厮兴许也是猜到云淮远睡着了的可能,立即分散去了拿轿子,很快轿子抬来了,陆九凰又得吃力地把云淮远弄上那轿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