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 喝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4本章字数:3040字

    后又跟着轿子,一路进了院子,陆九凰弄得浑身是汗,云淮远这喝醉了也是不得了,春梅准备好了热水,陆九凰先看着云淮远安然地躺在床上,她才进了屏风里脱下身上带着些许汗水的粉色衣裙,泡在浴桶里,陆九凰舒了一口气,大约泡了一会,屏风外云淮远就喊她的名字,陆九凰吓得刷地从水里站了起来,匆忙擦了身子后,跨出浴桶,匆匆地套上里衣走了出去,靠近床了才发现,云淮远闭着眼,正乱喊呢。

    她舒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拿帕子给他擦擦额头的汗,随即对门口喊道:“进来。”

    春梅这才推门进来,陆九凰低声道:“把水清了,再弄点热水进来,我给王爷擦擦身子。”

    “是。”

    云淮远今晚如此喝酒,对伤口肯定没好处,春梅动作很利索,浴桶里的水喊人来清出去以后,立即又端了盆热水进来,放在床头的架子上,陆九凰挥手:“好了,你下去吧。”

    “是。”

    春梅恭敬地退了出去,带上门。

    云淮远仍是闭着眼睛,熟睡得很,脖颈倒是一片通红,她拧干了手帕,伸手去脱他身上的衣衫,没有他的捣乱,陆九凰才可顺利地扯下他的衣服,擦看他胸口的伤势,好在没有发炎,说明她的药很有效果,她将手帕压在他的肩膀上,擦了原来的那层药,随即给他上新的药膏,由于他昏睡着,陆九凰感觉事半功倍,他睡着的模样倒是挺乖巧的,看起来乖乖的,她摸了摸他的眉毛,笑了笑,才继续给他上药,上好后她扯下他另外一边的衣服,继续给他擦身子,他有些热,嘀咕了一声,陆九凰又笑,再给他擦擦额头以及脸颊,还有脖子。

    弄完了陆九凰感觉自己也出了不少的汗,她抹掉脸上的汗水,扶正他的身子,正想给他盖被子,却被他的手臂一揽,直接爬在他的身上,他嘀咕道:“凰儿,你别走……你别走。”

    陆九凰心里一颤,她低声道:“我不走。”

    “别走……”他的语气颇为委屈,陆九凰听得心头一软,捏捏他的脸,亲吻了下他的唇角,他还自动地粘了上来,陆九凰忍不住一笑,她撑着身子怕压到他的伤口,看着他熟睡的脸,等到他呼吸再次均匀了,陆九凰才伸手把他放在她腰上的手给拉下来。

    这次倒顺利,陆九凰才得已从他的怀里起来,小心翼翼地给他脱了靴子,她又摸了摸他的脸,确认他的温度正常,这才跨了进去,在里头躺下,入睡。

    他身上还有淡淡的药味,陆九凰含笑着逗弄了下他的侧脸,心思却复杂不已,他是王爷,她与他终究是不同的人。

    *

    夜半,整个京城处于静宁的状态,这打更的声音从城头来到了城尾,三个黑衣人贴着墙根,来到后院的那面墙,随即三个人轻轻松松地飞上了墙头,一路沿着墙角疾步地走着,直到找到了七王府的书房,门外有三个小厮正在守着。

    其中一黑衣人上前,抬起手,一手一劈,三个小厮缓慢地滑倒在地上,黑衣人来到窗户,挑开了窗纸,里头一片漆黑,他扔了个迷魂药丸进了书房里,再呆了半响,这才推开那扇不是很严实的门进了书房。

    打开了火折子,照亮了书房的一角,空无一人,黑衣人对视了一眼,彼此便朝那白色的狮子前进,那摆设的狮子就在厚实的书架上,带头的黑衣人手摸上那白色的狮子,按照云万里的吩咐扭动了那只狮子。

    不消一会,暗格门开了,书架一大片转动,带头的黑衣人率先进了那扇门里,立即便再次合上了那门。

    暗格里很多的书,也有一个休息室,还有一个整个京城的布防图,黑衣人扫了一眼,便开始在屋子里搜索起了那本账本。

    *

    陆九凰是被热醒的,她感到自己的腰间被人紧紧地搂住,这才缓慢地睁开了眼睛,恰好对上了云淮远那双星目,他含笑,朝她靠近了一下,亲吻了下她的嘴唇,陆九凰呼了一口气,拽了下他的手臂:“王爷,一大早可别发情。”

    “王妃,昨晚是你服侍我入睡的?”云淮远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陆九凰捏捏他的手臂道:“非也,是春梅服侍你的。”

    “哦?那这么说来,这药也是春梅帮我换的咯?”云淮远一早醒来发现身子极其清爽利索,尤其是左肩膀上的伤口,也是一片舒爽,看到身边躺着的陆九凰,心里一阵柔软,在他昨晚不醒人事时,他的王妃一律服侍着他入睡。

    外头传言陆九凰不晓得王妃之德,可只有他知道,她仁慈心善,也从未做过什么过份之事。

    两个人在床上一阵缠绵。

    陡然门被轻轻地敲响,桂花的嗓音焦急地响起:“王爷可醒了?书房遭盗……”

    抱着陆九凰的手臂一僵,陆九凰也立即反应过来,她立即翻身坐起,将云淮远拉起来,云淮远坐起来后,立即披上衣服,穿上靴子,就要出门,陆九凰急忙喊道:“王爷,腰带还未上。”

    云淮远这才停下脚步,陆九凰从床上下来,扯了腰带走到云淮远跟前,就给他打上,云淮远的脸色已经呈现威严了,不如方才那般柔情,这书房是机要重地,遭盗可是极其严重的,他拍了拍陆九凰的手,立即推门而出。

    桂花急忙跟上他。

    一大群前厅的小厮以及管家跪倒在地,云淮远没有看他们,也没有喊他们起身,直接出了院子,朝书房而去。

    书房门外昨晚守夜被打晕的小厮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膝盖一个劲地抖,云淮远看了他们一眼,推门而进。

    书房没有多大的变化。

    但书房的白色狮子显然被动过,他拧开狮子,进了去,里头东西也没乱,但气息就是不对,一闻就知有人来过。

    他左右细看,除了布防图被摸过以外,其他的地方都没有被动过。

    云淮远敛着眉头,这表示,他书房里没有对方要找的东西,可到底是谁呢?竟然会知道他的白色狮子是可以打开暗格的。

    云淮远退出了暗格出到书房里,坐了下来,管家弓着身子,一声不敢吭。

    “他们三个昨晚是被打晕的?”云淮远冷声道。

    “是,直到早晨才醒来,醒来时书房门开着,他们才去喊我。”管家弓身应道。

    云淮远摸着下巴,半响道:“好了你出去吧。”

    “是。”

    管家带上门。

    云淮远眯着眼看着这个书房,他极少会将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间书房里,但所有人却有会以为他是把重要的东西放在书房里。

    还有那白色的狮子,如果这样的话,这上书房里的只有一个人。

    那便是云万里,他来过一次书房,且是直接冲进来的,当时云淮远正在开启白色的狮子,唯独他看到了这个暗格。

    云淮远冷笑,如果是云万里,他要找的东西,那便是很重要的东西了。

    云淮远想起云万里的那一堆烂账,随便一条呈上皇帝手里,云万里都会被削爵,云淮远慢条斯理地扣着桌子,发出细细的响声。

    管家在门外问道:“可要奉早膳进来?”

    “奉上来。”

    “是。”

    陆九凰出了里屋,在大厅里坐着,心里也是着急,不知道云淮远的书房里有什么被偷走了,而此时那些小妾又都来请安,陆九凰看到她们更是心烦,幸好柳叶这爱闹事的如今还在幽闭中,只有柳如这几个也掀不起风浪。

    客套地聊了两句,陆九凰就让她们退下。

    退下后早膳便上了桌,陆九凰还没打算吃,她问桂花:“王爷那头如何了?可有丢失重要的东西。”

    桂花低声道:“没有,王妃可放心,王爷让我们跟你说一声,他在书房用膳,不必等他了。”

    陆九凰的心情一松,没丢东西就好,只是会有谁这么大胆地跑到云淮远的书房里偷东西,府里早晨因这件事情有些兵荒马乱的,她看了看桌子上的早膳,拿起筷子,草草地吃了些,也没有吃多,就让春梅给撤了。

    春梅看了眼桌子上似乎完全没动过的菜,低声道:“王妃,可是膳食不合胃口?”

    “没有,只是我没有什么胃口,你撤下去吧。”

    春梅有些担忧,但还是让人撤下去,陆九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后实在也呆不住了,便进了炼药房里。

    那头,云淮远已经喊人出去探查了,云万里昨晚府里的动静,本身他对付云万里是一步步来的,但他相信没人会知道他手里捏着云万里的一大堆烂账,云万里若是上他这头来寻,怕是已经知道了,所以他得防范着。

    但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呢,云淮远这又觉得是一团迷。

    他带着暗卫,便出了门。

    到了该换药的时候也没有回来,陆九凰急得都出汗了,桂花在一旁劝到:“王妃不必太紧张,王爷并非一人出去的,他带了侍卫。”

    “我知道,但他身上的伤总要换药吧。”

    陆九凰看着天色,竟然已经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