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 没回来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4本章字数:3043字

    云淮远这一出,许久都没有回来,陆九凰等着等着没等到人,只能自己去沐浴,在浴桶里她差点睡着,这担惊受怕了一天。

    等她从浴桶里出来之时,云淮远还是没有回来,她喊来春梅:“王爷可有消息?”

    春梅低声道:“没有,王爷仍是没有回来。”

    陆九凰难免开始担忧他出了事情,披着外衣走出大厅,来到院子,看着外头的夜空,桂花恭敬地道:“王妃,你且先睡,王爷定是有事绊住了,他带了不少的暗卫出去,且是不会受伤的,您放心吧。”

    陆九凰看向桂花,问道:“王爷的暗卫有多厉害?”

    桂花顿了一下,道:“王爷的暗卫,都是武林高手……这具体是什么武林高手,奴婢也是不知,但王爷定然是不会有事的。”

    “那为何昨晚书房进贼之时,暗卫没有及时出现?”

    桂花又低了低头道:“因为王爷在您的房里,暗卫只负责王爷的安全。”

    “原来如此。”陆九凰松了一口气,但下一秒,她又害羞了起来,她问着桂花:“那我跟王爷……”

    桂花立即明白,忍笑道:“王妃不必介怀,你与王爷的房里,暗卫是不可进去的。”

    “那就好。”

    陆九凰松一口气。

    桂花说完自己耳根也是一红,她恭敬地退到一旁,陆九凰现下自己也睡不着,便在院子中渡步,且又看看月亮,哼哼歌曲。

    只盼望云淮远早点回来,免得她等久了担心。

    就在此时,一份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重重地摔在陆九凰的跟前,桂花离的陆九凰近,她立即一把扯住陆九凰往后推,在院子里的暗卫刷地冲了出来,有人围在陆九凰跟前,有人走到那掉落的东西,拿着灯笼一照。

    陆九凰也是被吓了一跳,这突然从半空中掉了东西下来,要是个庞大点的,就把她给砸死了,她稍微舒了一口气之后,拨开挡在跟前的暗卫,走到那个掉落的地方跟前,伸手要拿,暗卫立即挡住她的手道:“王妃小心,我来。”

    于是那个暗卫便伸手去取那个东西,那是用一个黑色的布包给包着的,暗卫小心地揭开了那个布包,摊开,里面躺着一本蓝色封面的本子,上头写着:账本。

    繁体字的,陆九凰能看懂,桂花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何物?”

    陆九凰对暗卫说道:“将本子翻开,我看看。”

    暗卫听从地翻开了第一页,上头记录着各种人的名字,奉贡的银两数额,缴纳的官员。

    最让陆九凰惊讶的是,那账本上竟然还记载着宫里两个字,也就是说这账本是要缴纳银两给皇帝的。

    更可怕的是,里头还有云万里的名字,他收纳的银两比皇帝的还要多。

    这儿子竟然比老子还多钱。

    陆九凰立即合上那本子,朝天空看了一眼,黑乎乎的,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她,没有人看到账本里的信息,但她知道,这本账本绝对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的,她立即转身说道:“今晚,所有暗卫不得休息,都得给我守好了,桂花跟春梅,多安排些人手在院子里,我今晚要在大厅歇息。”

    里屋太不安全了,而且处于隐私,那些暗卫一般都不太敢靠近里屋,那里就是最好下手的地方,陆九凰把自己安排在大厅,更安全一点。

    她得等云淮远回来,把这本账本交给他,好让他定夺。

    而此时,城门口,四五个黑衣人在半空中厮杀了起来,由于都是黑衣装备,谁也看不清谁,城门的士兵自然也看不清那些人,也不知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坏的,个个躲起来,不敢吭声,而那四五个人厮杀得厉害,其中有一个低声道:“抓活的,本子还在他们手里。”

    “可是他们招招致我们于死地!”另外一个黑衣人应道,错身躲过了对面黑衣人的一掌,那黑衣人气得冲过去,跟对方搏斗了起来。

    这场厮杀一时也看不出谁赢谁输。

    而在城门上,云淮远一身衣衫诀诀,暗卫如影似的,站在他身边,云淮远问道:“你可看清他们是从何处出来的吗?”

    暗卫低声道:“看到,有一拨是从二皇子府里出来的。”

    云淮远一愣,后笑道:“有趣。”

    “王爷,可要上去相助?”暗卫又问道。

    云淮远摆手:“不必,看他们打成如何,现下出手只是暴露了我们罢了。”

    “是。”

    可是这么说,但半空中厮杀的依然没有出一个结果,另外一拨人被逼至城门,似是有要逃脱之意。

    云万里那一拨的自然不肯让他们给逃了,拼死地缠着。一时间那一波人也无法逃脱,只能再次厮杀了起来,随后其中有一个被刺了一刀,惨叫声顿起,他立即从袖子中飞快地撒了一把毒粉出来。对准云万里那波人。

    立即云万里那波人就被打得后退了两步,个个中毒惨叫声又起来了。

    他们撒了毒粉以后,一把架起那个受伤的,拼命地往外逃去。

    云淮远看着逃脱的那群人,低声道:“跟上去。”

    暗卫应了声,立即消失在夜幕中。

    云淮远看着城门下的中了毒的三个人,没有吭声,看了好一会,才缓慢地运气,离开了现场。

    他身上还有伤,只离开了城墙上,下了地以后,便坐上马车,一路轱辘地回到了王府。他下了马车后。

    春梅立即迎上去,恭敬地说道:“王爷快随我来吧,王妃正在院子中等你,要帮你上药。”

    云淮远点点头,又看了眼春梅,发现她额头都是汗,眼眸一焦急,问道:“王妃可出事了?”

    春梅抹掉了额头的汗,啊了一声摇头道:“没有,没有,王妃只是没有见到你睡不着罢了。”

    云淮远挪回视线,春梅的态度明显过度紧张,直到了和硕院,看到侍卫多了,云淮远心里立即一急,他撩开衣袍,不顾自己肩膀上的伤痛,大步地朝院子里走去,过了院子,他看到了大厅里正靠在躺椅上睡觉的陆九凰,云淮远放轻了脚步,走了过去,朝想出声的桂花嘘了一下,后蹲下身子,拨弄了下陆九凰的发丝。

    见她呼吸均匀,显是睡着了,他才松一口气,他看向桂花:“王妃为何在这里睡?”

    桂花看了眼陆九凰腰间抱着的东西,低声道:“王妃在等你。”

    “等我?”云淮远心里一软,抬手就去给陆九凰拉毯子,这一拉,陆九凰醒了,她手中的账本跟着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就掉在云淮远的脚边,云淮远低头看着那账本,立即拿了起来,陆九凰感到手一空,有些惊慌,也立即坐了起来,伸手就去抢那账本,待看清是云淮远后,她才猛然松了一口气,手垂了下来说道:“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这是?”云淮远举起账本,陆九凰靠回躺椅,说道:“你自己翻看看。”

    云淮远这才翻开,看了几眼以后,脸色微沉,他问道:“这是哪来的?”

    “天上掉下来的。”陆九凰说道。

    “凰儿,此事可大可小,你不得瞒我。”云淮远定定地看着陆九凰。

    陆九凰叹口气道:“是真的,你问桂花跟春梅,今晚我在院子中等你时,这账本就这么凭空掉了下来。”

    云淮远捏着账本,看陆九凰的表情也不像是撒谎的,再说她也没必要撒谎,这事情本是与她无关,他吹了下口哨,呆在外头的暗卫现身,他低沉地问道:“可有去追?”

    那暗卫应道:“有,可到了城门时,被甩掉了。”

    城门?

    云淮远想到自己也是在城门时被甩掉,后来上了城墙才看到了那群黑衣人的所在,可惜当时已经是两批人马了他没有轻举妄动,也不便当时现身。

    他眯了眯眼,把账本收了起来,将陆九凰扶起来道:“凰儿,今晚怕是不安宁了。”

    陆九凰点点头,她看到这账本仿佛就看到一场杀机。

    这云淮远的话刚刚落地,那头管家就来报:“王爷,二皇子的马车在外头侯你,他想请王妃上府救人。”

    云淮远大步走到门口,双手负立,问道:“救谁?”

    “二皇子道,救他的侍卫。”

    “区区一个侍卫,何必救。”

    管家又弓下身子道:“二皇子道,这侍卫也是皇上御赐的,不可有事。”

    云淮远眯了眯眼。

    这话的意思颇有威胁,陆九凰上前,从身后握住他的手,他紧紧地拉着半响说道:“好,我陪王妃去,你备车,不坐二皇子的车。”

    “是。”

    管家立即退下去安排,陆九凰问云淮远:“这三更半夜的,他叫我去做什么?”

    云淮远转身捏着陆九凰的脸问道:“凰儿,近日可有丢你自己炼制的毒粉?”

    陆九凰摇头:“没有,我已经许久没有炼毒了,我近日都是炼药。”

    “嗯。”

    陆九凰看他那副模样,又扯了扯他的手:“可是有发生什么与我有关的事?”

    云淮远含笑,捏着她的手道:“我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

    “嗯。”

    陆九凰感觉这当中有一股很奇怪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