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 阴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4本章字数:3023字

    马车备好,陆九凰跟云淮远出到门口,上自己的马车之前,陆九凰还特意看了眼那辆云万里派来的马车,马车头坐了一个人,戴着斗笠,没有露脸,但怎么看感觉都很是阴冷,陆九凰下意识地捏住云淮远的手,云淮远进了马车便搂着她,低声道:“别怕。”

    陆九凰下意识地偎依到他的怀中,说道:“你说,这云万里会不会是有所阴谋?”

    云淮远顺着她的发丝,含笑道:“不会。”

    “你为何如此肯定?”

    云淮远笑而不答,他为何如此肯定,因为他亲眼见到云万里的暗卫被撒了毒粉,马车轱辘地一路来到二皇子府,虽然云万里的暗卫大受伤,可毕竟是暗卫,府中依然一片风平浪静,谁也不知道云万里今晚一连伤了三个暗卫,心情抑郁。

    管家侯在门口,一见陆九凰与云淮远下马车,立即提着灯笼迎了上来,低声道:“王爷,王妃,请随我来。”

    云淮远点点头,跟在管家的身后,并拢紧了陆九凰的衣衫,管家没有带他们去什么灯火辉煌的地方,而是带着他们左拐右拐的,一路拐到了一处偏僻的院落,院落的门关着,屋子里星星的火光。

    管家上前,轻轻叩了门。

    屋子里有人站了起来,走了一下,后才拉开门。云万里出现在门口,他看到云淮远立即上前,恭敬地跪在地上:“皇叔,皇嫂,若非事态严重,我必是不会劳烦你们的。”

    云淮远冷冷地看着他,半响才越过他朝屋里走去,云万里看着掠过自己的脚边的锦衣,脸色一沉,等他进了屋子,云万里这才从地上起来,跟着一掠过头就看到貌美的陆九凰,他半眯了眯,心想着,若非他当初放手,他这个皇叔能娶到陆九凰?

    现下陆九凰真是一日比一日美了,上次见她他亦是挪不开视线。

    现下更甚。

    陆九凰察觉到他放肆的目光,下意识地朝云淮远身边靠了去,云淮远冷冷地扫了云万里一眼,云万里惊地低下头,后又低声说道:“皇嫂,劳烦你帮我看看,他们能否治好?”

    屋子里有四张连着床,此时三个黑衣人躺在上面,身上没有半点伤痕,但脸色发青,手臂上的青筋一条条的暴起。

    这症状极其熟悉,陆九凰上前,摸了其中一个人的脉息,脸色一白。

    云淮远低声问道:“如何?”

    云万里也是一脸害怕,这些暗卫是皇帝御赐的,死了都得跟皇帝说为什么死了,现下他们中毒了,皇帝肯定会问的,他且又是因为那本账本的事情,这皇帝若是知道了,定是会大怒。

    陆九凰摸到他的脉象显示,他中的毒确实是她炼制的。

    陆九凰半低下头应道:“可治。”

    云万里松了一口气,欢喜地说道:“麻烦皇嫂了。”

    “不麻烦了。”陆九凰心思有些复杂,这毒粉明明是她制作的,为何会出现在这个黑衣人身上,且还中毒了。

    她不知道今晚城门的厮杀,心里一阵惶恐,难道这个古代还有人跟她一样,也会制作这种毒粉吗?她这是从现代带来的一些秘方,可不是古代人就有的。

    陆九凰从袖子中掏出了一个瓶子,这个瓶子里的药她炼好后还没用过,她对一旁的丫鬟说道:“把他们扶起来。”

    丫鬟立即上前,扶起离陆九凰最近的那个,陆九凰抬高那人的下巴,从药瓶里倒出两颗药粒,后捏住那人的嘴巴,将药粒塞了进去,又将他的下巴狠狠地仰高,低声道:“吞下。”

    那人迟疑了一下,动了动舌头,那颗药粒吞咽了一下,便下了去。

    陆九凰依次把剩下的两个人都喂了药粒,喂完后,她额头出了不少的汗,云淮远搂住她的腰,问道:“还好?”

    “嗯。”她应了声。

    云万里走上前,问陆九凰道:“皇嫂,你可知他们中的是什么毒?”

    “不知。”陆九凰自然不可能告诉云万里这毒的药性,也幸好来得及时,否则这三个人穿肠而似那可就可怖了。

    她现下只想知道,到底谁的手里有她炼制的这个毒粉,一定要找到那个人才行。

    云淮远带着陆九凰出了院子,并让陆九凰在院子里等着,他与云万里有事商讨,陆九凰点点头,说道:“那我去看看我大姐。”

    云万里看了眼丫鬟,那丫鬟立即会意,低头道:“王妃,请随我来,我带你去。”

    “好的,谢谢。”陆九凰跟上丫鬟的步伐,朝陆辞画的院子走去,进了院子看到院子里一片冷清,陆九凰一愣,丫鬟在门上轻轻地叩了两声,一个丫鬟咿呀地开了门,看到竟然是云万里身边的侍女,脸色一喜,问道:“可是王爷过来了?”

    侍女低头,恭敬地说道:“王爷还在忙,此事请了七王妃过来,七王妃想见见侧妃。”

    丫鬟是新来的,她迟疑了一下,看着在侍女身后站着的女人,她又迟疑了一下,正准备说她进屋里问问,陆辞画的嗓音就幽幽地传了出来:“请让我妹妹进来吧。”

    丫鬟这才松了握在门把上的手,立即退了开,对陆九凰说道:“请。”

    陆九凰看着那丫鬟的手臂,发现她的手臂一片乌青,她敛了敛眉头,走了进去,屋子里的灯只点了一半,显得极其幽暗,半点人气的都没有,她一愣,过了一会,才从里屋幽幽地走出一个人,穿着一身的素衣,陆辞画脸色有些惨白,她笑道:“妹妹过府为何没有提前跟我说呢?我差点就睡下了。”

    “打扰姐姐了,我是陪王爷进府的,他正在跟二皇子商讨些事情。”

    陆辞画的眼眸快速地闪过一丝妒恨,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见到云万里了,自从上次风月琦着了道以后,她再想做些什么,那风月琦都知道,每每都能将她扯了出来,且摊开在云万里跟前,云万里现下一看到陆辞画就满脸嫌恶。

    陆辞画这日子过得水深火热,她一看到一身光鲜亮丽且被云淮远荣宠着的陆九凰,心里就万分地妒恨,恨不得取而代之,两个人的命运为何如此不同,她明明是那个最得宠的,现下她却什么都没有。

    而陆九凰这该死的,却什么都有,胜她百倍,她能不恨,但她没有表露出来,反而让陆九凰坐下,叫丫鬟去泡茶。

    那带陆九凰过来的丫鬟率先说道:“还是我去吧。”

    说罢她转身去了准备茶,陆辞画看着那离去的背影,眼眸闪过一丝别人看不见的光亮,这侍女是云万里房里伺候的,此时竟然如此殷勤?她把视线落在陆九凰的脸上,含笑道:“妹妹这是来府里做什么?”

    陆九凰总感觉陆辞画怪怪的,而那个侍女也是很怪,她坐了一会,就笑道:“姐姐,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走了没两步,一个丫鬟就从身后拿住一个帕子堵住她的口鼻。

    陆九凰疯狂地挣扎着,想要从她手里挣扎出来,但鼻子上有一股迷香,她很快就不省人事。

    陆辞画冷着嗓音问着那该死的丫鬟说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王爷!”

    “云万里?”陆辞画倒吸一口气,撞到了柱子上,她紧盯着那个云万里府里的侍女:“是王爷安排的?”

    “是,王爷说了,您要是助他留下陆九凰,必定有重赏。”

    陆辞画眯着眼问道:“王爷想要陆九凰干什么?”

    “这我就不知了。”

    那侍女低下头,一句真话都没有透露。

    陆辞画眼神幽幽地转到瘫倒在地上的陆九凰,半响冷笑道:“来人,把她给我锁起来。”

    那头。

    房子里只剩下云淮远以及云万里,云万里脸色仓皇,低声道:“还望皇叔别告诉皇上,他若是知了,定是会将我撕了的。”

    云淮远冷眼看他,半响说道:“是你叫人上我书房找东西的吧,还打晕了我三个小厮。”

    云万里没想到云淮远如此直白,他立即跪下说道:“皇叔,我并非故意的,你也知这丝绸的账本都是我在打理,可上次那账本被人截走了,我我一时糊涂便找到了你书房。”

    云淮远冷笑:“是吗?我要你那账本做什么?难道你那账本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个云万里也是有意思,自己先揭底,宛如先自首,好让他原谅他。

    云万里立即惊恐地道:“没有,账本都是清的,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你怕什么?还找道我的书房。”云淮远才不会听信他的鬼话,他只是还没找到机会罢了,这个云万里的帐迟早也是该清的。

    云万里听到云淮远这样问,心里一松,看来云淮远是真的没碰到那本账本,既然没有碰到那便好,说明那账本他还有余地可以拿回,他低垂着头眼眸里闪过一丝冷光,他低声道:“皇叔,对不住,我一时着急了才会上你的府上,都怪这些暗卫,是他们乱找的。”

    “罢了起来吧,以后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可不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