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章 王妃不见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14本章字数:3041字

    云万里听罢,便起了身,他含笑道:“今晚这夜色正好,皇叔不回去罢?我安排下人收拾个厢房,你与皇嫂留下来歇息一晚吧?”

    “不了,府里还有事情,我们先回去了。”云淮远说道,这话音一落,一丫鬟就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说道:“七王妃不见了!七王妃不见了!”

    云淮远心头一跳,他立即狠狠抓住那丫鬟的手臂,将她半提起来,冷声道:“你说什么?凰儿不见了?”

    丫鬟疼得脸部扭曲,她颤着嗓音说道:“是,是不见了!”

    云万里也是一脸着急,他一把扯过那丫鬟问道:“不见了,她不是去侧妃的房里吗?找,给我找!这可是我皇嫂!”

    云淮远掠了袖子,大步地走出院子,朝陆辞画的院子而去,陆辞画跪在地上,身子一直抖,云淮远一进门就问:“陆九凰呢?”

    陆辞画害怕地说道:“刚刚,刚刚妹妹还在这里的,可她出了院子,说想回去,两个黑衣人从半空中飞了下来,将妹妹一把提走了。”

    云淮远心脏一缩,他逼近陆辞画:“你说的可是真的?”

    云万里一把拎起陆辞画的手臂,死死地抓着她说道:“你最好把事情给我讲清楚。”

    “王,王爷!”陆辞画许久未曾见到云万里了,眼眸里起了一丝哀伤,她指着门口道:“王爷若是不信,便,便去门口看一眼吧,那那人飞上墙壁时,还留着脚印。”

    云淮远转身就朝门口而去,丫鬟提高灯笼,在白灰墙上确实有这一个蹬脚的脚印,云淮远见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痕,飞身而去。

    而在暗中保护的暗卫也跟着飞了上去,循着脚印也飞了过去,云万里甩开陆辞画的手臂,眼眸闪过一丝得逞,便也跟着飞了出去,朝云淮远的方向而去。

    陆辞画跌坐在地上,低着头,顺着自己的袖子,唇角溢出一丝嘲讽,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她才能再次见到云万里,竟然是因为她那令人妒恨的妹妹,丫鬟小心地鞠躬道:“侧妃……这……”

    “先这样,等王爷回来定夺。”

    “是。”

    由于陆九凰也曾被掳走一次,云淮远一听陆辞画的话下意识地就想到那群黑衣人,定是他们做的,也没有去思考太多,这一路追了过来,也寻不着那些黑衣人的踪迹,他心急如焚,心如火烧似的,一想到陆九凰多次从他身边被带走,心里就恨不得把那些歹人给杀个精光,他焦急得不行。

    所有的暗卫都出了,可是依然没有寻到。

    云万里也出来找人,见到云淮远出动的那些暗卫,心里一沉,他到底无法跟云淮远相比。他这一生难道要永远被云淮远压一头吗?

    但他转眼一想到陆九凰还在他府上,云万里心里被松了些,这连自己的王妃都守不住,再多的暗卫又如何。

    云万里运气飞向云淮远,低声道:“皇叔,我已经派人在全城搜捕了,你不必着急,这京城中是我们的地盘,他们不敢乱来的。”

    云淮远却没有吭声,若真的是那班人将陆九凰掳走,他只希望他的猜测是对的,对方是陆黎昕,再如何,他应是不会伤害他的三姐的。

    云淮远此时也后悔,今晚为何没有拦下那受伤的人,将他抓回来盘问,兴许能早点知道这群黑衣人可是陆黎昕的手下。

    “皇叔?”云万里见他没有吭声,便小心地上前又喊了一声。

    云淮远阴沉着脸说道:“你们府中现下可是没有暗卫了?”

    云万里愣了一下,低下头应道:“是的,都伤了。”

    其实就算有,云万里也不会说的,他自己将陆九凰给藏起来,又让自己的人去找?他才不傻。

    云淮远感觉他的态度太柔顺了,但他惦记陆九凰的安危,一时也就没有多想,他钻进门口的的马车,对云万里说道:“我先回府,你好生替我留意。”

    “是。”

    云万里恭敬地说道。

    云淮远上了马车,飞快地驾着马车而去,他要回去部署,如何找出陆九凰,只希望陆九凰能聪明点,她手里带有毒散,应是不怕的,可是这心里仍然跟针扎的似的,疼得很,若是陆九凰出事了,他该,他该怎么办。

    此时他才发现陆九凰对他的重要性。

    在回府之前,他让车夫调转了车头,朝城中陆府而去。

    陆家主刚刚睡下,没想到家丁来报,七皇叔在门口,陆家主急忙地立即翻身而起,披着外衣匆忙地跑向大厅,掩月院也收到了消息,云淮远七皇叔上府上来了,陆婉月还未入睡,脸上展现一抹狂喜。

    他来了!

    陆婉月急忙让丫鬟拿来披肩,匆匆地披上之后便随着陆家主的步伐进了大厅。

    云淮远正在询问陆家主,关于陆黎昕的事情,陆婉月一看到他脸都红了,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喊了他一声,但他并没有应,连看她一眼都没有,陆婉月心里一抽,她故意说道:“黎昕……”

    云淮远才把视线看着她,脸色有些沉地问道:“你见过他没有?”

    陆婉月被他一看,脸更红了,想到不久,她就要嫁给他了,她心情很是激动,云淮远却冷冷地打断她的幻想道:“说话!你见过陆黎昕没有?”

    陆婉月肩膀一抖,抬头,小声地说道:“没有,自从上次我给他入了族谱以后,他走了以后便没有再回来了。”

    怎么这一个个都来寻陆黎昕?他做了什么事?陆婉月与陆家主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眼里均是不解。

    云淮远眯了眯眼,立即转身就朝外头走去,陆家主急忙追上,喊道:“王爷,不知你找陆黎昕那个逆子有何事?”

    云淮远甩开步子没有应,直接上了马车,马车很快就消失在陆府门外,陆婉月看着他风姿的背影,有些失神。

    也有些难过,他压根就没看她一眼。

    *

    这一夜,注定七王府是不得安宁的。

    而二皇子府却在云淮远走后一个时辰里,大门紧闭,府里全数灯都熄灭,唯独云万里的书房蜡烛点上。

    微弱的光照亮了整个书房。

    云万里走到四文格前,轻轻地触碰了上面的按钮,身后一大板的书架挪开了,出了一条小缝,云万里走了进去,陆辞画也在,站在一个高高的床边,她幽幽地看着云万里,矮下身子鞠躬:“王爷。”

    云万里挥手,眼神却没有看她,反而看向床上隆起的人,他走了过去,撩开红帐,俯身,看着床上昏迷的女人,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脸,那滑嫩的手感令他欣喜,他冷声道:“你出去。”

    陆辞画正满脸妒恨地看着云万里,陡然被一喊,起初还以为不是喊她,后来才发现他是喊她,她迟疑了一下,喊道:“王爷。”

    “我让你出去没听到吗?”云万里大声地吼道。

    陆辞画肩膀一抖,又看了眼床上的陆九凰,这才匆匆地朝门外走去,出了门,顺势给他关上那个暗格。

    眼眸里流露出一丝阴狠。

    她出了书房,丫鬟靠了上来想扶住她,被她狠狠地一把捏住手臂,狠狠地掐着。

    丫鬟脸色煞白,疼得额头冒汗,却不敢吭声。

    陆辞画捏够了,便出了院子。

    而暗房里,云万里一边抚摸陆九凰一边褪去她身上的衣服。

    迷魂药散了,陆九凰做了不少的梦,她翻个身,发现有人在弄她的衣服,她以为是云淮远,推搡了两下,那人的手再次靠了上来,她意识有些清醒,陡然想起自己好像是如何晕倒的,想到这里,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却对上了云万里那张脸。

    她的视线往下,看到他的手在她的脖子上,她心里一慌,立即往后倒去,并用腿去踢云万里。

    “醒了?”云万里含笑。

    陆九凰紧紧地揪住自己的衣服往后靠去,直到靠到了墙壁,无可再退,她才冷冷地问道:“你为何会在这里?我为何又会在这里?”

    “这个问题,自然由我来慢慢地告诉你,春宵一夜值千金。”他立即又朝她伸出手。

    陆九凰狠狠地拍开他的手说道:“我丈夫呢?”

    “丈夫?”云万里假装没听到似的,歪头想了一会,笑道:“这今晚陪我吧,我也是你丈夫。”

    “云万里,你不要脸!”陆九凰冲他狠狠地喊了一下,云万里立即伸手拉住她的脚趾,往前拖,陆九凰拼命地挣扎踢他,但他无动于衷,陆九凰磨牙,她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服咬牙道:“好,你若是敢乱来,别逼我。”

    “你想干嘛?自杀?”

    陆九凰冷笑,她轻轻地把手伸进了袖子里,就在这千钧一发,她抓了一把毒粉,狠狠地洒向了云万里。

    云万里躲闪不及,被撒个正着。

    他立即往后退去,脸立即就被毒粉给入侵了,他往后退,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陆九凰冷笑,爬到床沿道:“二皇子,我不是陆辞画,我可由不得你随意践踏,你现下已经中毒了,你最好把我送出去,否则毒发身亡了我也不会救你的。”

    “你!”云万里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