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危急状况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0本章字数:2664字

    李卫东走下车,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就根平常下车散步透气一样。

    车外的持刀青年看到李卫东之后,躁怒的冲了上去,不过被男人给当场喝止了。

    男人笑着对李卫东说道:“小兄弟,只要你愿意帮我赌石,我就放了你大哥,怎么样??”

    李卫东的眼神落在了地上,死死的盯着男人的影子。

    见李卫东不说话,男人继续拉拢道:“这样吧,只要你肯帮忙,我不但放了你大哥,以后赌石的收入,我分你三成,如何??”

    男人只顾着说话,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影子,况且,在这个区域,许多影子都重叠在一起,少了一个人的影子,也根本没人能发现。

    突然,男人的瞳孔一缩,一放,眼神之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哈哈,好吧,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合作,你们走吧!”男人突然改变了主意,这让周围的持刀青年非常不解。

    不过他们只是拿钱办事的而已,懂得服从命令即可。

    李卫东没说什么,上车关门,对司机说道:“还不开车??”

    司机愣了一会,才说道“哦,哦,开车,开车。”

    悍马发动,倒车之后,调整了方向,从卡车旁边开了过去。

    车厢里非常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都在纳闷为什么老李刚才会突然改变了主意,放他们走!

    一路上众人无言,李卫东如同石头一样坐在车上一声不吭,熊磊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也一句话都没有说。对于刚才的诡异状况,熊磊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已经隐隐的猜到这事可能和李卫东有关,他对于李卫东的兴趣也更大了。

    回到公司,熊磊安排李卫东去休息室喝茶休息,自己则让人立刻开始原石的切割。熊磊第一次对于原石切割有了这么大的期待,以至于在等待的时候他不停的在房间里来回走,手下许多人都以为他又吸毒了。

    很快切割的结果就出来了,这结果让熊磊大喜过望,切割出来的石料居然每一块都是上等佳品,这个结果已经超出了熊磊的期望。虽然这次他因为谨慎只进了十万的货,但是按照这批货的质地,他这一把就至少能赚二百万。

    大喜之后熊磊开始了仔细的思考,看来这李卫东真是个人才,怎么才能把他长久的留在身边为自己服务呢?熊磊脑筋急转,不停的琢磨这个问题,这可是牵扯到他以后的生财大计,不由得他不谨慎。

    半个小时后,李卫东被熊磊拉到了一家金碧辉煌的酒楼包间中,熊磊明显心情大好,点了不少珍馐佳肴,频频的亲自给李卫东夹菜。

    李卫东对于熊磊的举动心知肚明,不过他也不戳穿,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毫不客气。酒足饭饱之后,熊磊支开了其他的手下,笑呵呵的对着李卫东说:“兄弟,我看你也是有真本事的人,以后跟着我干怎么样?保证你锦衣玉食,过上等人的生活。”

    李卫东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说道:“第一,我本来就是要和你合作,说好了的,收入分我一半,一分钱都不能少;第二,既然事实证明了我的价值,那欠条你要给我。”

    熊磊心中暗怒,觉得这李卫东太不知好歹,但表面上他还是笑容满面的答应道:“没问题,不过那货要卖出去之后才能拿到钱,等拿到了钱我自然会按约定给你。至于那欠条嘛……”

    他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李卫东说道:“我不知道你和刘磊是什么关系,不过既然兄弟你开口了,我也不能不卖这个面子。只是我们这里也有我们的规矩,你看这样行不行,这欠条就先放到我这里,钱我暂时也不会去向刘磊追。等我们好好合作几次,赚到了足够多的钱,我也能给其他兄弟们交代了就把欠条给你。”

    李卫东通过影子其实早就知道了这熊磊的想法,无非是想用一张欠条来把自己绑在这里为他赚钱,李卫东才不会当这凯子呢。

    不过李卫东也十分不齿这熊磊的为人,就这样说话不算数还想混黑道,这种人是地道的人渣,死一个社会就少一个祸害。李卫东看着熊磊那张虚伪的面孔就有一种上去抽对方一顿的冲动。

    “看来是时候给这熊磊一个教训了。”李卫东琢磨了一下,还是通过控制思想来解决这事最好。只要熊磊亲自开口,钱和欠条都不是问题。以自己目前的状态,短时间控制一下熊磊的思想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李卫东盯着熊磊的双眼,熊磊只觉得李卫东的眼睛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吸引着自己的目光,眼神再也离不开那里。

    就在李卫东以为可以很轻松的控制住熊磊的时候,他的心头忽然一动,一股怨念升了起来。这怨念中充满了对社会、对现实的不满和控诉,完全是负面的情绪。

    李卫东暗叫不好,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原来自己与这具身体还没有百分之百的完全契合,这怨念的出现就是证明,这身体原来的主人恨意太强,心中充满了负面情绪,已经将这些负面情绪演变为一种极强的怨念。这股怨念就像带刺的藤蔓,给李卫东的神魂一股极强的压力,弄得他呼吸都感到不顺畅。看来这副身体并非那么容易融合。

    平时没事时这怨念隐藏在内心深处还不显现,现在李卫东一动用法术,对身躯的控制力便弱上几分,立刻这怨念便钻了出来,想反过来控制李卫东。

    李卫东立刻分出精神力量来迅速压制住了这股怨念,毕竟他是修行之人,压制这小小怨念还不在话下,但是这一分神,他的影子法术立刻便受到了影响。

    “不好!”李卫东刚准备集中法力补充回来,但他释放出的影子已经失败,影子瞬间崩溃,李卫东的眼耳口鼻之中都有鲜血涌了出来。

    李卫东心中大惊,法术失败的反噬是很严重的,以前在自己的那个世界修行之时,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见过法术失败反噬的结果,其中轻得瘫痪,重的死亡,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

    熊磊的意识还在呆滞之中,没有发现什么,李卫东内视自己的身体之后不由得苦笑一声,自己虽然没有瘫痪,但是状况也已经是糟糕至极。

    全身经脉逆乱,法力涣散,最最糟糕的是自己的灵魂受到了重创,如果不赶紧想办法,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和这身体原主人仅存的灵魂一起真的魂飞魄散,这具身体也会再度回到死亡状态。

    现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想办法补充能量,修复自己受创的经脉和灵魂,并尽快的完成身体原主人一些极其执着的愿望,好让心中念头通达,完全融合这身体原先主人的灵魂,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真正的安全。

    李卫东拿了桌子上的纸巾擦干净了自己流出的鲜血,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李卫东疼得就像全身被人在拿针刺一样。

    再看看熊磊,他涣散的眼神也开始了慢慢的恢复。这次的控制以完全的失败而告终,不过李卫东还是暗暗庆幸,虽然自己状况极其糟糕,但总算还没丢了性命,另一方面,他也暗暗的警醒,自己自从恢复了一些实力,在这个世界走动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气,觉得自己远远胜过这个世界的人。

    也是这种骄傲让他失去了应有的警惕,才酿成了今日的大祸。李卫东想起自己刚刚踏入修真之路时师傅对自己说的那句话: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修真之路随时都会面临着死亡。

    自己一直顺风顺水的忘记了师傅的嘱咐,所以才导致日后飞升失败穿越过来,而这次又因为自己的大意险些魂飞魄散,李卫东暗暗的把自己痛骂了一顿,决定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小心翼翼,不能再有任何骄傲情绪了。